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刘成的故事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034 2019.07.06 21:46

  刘成提着两袋包子走进来,递给老人:

  “平叔早啊!”

  他脸上带着走亲访友般的笑意:

  “一个韭菜馅一个猪肉馅,都是平叔你爱吃的。”

  说完,转身瞧见了伏案在柜的女孩,声音瞬间小了下来:

  “瑶瑶还在睡呢?”

  老人实话实说:

  “刚才来了个病人,刀伤,流了很多血……”

  刘成恍然:

  “瑶瑶她晕血。平叔你也是不客气,瑶瑶才多大,你就压榨童工了。”

  老人懒得解释:

  “这丫头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刘成正打算接话,瞥到了从后院走出来的李凉,他脸色立马变得难看。

  李凉不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看着他。

  气氛变得安静,老人眼色毒辣,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他试探性问道:

  “刘成,你和这位患者认识?”

  刘成心思复杂,他没想到这个世界有时候这么小,最不想遇到的人偏偏一大早就撞了个满怀。

  他一方面担心自己的偷盗行为已经被失主发现,一方面又存有侥幸心理――这两种心思共存,造成了刘成现在进退两难的局面。

  “算是认识。”李凉声音平淡,他转头看向老人:“刘成和您的关系是?”

  “和我没啥血缘关系。”老人面色坦然:“他是瑶瑶的三哥,瑶瑶是我的患者。”

  李凉点点头:

  “谢谢,平叔,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老人毫不在意挥手:“可以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的,一大把年纪还被你们叫年轻咧!”

  李凉微笑道:

  “平叔,我可能有点事要和刘成商量一下,您看能不能……”

  老人不高兴了:

  “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你俩还想打起来?不行不行!在我这只有客随主便的道理。”

  李凉察觉到了老人的一片好心,刘成面色复杂。

  “我说小伙子,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李凉,平叔您可以叫我小凉或者凉凉。”

  “好小凉,我一眼就能瞧出来你和刘成的关系不是很好,没有好朋友之间冷着脸,摆着脸色的。那么就是有过节或者误会了。”

  老人火眼金睛:

  “不管是大误会还是小误会,你们俩就在这里解决了,不要出这个前厅,我看着才放心。你小凉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刘成也是个努力慈爱的好哥哥,我不想看到你俩用拳头解决问题。”

  李凉有点意外:

  “努力慈爱的好哥哥?”

  老人很自然地点头:

  “瑶瑶出过车祸,父母不幸去世,她也落了个下半身瘫痪。瑶瑶的大哥二姐不管她,这担子就由刘成扛起来了。”

  “我当年见着刘成的时候,他才十六七岁,背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就这六月的大汗天,跪在我门口求我给他妹妹看看。这一晃六年,刘成也相信我,他白天晚上出去做工赚钱实在没时间,只能把瑶瑶交给我照看。”

  老人说到这里看了看趴在柜台上的女孩:

  “瑶瑶也听话,自尊心强,每天帮我看着柜台,连夜晚也硬撑着。”

  李凉沉默了,他没想到进门看到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居然身患残疾,那个坐在椅子上睡眼惺忪地问他“打针还是吃药,住院还是看病”的女孩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老人发现刘成在擦眼泪,慌了神:

  “刘成,我不该揭你的伤疤,说你的长短,这这你别哭……”

  刘成突然开口:

  “平叔,谢谢你,我没有怪您的意思,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他揉了揉眼角:

  “您能帮我把瑶瑶带回后院的床上睡么?”

  老人知道这是要支开他,犹豫片刻后点点头。

  刘成拉着李凉坐下,十分坦诚地致歉:

  “我对不起你。不该因为一点狭隘的小心思就脱你的裤子,想要你出丑。也不应该一时财迷心窍,偷偷拿了你的钱。”

  李凉一声不吭,静静听他说话。

  “昨天江明哥就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他不告发我的理由就是要我辞职。”刘成接着道:“我不确定还有谁看到了我偷拿你的钱,但我知道事情总归会有败露的那一天。今天见着你,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知道我拿你钱了。”

  李凉点头:“只有你脱了我裤子,上下搜身过,这个团里的人都可以作证。警察立案后,你的嫌疑肯定最大。”

  刘成心里咯噔一下:

  “你报警了?!”

  李凉面无表情:

  “暂时还没,但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江明要你辞职。”

  刘成轻舒一口气:

  “这个我不太清楚,江明哥的心思向来复杂,他数落我一顿后就提出了这个条件,还帮我到付老板那边说了一声,不然付老板在这个关节点上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他面色尴尬:

  “我记得是下午的演出吧?付老板肯定因为缺人恨死我了。”

  李凉皱起眉头,付二代跟他说的信息和刘成这边的相契合,没有什么偏差。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江明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刘成撤下去?还是以这么一种胁迫的方式?

  “瑶瑶的义肢钱,我这些年来已经筹集得差不多了,但还差一万多块,团里的收入其实挺不错,现在离了职,那可咋整?”

  瞧见李凉没理他,刘成自顾自地叹口气:

  “只能再找一份白工了,但要和晚上的工作相契合还有一定收入,那可就难……”

  他斜眼瞥了一下沉思中的李凉:

  “那三千块我肯定还你,你能不能别报警啊?”

  李凉没有反应,他一咬牙:

  “赔你四千怎么样?”

  李凉回过神,摆摆手:

  “你写个欠条。”

  刘成一愣,还是乖乖照做。

  李凉看了欠条一眼,然后道:

  “那三千块就借给你了,没有利息,等把你妹妹的义肢装上后再想办法还我。”

  刘成兴奋地哭出来:

  “你真是个好人。”

  李凉淡淡道:

  “平叔才是好人。”

  要不是看在平叔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这么心善呢,李凉瞥瞥嘴,我也好想要个妹妹啊!

  他内心受到了触动,不报警就不报吧,反正刚才已经报了一次,哦不对,两次,还抱紧了任骄骄。

  但江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始终没想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