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桂花儿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292 2020.09.15 10:00

  晌午过后的菜场,人潮已渐渐散去了,打盹的摊贩斜靠在柱子边浮生偷闲。

  菜场是京兆尹管辖得较严苛之地,距离不远的地方便有一处校所,有京兆尹衙内轮勤值班,人员进出皆要出具名帖和戳章。

  是的,又是戳章。

  含钏看着自己左手臂上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红印子,有些无语。

  能不能行行好,给她办张年卡呀?

  这红印子不好洗,至少四五天才能消退干净——如今她手臂上全是戳章。

  知道的赞她食材新鲜。

  不知道的以为她湿气太重,天天拔罐呢……

  含钏心里腹诽着。

  菜场管辖得这样严苛,大约是因为这里是京城里最大的蔬果肉品集市吧?许多酒肆、饭馆都在此处进货上货,入口的食材若是混入了奇奇怪怪的东西,京城便乱了。

  含钏心里胡思乱想着,挎着篮子漫无目的地闲逛。

  两人合抱的树干做柱,低低垂下葱茏的枝芽做棚,形成了天然存在的东郊菜场,太阳天阳光斑驳地透进来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斑,若是阴雨天,密不透风的枝桠将雨滴尽数挡在外面,棚中点起几束不怕雨的杉树皮做成的火把。

  如今天儿好,含钏在菜场逛一逛,心里那股颓唐渐渐消散。

  菜场里有许多可可爱爱的小菜,江浙运来的雍菜、莼菜,白嫩嫩的菘菜,无土栽培绿哇哇,水灵灵的豆芽菜,伞柄上还带着泥的各色菌菇...

  还有许多香料。

  大多都是从蛮帮传来的,入乡随俗成了中原的配料。

  香料是好东西,攒碎洒在肉类上,只需简单的烘烤或香煎,香料的味道与肉香味可以实现完美的融合。

  平日里买惯的店家姓贾,号称“姓贾货不假”,做的肉品生意,一头硕大的肥猪儿挂在梁上揽客,摊儿上切着大块大块的红肉,边上耷着几只还没去皮的野兔。

  含钏称了五斤半肥半瘦的猪肉,贾老板顺手割了一大块板油塞进含钏竹篮子里,“明儿个要进些鱼,给你留点儿?”

  鱼肉做馅儿,容易老,不好吃。

  做鱼糕倒是好东西。

  含钏笑着点点头,“谢谢贾老板,若是有四五斤重的鲤鱼,便给我留两条吧。”

  贾老板吆喝一声,“得嘞!”他知道含钏在宽街摆摊儿,这小姑娘眼招子亮,能在这茫茫东郊菜场里发现好东西,努努嘴,让含钏到西边去,“...那头来了个小姑娘,从山里来的,今儿个一早背了个大竹筐,满满两箩筐的桂花儿,摆了一上午了没人买,大家伙买了不知道干嘛...”

  含钏眯了眯眼,桂花?

  倒也是。如今十月了,是桂花的花期。

  可桂花能做什么?

  含钏一边想着,一边朝那处走去,贾老板没说错,确实是满满两大筐桂花,花瓣摘得很精细,都是挑的大朵儿的、颜色清丽的,花瓣边边角角没有黄、没有破损的。

  含钏还没走近,便嗅到了甜得发腻的桂花香。

  单从品相来看,这些桂花儿是好货。

  卖货的小姑娘不过七八岁,瘦得很,胳膊还没棍子粗,双眼红彤彤的,一看就哭过,双手紧紧攥住两个大竹筐子,约莫是觉察到有人走进,小姑娘打了个哆嗦。

  “你的桂花,怎么卖?”含钏笑着问。

  小姑娘惊慌地抬起头来,“二十文钱...一筐...”

  在东郊菜场,二十文钱一筐卖桂花儿?

  谁会买?

  桂花是能入菜,可鲜花入菜非常讲究手艺。

  花嗅起来喷喷香,可加热过后通常都很苦很涩,十分不好处理。且花的赏味期非常短,今儿个买的鲜桂花,明儿个就蔫了坏了,这二十文钱白白打了水漂。

  大酒肆的成本会控制在纯利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大酒肆投入了二十文,期待四十文的利润,处理鲜桂花耗时耗力,显然不符合大酒肆的利润期待。

  小酒肆更不会买。

  原因很简单。

  小酒肆的掌勺师傅,不会处理这种棘手的食材。

  含钏想了想,“三十文,我包圆,可以吗?”

  “可以可以!”小姑娘生怕含钏反悔,迅速站起身来把两个大竹筐子往含钏身边一送,“儿给姑娘送货到家吧!您还挂着竹篮子,背不动的!”

  送货到家...

  含钏脑子里电光火石,像有一道光闪过。

  身后传来了一个温和惊喜的声音。

  “贺娘子!”

  含钏回过头,是京兆尹那位胡大人,见他一身青色绫罗文琦,黄、绿、赤织成练雀三色花锦绶,帽冠银白,整整齐齐的当差打扮,又想起菜场门口特设的京兆尹校所,便想起来胡大人许是轮转到此处执勤罢。

  含钏笑盈盈地福身行礼,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胡大人,您在东郊当值呢。”

  胡文和努力克制住情绪,点点头,“今儿轮勤。”

  其实...被轮换到菜场当值,哪个爷们儿高兴得起来?可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张熟悉的脸,他不由自主地高兴起来。

  胡文和见含钏手上提着大篮子,跟前还放了两个大竹筐,便找了个话题,“要下值了,贺娘子也采买完食材了吗?”

  想起含钏开业时送来的四色礼盒,不免微微笑起来,“贺娘子厨艺精湛,如今小摊儿在宽街小有名气,有两三个同僚日日买您铺子里的馅饼,带到衙内来吃。主官昨儿个尝了一个,赞不绝口,称赞比宫里的手艺还好。”

  那京兆尹的官吏还挺有钱的,十文钱一个的饼子都能日日买...

  含钏笑起来,“也是托您的福,若没您帮忙,小摊儿难开呢。”

  胡大人也不是个善言辞的,含钏没心思找话题,两个人站在一处,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天色渐渐暗下来,含钏有些着急,她还得回去处理桂花儿。

  那小姑娘也等在旁边,随时准备背货。

  可胡大人一点儿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含钏抿了抿鬓发,垂了垂头便不再说话。

  静谧了片刻,胡文和这才反应过来,把腰间的锦绶取了下来,递给不远处当值的同僚,一手一个把地上装桂花的大竹筐子抬起,“走吧,我下值了。你们两个姑娘背不动,我帮你。”

  含钏颇有些窘迫,刚想说话,胡大人却大步流星朝前走,她只好慌忙提起裙摆快步追上前去。

  前头的身影走得快极了,压根没想等她,三步两步走街串巷,便进了铁狮子胡同。

  胡大人轻车熟路地把桂花筐子放在白家大门前。

  含钏很诧异。

  却见那胡大人拍了拍锦袍上的灰,转身向胡同左口的巷门走去,正欲推门而入,却想起什么来,转过头笑道,“邻里邻居,往后别叫我胡大人,叫我文和吧。”

  胡大人...

  胡太医...

  胡文和...

  含钏在桂花香里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喔...

  原来胡大人就是白胡子太医的孙儿呀。

  含钏挠了挠脑袋,一手挎起竹篮子,一手拎起一只桂花竹筐,再背过身拽着另一只竹筐往里走。

  根本就不重呀!

  这样的筐子,她至少还能提十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