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血燕桃胶皂角米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268 2020.08.15 11:39

  含钏被白爷爷一顿排揎整得木愣愣的,脑子里还是前头那句。

  去长乐宫?

  去长乐宫干啥?

  她一点也不想踏进内宫!

  含钏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一个掖庭的粗使丫头,到贵人跟前晃不合适!咱们往日谢娘娘赏,不也是托长乐宫的素锦姑姑将心意送进去吗?万一惹了贵人的眼,钏儿被赏了板子倒没啥,就怕连累师傅!”

  含钏急赤白眼一顿解释。

  白爷爷“啧“了一声,这丫头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心眼太死了!他还能干几年?人走茶凉,物是人非,如今他在内膳房还掌得住,他告老还乡了,这丫头咋办?老常是个好心眼,可老常手上功夫平平常常,始终成不了大器,也庇护不了含钏和阿蝉两个丫头。若来个心眼差的大师傅,这两水灵的丫头在内膳房还能活?

  退一万步,这丫头有悟性,做菜有灵性,踏实敦厚,若是个男子,在膳房混上个几十年也是个大师傅。可偏偏托生成了姑娘,姑娘在宫里可掌不了大勺!一辈子当帮厨吗?可别忘了,只有内宫的女使才能到年龄求个恩典,出宫嫁人的!

  进内宫,在贵人主子身边掌小厨房,是这丫头最好的归宿。

  如今东西十二宫,拿得出手的小厨房掌事姑姑,寥寥无几。

  等混到二十五岁,能出宫了,凭着一手御膳手艺,出来什么人才找不到?

  白爷爷顺手一记闷勺想敲过去,勺子挥到一半,想起这丫头晌午还要去见贵人,硬生生止住了。老头儿闷了闷,强行耐心将话讲透,“爷爷我年纪再老,也进不去内宫。你是我徒弟,淑妃娘娘赏了这么多东西,你不去谁去?若淑妃娘娘见你一面,看你老实本分,将你留在内宫,岂不好着呢?”

  含钏立刻冒了一背的冷汗。

  长乐宫在东六宫,千秋宫可也在东六宫!

  千秋宫有谁?

  有徐慨!

  含钏面色都白了。

  白爷爷晓得含钏胆子小,可倒是头一回见她害怕成这样,扶在灶台边上顺着坐下,“真不想进内宫?”

  含钏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白爷爷叹了叹气,“淑妃娘娘有孕,是难得的喜事。我若凭我这张老脸去求求淑妃,你留在内宫,倒是十拿九稳...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含钏眼眶酸酸的。

  白爷爷对她真的很好很好的。

  “我没想过要干嘛...”含钏隔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我脑子笨,内宫...我...我很多事儿想不透...让我做菜挺好的...”

  上辈子,她被顺嫔娘娘要去,又分到了千秋宫,就一直待在徐慨身边,徐慨是个好伺候的,她做清汤小菜他也吃,她做浓油酱赤他也吃,徐慨身边人简单,如今她想一想,内宫里哪儿有什么简单的人啊...是复杂的人,徐慨都帮她拦了...

  她其实不怨徐慨的。

  就算她最后被亲生儿子毒死,她也不怨他的。

  如果没有她,徐慨或许就能和张氏平安喜乐,好好过一辈子吧?

  三个人,三种不快乐。

  何必呢?

  就别去掺和了吧。

  离得远远的,她做她的菜,徐慨好好当他的秦王,没了她,两个人好好的,生儿育女,或许徐慨也不用早死,或许张氏也不会心怀怨怼,或许他们的孩子能在嫡子长子的光环下,名正言顺地长大、好好地走下去。

  含钏胸口痛得钻心,一抽一抽地痛着,可还是没有眼泪,轻轻叹了口气,“师傅,我只想好好做菜,这是我唯一的长处。别的我应付不来,若是出了岔子,淑妃娘娘看在您的情面,是罚我好,还是不罚好呢?”

  白爷爷深深地看了含钏一眼,隔了半晌,才叹了口气,“去吧。给爷爷我清理血燕,恩还是得谢!让素锦领你和阿蝉在淑妃娘娘门口磕个头,就不进去了吧。”

  冲着淑妃娘娘赏给白爷爷儿子吃的那一条人参,也该这么谢恩!

  含钏抬起头欢快地应了是!

  既是谢恩,用的材料是白爷爷的私藏,没取公中的料材。

  血燕被提前泡发开了,是山南的贡品,每一盏都通体透红,含钏小心翼翼地取了一盏,拿银镊子将细毛发挑干净,清洗了桃胶和皂角米,炖在文火上。不一会儿,就起了香,软软甜甜的,清冽的味道透过白瓷盖子的小孔散发出来。

  这是道简单的,慢慢炖开,把燕窝炖化在水里就好。

  含钏转头配起了成套的点心。

  白四喜打完墩子,就蹲在旁边看。

  看含钏取了椰汁、椰蓉、黄砂糖、牛乳和玉米粉,在瓷碗内侧刷了一层味道清淡的玉米油,将牛乳和玉米粉混合均匀,另起小锅,将剩余的牛乳、黄砂糖和椰汁倒在锅里,中火熬煮,一边熬煮一边搅拌,在椰奶液煮沸后,立刻将牛乳和玉米粉的混合液倒入锅中,快速搅拌起来。

  含钏手法很稳,约莫十来下,锅里原本流动的液体变得越来越粘稠,含钏迅速将锅子离火倒入刷有玉米油的瓷碗里,将椰蓉洒在了溶液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油纸。

  空气中,有浓厚的椰奶香和甜香。

  含钏将瓷器碗藏在放着冰块的瓮中。

  这方儿,白四喜还是头一回见。

  他终于明白,为啥膳房出去的师傅,再差也能将食馆做得红红火火——在膳房浸润十来年,冷菜、白案、红案,甚至饭、面、米,都有百来种做法,都藏在了心里。

  这些样式,在宫外可是看不见的!

  宫里的师傅,虽说术业有专攻,可什么热菜用什么凉菜来配?什么菜配什么酒水?甚至什么菜配什么碗碟,这些宫里的师傅都头头是道,能论出一本经来!无论是配菜,还是做菜,非得要让一个人做出八凉八热四拼两糕点的席面来,宫里头的,谁也不虚!

  白四喜喟叹一声,“钏儿,你要是在宫外开个馆子,必定日进斗金,生意兴隆啊。”

  这个赞美合适!

  很实惠!

  含钏笑眯了眼。

  等了两个时辰,燕窝熬化了,椰奶小方也成型了,含钏从庭院里摘了朵殷红鲜艳的石榴花摆盘装碟,换了身干净衣服,和阿蝉一道在二门见着了来接她们的素锦姑姑。

  素锦姑姑是淑妃娘娘身边第一人,三十来岁的年纪,国字脸,人显得很严肃,拎开食盒看了看,难得笑了笑,“这血燕成色难得,白爷破费了。”又看了椰奶小方,小赞一句,“心思倒巧,石榴多子很应景。”抬头看了含钏和阿蝉一眼,两个丫头都长得不差,尤其是有刘海那个,身量纤长,皮肤白皙,看着很有灵气,“真不进殿给娘娘问个安?”

  含钏埋着头,“婢子们粗手粗脚的,害怕污了贵人的眼睛。”

  素锦姑姑不置可否,递了宫牌,带着两个丫头往里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