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挥剑出长城

  • 仙侠

    类型
  • 2021.12.27上架
  • 0.69

    连载(字)

522位书友共同开启《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的仙侠之旅

见习再亂说 见习玄溪子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诡异青灯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挥剑出长城 2479 2021.12.27 14:48

  “磨剪子嘞~戗菜刀~~”

  一道拉满尾音的吆喝,将陈仁惊醒。

  混乱的头脑还没能恢复清明,他又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一面古朴的黄铜镜立于桌上,镜子前是几盒胭脂。

  看胭脂盒上的包浆,不是经了好些人手,就是用了好些年头了。

  这是哪?

  不等陈仁弄清楚状况,铜镜中倒影出的英俊相貌,又让他楞在了原地。

  我的脸……怎会变成这幅模样?

  幸好,一股记忆及时的涌入脑海,陈仁才弄明白了他的处境。

  他穿越了。

  如今是大靖朝,徽宗二十三年。

  赵家天子点歪了天赋树,写了一手最硬的字,做了一手最软的皇帝。

  北面儿的蛮子连年南下,搅得本来还算富足的百姓们,只能忙于奔命。

  有这外患还不算,这边儿的夜里,只要打更梆子一响,那便是百鬼夜行,四处行凶。

  百姓们都说,那是老祖宗们不满赵家天子的所作所为,急得从阴曹蹦了出来。

  当然,百姓们骂得虽然难听,朝廷也不能真个不管他们的死活。

  恶鬼犯事的奏折越来越多,朝廷又忙着在边境上裁地图,实在是无暇分心。

  最后只得抽空在各个大城外,都设置了‘灵台班子’。

  什么是‘灵台班子’?

  流窜于乡野,唱戏给人听的,由于戏台搭建得简陋,只是几块破败茅草,所以便叫做‘草台班子’。

  垒起草台唱戏给人听的,叫草台班子。

  搭起灵台唱戏给鬼听的,自然就叫做灵台班子了。

  也不晓得当初想出这个办法的,是何方高人。

  自打这灵台班子设立起来以后,夜行的百鬼们有了消遣,地方上恶鬼犯事的奏折,确实少了大半。

  陈仁打小在逃亡的流民堆里长大,爹娘到底是死了,还是让人烹了,他自个儿也弄不明白。

  幸亏一个梨园班主,见着陈仁可怜,就领着他学了几年戏。

  没等学出些皮毛,这位老班主也一命呜呼了。

  如此乱世之中,要想安身立命,不论是活人买卖,还是死人行当,他总得做点什么。

  到底能有多乱?

  嘿~您还别不信。

  多的不提,少的不唠,咱听一个游方和尚编的小谣,那就能立刻管中窥豹。

  那小谣唱得,

  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

  猪羊炕上坐,六亲锅里煮。

  女吃母之肉,子打父皮鼓。

  据说当初和尚编这小谣,是想怒斥那些吃儿食女的饥民,早晚会遭到轮回报应。

  到如今,那些饥民胡乱吞着大白肉时,心里默念上几遍,也就觉得自己算是诵过往生经了,这吃起来心里反而更舒坦了。

  这跟佛前总多香火客,只求如愿不求禅,大概是一个道理。

  陈仁自然是不想被吃,也不想吃人的。

  为了有些果腹的吃食,他只得把心一横,接下了这灵台班子,给死人唱戏的活儿。

  幸亏这灵台班子的唱戏人,必须得是阴身阴命之人,否则身上阳味儿太冲,会令‘看客’们不喜。

  所以银钱方面的报酬,还算可观,每月足有一两银子。

  辗转两月下来,陈仁不仅拿了朝廷二两纹银的俸禄,还混上了第七号灵台班子,班主的位置。

  为啥升得这么快?

  两个月就做上了班主?

  那有的戏班唱角儿,在给‘看客’们端水饭时,一不小心就拿自个儿心肝做了调料。

  有的角儿议论了几句‘看客’们的死因,完事儿嘴巴就被撕到了后脑勺。

  陈仁仗着学过几天正宗戏曲,笼络了几个‘铁杆鬼粉丝’,才算是勉强撑到了今天。

  人手不足,每逢农历一四七就要开场的鬼戏,却是半点耽误不得。

  而且,唱的戏曲还不能重复。

  恶鬼性躁,若是拿唱过戏曲的敷衍他们,往往会拍案而起,大开杀戒。

  陈仁的前身,就在刚才上妆的时候,苦思新鲜曲目而不得,就这么心力交瘁而死。

  挠了挠头上的发髻,陈仁心里有些发苦,戏曲的曲目他倒是记得好些。

  无论是昆剧,越剧,京剧,亦或是黄梅戏,每一种里面的经典曲目,随便搬出一幕来,都能让那些恶鬼大开眼界。

  可他一个鼓掌叫好的主,只懂得听,哪晓得怎么唱…

  偏过头去看了一眼落于窗下的斜阳,陈仁心中更急。

  到了子时,便是他登台的时间了。

  撂挑子跑路也不是不行,只是昨天夜里,前身就已经吹响了法螺,跟他那几个‘铁杆鬼粉丝’吹牛说,今夜会有一场大戏。

  他身上的气机,也早被那几个粉丝锁定,此时要是撂挑子跑路,后果不堪设想。

  陈仁认知里的‘小说粉丝’什么的,顶多就是给你寄点儿刀片。

  这边儿的鬼粉丝,一个不满意,那可是要从你身上取点零件儿的。

  眼见时间越来越近,陈仁只得搜肠刮肚的回忆起那些他听过的曲目。

  思来想去,只有一首在某平台上比较火的戏曲,他还算熟悉。

  “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耳上有环痕。

  耳环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云。

  村里酬神多庙会,年年由我扮观音。

  梁兄呀,做文章要专心,你前程不想想钗裙。

  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得益于那些女施主们的‘观音变装’,所以陈仁对白不白,不是,是大不大……

  呃,是对这几句唱词的深度,很有研究!

  要知道《梁山伯与祝英台》,那可是国产四大爱情故事之一,别说应付些色鬼了。

  用来应付这些动不动就要插人的猛鬼,那绝对都是绰绰有余。

  可由于平时对戏曲涉猎不深,所以能哼出这四句,已经是陈仁的极限了。

  正当他反复哼唱着,想要记起剩下的唱词时,脑海中微微一震,似乎什么东西,就要冲破头颅而出。

  陈仁立即停下了哼唱,他的服务对象本就有些特殊。

  此时虽只是黄昏,可那种莫名的感觉突然出现,还是让他后背微微湿了一片。

  怔在椅子上呆了半晌,陈仁才轻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再次哼唱起来。

  随着陈仁的再次哼唱,脑海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再度袭来。

  就在他反复哼唱了几遍以后,狭小的房间内青光四射,一个带着诡异青光的小灯,从他头颅中飞了出来。

  看着面前突兀出现的青灯,陈仁口中的哼唱本能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唱了起来。

  这次唱出来的,却是那四句后面的唱词。

  这些陌生的唱词,甚至陈仁本人听都没听过。

  不仅如此,陈仁嘴中公鸭叫唤一般的嗓音,也突然变得委婉动听起来。

  陈仁脑海中微微一昏,《梁祝》全篇的唱词,竟是直接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等他表现出什么惊讶之色,他面前摆着铜镜胭脂的小桌,在青灯那淡淡幽光的照耀下,竟是一阵恍惚,化作了一个长方形书桌。

  桌上的铜镜没了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笔墨纸砚。

  正当陈仁愣神的档口,他身上的青色长袍,顷刻间又化作了一身淡白色书生袍。

  这……

  这画面怎么如此熟悉?

  陈仁心中虽惊,嘴里的唱腔却是未曾停下,此时已经唱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蝶的场景。

  脑中青灯再闪,陈仁这一百多斤的身子,竟是咻的化作了一只蝴蝶!

  这青灯……

  不仅让自己记起了《梁祝》全篇,还可以辅助唱腔和直接具现场景!

  甚至于,还可以变身?

  这就相当于一个人唱戏,伴奏布景服装什么的,一条龙全搞定了?

  有这功夫,真是可惜了此东京非彼东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