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变态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066 2019.06.24 18:07

  李凉怎么也没有想到人生体验居然是从小蝌蚪开始的!

  他左瞧瞧右看看,身前身后都是和他长得差不多的同类,密密麻麻,数以亿计。

  它们有着圆圆的脑袋,长长的尾巴,正慢悠悠地向前爬行。

  真的蛋疼,李凉满脸荒诞:

  “千军万马独木桥,一出场就是这种蜂拥而上的局面,系统你也不先和我说说,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系统冷声道:

  “我提醒过的。”

  李凉一脸懵:“啥?”

  系统:“从小到大,我之前说过从小到大一模一样。”

  “……但这也太小了吧?”

  系统不再理他,只是道:“快点,别让后面的追上了!”

  李凉无语,只能摆着小尾巴疯狂向前,要是没拿到第一,那可就胎死腹中了。

  …………

  外面,小剧场。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转瞬即逝,江明和他的团队又开始忙碌起来。

  对于这个新剧本《回家》,江明在创作的时候其实夹杂了一些私货。剧本中的主人公是以他自己为模板进行创作的。

  他的一生谈不上坎坷崎岖大风大浪,很普通平凡。普普通通的表演天赋,九分坚持努力的汗水,才让他达到现在一个自我满意的地步。

  爬上不去也累了,有人把明星分为一百零八线,江明自嘲地笑笑,自己好歹也算不入流,比百名开外的要好得多。

  按理来说,以他自己的原形和故事为模板创作的题材,他出演归家的男人是最为合适的,但他没有。

  不仅没有扮演主角,连配角都没有,江明把自己完全摒弃掉了,只是在外面作为一个引导者的角色。

  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想着前些日子和老板的谈话,又转身看了看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李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前些天,江明向老板提出了辞职的要求,他想家了,想念家乡的老父亲了。

  付二代很善解人意,猜出了江明一半的想法,答应得很痛快。

  但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呢,这就迫不及待找人来代替自己了。江明有点哀怨。他懂得社会的残酷,也懂得资本家都是些不讲情分的利己主义者。

  但是自己好歹也在团里待了三年!三年的情分都抵不上一个新来的小子吗?得亏自己还打算为团里写一个剧本,培养一下接班人呢……

  江明在心里叹口气,李凉这小子能挑起大梁,能够服众吗?

  他在会议室里很不是滋味,中途借由离开了,没听到后半段,不知道李凉只是来打酱油的临时工。

  六月天的阳光热得人睁不开眼,江明出来抽烟的时候,打了把伞。

  里面热热闹闹的,他心里冷冷清清的。

  但就这么短的空子,里面那些排练的人按耐不住了。他们像被老师督促的学生,老师一走,马上懈怠起来。

  瘫在地上的刘成摘下白色头套,吐着舌头唉声叹气:

  “好热,真累啊,真羡慕观众席那小子有空调吹。”

  他又推了一旁身边挂着黑色边框眼睛的青年,说:

  “咱们去那边休息一会。”

  青年面色胆怯,有些担忧:

  “不好吧,我们现在在排练时间,明叔待会过来……”

  刘成自顾自地爬起来,拍拍屁股,哼哧道:“胆小鬼!”

  他来到一个穿着短裤拖鞋的女人面前,挤眉弄眼笑道:

  “欢欢啊,我的欢欢老师,要不要和学生富贵一起去休息休息?”

  女人皮肤白皙,身材较好,穿着随意,她面对刘成的讨好,翻了个白眼:

  “剧中我是你的老师,现实中可不是。”

  刘成不恼,脸皮厚:

  “欢欢啊,你说老板把这么个新人招进来的意思是啥?你聪明,分析分析呗。”

  欢欢想了会:

  “能有啥意思?不过是敲打敲打我们呗,你看看我们现在不就是混吃等死么?付老板上次给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直通赛资格,结果一轮游,除了江明被评委评价为中规中矩外,咱们剩下的哪个不是被骂成了一坨狗屎?”

  她躺在地上叹道:

  “没前途啊,想成为明星,咱们这种野路子除了到横店跑龙套,稍微好一点的就是依靠剧场表演积累经验,然后依靠实力参加比赛了。”

  “江明老大积累了十年,还是看不到出路。”刘成情绪低落:“我们这种估计没有机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了。”

  “哈哈哈!”欢欢突然嗤笑起来:“还想出现在电视上?先登上大剧场的舞台吧。”

  刘成沉默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看着人畜无害,睡得十分香甜安逸的李凉,突然生出一股嫉妒。

  凭什么你能一纸文凭,一个学校就能空降到剧场里面,还能心安理得地呼呼大睡?

  凭什么我这么努力,汗水肆意横流还是得不到明叔的肯定?

  凭什么你要抱着过来玩一玩的心态只做临时工?

  想来这些学校里面的这些天之骄子没有见识到社会的残酷吧?刘成突然阴险地笑起来。

  他蹑手蹑脚地来到李凉的面前,推了一下,李凉没有动静,叫了几声还没动静,轻轻拍他的脸甚至在耳边喊了几声,仍旧没有动静。

  刘成瞥瞥嘴,穿着西装人模狗样,没想到是头猪啊。

  其他人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但都无动于衷,只是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刘成在李凉身上摸索一番,发现了上衣口袋的三千块钱,顿时口干舌燥,心跳得厉害。犹豫片刻,背着身,偷偷把钱塞到了自己口袋。

  这么一番动作后,瞧见李凉还没有醒,他蹲下,来到李凉的腰间,叫道:

  “再不醒我就脱你裤子了啊?”

  李凉还是没理他。

  这可是你自找的,刘成冷笑一声。然后拉开李凉裤腿间的拉链,解下他的皮带,最后慢慢把他的裤子脱下。

  看着李凉下身只穿着一条内裤,刘成把裤子一扔,然后事不关己地跑了。

  嘿嘿,小子要你睡得这么死,要你特么不理我,醒来的时候就看你出洋相!

  这些李凉知道吗?他当然知道。

  “卧槽!有个死变态脱我裤子!系统我要出去揍他!”

  系统十分淡定:“先抓周,先抓周。”

  一岁的李凉看着周围摆着印章、算盘、铁锤、钞票,还有笔和本子的桌子以及一个个慈祥的笑脸,叹口气:

  “要不是机会难得,梦里正在给我庆生,我一定要出去揍那个变态!”

  然后他咬牙切齿地抓住了铁锤!

  还我三千块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