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吾颂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双锤少女 (1)

吾颂逍遥 墨鱼CGB 4223 2020.09.16 17:26

  在这山水之间耸立着一座小城名曰桐城,桐城分为南北两个城门,那条山间溪水穿城而过把桐城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城为商业区,客栈,店铺,赌坊,当铺等等,西城为城中百姓居住之地,铺以青石板的主要道路成丁字形链接东西两城,路上有肩扛扁担摊的流动商贩和临时搭个摊位的卖家,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倒也算热闹,从南门进来牵着马步行的五人,正是方才在溪边看到叶凡光腚的一女四男。

  头前身着男装的女子叫邓婉儿,双目灵动,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窝,乌黑的秀发束起玉冠,腰带玉佩扎在青白相间的衣袍之上,英气十足,往街上一走让那些大闺女小媳妇脸红心跳为之侧目。邓婉儿是入世门派邓家堡尊主邓岚的女儿,这邓婉儿天生神力,力拔千钧,拳上能走马,肩上跑火车,简直就是女版项羽,擅使一对由天外陨铁打造的金瓜锤,实叫人搞不懂这风吹欲折的身子是从哪来的这膀子力气。这入世门派就像什么振远镖局之类的在市井游离的组织,主要集中在中原地区,像青海阁天道宗就是出世门派,两者的不同之处就是出世门派主武辅财;入世门派主财辅武。

  邓婉儿身后四位家仆身坚体壮步伐沉稳,一看就知一身业技不凡,其中一个家仆对着邓婉儿欠了欠身说道:“大小姐,这桐城离天道宗还有半天路程,可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我们找一客栈住宿一晚,明日再行启程。”

  邓婉儿看了看天,也觉得今日一路骑马赶路不曾歇息,加上天气炎热此时已是香汗淋漓,还是找家店住下沐浴一番休息一下也好,应声道:“也好,前面有家客栈就去那儿吧。”说完就牵马走向一家朋悦客栈。

  夕阳西下,金色的柔光散在夯土筑成的桐城城墙上,叶凡和宋浩骑着驴颠儿颠儿的由南门进入,两人刚进城门突然从右边摔出一人来,正好倒在叶凡宋浩两人驴前,只见那人立即爬起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两个胡饼往嘴里塞也不顾旁边两名大汉对他拳打脚踢,两人打累了冲着围观的人说道:“各位,你们给评评理,这厮偷我家胡饼就算了,看我追上来居然把我兄弟的孩子推在地上阻我,幸好被我扶住,否则我就打死你这个畜生!”

  众人纷纷指责“太不像话!”“打死这混蛋!”“这么大一人有手有脚干什么不好……”

  宋浩骑在驴上双手抱肩笑道:“嘿,这人倒真不是个东西,拿一小娃儿当挡箭牌。”

  叶凡看到那人还在跪伏在地上把胡饼往嘴里塞,应该是刚刚被打的厉害无法下咽,两个胡饼一直吃到现在,那胡饼上还带着那人吐的血,他不管不顾依然往嘴里塞。叶凡看到他这样一时起了恻隐之心,暗叹了一口气,翻身下驴,来到那两壮汉身前拱了拱手道:“两位兄台既然孩子没出事你们打也打过了不如就此放过他吧。”

  其中一壮汉上下打量了下叶凡皱着眉毛说:“你是何人?这畜生偷东西摔孩子就这么算了,你想为他出头是吧?”

  叶凡笑了笑微微点了下头说:“没有没有,在下是天道宗弟子,并不认识此人,这人做出这种事想必是饿极了才会如此,谁没有个落魄的时候呢,这样吧,他吃的胡饼钱我来帮他付,他虽然摔了你的孩子不过万幸你孩子没有受伤,我可以多付你两张胡饼的钱你看可否?”

  那两壮汉看叶凡挺和善,而且抬手不打笑脸人说道:“既然是天道宗弟子那~~行吧,你说的要给我四张胡饼钱哦。”接着又对那趴在地上的人恶狠狠的说:“今天你遇贵人,要不然我非打断你的狗腿!”

  叶凡笑道:“兄台仁义。”然后给你那壮汉四张胡饼钱,那两壮汉“哼”了声转身离开。两壮汉刚离开,那趴在地上的人一边打着嗝一边爬了起来,看来是吃太急有点噎,他单手握拳对着自己胸口锤了锤然后作了一揖:“嗝,多谢恩公出手相救,在下赵易臣,嗝,敢请教恩公尊姓大名?”这赵易臣剑眉星目,脸上虽有淡淡的血渍和污垢,但还是可以看出皮肤白皙仪表堂堂。

  “在下叶凡,旁边这位是我师兄宋浩,”叶凡抬手指了下宋浩,宋浩闻言对着赵易臣拱了拱手,“我看阁下四肢完好何必要干着偷儿之事,不如去找份活计才是长久之计啊。”

  赵易臣拱手道:“惭愧惭愧,在下三日没有进食,实在饿得慌才会去偷那胡饼。兄台说得对,在下这就去找份活计。”说完转身就离开,走得那叫一个干脆。

  宋浩撇撇嘴:“嘿,这人好不无礼,而且你偷就偷还甩人孩子阻挠别人,真不是好东西,师弟,我看你这好人白做了。”

  叶凡被这赵易臣一番转身噎在原地怔了怔,无奈笑道:“算了,就当曰行一善给自己积德了。”

  宋浩摆摆手说道:“别管这东西了,说来忙活了一天我也饿了,我们也去吃点东西吧。”叶凡听后也觉得五脏庙也开始打鼓说道:“嗯,也好,就去前面那家吃食摊子吃点,然后我们去你说的那家店铺把东西给卖了。”

  两人来到那摊子各叫了碗面叶,吃干抹净付了钱起身离开。宋浩剔着牙缝里的葱花,用下巴一点前面:“喏,就是那家店铺。”

  叶凡抬头看到路边这家店铺,紫檀色的窗门,门中正上方一牌匾上书“聚宝阁”,一进店门两边各放一货架,上面排排面面的放满了字画古董,正对门横置一柜台,柜台前站着一男子正是那赵易臣,赵易臣拱手对柜台中的人说到:“多谢王掌柜收留。”那王掌柜摆摆手:“没事,好好干,将来也能在我聚宝阁当个管事的,啊,哈哈。”

  王掌柜刚说完看到叶凡和宋浩进来,忙招呼赵易臣:“来客人了,快去招呼下。”叶凡和宋浩已经看到赵易臣,宋浩刚要说话叶凡轻轻拍了他下,然后对着赵易臣说道:“赵兄好生了得,这么快就找到活计了。”

  赵易臣一看叶凡宋浩就想起在城门口偷吃被揍的窘态,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原来是恩公,恩公来小店需要点什么?”叶凡看出赵易臣不愿提起城门口的事就说道:“啊,我来卖点东西。”

  王掌柜不认识叶凡但认识宋浩,忙上前拱手道:“哎哟,原来是宋少侠,宋少侠百忙之中来小店需要什么。”

  宋浩被这少侠二字拍的轻飘飘的,然后端着嗓子说到:“本少侠和师弟来卖点东西。”

  王掌柜笑着圆墩墩的脸说道:“好好好,两位少侠请到内室一叙。”叶凡也被这一声声的少侠叫的飘飘然,跟着宋浩走进了内室。一番讨价还价双方满意之后,王掌柜把二人送了出来,对着赵易臣说:“小赵,送下二位少侠,二位慢走。”赵易臣将叶宋二人送出店铺对着叶凡说:“恩公慢走。”

  两人走在青石板路上,宋浩“呸”了声:“什么东西!”叶凡也被这赵易臣弄的不舒服,叹了口气说:“算了,跟这东西犯不着置气,师兄,我看这天色不早了,我们今天就在前面朋悦客栈住下吧。”

  宋浩伸着头鬼鬼祟祟的向一巷子深处的赌坊里看了一眼说道:“师弟,你先去客栈吧,本少侠,嘿嘿,要去试试手气。”

  叶凡拱手对宋浩怪声道:“祝宋少侠大获全输!”

  宋浩皱着鼻子冲着叶凡:“呸呸呸!真晦气,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说完吭着头一路小跑冲向赌坊。

  朋悦客栈共有两层,一进店门左手边是一柜台,柜台后面一掌柜劈里啪啦打着算盘入着帐,右手边就是用饭的大厅,大厅铺以木质地板,大厅里稀稀拉拉的一些跪坐在一个个矮几前用饭的食客,正对着客栈大门是通往后院推拉式的叶章门,二楼就是打尖住店的房间。

  叶凡走进客栈,小二热情的迎了上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叶凡说道:“住店,给我两间房,还有我的驴也给喂了。”

  小二难为的笑着歉声说:“哎哟,实在抱歉,客官,小店只有四间房,住了三间还有一间,客官要不您将就下?”

  叶凡想了想,也行,还省点钱,让宋浩打地铺吧,谁先到谁睡榻上,嘿:“行,头前带路吧。”

  小二引着叶凡来到二楼最里面一间房,房内四周是薄薄的木墙,隔音可别指望,一扇窗户掩着,一张榻一张矮几,简陋了点倒也干净。小二笑着躬身对叶凡说:“客官您先歇息,有什么需要吩咐小的就成。”说完退出了房间。

  叶凡把背包放在榻边,“哇”的成大字形倒在榻上,看着房梁发了会呆,一骨碌爬起来从怀里掏出钱数了数,一共四贯,找了块布抱起来宝贝似的拍了拍放到枕头下面,又躺了下去。

  叶凡躺在榻上正发着呆,这时听到隔壁有水声,好奇的爬起来看着那堵木墙,对着墙扫了一遍,发现墙角处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洞,叶凡悄悄的靠上去冲里一瞧,一眼就看到隔壁放着一木桶正对着洞口,桶中水面漂着朵朵花瓣,水中女子长发盘起,脸上白皙透红,青葱玉指往单薄的香肩上舀着水。

  叶凡一眼就认出这是在河边看到的邓婉儿,刚想躲闪转念一想,我这么躲开不就是做贼心虚岂不是让她看轻了我。让后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趴了上去观看,突然眼前一黑物冲自己飞了过来,叶凡大骇:我的妈呀,什么东西?好,好大的暗器!邓婉儿奔波了一天,一身风尘,婉儿爱洁,来到客栈后饭都没吃就撂下四个仆就上楼沐浴一番,泡在水中一时舒服眼神迷离,发现墙上有东西在动,定神一看也认出了趴在木墙洞口流着哈喇子的人是方才在河边洗澡的叶凡,霎时用出柳眉倒竖神功,一把抓起放在木桶边的陨铁金瓜锤掷了过去。

  叶凡一个懒驴打滚堪堪避了过去,那金瓜锤“嘣”的一声把那巴掌大小的洞给砸成了盆底大小的洞,深深的钉在了墙上,叶凡脸都吓白了,就听到隔壁一声大吼:“混蛋,我杀了你!”只见天生神力的邓婉儿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袍,光着腿脚单手拿锤“轰”的一声直接穿墙而过,可怜那刚成盆底大小的洞口现在变成了可以直接走过一个人的墙门了。

  叶凡来不及多想一头撞破窗户冲出房外稳稳的落在客栈了后院,身后邓婉儿也从撞破的窗户跳了出来,刚要从后门夺门而出就听到“啊”的一声尖叫,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只见邓婉儿光着身子蹲在地上双臂交叉抱着自己的肩膀,金瓜锤无精打采的躺在脚边,身上那唯一的长袍在跳出二楼窗户的时候被一节断了的木头刮下,对着楼下蹲着的主人招手。

  叶凡看到此景一乐,然后赶紧收敛起表情,脱下自己的长袍走过去,用自认为最彬彬有礼的声音说道:“姑娘你没事吧,快快披上。”

  邓婉儿抬起头脸涨得通红,眼睛里还挂着泪花,恶狠狠的说:“转过身去!”

  叶凡转过身,听着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说道:“姑娘,幸好这后院没人,不然……”

  邓婉儿铁青着脸,气冲冲的要拉开后院的门,叶凡抬手至半空:“姑娘不可,前厅不少人呢,姑娘这身可不行。”

  邓婉儿立即停下,转身气冲冲的回到院中,四下看了看,抬头又看了看二楼那被撞破的窗户,冲着叶凡说道:“在转过身,对转向那边,不许回头!”然后七手八脚的往二楼破坏的窗户爬上去。

  此时邓婉儿只着一件叶凡的上衣,如果叶凡回头,啊,他已经回头了,叶凡抬着头,张着的嘴微微上翘,把这慕春光看在眼里,印在脑上。

  邓婉儿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窗户里,然后里面传来恶狠狠的声音:“给我滚进来!”

  叶凡咧咧嘴,向客栈里走去。进入房间就看到邓婉儿双手抱肩坐在榻上肤如羊脂的脸上泛着红光,一双俏眼直勾勾的剜着他,叶凡干咳了一声,伸手拉过一个蒲团坐在邓婉儿对面,刚一坐定,门口冲进来四人,正式邓婉儿身边的仆从,其中一人对着邓婉儿拱手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小姐你没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