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离开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209 2019.06.29 21:21

  张国容在香港的童年生活结束于1970年八月份。当狮子座的尾巴踩着流星雨从天空悄然划过的时候,十四岁的张国容登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去就是长达七年的孤独之旅,不知道自己的青春将会是在异国他乡。

  小十仔只记得玫瑰岗中学的老师给他布置的暑假作业还没做完、只记得印有“LAKER”的包机是天蓝色的。

  在香港读中二的他花了个十多个小时,飞跃亚洲、印度洋、波罗的海、最后降落在世界的另一边,离香港9632公里的英国。

  张国容曾在关于英国的回忆访谈中谈到过自己上飞机时家人的印象。

  他说自己和兄弟姐妹以及父母告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情绪波动。挥挥手,说了个ByeBye,仅此而已。

  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告别的时候也会礼貌性的笑得更加客气。

  在英国读了高中的张国容开始慢慢适应这里的环境,只不过心里的隔阂和距离感天生存在,这是无论怎样融入也消逝不去的。

  他是个黄种人,在华夏土生土长的黄种人。

  1976年,他念完高中,去利兹大学纺织学院读大学,香港顶级裁缝张活海的儿子似乎要子承父业了,那个在未来火遍世界的巨星似乎不会出现了。

  但事情于同年发生了转折,张活海病重的消息传入大洋彼岸的张国容耳中。

  于是20岁的大十仔中断了学业,回到了离别七年之久的香港。

  接他的是六姐,六姐已经老了很多,但笑起来还是很亲切好看。

  看完父亲的张国容开始思考自己如何在香港谋生,他一直记得童年时那句话――六姐我长大了摔倒,也要自己爬起来。

  富人家庭的子女这个概念在他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被摒置脑后。

  他在跑马地卖过鞋、在裤店卖过牛仔裤、在律师楼见过工,然后翌年,他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唱歌,他的事业由唱歌开始。

  站在宣传海报下的张国容对六姐说:

  “六姐,我要去报名参加丽的歌唱比赛,您能给我五块钱吗?”

  六姐不假思索地掏出二十块:

  “这些够吗?不够还有。”

  揣着二十块的张国容,搭电车到中环,再搭天星小轮过海,再搭巴士到丽的电视台,交了5元钱,报名参加丽的的歌唱比赛。

  他选了一首长达12多分钟的《AMERICAN PIE》。只唱了六七句就过关进入复赛。

  复赛中只唱了3分钟,又被叫停,进了决赛。

  在决赛中,张国荣拿了第二名。

  1977年5月,张国容正式签约丽的,进入丽的电视台,开始了他的荧幕生涯。

  刚刚进入电视台三个月,他就接到了片约。

  来自于金鑫导演的《红楼春上春》的邀约,邀请他主演贾宝玉。

  张国容兴奋地接了。

  然后失望而羞愤地离开。

  这是他的荧幕处女作,毫无演技可言的春宫镜头以及打着爱情喜剧片名义的卖肉擦边片。

  该剧被业界评价其人物性格刻画流于平面,情节设计也显得简单,总结来三个字,不入流。

  从片场出来的他呆呆地坐在台阶上,抬头仰望月明星稀的夜空,自言自语喃喃道:

  “凉凉,你明天就要走了吗?我舍不得你,别走好吗?”

  李凉在心底叹口气,他想着,我本来就不该出现的。能够陪小十仔度过童年,度过青春期,长成大十仔,将近十年的跨度还没有淡化自己的意识,能够坚挺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李凉预感自己顶多能再死撑一晚上,明天就会回到大脑皮层的最深处。

  他叮嘱道:

  “小十仔,你一定要记得我这些年来对你说的话,我走了之后,会有另一个人格跳出来代替我,那个家伙不是个好的人格,他会让你忧郁沉闷,变得郁郁寡欢!”

  像交代遗言似的,李凉看着十仔一路成长,有了很深的感情,他接着道:

  “那个人格的话你不要听!要听凉凉的,一直快乐幸福,保持乐观心态好吗?”

  张国容重重点头。

  李凉沉默片刻,突然出声道:

  “小十仔你要相信你自己表演的天赋,刚才在片场里面的镜头不要放在心上。我在你脑海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对剧本的理解能力和对角色的情绪共鸣能力,它们是绝一无二,世界顶尖的!”

  “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不用在意观众和别人的看法,这次的电影就当充了次经验,不要羞于启齿,落落大方地面对好吗?”

  张国容说好,在国外的留学生活,他早已习惯脑子里有凉凉出谋划策,给出人生经验了。

  在那些孤独岁月里,凉凉是他唯一的伙伴。凉凉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话痨和心黑,总是教唆自己去泡妞以及对别人心狠啥的。哦还有,凉凉的人生阅历比自己丰富得多,像个百来岁的老人,凉凉不是还没我大么?

  张国容想不通,也就不去想,只要听着就对了,这是七年来两人形成的默契。

  更何况另一个人格啊,是来替代凉凉的,可恶死了,一定不给他好脸色!

  他有一颗赤子之心,但赤子之心总是容易受到伤害。

  李凉抓紧时间交代,说了好些话,直到月色西沉,旭日东升的时候,他叹口气:

  “小十仔,我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可以去找六姐,她把你当亲儿子的!”

  张国容很难过,十分难过,他红了眼眶:

  “别走好吗?别走好吗?”

  李凉一言不发,系统修复bug花了很长时间,对他已经很宽容了,否则他早在五六年前就该回到意识深处。

  他也有些难过,对系统低声道:

  “我就不能陪着小十仔一路走下去吗?非得被关小黑屋,下意识地体验他的一生?”

  系统沉默片刻:

  “这就是人生,不体验过苦辣辛酸,不体验过悲欢离合,不感受到肌肤之痛,不感受到刻骨铭心,不叫人生。”

  “屁!”李凉突然骂道:

  “你特么就是怕我改变干预他的人生选择,别以为我不知道有好几次能够改变小十仔未来的抉择时,你把我给封禁了,说不了话!”

  系统的声音变冷:

  “猜对了又怎样!”

  李凉怒发冲冠:“你特么知道小十仔这些年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吗?要是不表演,不成为一名演员或许以后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或许就能好好过完这一生……”

  “那他就不是张国容!”系统粗暴地打断他的话:“那他就不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张国容!”

  李凉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呆在原地,怔怔出神。

  是啊,那还是张国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