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妙手生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浑水豆花

妙手生香 董无渊 2079 2020.08.23 10:00

  白斗光,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了一声。

  含钏双手在腰间的围兜布上擦了擦,语声坚定地再问一遍,“淑妃娘娘,可有资格决定我是否出宫?”

  如今的局势,不是出宫,就是去承乾宫顺嫔处。

  非左即右,非黑即白。

  含钏记得徐慨曾经给她讲过一个故事,壁虎如果遇到危险,会撇下自己的尾巴,断尾求生。当时徐慨告诉她,她人小力气小,遇到事情就要逃跑,先逃跑再向他告状,别拧劲儿、别逞强...

  阿弥陀佛,她向来跑得比谁都快,怂得比谁的姿势都标准。

  白斗光想了想,沉吟道,“...淑妃娘娘乃四妃之一,如今位份仅在龚皇后与曲贵妃之下,照理说,若淑妃开口,事成的几率不算小...爷爷我豁出脸皮去,看看能不能求个恩典。”

  含钏赶紧摆手,“您别去!”连忙打消白爷爷这念头,“主仆恩情,算之有数。师傅,您年岁大了,四喜的爹身子骨不好,要拿人参养着,也得月月请太医上门诊脉...这些说起来都是逾矩的,为啥淑妃娘娘给您破了例?还不是为了这一番主仆恩情!”

  “如今,您若为了我,去向淑妃娘娘讨恩典。淑妃娘娘或许会给。可之后呢?万一您有急事要事,需要再求恩典呢?到时候,淑妃娘娘只会觉得咱们人心不足蛇吞象,要了一,还想要十!”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含钏努力将脊背挺直。

  这是她如今唯一能抓住的缰绳了!

  只能背水一战!

  “我自己想想办法吧。”含钏心里也打着鼓,说来也惭愧,梦里现实加起来两辈子,她着实没为自个儿、为别人认认真真谋划什么。

  当初若是徐慨不死,她恐怕仍将脑子放进胃里——吃了就算思考了。含钏细细捋了一遍,事关体大,含钏决定对白爷爷缄口不言,若是出了岔子,她一个人扛,“师傅,我心里明白的。”

  白爷爷还想说什么,却被下厨的小太监叫了去,只留下一句话,“凡事多想,凡事有师傅!”便一瘸一拐去了下厨。

  含钏也回了灶台,双手撑在灶台上,将花糕复炸一遍交了差。

  晚膳时,张姑姑笑盈盈地过来,“...当初钏儿这丫头进掖庭,天庭饱满,肤白细嫩,我瞧着就不是这儿留得住的人,如今...”张姑姑捂着嘴笑,“往后,钏儿若是得了前程,且记得这群同过甘苦的老伙计才行!”

  大家伙儿都含了抹心照不宣的笑。

  也有酸溜溜的宫女儿,扯着嗓子敲边鼓,“瞧张姑姑说的!钏儿姐姐有运道,那也是那锅粥攒下的福分!和脸和皮有甚相关?”

  好事的太监忙接过,“你懂什么?色香味色香味!就连做菜,都是‘色’字放前头!钏儿的脸皮,在掖庭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怎么着也能算道‘硬菜’!”

  就差没明说,以色侍人,四个字了。

  内膳房围坐着哄笑起来。

  越说越不像话。

  白爷爷沉着脸,狠狠拿筷子敲了碗沿,“不想吃饭的,就去墙角蹲着!”

  白爷爷话一出,周遭的声音弱了下去。

  含钏像衣裳被剥尽,赤条条地躺在砧板上。

  其实也没说错。

  梦里头,她跟以色侍人有什么区别?

  徐慨说的话,想的事儿,读的书,她都不明白。

  没上徐慨的床之前,含钏还能下厨做菜,看徐慨埋着头吃她做的饭时,她一颗心就满满的。后来上了徐慨的床,当了通房当了侧妃,旁人说的“身份”不同了,自然要远庖厨,不能做这种“奴才干的事”。

  她便彻底失去了,和徐慨交流的方式。

  宫里的女人,看见贵人主子穿金戴银、养尊处优,日子久了,也想当人上人。

  当人上人,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成为主子爷的枕边人。

  含钏闷头刨了口饭。

  有人羡慕她的人生,有人想要她的人生。

  可谁也没问过,她想不想。

  用过晚膳,内膳房的人三三两两都走尽了,白爷爷留了一小会儿,和含钏说了几句话,又托了夜里进宫值守的小太监去给长乐宫素锦带话,还把白四喜留下来值夜。

  白爷爷一走,含钏从箱底拿出一小麻袋今冬存下的四川进贡上来的东山黄豆,拿温水泡发开来,等了三个时辰,篦去小部分水后拿到后院去。

  天已沉甸甸地落了漆黑的帷幕,远处打更声穿透重叠的宫墙传了进来,含钏用手推磨将黄豆磨成了极细的浆,将接豆浆的簸箕放在大木盆里,用手将豆浆尽数挤出,这样反复三四次,含钏后背浸湿了汗,白四喜端着蜡烛来瞧,有些新鲜,“明儿个磨豆汁儿喝吗?”

  别提了。

  含钏是京城掖庭长大的,可一点儿喝不惯豆汁儿。

  臭烘烘的,像发酵过了头,馊了的潲水...

  徐慨倒是挺爱喝的。

  豆汁儿配炸圈儿,能吃一簸箕。

  含钏甩甩手,把沾上的豆渣甩干净,也企图将关于徐慨的记忆甩干净。

  夹层石膏是碾好、煨好的。

  含钏在灶上吹起大旺火,将豆浆烧开后装入瓦缸里,把石膏水抹在瓦缸四周,不一会儿豆浆上就起了一层雪白的泡沫,盖上盖再焖一会儿,含钏将一根筷子插进豆浆里,竹筷屹立不倒。

  这说明成了。

  内膳房弥漫着豆子的清香气,瓦缸里豆腐花儿雪白雪白的,在昏黄的烛光下像黄昏时候落霞边的云。

  含钏舀了薄薄一勺给四喜尝。

  一入口,四喜眼睛瞪得贼大贼圆。

  口感好极了!

  豆腐花儿蓬松得像蒸发后的鸡蛋白,豆子的香气近似肉香,却又比肉类少了塞牙的纤维感和腥气,入口即化,压根用不着动牙齿,顺着喉咙一溜儿就滑下去了!

  滑下去后,满嘴都是豆腐花儿的回甘和香甜。

  “给我化一块红糖!”四喜端着碗嚷道,“用冰镇!冰镇之后,我能一口喝三碗!”

  糖?

  吃甜的豆腐花儿?

  咦——

  含钏嫌弃蹙眉。

  窗外的天边闪出一道鱼肚白般的银丝,含钏赶忙打水洗脸,人精神了不少。

  盛了一小盅豆花,盅底放着一小节燃着的蜡烛。

  含钏又从灶台下拿出准备好的一方青釉方瓷,深吸一口气,跟在长乐宫提膳太监身后,过了二门。

举报

作者感言

董无渊

董无渊

向爱喝豆汁儿和爱吃甜豆腐脑的朋友致歉哈哈哈,本文仅代表含钏个人言论!   明天上青云,希望大家有多多的推荐票砸向阿渊么么哒。

2020-08-23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