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看我打爆你狗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看我打爆你狗头 三六听雪落 2746 2020.12.29 07:47

  爪巴山脚。

  此时正是凌晨,天刚微微亮。虽然叮当一直在迷迷糊糊地抱怨,但李昕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她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看着趴在自己肩头呼呼大睡的叮当,李昕无奈地笑了一下,对艾琳娜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一会我下毒的时候你用这个捂住口鼻,小心中毒。”

  说着他便递给艾琳娜一张手帕,那手帕看着白净,但却散发出一股恶臭。

  “你是不是拿错了,怎么解药会这么臭啊!”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的话,估计李昕也会这么想。但他心里清楚,在原著里,悲酥清风的解药就是一个奇臭无比的小瓶子。

  “你放心,这就是解药,错不了。”

  打消了艾琳娜的疑虑后,三人便安静地埋伏在路边,为了将悲酥清风的效果最大化,李昕观察了许久才选中了这个上风口。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为了保持清醒,李昕陪艾琳娜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有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肩膀上的叮当突然出声说道。

  李昕与艾琳娜对视一眼,赶紧把身体藏进了草丛之中。果然,不一会,三人便听到了远处传来车马声。

  看见慢慢出现在视野之内的车队,在艾琳娜确认目标之后,李昕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悲酥清风的瓶塞。

  刚好,就在他打开瓶塞的一瞬间,一股微风也慢慢地李昕背后吹来,将瓶子里的悲酥清风慢慢地送到了敌人面前。

  ......

  留着大胡子的安德是血刃佣兵团的新人成员,作为一名资深农民,他早就羡慕极了血刃佣兵团中的佣兵,在这个贫瘠的小镇里,他们几乎就是土皇帝般的存在。

  而他运气也不错,就在昨天,佣兵团接到了一个大任务,需要大量的人手。因为自己身体强壮孔武有力,所以也被选入了佣兵团来执行这个任务。

  就在昨晚,他和住在一起的佣兵前辈闲聊时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护送一个大人物去临光城,虽然路途遥远,但酬劳多达50金!

  50金啊,安德活了这么久都没见过金币是什么样子。

  而佣兵团的团长也非常重视这次任务,他甚至亲自出马,带上了佣兵团里所有的强手,只为保证能完美拿到这次的酬劳。

  “等自己赚了钱回去也要去上城区好好潇洒潇洒,看谁还敢看不起我!”想到了自己也有机会作威作福,安德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收获与危险往往是并存的。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安德突然觉得自己眼眶发酸,四肢无力。下一瞬间,他竟倒在地上,涕泗横流地哭了起来。

  而与他一起的炮灰们也是一样下场,他们的异常引起了队伍中心的警惕,作为副团长的皮尔特立刻大喊道:“停止前进,全员警戒!”

  悲酥清风还在空气中肆意弥漫,不知不觉间,除一些核心的高手外,车队剩下的所有人居然都被麻翻。

  看着人仰马翻的车队,团长巴图姆站了出来。在下令车队后退的同时,他把佣兵团内所有的战斗力都聚集了起来,也小声地部署着战斗准备,直到......

  一个穿着破旧军装地少女出现在他面前。

  少女脸色平静,就在巴图姆打算开口询问之时,她脸上一道刺目的伤疤让他瞬间回忆起了少女的身份。

  两年前的一天,他的佣兵团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神秘人,他委托自己在午夜时,前往爪巴山脚截杀卡列尼娜家族的长女——艾琳娜·卡列尼娜。

  虽然最后在一群农民的干扰下没能留住那个少女,但她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却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巴图姆,你还记得我吗?”少女不再微笑,坚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想。

  “当然,艾琳娜·卡列尼娜。”巴图姆笑着回答道:“没想到你还活着,更没想到你居然会自己送上门来。”

  “针对你的悬赏仍然有效,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来自投罗网,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因为你的愚蠢,才让我可以拿到那笔悬赏金。”

  巴图姆笑的很自信,他在出发之前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儿,为了应对突发情况,他带领着整个佣兵团直接倾巢而出。

  虽然他不知道艾琳娜用了什么手段放到了自己的手下,但那些人本就就是炮灰,失去他们不痛不痒。

  整个佣兵团的高端战力全都在自己身边,她拿什么和自己对抗?

  看着艾琳娜已经准备正面交战,藏在草丛里的李昕和叮当赶紧手忙脚乱地开始了任务分配。

  “坏女人自己就能收拾掉那个团长,那个弩手哥雅就交给我。剩下那个豪斯和皮尔特就由你负责了。加油!”说罢叮当便起身离开。

  看着几乎已经把艾琳娜包围起来的三人,李昕忍不住摇了摇头。

  到自己上场的时间了,艾琳娜可没办法应对三人的进攻。

  他走了出去,和艾琳娜站在了一起。

  看着从草丛中走出的李昕,巴图姆不屑的笑着对艾琳娜说道:“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虽然面前的少年身着黑袍,腰悬长剑,看起来像模像样。但这种架子货他已经不知道杀过多少了。

  作为佣兵,他们的手段都是在生死之间磨砺出来的。这种虚有其表的雏,他真的见过太多了。

  但其实巴图姆并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实际上,他故意显露出的轻敌,也只是迷惑敌人的手段。

  不得不说,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不过这些伎俩并没有让两人受到影响,毕竟艾琳娜之前就差点死在巴图姆的剑下,而李昕在从草丛走出的一瞬间,他身体里的斗争血脉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别说假装轻敌,就算巴图姆当两人的面唱一段二人转也不可能影响他们的意志。

  抽出长剑,李昕感受着身边艾琳娜身体中不断膨胀的力量,他也摆好了松风剑法的起手式。

  松风剑法出自《笑傲江湖》,是青城派的绝学,上手后如松之劲,如风之迅,刚劲轻灵,兼而有之。

  山脚下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就在两方剑拔弩张之时,树林中的一声惨叫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发出惨叫声的,正是提前埋伏进树林中的弩手哥雅!

  看来叮当已经与哥雅交手了,她虽然也是一名资深弩手,但面对手持艾露尼斯的叮当,哥雅几乎是毫无悬念地被叮铛按着打。

  “我们上!”艾琳娜双手持剑,在哥雅惨叫声响起的一瞬间,她便一马当先,径直向巴图姆冲去。

  李昕见状连忙跟了上去,但他并没有和对方的人直接对上,毕竟松风剑法以游走为主,对方的攻击有艾琳娜进行牵制,而李昕在侧翼辅助,这才是松风剑法最合理的打法。

  而巴图姆见两人攻了上来,也收起了轻蔑的表情,哥雅发出的惨叫让他十分恼火,看着持剑向他飞奔而来的少女,他抬起重剑,直接向艾琳娜面门劈去。

  “铛—”

  刺耳的声音传来,时隔两年,这两把剑终于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旁边的皮尔特与豪斯见状连忙拿起武器想要去帮助巴图姆,但却被一柄长剑拦了下来。

  李昕微笑着对两人说道:“打扰公平的对决可不行啊,两位。”

  “那我们就先杀了你!”看着默默装逼的李昕,皮尔特忍不住冲了上来,作为二阶高级武士,他有着属于自己的自信。

  而身边的豪斯也瞬间与李昕拉开距离,开始蓄力施展咒术,他是专精火系咒术的术士,和叮当一样,几乎没有近身作战的能力。

  看到皮尔特的长刀径直向自己劈来,李昕瞬间变得极为专注,他死死地盯着刀剑,低声喝道:“限界!”

  就在两字出口的一霎那,李昕的左瞳瞬间就变成了接近透明的金色,其中还隐约闪现着一圈一圈玄妙的文字。

  这正是限界之瞳的功能之一——子弹时间。

  就在子弹时间开启的一瞬间,李昕觉得似乎一切都变慢了,他看清了更多东西。闪耀的刀尖,狰狞的表情,甚至还有豪斯施法时空气中魔力的流动轨迹。

  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但看清并不是他的目的,要将对方的攻击接下来才行。

  而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尖,李昕心中也有了决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