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看我打爆你狗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才出虎口

看我打爆你狗头 三六听雪落 2609 2020.12.20 15:02

  “你轻点啊!”

  “好好好,你忍着点不行啊,我们得赶紧走,再不赶紧离开这里就糟糕了。”叮当满头大汗地说道。

  矿山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正在慢慢地向山下挪动。

  “那你也轻点啊大姐,疼死了!”李昕龇牙咧嘴地说道:“我这胳膊应该是折了,你换一边搀着我不行吗?”

  艾莫斯那一肘实在太可怕了,如果不是他及时挡住的话,那一下直接就能把他胸腔砸的陷下去。

  毕竟是摸爬滚打多年的老佣兵,虽然死于轻敌,但有些战斗经验确实是不可轻视。

  “可是你另一边手臂也差不多啊。”叮当吐槽道:“难道左手是老婆右手你就不管了吗?”

  但她随后便犯了愁,“这也碰不得那也碰不得,自己又走不了路,这可怎么办啊。”

  “你快想想办法呀!要是被别人看见的话,咱俩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叮当自然也清楚,这里现在完全就是凶杀现场,地面还留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要是这样被发现的话杀人的罪名是他们跑不了了。

  听见李昕这么说她便蹲在原地,摸着小下巴冥思苦想了起来。

  “有了!”叮当的小脑袋上突然弹出一个小灯泡,她机智地想到,只要把李昕放在一个冰块上,然后拖着冰块跑路不就行了。

  说干就干,叮当立刻将“源”汇聚到双手之上,不一会,一块平整的冰块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冰块结成后叮当又源力全开,将巨大的冰块塑造成一块冰板,放在李昕身边。

  看着叮当做出的冰块李昕顿时傻眼了。

  “姑奶奶,这样不行的,你把我放在这上不得把我冻死啊?”感受着身边刺骨的寒意,李昕哆哆嗦嗦地说道。

  “没事,正好你手臂内出血这么严重,躺冰块上就当冰敷了,还能止血。”

  “你说那是人话吗!”躺在地上的李昕愤怒地控诉道:“谁家止血这么个止法啊,我可是伤员,你就不怕把我搞死吗!”

  “安啦安啦,死不了的。”叮当摇晃着小手,“你毕竟是穿越来的人,应该不会被一块冰给冻死吧?”

  “等会,你那个‘应该’是怎么回事?你不会真想冻死我吧!”李昕继续挣扎道:“冻不死冰着也难受啊,姐姐咱能换个办法不。”

  看见李昕大呼小叫的样子叮当直接笑出了声。

  她弯腰拍了拍李昕的肩膀,眯着眼睛促狭地说道:“反正我冰刺火球都没啥用,这次让你亲自体验一下这个有没有用~”

  听见这话李昕直接放弃了挣扎,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是绝对躲不过这一劫了。

  自己只不过取笑了她一句,这小娘皮居然记仇到现在!

  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孔子大大你说得对!

  想到这里李昕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叮当把他搬到了冰块上。

  看着李昕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叮当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她并不是故意报复李昕,做出这种决定也完全是情势所逼。

  李昕现在的情况很糟,他的两条手臂受伤极重,根本没办法搀扶。而且他全身脱力,连站都站不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这一招叮当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至于那句冰敷也不是玩笑,李昕的手臂肿胀越来越厉害,这里的诊所也是不能去的,佣兵团成员被杀,而诊所里又突然来了一个重伤的武者。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两人都很清楚,现在回到爪巴镇就是死路一条。

  “你忍着点,我们要出发了。”叮当将绳索背在肩上,一点一点地带着李昕离开了爪巴镇。

  ......

  “叮当,能停一下吗......”

  “怎么了?”还在埋头苦走的叮当停住了脚步,实际上她也需要休息了。

  本来她就是一个小孩子,就算她的身体同样被“源”改造过,但她毕竟还没开始发育,身上的力气满打满算也只是普通成年男子的水平。

  拖着李昕离开爪巴镇来到树林里就已经让她上气不接下气了,所以李昕一张嘴她就顺势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真的累了。

  虽然叮当累得要死,但冰块上的李昕也不好过。

  “叮当,这冰块太凉了。”李昕苦着脸说道:“我屁股都没知觉了。”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他继续补充道:“主要是我现在冰的后腰疼,咱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万一怕把我肾冻坏了......”

  那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想练《葵花宝典》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昕在心里怒吼道。

  他就这样躺在冰块上,眼巴巴地看着叮当。

  “唉......”叮当叹了口气,把李昕从冰块上扶了下来。她自己也很清楚,他们不可能这样子前往下一个城镇。

  想象一下,在小镇的路上,一个十岁的少女用冰块拖着一个身高一米八而且满身是伤的男人,四处寻找医院。

  这样的场景对那些小镇居民来说也太魔幻了,比2020年的美国还魔幻。

  两人甚至可以直接到帝国剧院去演舞台剧。

  反正都是萝莉配大叔,名字干脆就叫《这个手刹不太冷》。

  “你先等会。”李昕张嘴打断了叮当的脑洞,“什么萝莉配大叔啊,现在我的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怎么到你这我就成了大叔了?还有那个手刹是怎么回事啊,敢情我是出了车祸才伤成这样的是吗?”

  “咳咳......”叮当尴尬地转移话题:“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但我们确实不能就这样拖着冰块进城”

  叮当觉得,如果自己是稽查队的话,见到这样的两个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不问缘由把两人抓起来。

  毕竟哪个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

  李昕听见这话也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腰子是保住了。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估计明天可以恢复多少。”叮当又问道。

  “不太乐观。”李昕细细地控制着他的源力,让“源”慢慢地在自己体内游走。

  他这才知道到自己伤得有多重。

  双臂接近骨折,全身脱力,腹部一道弩箭留下的伤口,与艾莫斯贴身撕打时留下的无数淤青。

  还有......背后的冻伤。

  “叮当!”李昕愤怒地喊道:“我就说你别用冰块!我屁股都被你冻坏了!”

  到底没躲过二次伤害!李昕悲愤地想道:我说屁股怎么没知觉了。

  看见李昕悲愤欲绝的样子叮当只是撇了撇嘴,她满不在乎地说道:“冻都冻了,那你想怎么样嘛?要不我给你揉揉,帮你活活血?”

  李昕败退。

  小混蛋不仅不承认错误,还跟我耍流氓!

  此仇不报非君子。

  就在李昕暗自筹划复仇大计之时,叮当的小耳朵突然立了起来。

  “别说话。”叮当笑道:“咱俩有救了。”

  还没等李昕反应过来,叮当便一挥手把已经融化大半的冰块甩到了山坡下。随后便扯着嗓门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有一说一,叮当的声音就算在大喊时也很好听,软软糯糯的,像棉花糖一样。

  这时李昕也隐约听到了一点车轮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树林的那边过来人了,有车有人的话那坐顺风车可真是美滋滋。

  看着身边的叮当兴奋地喊叫着,但李昕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今早在等叮当洗漱的时候他和旅馆的前台聊了几句,据前台说这边山上一直不算太平。

  那边那些人又车又马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商队。但商队应该从山下的大路走啊,这边山路虽然能行车但实际上并不好走,李昕和叮当也是急于脱身才选择走山路离开。

  另外他们从这走难道不怕遇到山贼吗?

  就在李昕思考的同时,那支队伍也终于走到了两人面前。

  在李昕看到领头人的第一眼,他瞬间就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怕山贼了。

  他妈的这些人就是山贼!!!

  “叮当......”李昕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转头看着叮当说道:“你不是说咱俩得救了吗?”

  “我怎么看他们也不像是来救咱俩的啊......”

  叮当也傻眼了,她也没想到两个人能这么倒霉,都这样了还能遇到山贼。

  切蒂尔斯,你真的不是扫把星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