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看我打爆你狗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成功聚气

看我打爆你狗头 三六听雪落 4393 2020.12.12 12:30

  “姑奶奶,这天都黑了,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但我们要尽量远离村落,一会你聚气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动静呢。”

  两人不知闷头走了多久,走在前面的叮当突然停下脚步,李昕抬头一看他们已经走到了一片山谷前。

  漆黑的山谷像一只庞大的野兽静静地伏在这里,它张着满是獠牙的嘴,仿佛要吞噬掉所有进入其中的生物。

  “咱能不进去吗?”看着这深渊一般的‘大嘴’,李昕小腿有点抽搐,黑灯瞎火的,里面这样着实有点吓人啊。

  “少废话,有我在你身边你还怕什么,跟我走。”

  叮当强打起精神,迈步向山谷中走去。其实她也很怕,但她必须尽早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让李昕聚气,这一步始终是避不开的。

  两人就依靠着一点点火光,在漆黑山谷中摸索着,期间不停有虫蛇靠近,但都被叮当驱逐开来。

  走了一会儿后,两人来到了一片相对平整的草地上,叮当四下扫视一遍后决定道:“时间不够了,就在这里吧,帮我收拾一下。”

  两人把草地压平,随后便坐在草地上。叮当向李昕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一枚深褐色的药丸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

  “现在是晚上11点40,还有20分钟。”把药丸交给李昕后,叮当说道:“子时是天地与人体沟通的时间,选在这时候聚气事半功倍。等子时一到,你就把聚气丹吃下去,其余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这么简单?”李昕先是惊讶,然后便释然道:“还是简单一点好,免得出差错,那这二十分钟我们要做点什么呢?”

  “聊聊天吧,帮你放松一下。”

  “那如果......不够放松的话会怎么样啊?”李昕有些害怕地问道,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慌的一批。

  叮当严肃地回答道:“确实,如果过于紧张的话会出现很严重的后果。”

  “比......比如呢?”

  “抽筋!”

  “吓死我了!”听到这李昕长出一口气埋怨道:“我还以为是爆体而亡那种呢,都这时候你就别吓我了。”

  “吓吓更健康嘛。”叮当笑道:“现在是不是没那么紧张了?”

  嗯?李昕一愣,自己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紧张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笑嘻嘻的女孩心里又有点感动,两个人非亲非故,她却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助自己。

  想到这里他郑重其事地对叮当说道:

  “叮当,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个屁呀,我是你的引路人嘛~”女孩敲了一下李昕的头,“先不要说这些了,时间快到了,你快把药吃下去,调整一下。”

  “好!”虽然女孩没当回事,但李昕却暗暗下定了决心。他一口把药丸吞下,随后便闭眼躺在草坪上。

  叮当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悠长。女孩俯下身,在李昕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她嘴角勾起,眼神迷离。喃喃道:“那日,我见星河倒转,太阳寂灭。我许下愿望,希望能与你来世相见,现在我终于等到你了。”

  她伸出手指,轻轻地在他脸上划过,触摸着李昕的眉眼,她嘴角含笑,仿佛已经沉浸在幸福之中。

  片刻温存过后,叮当起身,表情重新变得凝重起来。她很清楚,聚气的过程可完全不像她对李昕说的那么轻松。

  实际上,这世上有无数有天赋的人,就因为被这关键的一道门挡住,只能沦为凡人,庸碌一生。

  “好了,开始吧。”叮当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看着昏睡中的李昕,还是没忍住又低头亲了一口。

  胡闹过后,女孩牵起李昕的手,手掌贴合。闭上双眼细细感受着他身体中的变化,开始迎接属于她的挑战......

  -------------------------------------------------------------------------

  李昕睁开了眼睛。

  “醒啦?”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李昕转过头便看道一个女孩坐在草地上。

  “她可真漂亮。”盯着女孩,李昕迷迷糊糊地想道:我发誓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就让汉森大叔穿着皮靴狠狠地踢我的屁股......

  看着神志不清的李昕,叮当不由得又微笑起来,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睡醒之后总要懵一会。

  “卧槽这不是叮当吗!”随着大脑逐渐清醒,李昕逐渐回过神来,也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他赶紧问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他是真的很紧张,毕竟哪个少年没有一个去霍格沃茨念书的梦呢?

  “当然成功啦,有我在没意外!”叮当得意地说道,但随后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啊~~~你站起来让我看看。”

  听见这话李昕一骨碌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叮当上下扫视着他,满意地点头称赞道:“好!很有精神!”

  “你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叮当又问道。

  听见她这么说,李昕立即闭上双眼仔细地感觉了一下。片刻之后回答道:“我感觉好像有一股气在我身体里流动,而且我可以控制它,这就是你说的‘源’吗?”

  见叮当点头。李昕又接着说道:“我好像变高了不少,还变壮了,这应该也是聚气成功的关系吧。”

  “别人聚气成功可没你这种福利。”她解释道:“实际上是因为‘源’被引入了你的身体。它已经开始全面改造你的身体。不仅让你变高变壮,而且你还变帅了不少。”

  “想想还有其他的变化吗?”

  “还有就是......”李昕想了一会,捂着嘴犹豫地说道:“我嘴好像肿了,感觉火辣辣的。”

  听到这里的女孩儿心虚地转过了头,昨晚成功完成聚气后她就一直守在李昕身边,这一晚上下来她自己都记不清亲了李昕多少口。

  不过也多亏她身体早已经过‘源’的改造,恢复能极强,要不然两人嘴都红肿要怎么解释?

  说辣椒吃多了吗?别逗了!

  想到这里叮当赶紧转移话题:“啊......那个.......既然你聚气成功了咱们就离开吧!也不能一直在这深山老林里呆着啊!”

  李昕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他随即问道:“你应该要回家吧?那我该去哪里呢?”

  “还有大概一个月左右,罗切斯特综合学院就要就要开始招生了,跟着我一起去吧。”叮当走到他身边,跳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可是你的引路人,你不跟着我怎么行呢~”

  李昕沉默下来,想想也是,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仅身无分文还是个“黑户”。

  而且都叫“引路人”了,想必她也不会坑自己的。

  但叮当见李昕不说话还以为他不愿意跟自己走,她只好又劝道:“李昕,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告诉你呢,这个世界很危险,你可不能离开我这个引路人到处乱跑啊!”

  “我知道。”李昕答道:“在我弄清楚这一切之前,我不会离开的。”

  叮当听到他这么说心里的大石才落了地,她笑着说道:“那咱走着?”

  “走着!”李昕豪气万丈地说道。

  “那你背我!我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过眼,困得要死没法走路了。”

  “好好好我背你。”李昕说着就蹲了下来,等到那小小的身体爬上来后,他站起身问道。

  “姑奶奶,咱往哪去呀?”

  叮当美滋滋地趴在他背上,她懒洋洋地说道:“南边,咱先去附近的爪巴镇吃顿好的,休整一下再说,到时候我就教你怎么用系统。”

  “好嘞!”李昕兴奋地答道,抬脚便向南方走去。

  十分钟后......

  “叮当你睡着了吗?”走了一会李昕实在忍不住了,系统就在眼前,他感觉好像有一只小手在心里不停地撩拨他,“姑奶奶,你先教我怎么用系统吧好不好?”

  “呼......呼......”回答李昕的是女孩均匀的呼吸声。

  “得。”李昕苦笑着摇了摇头,她毕竟还是小孩子,从昨晚守到现在也真是把她累坏了,他现在回头的话都能看见叮当雪白的小脸蛋上挂着两个黑眼圈,还是让她睡吧。

  一阵寒风吹进山谷,虽然已经深春近夏,但太阳落山后的风还是阴冷阴冷的,冻人得很。

  “太阳下山前尽量走出这片山谷吧,要不然今晚又要在野外露宿了。”

  想到这里李昕便开始埋头加速,但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他慢慢发现,自己背着小萝莉走了这么久居然只有一点累的感觉。这实在是让李昕兴奋极了。

  要知道在穿越之前他可是个药不离口的病秧子,比他们班体弱多病,一学期下来上不了几节课的体育老师都脆弱得多。

  看来是‘源’把我的身体改造了。李昕想到:不愧是穿越者的金手指,老天待我不薄啊!

  这时天色已经有点暗下来了,万籁俱寂,只有李昕抬头看了看天空,得出了现在大概是北京时间下午5点的结论。

  “要快点走了,我倒是没问题,但叮当还小,着凉了可不好。”想到这里李昕抛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加快步伐,全速向着爪巴镇前进。

  与此同时。

  遥远东方的一座宫殿内,一群大臣正在激烈地辩论着。

  “陛下!三思啊!!!”一位大臣激动地喊道:“虽说荧惑星动必有人祸,但那已是百年前的传说,陛下切不可以此为由向狮心宣战啊。”

  周围大臣也七嘴八舌地劝道:“是啊陛下,那狮心去年才吞并布罗格,国力正盛。今南界唯它一家独大,如若我军长途跋涉攻打狮心,只怕与羊入虎口无异啊!”

  “你们说的这些朕都清楚。”说话这人便是当今楚帝,他坐在为首龙椅上,“狮心的问题可以延后再议,但灾星不得不除!”

  “陛下......”那名大臣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楚帝挥手阻止。他说道:“朕年幼之时便听闻‘荧惑现,天下乱’,今我大楚国泰民安,朕绝不能容许灾星来破坏朕的国家!一定要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可是陛下,狮心何其之大,只知灾星在狮心便去寻人,那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不必多说,此事朕心中自有决断。”楚帝又说道:“太史令何在?”

  “回陛下。”殿下一人答道:“太史令大人昨夜夜观荧惑身染风寒,于今日午时不治身亡。”

  听闻这话,楚帝顿时龙颜大怒,怒骂道:“灾星可恶!害我爱卿!”

  殿下群臣都深埋起头,生怕皇帝的怒火转移到自己头上。

  半晌,楚帝叹了口气说道:“都散了吧,时候不早了,朕也该歇息了。”说着他又歪头对身边的侍卫宫女道:“你们也退下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微臣告退。”一大帮人呼啦啦地离开了大殿,只剩下楚帝一人还坐在龙椅上闭目沉思。

  大殿内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只有蜡烛燃烧时传出的噼啪声响。

  “见过父皇。”

  就在楚帝满心纠结之时,一声问候将他的思绪打乱。

  他睁眼一看,原来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晴岫公主楚怀玉。

  “原来是玉儿啊。”楚帝将烦心事放在一边,他慈爱地笑道:“不好好在太学院上课,跑到父皇这里做什么啊?”

  “玉儿是来为父皇排忧解愁的!”女孩骄傲地昂头说道。

  “哈哈哈。朕的小女儿都能为朕解愁了。”楚帝大笑,但同时他也有些感慨,自从去年玉儿的母后去世后,自己好像就没有与女儿亲近过了。

  想到这里,他笑着向女孩招了招手道:“来,给父皇展示一下你的手段,若是你将父皇逗得开心,父皇重重有赏。”

  但面前的女孩却摇了摇头,她说道:“父皇,玉儿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逗您开心,我听闻有灾星降在南界狮心,所以我想向父皇申请,请父皇准许我前往狮心除掉灾星!”

  听到这里楚帝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个排忧解愁法,他看着殿内摇曳的烛火道:“玉儿,朕知道你天赋非常,不过十三岁便掌握了第九剑,但此事非同小可,朕不可将你置于险地。”

  “父皇,在荧惑出现的当天,女儿就已经问过太史令,那灾星如今还远未成气候,起码目前不足为惧。”楚怀玉接着说道:“而且女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太学院的课程我早已修完,也应该出去历练历练,学习新的东西了。”

  楚帝闻言微微一笑,楚怀玉都这么说了,他哪里还听不出女儿心里那点小九九。自己这个女儿生性活泼,和她母亲一样,都是闲不住的性子。

  估计是在太学院调皮够了,想出去祸害其他人了。

  想到这里楚帝说道:“玉儿,父皇也觉得你需要出门历练一番,但父皇有一个要求,在练成第十二剑之前你绝对不许去寻那灾星,如果你答应,那朕就准许你去狮心求学历练。”

  “遵命!”楚怀玉兴奋地答道,实际上她只是想找个借口出去玩而已,至于那什么灾星她才不感兴趣。

  看着自己女儿迫不及待的模样楚帝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他接着对楚怀玉说道:“既然决定历练,那玉儿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了。”

  让子女在磨练中成长是楚帝一贯的教育方式,他除楚怀玉外的孩子现在全部都在军中担任要职,其中更是有两个已经战死沙场。

  但楚帝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有句俗话说得好:一匹饿狼能拦路,一群老鼠且喂猫。

  他要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成为那人中虎狼。

  “既然父皇已经同意,那女儿就先告退了。”

  楚帝微笑着摆了摆手,看着自己女儿的身影消失在大殿门外,他感叹道:“到底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十三岁就一心往外跑了。”

  那边楚帝还在感叹人生。而回到这边,李昕和叮当也终于走进了爪巴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