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踏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他不喜欢这门亲事

踏枝 玖拾陆 2020 2022.01.12 16:16

  皇上亲设的赤衣卫,官服就是一身红,无论打哪儿过,都很显眼。

  论官位品级,自然比不过大员,更不用说与他们这些有爵位在身的相提并论了。

  偏偏,赤衣卫手握重权,指挥使林繁本身的爵位更能压住所有人……

  想到秦家丫头“审问”宝簪的经过,都有林繁在一旁看着、听着,忠义伯就不吭声了。

  被永宁侯阴阳怪气就阴阳怪气吧,总比这臭老头牛脾气上来了,把事情都嚷嚷开,还拉林繁来作证强。

  让忠义伯松了一口气的是,林繁只顿足与众人拱手行了一礼,便带着手下人离开了。

  忠义伯情绪上的一紧、一松,永宁侯全看在了眼里。

  如此变化的缘故,他也知情。

  阿鸾借着林繁的名头,把忠义伯逼到了必须做抉择的地步。

  丑事一桩,理亏又心虚,知道闹大了落不得好。

  话说回来,阿鸾能把握诀窍,利用好手中的线索关系,不战而屈人之兵,真不错!

  想到自家有能耐的孙女,永宁侯心情大好,也懒得再戳忠义伯几句,慢慢悠悠往外走。

  当初将阿鸾送去观中,真是明智之选。

  不止养得身体康健,该学该会的也都没有拉下。

  虽说,也有艰难之处,比如几年见不着面,家书也就寥寥几列,比如山上清苦,不及京城繁华,贵女们的闺中交友、趣事,阿鸾一样都没有参与过……

  可是,长大是需要吃苦的。

  将门的孩子要成长,不能光吃糖,甚至得多吃苦。

  孩子们都在摔摔打打,做长辈的受点思念之愁,又能算得了什么?

  仙姑把阿鸾教得,真不错!

  从离家时的小不点,到归来时都比她祖母高了。

  亭亭玉立,往后还不知道……

  永宁侯顿住了脚步。

  往后啊,那还真知道。

  他回身看向宫殿,飞檐琉璃瓦,一眼望不到头。

  顺妃娘娘所出的二殿下赵启。

  一想到赵启,永宁侯满心的欢喜烟消云散。

  他不喜欢这门亲事。

  当初应下是迫于皇上想法,也有利用皇子身份替阿鸾压一压命格的私心,事到如今,毁是毁不了,但要说欢喜,也不可能。

  不止永宁侯苦恼,秦鸾亦在琢磨着。

  师父交代的两桩事,救人已得成效,退亲却还无从入手。

  退亲,需得师出有名。

  “钱儿,”秦鸾唤了声,“备墨。”

  钱儿眼睛一亮。

  先前,姑娘说过,画符一道,看各人造化,即便是日课,也得认真对待。

  裁纸、洗笔、研墨,最后取墨落笔,心思全在里头,不该假他人之手。

  这几日,姑娘退了一步,把备墨交给了钱儿。

  并非是躲懒,而是让钱儿体会各种墨的不同,质地、香味、触感、浓薄,只有学透了,她才能知道如何挑选采买。

  钱儿对这活儿兴致十足。

  听见秦鸾吩咐,钱儿到了大案后头,麻溜做事:“姑娘今日画什么符?想用哪一种墨?”

  “最寻常的就好,”秦鸾道,“不画符,我写张帖子。”

  钱儿正从架子上取物,一听这话,看了眼刚取下来的一叠黄纸,又默默地放了回去。

  写帖子,不能用这个。

  要请来奇奇怪怪的东西,可怎么好。

  秦鸾整理了思路,迅速写完、吹干,放入信封中,加盖火漆封口。

  “送到定国公手中,”秦鸾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是了,你若送去,难免打眼,你让阿青跑个腿,他们爷们好办事儿。若是阿青要禀哥哥,你就说,前回既让定国公做了见证,后续之事也得给人一个说法。”

  钱儿接了信封,立刻便去寻阿青。

  阿青欲言又止。

  大姑娘给外男送信,他是不是得……

  “姑娘知道你会有疑惑,”钱儿抬了抬下颚,将秦鸾的说法复述了一遍,“大公子那儿,你照实答就是了。”

  阿青顿时脸上一红。

  哎呀,这回复说法原该是他们公子去办的。

  他们主仆疏忽了这“人情”,大姑娘与他们收拾摊子,他竟然胡思乱想,太不应该了。

  “我会办好。”阿青道。

  钱儿又道:“姑娘还交代,谨慎些,莫要打眼。”

  “知道。”阿青点头。

  再是为了救人,那天大公子也是绑别家丫鬟了,传开了总不好。

  忠义伯府里头处理,求了个表面风平浪静,若在他们这里出了差池,传了些流言,那是平白添是非。

  阿青出去前,禀了秦沣。

  秦沣正对着木人桩练拳,闻言,一掌险些劈歪了。

  他抹了下脸上的汗,道:“还是阿鸾想得周全。”

  待人接物这一块,祖父说得对,他还差得远。

  阿青没有去赤衣卫衙门,而是估摸着时辰,守在定国公府外,把信恰恰交到了散值回来的林繁手中。

  林繁接了,看了眼信封上的署名,问:“秦大姑娘给的?”

  “是,”阿青答道,“大姑娘说,上回请您做了见证,事情了结,也需给您一个回复。”

  林繁颔首。

  那日虽没有去忠义伯府听个后续,但最终结果,同在朝中,哪会不知晓。

  以忠义伯的性格,不可能真蠢到御书房里真相大白。

  忠义伯夫人出城养病,在林繁的预料之中。

  林繁并不需要永宁侯府的回复,不过,秦鸾依礼数送来,他亦不会不收。

  阿青交了信,行礼离开。

  走了两步,心念一动,又回到林繁跟前。

  “国公爷,”阿青恭谨道,“那日行事,实为救人的无奈之举,我们公子与姑娘都不是为非作歹的人,实在是,世子夫人中毒太深,再不救就来不及了,大姑娘与世子夫人情同母女……”

  林繁的眉峰微微一动,略一思索,问道:“情同母女?”

  “是,我们大夫人与世子夫人是故交,大夫人过世后,世子夫人常常照顾大姑娘。”阿青忙不迭点头。

  他说了不少,直到林繁说了不会事后追责,才放下心来,回府复命。

  林繁转身入府,唤了门房上的,问道:“乡君说下午过来,还在府里吗?”

  门房答道:“乡君一个时辰前到的,应是在老夫人那儿。”

举报

作者感言

玖拾陆

玖拾陆

加更来了~   请大家多投票、角色比个心、书友圈打个卡,多多章评互动。   现在写书好难啊,除了写,还有这么多运营要求,真的头秃了TAT   只会蒙头写的作者忧伤极了……

2022-01-12 16: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