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刘桃的欢笑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060 2019.06.12 10:45

  抽了一次奖,为什么还想抽一次?

  自己不是留了两百么?这就是天意啊。

  于是李凉给了自己一巴掌:

  “天意个鬼!”

  终究还是舍不得再抽一次,一百积分就是一天的寿命,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王八。

  他看着手里的三千块,有点出神。

  2009年的三千块还是挺多的,辣条一块钱能买三;AD钙奶还是八毛一瓶;至于那啥啥,不是钟点工,一晚上也只要三百块。

  啧啧,三百块到2019年你只能买到一个小时,但好歹还算够用,足够达到圣贤之境了。

  至于2088年,那三百块就只能买到三秒,这点时间能不能立地成圣成佛还得看个人天赋。

  李凉觉着物价飞涨的厉害,但自己的天赋实在太差,终究成不了圣佛,那还是取个老婆吧。

  一想到娶媳妇,他就一脸蛋疼。

  那个破了他童子功的女人、那个把他零花钱管得死死的女人、那个让他不可自拔只想抱着困觉的女人估摸着马上就要出现了。

  这个女人来得太过猛烈,差点把他撞进停尸间。

  那个被车撞的日子,李凉打死都不会忘,2009年6月30,高考分数出来后的一周。

  今天6月24,也就是6天后。若他还想要爱情的话就得多存点寿命以便渡过在医院的三十天;若他想要爱情的话就得再被车撞一次,浑身散架鲜血淋漓;若他想要爱情的话……算了算了,不要了!

  李凉觉得在这个物价飞涨的今天,自己虽然天赋不行,但可以多赚点钱,救济那些风尘女子也有底气得多。

  今天一天还很长,他没打算就这么浪费,看了一下任务面板,除了三个终身有效的任务外,就只有一个技惊四座的支线任务。

  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自己想要活下去还得多多触发些情景任务啊。

  李凉回到网吧,十分豪气地给自己充了十块的网费,毕竟自己也是有成千身家的人了,该奢侈还是得奢侈的。

  一边留意平台上有没有人向他咨询,一边上网浏览着有关喜剧的介绍和资料。

  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明白这个随便注册的平台是多么垃圾,居然直接被网警查封了,理由是传播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难堪入目的、不可描述的信息。

  “为什么每次都是被封后我才知道。”李凉叹口气:“我也挺喜欢坦诚相见,看看直播的。”

  没办法,他上辈子注册的那个正规平台现在还没出现,只好又找了几个,但客流量少得可怜,都还是些机器人。

  无趣,李凉把电脑关掉,走出网吧,意识到网上咨询已经凉了。

  现在触发情景任务就得靠双腿碰运气。

  他走在大街上,有点恍然失措。自己这么活着,每天都在生命的倒计时下活着,在生死的压迫下活着,依靠完成任务活着,这有意义吗?

  还特么的要搞笑?不搞笑就凉凉吗?

  他想到自己的父母和接下来家里将会遇到的困境,就觉得自己肩上更沉了些。

  不管了,李凉一咬牙,我今天回去硬是要老爹叫我一声爸,否则我就,我就跪下来求他。这个一家之主我篡位篡定了!

  李凉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吆喝声。他扭头看去,一个穿着小丑服、化着白脸红鼻妆、戴着尖锥高帽的人正在对他笑。

  “小老弟,要进来看看吗?”

  是个女声,带着北方人的豪迈粗犷。

  李凉抬头看去,“宾宜小剧场”五个字映入眼帘。

  他问道:“这个剧场是干嘛的?”

  小丑一见有人搭理她,连忙回道:

  “里面有演出,主要是杂技。”

  李凉哦一声:“是喜剧吗?”

  “……是杂技。”

  “那你知道哪有可以演喜剧的小剧场吗?”

  “不知道,但客人您可以进来看看,杂技带来的视觉盛宴……哎,别走别走啊!”

  看着前方那个头也不回的背影,刘桃有点心灰意冷。六月的热伏天,她穿着密不透风的小丑服,脸上化着丑不拉几的妆,已经站在门口拉客好几个小时了,但一个人都没拉到。

  她觉着是不是自己拉客的方式不对,应该细细弱弱,风情万种……呸!老娘才不会像老鸨一样!

  她抬头看了看快到头顶的太阳,知道正午的两个小时才是最难熬的。

  但下午三点就有一场演出,她必须在此之前为团里拉到足够的客人。

  倘若今天没有多少客人进来的话,那么这次的演出根本就赚不回场地租赁的钱,更别说给她们这些员工发工资了。

  本不该这样的,刘桃想着,浠水杂技团曾经也辉煌过,在电视还没普及的九十年代,在外来文化还没形成流行风向的20世纪初,传统的杂技表演,马戏表演,戏剧表演都是很受欢迎的。

  但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喜欢看那些说着欧巴的大长腿呢?喜欢那些穿着破洞牛仔,染着颜色各异头发的青少年呢?

  刘桃觉着电视上那些被称为偶像的帅哥虽然很白,但自己一个能够打三。

  她有些闷闷不乐,突然抬头发现刚才的年轻人又回来了,刘桃顿时来了精神:

  “先生您回来是要进去看看吗?”

  李凉摇摇头:“里面有没有厕所?”

  这样啊,化妆的脸上看不到刘桃的落寞,她有气无力道:

  “有的,进门左拐。”

  李凉进去后,忽然觉着逃票好刺激。

  不出来了,不出来了,看看炸鸡表,哦不是,杂技表演。

  虽然现在时间紧迫,但他不得不来,因为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他觉着有点莫名其妙。

  “刘桃的欢笑――身为一名从小接受杂技训练的演艺人,在传统杂技表演渐渐被荧幕表演排挤的今天,她很难理解这种时代发展的变化,因此显得郁郁寡欢。”

  “请让刘桃笑出来,任务完成,奖励积分一百点。”

  李凉摸摸头,刘桃谁啊?上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只有一个杂技的提示,他想来想去,也只有刚才经过的小剧场最有可能了。

  于是他就来了,等等!自己好像只和一个人聊过天,那个小丑不会就是刘桃吧?

  那出去问问?可以,但还是先把拉链拉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