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踏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同道中人

踏枝 玖拾陆 2003 2022.01.19 11:15

  赵启狠狠盯着眼前的少女。

  他贵为皇子,身边从不缺阿谀奉承之音,何曾被人这么顶过嘴?

  赵启不认为自己听不得重话,在他犯错之时,父皇、母妃、文武师父,都会指出来,他对于自身的错误,向来都是虚心的。

  但是,那是父母,是师长!

  她秦鸾算个什么东西!

  刚那语气淡得,几乎把不屑写在脸上了。

  论出身,他赵启是皇子,秦鸾只是臣女。

  论那、论那莫名其妙的婚约……

  他是夫,丈夫是天,一个婆娘还敢跟丈夫顶嘴!

  赵启厌恶地撇了撇嘴。

  诚然,秦鸾的五官还算不错,可是,脸能当饭吃吗?

  裹着那么身灰扑扑的道袍,手拿一把拂尘,往这儿一站,十足倒人胃口。

  又是山上道观里长大的,没点儿大家闺秀该懂该明的规矩!

  赵启越想越觉得秦鸾不堪入目,心头一股子无名火蹭蹭往上窜。

  都怪母妃,给他定了这么一门亲事。

  什么凤命凰命的,赵启一个字都不信。

  保不准是永宁侯府另有目的、自己捣鼓出来的说辞。

  就因那些毫无根据的说法,打小被绑上这么一个媳妇,赵启憋屈极了。

  “你当你的道姑,”赵启咬牙切齿,“别想跟着本宫!”

  说完这话,赵启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那几个侍从当即围护上去,替赵启引路。

  钱儿屈膝恭送的动作做了一半,见状,敷衍完了后半程,站直了身子。

  秦鸾连送都没有送,只与钱儿道:“继续带路。”

  见她神色如常,钱儿小声问:“姑娘,您不生气?”

  “为何生气?”秦鸾反问。

  钱儿下意识地往赵启离开的方向看了眼,嘴上没有明说,只拿手指比了个“二”。

  秦鸾失笑:“刚开始有那么点生气,后来发现,他比我还气,几乎要跳脚了,我就不生气了,甚至有些高兴。”

  钱儿眨了眨眼睛。

  高兴?

  “看来,二殿下与我有同样的追求,”秦鸾颇为满意地点头,“既是同道中人,他一定不会拖后腿。”

  钱儿蹙着眉头,一面给秦鸾带路,一面思考她的话。

  等到了书斋外头,钱儿灵光一闪,忽然就想出来了!

  二殿下对姑娘好一番挑剔,哪哪儿都看不顺眼,可见对婚事很是排斥。

  这么一来,待退婚机会出现,二殿下指不定比她们姑娘还积极呢。

  如此、甚好!

  如二殿下这样的对姑娘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姑爷,哪怕是皇帝爷的儿子,她也不想要。

  姑娘想退亲,真是太对了。

  当然,这些念头,钱儿只敢在心里嘀咕,断不会挂在嘴上。

  姑娘说过,隔墙有耳。

  需得谨言慎行。

  哎,早知道刚行礼时就不敷衍了。

  万一被抓个不敬殿下的小辫子,多亏啊。

  下回一定好好行礼,全当锻炼身体。

  另一厢,赵启的脸色依旧阴沉。

  侍从们小心翼翼伺候着,不敢多说一句话。

  一行人进了贵香楼,上了三楼。

  到一雅间前,没等侍从敲门,赵启一脚踢开了门。

  咚!

  随着这一声响,原本热闹的雅间内瞬间安静下来。

  “谁啊?”

  “哪个这么没规矩!”

  赵启绕过屏风,走到桌边:“我。”

  见了他,先前气愤的、不满的,顷刻就化作了尴尬,而后,尴尬被收了起来,只余下讨好。

  众人纷纷起身,拱手行礼。

  忠勤伯府的三公子仗着与赵启关系好,笑着问:“殿下怎得火气这么大?遇上什么烦心事儿了?”

  赵启解了披风,丢给侍从:“在楼下遇到永宁侯府那道姑。”

  “殿下说谁?”翁三公子一愣,复又想到了,“哦,永宁侯的长孙女,她不是一直在山里吗?回京了?”

  “她这是一回来就寻着殿下来了?”翁二公子抚掌大笑,“对殿下当真颇为上心。”

  “什么上心,”赵启黑沉着脸,“拿我当保命符呢!”

  “此话怎讲?”

  赵启一口饮了盏茶,咬牙切齿道:“什么凤命,要我说,八成是秦家犯冲。

  克死了亲娘,她自己也活不了,得有个贵重命的压一压。

  秦胤编出那么个假话来,竟把母妃唬住了,让我一个皇子给她续命、给她冲喜。

  真是气死我了!

  母妃糊涂,父皇竟然也上了当!

  你们说说,是不是那邓国师给父皇胡言乱语了什么东西,让父皇竟然也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胡话!”

  翁家几兄弟与其他在场的公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这话,怎么接啊?

  皇上、顺妃娘娘、邓国师,这几个名号一个个从殿下嘴里往外蹦,偏还没有一个好词。

  他们可不是二殿下,能说这些……

  翁二公子咳嗽两声,试着打圆场:“我先前到的时候,好像看到定国公了,他可能也在这贵香楼,殿下,隔墙有耳……”

  “混账话!”赵启肚子里未消得火气又烧了起来,“他有本事就听!我还怕他不成?”

  气话说了,气却无处发。

  比起秦家那道姑,定国公显然更让赵启生气。

  在赵启看来,他的父皇身边,一众重臣之中,他最看不惯的,就是邓国师和林繁了。

  如果说,邓国师是父皇跟前的狗,摇尾巴摇得欢快无比,狗仗人势,没干过什么好事,那么,林繁就是狼,在边上阴森森观察着,当你露出破绽时就跳出来咬脖子。

  一个是小人,一个是狠人。

  赵启都不喜欢。

  翁三公子给赵启添了茶,奉承道:“殿下说得是,您是殿下,是他的主子,怕他作甚!”

  “听说,”翁二公子瞧准机会,又抛话头,“大殿下又让皇上训斥了?”

  这话题,显然让赵启有了谈兴。

  他靠着椅背,看着左右尽是恭谨、讨好的模样,总算是舒坦了那么一些。

  “皇兄那人,啧,迂腐得很,成天之乎者也,当儿子的还天天说当爹的不是,我是他爹,我都烦他!”赵启抬了抬下颚,笑得很是肆意,“不过,皇兄有几句话没说错,那邓国师,就不是个东西。”

举报

作者感言

玖拾陆

玖拾陆

天天求票求打卡求留言的我,宛如一个高喊一键三连的up主~   感谢书友吃青菜的小虫、初至人未识、彤彤1609、*四处留晴*、慕蔚成礼的打赏,感谢书城书友余生安好的打赏。

2022-01-19 11: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