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铲屎官总想造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暴戾帝王的宠妃(5)

铲屎官总想造反 月落霜雪 2344 2019.10.07 08:00

  别人甚至大多世家子弟可能不知,但是消息灵通的她不能不知,这位可是在众皇子争抢皇位时美名为父皇护驾却又以嗜血手段弑兄弑妹的新皇,虽然还未举行登基大典,可那位子人家正在坐着,那权力人家正在手中握着,而且······

  凤璟见花泠欲言又止,随即微微摇头,示意她不必再管此事。

  虽然如此,但花泠还是心下不安,却也不再如先前坐的那般放松。

  “公子您看,那个男子好生俊美,只是身上的气势却微微压人。”小玉见正在走上台的凤璟,微微晃了晃出着神的上官无忧。

  上官无忧回神后腹诽,再好看还能好看到哪去,能有她之前遇见的哪位好看吗?虽这样想,但还是不甘心地看向小玉所说的俊美男子。

  只不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此人正是之前救她的那个男子。

  “确实挺好看的,只不过,他为何会来这里?”

  “什么为何会来这里,公子您莫不是糊涂了?肯定也是为了成为灵溪姑娘的入幕之宾的啊!”小玉夸张的看了上官无忧一眼。

  “要说是别人我可能会信,但是他我不大相信。”

  “公子您又没见过他,怎知他的为人?只不过,这位公子生的是真的俊美。”

  上官无忧听后默不作声,确实,她只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并不清楚他的为人怎样,只不过,为何自己心里对他那么信任呢?

  【叮——好感度+5,完成度15/100】

  对于这莫名其妙到来的好感,凤璟有些诧异,看向上官无忧,却不曾想上官无忧正在看着她,而没有想到凤璟会恰好看过来的上官无忧也是在与凤璟对视后瞬间红了脸。

  这脸红得凤璟有些奇怪,难道是生病了?想到这里,凤璟暗自摇头叹息,果然皇妹的这个身体弱小,没走几步居然就受了风寒。

  进入花雨楼后,有位侍女站上了台子,宣布比赛开始。

  “请各位公子在各自的位上准备好自己的作品,两个时辰后统一收起,由灵溪姑娘选出心仪作品便可以进入下一轮。那么计时开始,请各位加油哦!”

  凤璟坐在台子上有些无聊,四下扫了扫,没想到她的皇妹也在,实在有趣。

  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后,在灵溪的挑选下只剩了半数人,这还是在花泠的极力劝说下才勉强通过了大部分人。

  终于到了第二场琴棋比拼,同上一场一样,参赛的人可以选择琴或棋任意一项进行比赛。

  凤璟选了琴,而上官无忧却选了棋,本以为能与自己的皇妹再切磋下琴技,可她却没想到上官无忧选了棋,但一想也是,毕竟只是皇妹灵魂的一个碎片。

  琴技考验的很快,有些人的琴技不是特别好,只是堪堪能入耳,这种的,自然就被淘汰下去了。

  而接下来的一人,刚落手便吸引了众人目光。

  “看,清音公子都来了,那我们岂不是更没戏了。”

  “不止清音公子来了,墨竹公子也来了。”

  “什么!?仅仅一个花魁的入幕之宾的比试竟使四大公子来了两位,这花魁到底有什么魅力?”

  听到此话,旁边一位公子嗤笑道,“你懂什么?灵溪姑娘可是花雨楼重金培养的花魁,她所会的甚至那些名门小姐都不一定会,而且灵溪姑娘心灵剔透,好多公子都是花重金求她一点。”

  “居然这么厉害!”

  凤璟自然将这些话收进了耳里,不由向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灵溪处看了一眼。

  灵溪仿佛收到了凤璟的目光,对她淡淡一笑。

  凤璟自然不好无视,点了点头致意,便扭过了头看正在调琴的清音公子。

  这使灵溪的笑容不由僵在了嘴角,心里不住吐槽,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她长得就那么讨人厌么,连看都不肯多看她两眼,还面无表情的???居然看调琴的清音公子都不多看她两眼。

  不会是她人老珠黄了吧?想到这,灵溪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镜子左右看看摸摸自己的脸,没什么问题啊,皮肤还是如以前一样滑嫩,眼睛还是一样的顾盼神飞,但是,但是,她的眼角竟然不知何时生出了一条细纹!!!

  果然不比那些十五六的年轻小姑娘了,唉,于是她又悄悄地收起了镜子,虽是端坐在那,人却心不在焉的,连清音公子弹得琴都没听进去。

  将这一切收尽眼底的凤璟顿时对这个人前后不一的花魁产生了兴趣,如果真的赢得了比赛成为她的入幕之宾,看看她的真面目,未尝不是件趣事。

  【宿主,你不要跑偏了,你的皇妹才是你要花心思的重点啊!!!】笨笨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凤璟的脑海中,使凤璟一愣,接着凤璟凤眸散发出凛凛寒意,“你以后别随便说话。”

  【宿主你不爱我了,嘤嘤嘤。】

  听到此,凤璟蹙眉,“别恶心朕,给朕退下,没朕的吩咐你就不用出现了。”

  【好的宿主,宿主再见。】随后机械音就消失不见了,而沉默中的笨笨有些纳闷,为什么其他系统反馈过来的都是它们的宿主如何如何依赖它们,而自己确实被如此嫌弃,这样不好,不好,它应该找时机诱惑诱惑自己的宿主,

  于是笨笨就在想办法挑逗凤璟(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好不容易脑中清净了,却又听“铮”的一声,琴声骤停,就连灵溪飞出去的魂都给拽了回来。

  凤璟循声望去,原来是清音公子突然停了琴,而后,她就看见清音公子一双薄凉的眸子直射向她。

  “这位公子,刚刚本公子弹琴时为何一直蹙着眉,是嫌本公子的琴声难以入耳吗?”

  “那倒没有,只是在下觉得清音公子的琴声缺乏一丝人气。”

  “哦?愿闻其详。”

  凤璟见周围的目光都投向他们,便开口道,“不如在下弹一曲,看看清音公子能否体悟到什么。”

  “请。”

  凤璟在众人或鄙夷或嘲讽或怀疑的目光中走上台子,坐到准备好的古筝前,开始弹奏凤影出征前她都会为她弹的《边漠行》。

  琴声响起那刻,所有人都仿佛被带入了那神秘而又危险的荒漠,火红的太阳在天边缓缓坠下,风刮起了黄沙,迷乱了眼,让人思念着谁。

  随后琴音一转,来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场上,将士们的嘶吼拼杀,战马们的嘶鸣,不断有人倒下,失去生机,被随后拥上来的人踩在脚下,鲜血染红了疆土,染红了天边的太阳,染红了人们的双眼,让人心惊,却又悲凉。

  最后胜利的将军倚在战旗旁,望向天边的落日,身影被无限拉长,在血泊和尸体间,他的身影是那么悲怆孤凉,让人心头惊颤。

  萧瑟的琴声使旁边正在对弈的人们都不禁停下聆听,更有甚者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琴声停止那刻,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而最先回过神的清音公子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了凤璟,他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