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年糕条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188 2020.09.20 10:00

  含钏自然不知国子监内,张三郎倾情推销的场面之热烈、感情之真挚、语言之丰富。

  更无从知晓,这辈子的徐慨又偷摸儿地吃了她一块儿金乳酥。

  含钏忙得每日脚板飞起——北京人对糕点的热情,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讲究的人家是要把一日三餐两点写进食谱的.含钏将每日限量送货上门提到了八十盒,都仍旧无法满足首都人民日渐旺盛的美好需求...

  甚至,含钏发觉,每天早上的饼,只是买糕点的入场券。

  常常是富贵人家的仆役奉命来排队买饼,拿到了热气腾腾的饼就把煎饼往袖兜里一塞,紧接着就熟门熟路地开始写条子——买饼是顺道的,内造的糕点才是人家的终极目标。

  你也不能说人家不对,但正儿八经想来吃吃煎饼当早饭的人便怨声载道。

  这两日,含钏甚至发现,她还没开始摆摊儿,便自发地有人排起队来,可真正排到时,又换了个人来买。

  合着买个饼,还出现了二手贩子的行当?

  首都人民挺闲的,也是真爱吃。

  含钏对自己的吃食事业,瞬间滋生出鹏程万里、富可敌国的自信。

  白爷爷让含钏请个伙计,扩大规模。

  含钏摇摇头,“...越买不着,越想买。越不好买,买的人便越多。”

  瘦田无人耕,耕着有人争。

  人这个心理吧,归根究底,还是贱。

  白爷爷蹙着眉头摇摇头,闹不懂闹不懂,这做生意和做饭还真不一样,叫他炖一盅神仙鸡,都比叫他算账来得容易!

  含钏也知道买个伙计更轻松。

  可...

  含钏一边拿石臼舂蒸熟的糯米粒,一边环视了一圈逼仄拥挤的小院儿,心里头叹了口气,若真买了一个伙计,先不提伙计住哪屋,便是崔氏那张嘴,如今她交了一月一两银子的“巨款”,崔氏尚且横眉冷对,生怕她多吃了一颗米,若再来个身强体壮,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伙计,崔氏能厥过去。

  做起糕点生意后,含钏手上的闲钱渐渐攒了些。

  一个月能攒个六七两银子,手上总共有个三十来两银子。

  若是赁一个小院儿,付三押一,却也有些短。

  北京城置宅不易,租赁也麻烦,含钏托胡文和帮忙四下问了问,宽街上连铺带院的宅子出得少,宽街的生意多好做呀,若不是真有难处,谁会把那处的铺子赁出来?若真有前店后舍的铺子,那租金也是奇高的,一个月十二、三两银子,还不包含打点京兆尹和重新装修置办的钱。

  胡文和便劝她,搬远一些,租金能降下来,若是搬到煦思门前后的坊间,租金一下子能便宜一半,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酒香不怕巷子深。

  含钏当然说好,便拎了一盒山楂卷、一盒马蹄糕、外加一匣子翡翠芙蓉酥,烦胡文和帮忙给问问。

  可这十来天,一点音信都没有。

  含钏停了棒槌,抹了把汗,重新低头使劲砸蒸熟的糯米粒儿。

  是在东郊集市里买的隆村黑糯,紫黑糯稻比寻常的糯米更有米香,并且更甜。上锅蒸熟后,放在石臼里用吃奶的劲儿捶打成黏糊糊的糯米团儿,手心沾上没有味道的清油,将糯米团搓成一条一条软绵弹滑的年糕条,年糕条里什么也不加,只放在扁平的簸箕里任由北京城的冬风将其水分吹尽吹干。

  集市里也有卖年糕条的。

  只是含钏看了看,摸起来干裂涩气,并不圆润光滑,便有些看不上。

  一个碗里,一样食材不好,就是毁了这锅菜。

  索性自己做吧。

  做到天黑,含钏也没把蒸好的糯米打完。

  白爷爷与白四喜下值后,白四喜自告奋勇打年糕,白爷爷乐呵呵地坐边上看,品评了白四喜如白斩鸡般瘦弱的胳膊,“...就你这个小身板,信不信含钏随手一个过肩摔?”

  含钏和白四喜,两个人都并没有很高兴...

  蒸好的糯米热气腾腾的,袅袅的白烟氤氲在黄澄澄的油灯上,快入冬了,寒气遇热变成了一团大大的雾气罩在整个小院之上,显得其乐融融,温暖安逸。

  崔氏手中端着药碗,站在东偏房的窗棂前,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院子里的场景——他们真像是一家人,公公总是有意无意地让四喜和含钏亲近,甭以为她看不出来。

  床上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了有气无力的声音,“阿崔...”

  崔氏抹了把眼角,转头笑着应道,“大郎,你醒了?”

  含钏的年糕条晒在院子里,总共三个簸箕的量,大约能煮一百碗。

  等到十一月中旬,冬至来时,年糕条出货了,含钏把小摊儿灶桶上的平底铁裆换成了两口比她脸还大的铁锅,灶桶里的炭火斥巨资换成了燃得更慢、火力更强的银霜炭,老时辰出街。

  今儿个排队的人少了许多。

  冬至大过年,是二十四节气之首,人们要荐藜饭羊羔,焚香沐浴祭祀祖先,之后便要拜阙庭,朋客交相祝贺,有着和过年差不多的隆重。

  朝中和国子监约莫都要沐休。

  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做生意的老食客等在摊前,见含钏换了把式,便笑起来,“...今儿个运道好,赶上了‘时鲜’出新品。”

  含钏也笑意盈盈,“您不仅赶上了新品,还赶上了特别的食令呢。”

  北京城里第二大当铺珍宝斋的二掌柜拱手笑道,“何谓特别的食令?”

  含钏将两个大铁锅揭开,里面烧着热腾腾的沸水,又将杌凳抽了出来,一摞一摞的年糕条和饺子摆得整整齐齐的,瞧上瞧上去就很喜庆。

  二掌柜的“哟呵”一声明白了,“冬至了!”

  含钏笑着,“是嘞!冬至才有的品类。北方人愿意点饺子吃,儿便煮饺子。若是有南边的食客,愿意点年糕条吃,儿便煮年糕汤喝,都随您!”

  北京城南北皆通,大习俗是吃羊肉饺子,可另一部分背井离乡、来京或是做官,或是打拼、或是读书的南方人,每逢年节便难免略显落寞。

  这是含钏在宫里发觉的。

  宫里头东南西北四处都有人,比如同屋的香穗小姑娘,是淮扬人,不爱那口饺子,就天天念着家里的年糕汤和汤圆。

  遇了巧了,二掌柜的祖籍便是安徽人士,一听含钏所言,鼻腔有些发酸,多少年没回家了,念的便是那口乡味,在兜里扯了银袋子问含钏,“给某来碗年糕汤吧,几钱?”

  含钏笑了笑,“您付五文钱便可。今儿个是大节气,您是熟客了,收您成本钱,算是儿答谢您这些日头的关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