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酒蒸鲥鱼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059 2020.08.27 10:00

  内室静悄悄的,含钏大气都不敢出。

  是去是留,皆在淑妃一念之间。

  淑妃沉吟许久后,方才开口,“九月十九果正日,九月二十老太后寿诞,照旧例,是要放宫人出去的。只是这人选,要么是年老的姑姑,要么是家中亲眷危难的...”淑妃扶着桌子缓缓坐下,“贺女使先回去吧,本宫想想法子。”

  没说不行,也没说一定行。

  上位者都不喜欢把话说死。

  含钏的理解是,这是要给自己留反悔的机会,同时展示展示自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威慑。

  主子这样说了,没人敢追着问了。

  含钏恭谨点头,随素锦出了内屋。

  刚出内屋,含钏看向素锦,整整齐齐地福了身——若素锦没打岔,淑妃执意要将她留在长乐宫,她也没地儿诉苦去。

  素锦将托盘往含钏手上一放,冷冷淡淡的国字脸稍有了些神色,低声说道,“...且让娘娘想想,你帮了这样要紧的一个忙。娘娘也不是个心狠的。若想通了,自然帮着去内务府疏通打点。若是没想通...”素锦轻轻叹了口气,“便也是命了。”

  谁不想出宫?谁想在这高墙里头,锁着关着,过一辈子?

  她出言相帮,一是还白师傅这么些年的帮衬,二是...若真有机会出宫,那便是最好的,这吃人的宫闱,少一个人也是件大喜事吧。

  含钏乖乖巧巧地点点头,一路埋着头,出二门回内膳房。

  膳房烟火气特别重,热气腾腾的。

  一进去,含钏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摸脑门儿,额头上全是汗,膝盖头也疼,像是骨头疼,拿手摸一摸,像拿针在刺一般。

  得了吧。

  她就这么点子本事,就这么大点脑仁儿。

  若真让她进了内宫,搅和进那些破事儿里,她可真是活不长了。

  含钏四下找了白爷爷没找着,问了白四喜,说是他爹又病了,今儿个早晨咳得不行,白爷爷火急火燎地去太医院拎了太医就往回赶。其实,本该是当儿子的白四喜回去侍疾,只是太医院不卖白四喜的账,还得老头儿亲自出面。

  含钏听了四喜的话,点点头,做了回主,“待会伺候完午膳,你也回去吧,多个人照看着,你爹爹也好得快些。”

  含钏坐也没来得及坐下,被白四喜灌了一大罐热茶下肚,权当提神醒脑,围了围兜,一手拿铁勺,一手拿膳食单子看起来。

  我的个乖乖。

  淑妃是不是早上刺激受大了?将午膳的四冷四热,全压给膳房了!

  含钏四下看了看,白师傅告假时,长乐宫的单子还没来——这些时日长乐宫不常提膳,白师傅才敢告这个假。

  可如今,甲字号没空闲的掌勺大师傅了,常师傅是挂炉局的人,做热菜始终欠了几分火候,另几个师傅摸不准长乐宫的脉...

  这是她进言后,淑妃点内膳房的第一单,千万不能砸了。

  若是砸了,甭说她出宫的事儿不好办,就是白师傅在淑妃心里头也跟着降等减分——这才刚上完小厨房饮食嬷嬷的眼药,正是内膳房表现的机会,却给办砸了,这叫淑妃怎么想?

  昨儿个嘲含钏“以色侍人”的小太监撩着袖子在旁看,见含钏手拿铁勺,便讥道,“我的姑奶奶诶,如今白师傅告了假,您不会想自己个儿掌大勺吧?”

  那小太监姓吴,内膳房里的诨名叫三狗,吴三狗左顾右盼,提高了声量,“您是得了顺嫔娘娘的看重不假,今儿个早上进内宫蒙了淑妃娘娘的指点也是真,可您好歹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膳房里头叫得上号的师傅可都挂在您前头呢!”

  白师傅不在,想嘲的、想酸的、想怼的,想趁机压含钏一头的,都冒了泡儿。

  你可以说我长得丑,但你不能说我做菜不好吃。

  含钏将铁勺往大锅上一砸,被淑妃拿捏住的惶恐、一宿没睡的气儿和疲倦一下冲了上来,语气一沉,“那烦吴三爷给点点,您来说,今儿个谁来掌长乐宫的大勺?”

  如果谁真有心来掌这个大勺,如今的灶台上早就备上了料、热好了锅!也不是现在冷锅冷灶,一张单子放在台上的模样了!

  摆明了,是等着含钏回来掌勺!

  是想看笑话,也是想压压含钏风头正盛的威风!

  没人应,吴三狗也点不出人头。

  含钏笑了笑,“要不,三爷,您来?”

  吴三狗退了半步,脸色涨红。

  阉人不掌勺,这是规矩。

  身上都有残缺,怎敢给贵人供食!

  含钏入宫十年,活了两辈子,没对人说过重话,更没讽过嘲过旁人的不足,这算是含钏头一回拿话将人。

  吴三狗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了,含钏也抿了抿嘴,不做追狗入穷巷的蠢事,朝常师傅等几个大师傅拱了拱手,“几位师傅手上都压着活儿,白师傅不在,钏儿是师傅带出来,自然该顶上。待钏儿配好了菜,出了锅,请几位师傅再给指点。”

  常师傅先开了口,“...钏儿是得了白师傅真传的。你尽管先做,若是不成,咱几个做师伯的,在旁帮衬着也不在话下!”

  几个师傅应承着。

  含钏看也不看吴三狗的脸色,风风火火地向外院对着单子,点了食材,“....要一条一斤左右、新鲜的鲥鱼,刮两只小鹌鹑,杀只两斤重的乌鸡,再备下蘑菇、菜心、扁豆、萝卜等。”

  想了想,纵然淑妃要控制饮食,可一直这么吃,人的嘴都能淡出鸟儿来,母亲情绪不好,也会影响胎儿,就再加了样菜,“剁两根豚肋排,剁成小块儿小块儿的,再去窖里取两头泡出味的白酸菜和五六个尖椒。”

  如今,正是鲥鱼的时节,很新鲜,放在曲子和秋油里上锅蒸到鱼肉呈白玉色,这是道硬菜,也养人,同时不易催胖;

  裹了玉米面和椒盐把小鹌鹑炸得酥酥的,骨头也能轻易咬碎吞下;

  乌鸡是极养人的,只用两只鸡腿上的肉腌好炒制,蘑菇去梗打底,菜心摆盘,焖熟后浇上豆油、盐、糖勾的芡。

  都是清淡少油,却养人健康的。

  最后一道剁椒小排,非常香。

  香得帮厨的阿蝉和四喜没忍住,就着白面馒头沾锅底尝味。

举报

作者感言

董无渊

董无渊

感谢游魂灰同学、折时、司必灵、书友20191204162639925的打赏~

2020-08-27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