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西汉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潜修苦习

西汉风云录 浅墨书清语 3067 2019.02.11 18:33

  “轰隆隆”几声,座椅炸烂,地上也炸出了三个小坑,尘嚣弥漫,火苗开始在木制上燃烧……

  “不好,有毒!”王君浩闻到炸破后的异味,正要携带秦雲林风而去,那个黑衣人闪至眼前一剑刺来,直逼面门,王君浩侧身避过一股火热的气浪,左手剑一劈,火花一闪,黑衣人震出几步落地嘴角抽搐溢出血丝,随即王君浩右手奋力击出,一大股剑浪向围上来的黑衣人笼罩下去,冲在前面的一个人衣衫被这无数条剑气撕烂,“啊……”一声,全身鲜血倒下,身后九人止步奋力以内力轰向这股剑浪,屋顶瓦片震的‘嘎嘎’作响。

  王君浩提着秦雲和林风夺门而出,飞啸离去……

  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屋顶掀烂,火光四起。

  三个人影消失在夜色中……

  “少宗主,找到了!”一个黑衣人从林之山书房拿出一块布卷递向一个捂着胸口,嘴角边满是鲜血的青年面前。

  “终于找到了!”这个黑衣人看着布卷上的三个字‘清风决’,“看来是我低估了那老头,如今令我痛失一名长老,我等也均受内伤,最可恶的是那个小野种跑了,明天怎么向父亲交待……”

  王君浩把秦雲和林风藏在山下一破庙的菩萨身后,叮嘱他们不要出来,他去镖局,发现林之山已遭遇不测,便忍痛挖坑将这对夫妇安葬,以免落得被鸟兽撕食,然后回破庙告诉秦雲姐弟倆,他前脚刚走出镖局,就有千风宗的人望火光而来,他深知破庙不能逗留,提起哭闹的林风,牵着秦雲施展轻功而去。

  深冬

  大雪刚过,谷内的一切皆是银白。

  蓦然

  一条人影如大鸟般飞转着冲入空中,手中寒光闪闪,迅雷般刺出六剑,脚下轻轻一踏落在地上,手中寒刃闪着丈许的光芒一闪而下,光芒在半空中一闪消失不见,一位少年站定于地面。

  少年目若朗星,乌黑长发随意的在头上打了一个暨,手里不停地摆弄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剑,这是王君浩特地为他打造的‘凝霜’。再细看,踩在脚下的雪竟然无甚印痕。

  “都六年了,居然还是不能领悟第七式。”林风心里发苦,“清风决第七式参悟不透,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空气中传来悠扬的琴声,看来秦雲又在抚琴,林风漫步到茅舍,颇为无奈的对王君浩说:“世伯,为什么清风决第七式我一直不能领悟啊?都六年了。”林风无奈地抱怨着。

  “风弟,你修习的够快了,仅仅六年就能挥洒自如前六式,要知道这七式是义父的毕生心血,每一式都威力无比,你看我,六年前转学师傅的腾云剑,同样是六年,我一半火候都没到。”秦雲起身温柔的看着林风。

  王君浩淡笑:“你知道为什么不能领悟第七式吗?”

  林风摇摇头,“为什么?”急忙问道。

  “心境”,王君浩坐在一旁呷了口茶,“现在你的心里充满了焦急和仇恨,不突破心魔是不行的。”

  “心境?”林风默然,的确,为了报仇,这六年林风无时无刻不在刻苦钻习,一个本该嘻哈玩闹的孩童竟然修炼的如此刻苦,让王君浩侧目望之,虽说王君浩一直告诫自己,报仇不是人生真谛,可是没有实力就不能报仇,这是人人皆知。

  “接下来你就是要突破心境,要保持心若冰清,等你心境突破了,第七式也就练成了,到时候我亲手教你‘清风决’和‘腾云剑’的结合绝技‘剑山’和‘破风斩’。还有,招式是在同一水平上起作用的,在绝对大的力量下任何招式都不重要,就像一个大人打一个幼童,随意一下就能打伤,内力为力,招式为巧,这点你要牢记!”

  “哦!”

  林风回到自己房间,“心境,到底要怎样突破呢?还有绝对大的力量要强过招式,这个倒是有点明白,招式再繁杂也不能对抗近前不了的力量,这就是所谓的‘以力震巧’,看来内功修为和身体素质还是很重要的。”

  林风盘膝坐下,想到报仇,他总是怒气十足,想要静心面对还真是不容易,突破心境看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还是先从静心打坐开始吧,心静才能体会到心境,不如去瀑布下打坐锤炼身体……

  林风出门走向深谷,来到水潭边一跃跳进瀑布下的一块大石头上,盘膝坐下,任由那刺骨的冰水猛力冲击着身体。

  林风试着一运气,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芒出现在林风周围,瀑布落下的水竟似不能砸在身体上,水流像被开了道缺口一样轰然落下。

  林风坚持了两个时辰,身上光芒便开始模糊不清,一拧身,林风跳上岸不停地喘气,“瀑布的冲击力太大,世伯说过瀑布是练习佳地,压力越大收获越大,”可是天寒水冷冲击大,他如此反复几次,实在是无力支撑了,更别谈突破,还是等体力恢复再练吧。

  转眼又是一年入秋,林风已是一个十七岁的高大青年,只是他还一直未离开过这个山谷,甚至连这个山谷叫什么也不知道,王君浩说过,等他功成之时就告诉他一切,秦雲也劝他,报仇不可急,连父亲和王君浩都避讳的,肯定有原因,要么力量强大得让你无从下手,要么为了身边的人不宜涉险,现在他们三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后来林风也就不再纠缠,专心练功到现在。

  一个青年在无名山谷,一把寒气逼人的剑在手中,一阵秋风吹过,些许落叶飞舞着……

  手臂一动,手中寒刃闪着数米长的光芒如奔雷一般击向远方的一块岩石,光芒一闪消失,空中落叶还在纷飞,“轰!”一声,远处的石头工工整整的从当中断裂开来,手一抛,剑身飞出,握鞘的手伸向正前方,只见那剑旋转着飞回,剑身直接入鞘。

  “第七式终于练成了,爹,娘!又到秋天了……”

  篱笆小院的平地上,王君浩正在弹琴,秦雲舞着腾云剑,突然,王君浩手指向前一拨,院旁的一颗小树干上断下一节木枝。

  秦雲收剑侧立在王君浩身旁,“师傅!这是什么曲子?”

  “什么曲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境,你若怡情便是悠扬乐章,你若激荡则可以琴声震悦,甚至是气浪隔空伤人。”

  “我能试试吗?”秦雲问道。

  “当然可以!以琴乐人你行,以琴作刃你怕是不行,你功力尚浅,以后再说吧。”

  “风弟可以做到以琴作刃吗?”

  “他心中只有剑和仇,若他静心待物,功力已是可以一试。”王君浩停顿了一下,“风儿,你回来了?”

  林风从外面走了进来,“世伯!为什么您每次都能察觉到我?我现在已然大成,方才怕坏了您的兴致,我还特意压低了气息,怎么还是被您发觉了?”林风一脸无奈。

  虽然不知道王君浩的真实功力,但是从大成的‘清风决’就能察觉到外界微妙的气息,可就是捉摸不定王君浩的气息,仿佛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看来这七年的潜修在这个深不可测的世伯面前不值一提。

  王君浩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有一段时间在寻找我的气息,隐藏我的气息和发现你的气息其实是一回事,你突破了心境,做到了心若冰清,还能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是你年轻气盛的步伐还要练的更轻巧些为好!”

  “年轻也有错?”林风深深的看着王君浩,很是期待着答案。

  王君浩缓缓道:“人自然是会发出一丝气息的,这丝气息不是喜怒哀乐所发,是纯粹的身体上发出的,一般人是察觉不到这丝气息,庸人以为能隐藏杀气就是隐藏气息,其实这个太井底之蛙了,要想察觉和隐藏这丝气息,只有自身揣摩,并无捷径可走。”

  林风眼睛一亮,他对一切没接触的东西都感兴趣,更何况是这么玄妙的气息。

  “隐藏情绪气息不过是个开始罢了。”王君浩顿了顿对林风继续说:“看你内功已到一定火候,我便助你一臂之力,过来坐下。”

  林风蓦然惊醒,一脸迷惑,但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

  “收敛心神,注意引导任督二脉。”王君浩一手按在林风头顶百会穴,一手按在胸口膻中穴。

  林风只觉从王君浩手掌传来两股暖流,身体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呻吟,连忙运功引导流向任督二脉,王君浩一挥手吸起林风双手,以掌相对,继续输送。

  暖流流入全身经脉,‘滋滋’声不断冲击着。

  林风感觉身体膨胀,脑袋‘轰隆’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风悠悠醒来,发现体内一股清凉在不停的游走,说不出的舒服,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眼睛也越来越敏锐,空气中四散的灰尘都看得甚是清楚,暗运内力,只觉得像浩瀚无际的大海一样无穷无尽,林风不由得大喜过望,心念转动望向王君浩。

  王君浩闭目坐在琴前,秦雲正在给他擦汗,显然是刚扶坐不久,满身的汗水尚未褪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