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一个人的练习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077 2019.07.02 23:47

  这个世界不和穷人讲道理,穷人就连用力呼吸都是错的。

  虽然上面这句话有点片面,但李凉知道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他不仅没钱还没命,时时刻刻受到死亡的威胁,天天掰着一分一秒过日子。

  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抠门的原因。其实主要是门便宜,抠墙手疼。

  告别了张国容,李凉从沙发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窗帘,嘀咕道:

  “一股荷尔蒙的气息,付二代你真会玩,也不为亿万子孙后代找一个风水好的墓地。”

  他嫌弃地把窗帘扔到地上,然后拿起剧本看了起来。

  这次的感觉和睡觉之前的完全不一样,简直脱胎换骨犹如换了一个人。

  以前的李凉能识字,但不能理解,现在的李凉不仅能理解,还能体会到情景中的人物心境。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你人明明还在看着剧本,但神魂已经飞到剧本里和人物合二为一了。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华夏人讲究含蓄和顿悟,李凉就悟了。

  他现在有点能够理解为什么十仔总是说剧本很简单了,原来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李凉感觉自己变成了张国容,不是他自己在解读剧本,而是张国容在解读剧本。

  “十八岁的富贵在外闯荡三年后归乡,他见识到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见识到了车水马龙的繁华。对于家乡的看法也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改变,家乡落后且穷破,父亲和乡邻透着一股腐朽的拘谨老气。富贵记忆里那个温暖的家乡在他心底里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富贵的父亲老来得子,对于富贵疼爱得很,过度的宠溺让富贵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鲁莽气,这也是富贵敢孤身一人外出闯荡的原因。富贵回家见到的第一个人是父亲,但父亲并没有他预想到的那么开心,父亲的情绪极其复杂……”

  李凉每看一句台词,内心就涌起千思百虑,他联想到人物的语气,心态还有动作,思考应该怎样才显自然。

  第一幕是父亲在车站接富贵。

  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富贵叫爸,而是父亲说出的。

  父亲:“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富贵:“爸,就你一个人接我?妈呢?”

  父亲沉默

  富贵:“爸我肚子饿了,家里有饭菜没?”

  父亲:“有。”

  然后富贵赶着脚步,朝家奔去,父亲在后面驼着背跟着。

  第一幕就这么几句话,但里面透露的信息和人物所传达出来的情感很复杂。

  李凉把整个剧本读了一遍,再看第二遍的时候,内心一震!

  因为他知道了当富贵问妈呢的时候,父亲沉默的原因。因为富贵的妈在去年离世了,但父亲一直瞒着他,父子之间的冲突在富贵了解到这个真相的时候达到了高潮!

  李凉再次体会第一幕父亲的角色时,突然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肌肉和神经全部放松,避免因为紧张而不能恰当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和心理状态。

  放松肌肉缓解状态是很多演员在表演前都会做的准备工作,尤其是新手。

  也就是说李凉要开始表演了。

  他用的是“无实物练习”和“感觉表演练习”相结合的“假想表演”练习方式。

  假想表演方式对于演员的创造力,情景构想能力以及火候把控能力有着独一无二的要求。

  李凉不怕,他已经把张国容的两种表演练习刻在脑子里了。

  他的胸膛微微起伏,闭上眼睛调整状态,三秒后,李凉睁开眼睛。

  眼神混浊,完全不像一个年轻人该有的眼睛。

  他的后背不自觉地伏下去,到了能够看出来是驼背但又不是很明显的角度时停止。

  然后是他额头的皱纹出现,嘴角拉耸向下,这是由皮肤松弛导致的。

  再然后他双脚并拢,双手负在身后,抬头挺胸,一副想要大气却十分拘谨的矛盾状态。这是乡下父亲在县城里车站时的表现。

  从眼神到脸部表情到身体到再站立姿势,李凉瞬间变了个人,变成了一个从乡下来到县车站接孩子的老农。

  突然李凉混浊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的视线极其自然的从远方拉近,然后后退几步,抬着眼朝上面张望。(车来了,他后退躲避车辆,隔着车窗找自己的儿子。)

  片刻后,李凉的嘴角翘起,咧嘴笑出来,是露出牙齿的。

  他连忙上前几步,仔细看了前方一会,然后笑容消失,眼神变得心疼,他用压低的嗓子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嗓音粗矿沙哑,像感冒的病人。

  (富贵:“爸,就你一个人接我?妈呢?”)

  李凉低下头,刚才挺起的胸膛也塌了下去。他沉默了。

  (富贵:“爸我肚子饿了,家里有饭菜没?”)

  李凉微微抬起头,但不敢太高,以免直视到富贵的眼睛,他缓声道:

  “有!”

  (富贵越过他朝前走去。)

  李凉眼神暗淡下去,想要伸出去拥抱儿子的手哒地一下落下,他微不可查地叹口气,然后驼着背慢慢跟上。

  第一幕结束,李凉猛然深呼吸几下,让自己从幻想的情景中挣脱出来,足足过了三分钟,他才回过神,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嘀咕道:

  “难怪演戏的都是疯子!”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表演,发现还有很多漏洞。

  比如看车来的时候,自己的视线由远及近的速度太快了些,进站停靠的车速应该要慢些。再比如父亲说出第一句台词,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的时候,不仅仅有心疼,应该还有些许的疑惑不解。

  另外,当富贵提到妈的话题时,自己仅仅是低头把镜头躲过了,那个时候父亲内心极其复杂的情绪没能表现出一丁点!

  还有,关于音调和语气的控制,虽然父亲当时处于重感冒当中,但他要强,是不想在孩子面前显出虚弱一面的。自己说话的声音太沙哑了,应该再稍稍调高一点。

  还有最后跟上去的手势和动作……

  仔细一数,李凉嘴角抽抽,自己还真是垃圾啊,他撑了个腰,振作起来,给自己加油打气:

  “接着练习吗?不练就会死的那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