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苏醒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105 2019.06.28 21:04

  夕阳把黄昏染成橘黄色,张国容一个人站在车来人往的路边,拘谨而又胆怯。

  他给六姐说他会在太平馆餐厅不远处的兰芳园安静等着。

  他不知道爸妈选择太平馆餐厅是因为这个地方的烤乳鸽、烟鲳鱼还有瑞士鸡翼真的如同远近闻名般那么好吃,还是因为这个地方历史悠久曾经招待过周总理等时代伟人。

  他只是觉着这个餐厅的名字很好听。

  太平盛世至少没有战争。

  张国容站在兰芳园的大门边,里面传来茶餐厅特有的香气,他抽了抽鼻子,觉着很好闻。

  创办于1952年的兰芳园在1968年已经成为香港小有名气的茶餐厅,但当地人不这么叫,他们更喜欢称这个地方为大排档。

  大排档里面有穿着短袖光着膀子的汉子、也有安静吃着三明治擦着嘴巴的女士……不同于往日的喧闹,今天的兰芳园安静得不同寻常。

  张国容知道是因为什么,他瞧见了摆在柜台上的电视,小小的屏幕上正放着《玉面飞狐》。

  里面的剧情正演到关键时段――司马秋奸w夏梧的怀孕之妻。

  他看过这个电影,事实上,张国容一个人在家时,最喜欢的就是泡在自己的屋子,守着电视机看电影。

  他沉浸于各色的人物和剧情,时常感同身受而默默哭泣;又或者悲愤交加咬牙切齿……

  他太过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这归咎于他绝一无二的情绪共鸣天赋!

  细腻敏感的内心成就了荧幕上一个个经典的角色形象,同时也让张国容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十二岁的他站在茶餐厅前,看着面带期待之色的男人们,冷不丁说一声:

  “很快就要切画面了,衣服只会脱到肩胛骨,奸w是不会出现在屏幕上的。”

  男人们转头看着突然出声的张国容,哼哧笑道:

  “小仔,你怕不是没发育好咧,哪里懂男女之事……”

  张国容心跳加速,他意识到刚才的话并不符合自己胆小谨慎的性格。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像猫一样瑟缩着,低头一言不发了。

  过了片刻,餐厅里响起男人们愤怒地拍桌声:

  “还真让那小仔说对了,整么衣服脱一半就不让人看了咧?”

  另外有声音笑道:

  “南哥,你是不知道这里面都是演的,一种叫演员的职业专门拍好了录制成的。”

  “那难不成都是假的?!”

  “是啊,是啊……所以别羡慕那些戏子了,真实演戏的时候,人家姑娘碰都不让碰咧。”

  里面有些吵闹,喝了酒的男人对突然对张国容瞪着眼睛:

  “小仔!你干嘛剧透?”

  张国容不说话,男人踉跄着从位子上站起来,然后来到他面前,用胀红的脸吐着酒气,怒叫道:

  “小仔!你干嘛要剧透?”

  有人从餐厅里面出来,拉着男人的手,说不要和孩子一般见识。

  男人不听,发了酒疯,扬起手掌就对着张国容扇了过来!

  旁人没拉住,手脚冰凉浑然失措的张国容被一巴掌拍倒在地。

  男人不依不饶,捏着酒瓶迈着步子继续踩下。

  “南哥,别发酒疯了!踩了人会要进号子的!”

  旁人的劝在男人耳中像一阵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眼瞧着大脚就要踏下,张国容突然一个翻滚,躲过了这一脚,然后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对着男人笑嘻嘻地:

  “你叫南哥?浩南哥吗?”

  男人愣住,他下意识地感觉眼前的小不点发生了变化,但又说不上来。

  张国容一手捏着地上捡起的石块一手捏着泥灰,慢慢朝男人走近,人畜无害地笑:

  “你干嘛要踩我啊?”

  到了男人跟前,他两手一杨,泥沙飞起,迷了男人的眼,趁着男人丧失视线的时候,他用力一脚,对着男人的膝盖骨狠狠踹去!

  男人吃痛地单脚跪在地上,张国容冷着脸,捡起男人落在地上的酒瓶,使出吃奶的力气朝男人脑袋上砸去:

  “不知道我特么在气头上!三千块被人偷了,衣服被人拔了啊!”

  瓶子没碎,质量还挺好。张国容瞥了瞥嘴角,然后再敲了一下。

  反弹的力道震得手腕疼,他指着旁边目瞪口呆的行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十分豪气道:

  “大兄弟,瓶子给你,你来砸,砸一下十块!什么时候砸破了,这里的钱,有三百来块都给你!”

  说完,不管不顾的把瓶子塞到那人的手上,然后递过去十块。

  那人咽了咽口水,看着钞票和瘫在地上的醉汉,眼里闪过寒光。他想着,富二代的钱不挣白不挣,当几分钟的狗腿子就有三百来块这特么是什么福气?天大的幸运!

  三分钟后,酒瓶终于碎了,张国容舒服地叹了口气,朝围观的人挥挥手:

  “都散了吧,我大舅张局长马上就会来了。”

  众人一听,知道好戏没了,轰然散去。

  眼前的张国容不是原来的张国容了,而是李凉。

  他看着地上的醉汉,有些纳闷,自己怎么突然出来了?不该安安静静呆在潜意识的最深处好好体验一下张国容的一生么?

  “你是谁?”

  脑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是张国容的意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脑子里?”

  李凉心念一动,回道:

  “小十仔啊,我是你啊,你的另一个人格。”

  慌张的声音变得平缓了些:

  “你不会害我吗?”

  “不会,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怎么会害你呢?”

  张国容的心情慢慢恢复,自然而然生了好奇,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叫什么?怎么产生的?”

  李凉:“你可以叫我凉凉。至于怎么产生的,就有点复杂了。”

  “那你能把身体还给我么凉凉?你刚才的表现我有点害怕。”

  李凉嘴角抽抽:

  “小十仔,你不能太善良,善良的人都苦啊。我现在就把身体还给你。”

  再次回到意识深处后,李凉问道:

  “系统咋回事?我怎么出来干预模板的行为选择了呢?”

  系统沉默一会,语气里透露着无可奈何:

  “长时间的跨度下,你本来潜伏的意识是不会苏醒的,但刚才模板的第二个人格产生了,你顶替掉了那个原来的第二人格。”

  李凉一脸懵逼:

  “啥意思?”

  “意思就是张国容原本就有人格分裂症,你这属于鸠占鹊巢,冒名顶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