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看我打爆你狗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你比太深都牛逼

看我打爆你狗头 三六听雪落 3227 2020.12.31 07:55

  她居然是真正的剑术高手!

  看着飞快袭来的少女,李昕瞬间便解放了限界之瞳。随着左眼变成金色,他才勉强跟上了楚怀玉的动作。

  只见她长剑出鞘,汹涌的剑气随着剑身剧烈的颤动着,只是一眨眼间,她居然就已经攻到了李昕面前。

  “来得好!”看着直取面门的一剑,李昕毫不犹豫地用剑挡开,然后顺势上挑,用出一招“岁松迎客”,反手截向楚怀玉的手腕。

  看见李昕的招数她也有些惊讶,毕竟西方的武者几乎都是习惯使用重剑劈砍,而他们所痴迷的也是一些简单高效的技巧,但李昕却完全不同。

  虽然他的剑招不算特别高明,但在西方还是非常少见的。而且他手里的三尺青锋也让楚怀玉感到了一丝亲切。

  想到这里她抖出一朵剑花将李昕逼退,随后笑着说道:“我们只单纯的比试一下剑招怎么样?”

  如果楚怀玉用上“气”的话,那李昕的劣势就太大了。听见这话他心中一喜,可以缩小差距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收回了剑中的“源”重新摆好架势,只等楚怀玉来攻。

  毕竟松风剑法善于游走与随机应变,如果主动去攻难免会失了灵气。而楚怀玉看见他摆出架势也兴冲冲地攻了过来。

  她所使用的正是第三剑:雁行斜击。

  在她的控制下,碧霄剑以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向李昕袭来,李昕看在眼里,竟发现这一剑中竟隐藏着数十种变化。

  但毕竟他还有子弹时间在,李昕瞬间便发现了这一招的破绽所在。

  他马上将剑向前送去,只要挡住剑刃,这一招也就被他破解掉了。

  虽然楚怀玉实力极强,但斗争血脉却也不是名不虚传,在提供给李昕大量战斗经验的同时,也与限界之瞳完美的配合起来。

  一个可以放慢动作,一个可以找出破绽。

  而就在两把剑交叉碰撞的一刹那,意外发生了。

  李昕的剑居然直接被拦腰斩断!

  不过想来也是,楚怀玉手中的碧霄剑可是货真价实的仙兵,换到西方那就是史诗级的武器。而李昕手里的那把只不过是抽奖时爆出的普通武器而已。

  在李昕灌注了源力的情况下,这把剑还可以勉强与碧霄剑碰一碰,但当他把源力撤走时,这把可怜的剑就毫无悬念地白给了。

  他的动作虽然停滞了下来,但楚怀玉却没有顾忌这些。对她来说武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既然你的剑挡不住我的剑,那就用你人来挡吧!

  虽然在子弹时间的加持下,李昕有惊无险的躲开了这一剑。但接下来,失去武器的他就只能被动挨打。

  他果断地将断剑扔到一边,摆出了太祖长拳的起手式。

  既然剑不能用,那就不用剑!

  而楚怀玉也停下了攻势,她歪着头地看着李昕的架势,饶有兴致地说道:“没想到你还会拳法啊,那本公......本小姐就来试试你的拳法。”

  说着楚怀玉竟然也收起了宝剑,赤手空拳便向李昕袭来。

  虽然她的小拳头看起来晶莹剔透,可上面蕴含的力量却让李昕避之不及,但他还是正面迎了上去,毕竟一味的躲避是没办法取胜的。

  李昕架住对方的拳头,抬手便是一掌向她的胸口拍去。

  在斗争血脉的影响下,只要是战斗当中,李昕都不会顾忌男女之别。

  小命都快保不住了,我管你是男是女。

  你看我拍不拍你就完事了!

  “好掌!”看见向自己胸口袭来的手掌,楚怀玉直接一个闪身便轻松避过。

  这一掌要是拍严实了,自己的胸至少要掉一个罩杯。

  念头一闪,她便立刻再次欺身向前,她也看出来李昕的拳法属于大开大合的路子,只要自己贴身短打的话便能克制住他。

  事实确实如此,但这也只是李昕刻意露出来的破绽。毕竟当初面对艾莫斯时李昕也是完全可以贴身短打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想要贴身的意图,李昕开始飞快的后退。但楚怀玉自然不会让他就这么跑掉,她如同附骨之疽一样紧紧地将李昕锁定在自己的拳脚范围之内,对着李昕的身体疯狂输出。

  既然被她找到了破绽,那她当然不会让李昕就这么逃掉。

  短短几个呼吸间,她就已经不知道打出了多少拳,所有人都只听见场内“蓬蓬”声不绝入耳,仿佛一个大力士在疯狂地击打一个麻袋。

  就在楚怀玉追着李昕打的不亦乐乎之时,本来后退的李昕居然突然张开双臂变为前冲,随后收紧双臂,直接将没来得及收力的楚怀玉搂在了怀里!

  李昕死死地抱住她的两条手臂,然后用自己的双腿将她的下身也固定住。

  别看她攻势凶猛,实力强横。但她始终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

  而且虽然楚怀玉发育极好,但李昕的身体毕竟已经经过了“源”的改造。实际比起来,他的体型要比楚怀玉大上两圈还不止。

  在绝境之中,李昕居然用这种方式完成了翻盘。

  虽然获得了胜利,但李昕的嘴角已经慢慢淌出鲜血。刚才诱敌深入时他几乎没怎么防御,楚怀玉的一顿乱拳直接把他打到吐血,骨头都不知道被打断了多少根。

  说实话,换一个人来的话应该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而楚怀玉也惊呆了,一瞬间自己居然就被禁锢在了李昕的怀里。

  但她当然不会接受这种结果,所以便开始用地挣扎起来。一瞬间一股巨力传来,李昕觉得仿佛自己怀中抱的不是一个妙龄少女,而是一头力大无比野兽。

  但在楚怀玉投降之前李昕并不打算放开她,他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依旧死死地锁着她。

  虽然身体各处都在发生着剧烈的摩擦,但两人心中却没有一丝旖旎。

  “你再挣扎我就把你耳朵咬下来!”他终究还是撑不住了,楚怀玉的力气实在太大,再这么下去自己身体早晚会崩溃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当这句话出口时,阴影中就已经有一把劲弩瞄准了他的后脑。

  只要李昕敢接近她的耳朵,那这支羽箭就会在一瞬间贯穿他的头颅。

  但听见这句话的楚怀玉愣住了,随即便停止了挣扎,紧绷的身体也渐渐变得软绵绵的。

  她费力地抬起头,看着李昕的下巴微笑着说道:“放开我吧,我认输了。”

  她很清楚自己马上就能挣脱开来,也很清楚李昕就算用尽全力也咬不掉自己耳朵。

  但她确实输了。

  从一开始自己就掉入了他的圈套。剑法,拳法,还有他故意露出的破绽。

  一切都只是为了最后的这一下绝地反击。

  她心服口服。

  但由于两人都放松了下来,她也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异样。

  作为公主的她什么时候被这样紧紧搂在怀里过,闻着李昕身上的汗味她居然有点脸红心跳。

  但李昕可丝毫没心情享受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对于自己的情况,他只想大吼一句:

  “我TM裂开来!”

  他是真的要裂开了,以至于在放开楚怀玉的一瞬间,忍不住一口鲜血就喷在了她的胸口。

  而楚怀玉也反应了过来,看着倒在面前奄奄一息的李昕,她知道自己刚才下手实在有些重了。

  实际上李昕的实力才勉强达到三阶,这还是算上“源”的结果。

  而楚怀玉在去年就已经是五阶武者了。

  如果双方真的生死相搏的话,那李昕基本上不出十招就会被取走小命。

  两人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甚至就算全盛时期的艾琳娜碰上楚怀玉,落败也只不过是多出几招的问题。

  这时看见战局结束的叮当冲了过来,她狠狠地推开了站在李昕面前的楚怀玉,然后便趴在了李昕的身上。

  感受着冰冷的眼泪滴落在自己的脸上,李昕挤出了一丝微笑。他抬起手,为叮当擦去了脸上的泪。

  可他这一擦,叮当流下的眼泪变得更多了。

  少女疯狂地翻动着系统商城的页面,希望能找到治疗李昕的药物。

  她看着虚弱的李昕,流着泪埋怨道:“还咬人耳朵,你当你是泰森吗?”

  “我现在可比泰森能打多了。”

  两人还是像以前一样,说着周围听不懂的怪话。

  但就在这时,楚怀玉蹲了下来,她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枚丹药。

  正是从国库中带出来的大还丹。

  不得不说,虽然李昕伤势极重,但用大还丹来医治,确确实实有些浪费了。

  楚怀玉当然清楚大还丹的价值。它几乎使人能起死回生,而且有疗治一切内、外伤及增加功力之效。就算在国库中也只有七颗而已。

  虽然丹药价值连城,虽然双方是敌人。虽然有些浪费。

  但她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将它塞进了李昕的嘴里。

  现在,她对李昕很感兴趣。

  看着李昕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叮当也停止了哭泣。

  不仅疗伤,甚至他体内的“源”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

  可能这就是因祸得福吧......

  虽然双方胜负已定,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被晒在一旁的皮尔特和豪斯。

  他们用恐惧并憎恨的目光看着楚怀玉,如果她肯出手帮忙的话,这场危机早就可以平安度过了。

  虽然在最后她出手了,但那不是出手相助,那只是属于她的游戏。从一开始,他们这些佣兵的命就没被她放在眼里。

  这一瞬间,皮尔特对于她的恨意达到了顶峰。甚至超过了对李昕一伙人的恨意。

  在滔天的恨意驱使下,他慢慢地从腰后慢慢地摸出一把劲弩,对准了楚怀玉。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李昕身上,只要他扣下扳机,这个可恶的女人就只能陪他们一块去死了!

  这么近的距离她躲不开的,一定躲不开的!

  因为他也有一个天赋:“暗箭”。

  当他使用弩箭偷袭时,弩箭的威力与速度都会有大幅提升。

  皮尔特的瞳孔已经被恨意所灌满,他慢慢将颤抖着的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就是现在!就是现在!

  该死的女人,为我们陪葬吧!

  他扣下了扳机。

  而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听到了劲矢划破空气时刺耳的撕裂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