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不搞笑就凉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叫爹

不搞笑就凉凉 小软01 2234 2019.06.04 18:00

  09年的江城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投资商粗暴地撕开它鲜绿的衣裳,在它露出的黄色土地上盖起高楼大厦。

  没人能想到未来的房地产会一直扶摇直上,保持高速增长而不衰败。

  李凉在街上胡乱逛了一圈,很多地方满目疮痍,建筑施工的轰鸣声震耳欲聋,他知道这是发展的必经阶段,因而激发的对青山绿水被破坏的感觉没那么强烈。

  只有真正身处这个年代,在人潮人海中走一朝,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真的恍若新生!

  断片般的年代隔阂感被一声鸣笛给冲刷地干干净净。

  “坐车吗?”一俩出租车在他旁边停下,司机摇下车窗,露出一张黝黑的脸:“小伙子去哪?”

  李凉摇摇头说自己不坐,司机就马不停蹄的走了。

  他这个时候明白,不管是2009还是2088的社会,在本质上都没有区别。因为社会的本质就是人,人间的人。

  正因为有了各行各夜为生计奔波的普通人,这人间才凑足了烟火气。

  李凉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贼鸡儿有文采,但还没来得及暗自得意,系统就告诉他已经十一点,你老爹快回来了。

  他恩一声:“知道了,我去认个爹。”

  没想到两个快要葬到一起的人在八十年前又要见面了。

  李凉得劝劝自家老爹选个风水好的墓地,毕竟自己以后也得埋在那边,他有点怕鬼。

  买了瓶酒回到家,他发现老爹正在厨房忙活。

  李凉看着那个好久不见的背影,感怀伤悲地叹道:

  “还好是穿越,不然温情片就变成恐怖片了。”

  他热情地叫道:

  “热热~我回来了!”

  自家老爹叫李热,他叫李凉,这名字据说是看着广告起的――热凉枇杷膏,冰火两重天。

  自从爷俩取了这个名字后,就再也没在市场上见到过这个产品,听说倒闭后老板去了温州,发誓要做个骗子,然后带着小姨子卷钱跑了。

  李热拉着脸转过身:

  “臭小子!没大没小,叫我名字?”

  李凉笑嘻嘻的:

  “我还没学老妈叫你老公呢~”

  他老爹顿时泄了气,满脸无奈:

  “你妈在外面辛苦,她在家随便怎么叫都行,但你小子可不能这样!”

  “好吧好吧。”李凉嘟囔两句,高举白酒:“老爹你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李热同志眼前一亮,舔了舔嘴唇:

  “酒,是酒!”

  他像被鱼饵诱惑的鱼,双眼冒光地盯着这边。

  但很快他恢复表情,老神在在:

  “说吧,是闯祸了、没钱了、还是打架了、想买什么东西了?”

  李凉一笑:“都没,只是想孝敬孝敬您,咱爷俩今天整两杯?”

  李热同志撑手拒绝道:“不可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是不是在酒里面下了药?”

  李凉无语:“老爹我是你的亲儿子啊。”

  哪想到李热同志冷声道:

  “你是我点外卖送的。”

  “好吧好吧。”李凉编造个谎言:“我确实没钱了,想找老爹要点。”

  “这才对嘛。”李热的眼睛眯起来:“这才像我的儿子,若是不要点东西我还真得和隔壁老王理论理论了。”

  李凉:“……我觉得亲子鉴定要准确些。”

  李热同志摇摇头:“那个费钱,老王打一顿就好了。”

  李凉嘴角抽了抽,老爹你是有多暴躁啊?可怜的王叔估计在狂打喷嚏。

  一桌下酒菜做好后,李凉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先把老爹给搞定再说。

  两人聊了会天,他突然抖着心跳,作死地问道:

  “老爹,我叫了你这些年的爸,就感觉,感觉……要不你也叫我过过瘾?让我尝尝当爹的滋味?”

  李热同志先是一愣,然后拍下筷子,怒气冲冲:

  “小时候你骑在我脖子上撒尿拉屎都可以!但你现在这么大个人了,也还不懂事吗?”

  这就尴尬了,李凉脑子一转:

  “我懂事,当然懂事。我当然明白爹这个称呼是不能乱叫的,也明白这个词上担着一个家庭的重量。”

  他抬头看着李热同志额头上的皱纹,认真而诚恳:

  “爸你这些年实在是太辛苦了,为了这个家庭几乎一刻都没歇着,而我现在长大了,我想为这个家庭做点事,分担一下你肩上的重量,所以这声爹你还是叫了吧。”

  李凉正为自己的灵机一动得意之时,他爹一口白酒喷了出来,直接洒在他的脸上。

  “感情你小子的歪理在这呢?!”李热同志气得不打一出来:“就这么想我叫你爹?”

  李凉擦了擦酒,眼巴巴地摇头:

  “我就是想让您笑笑,但哪想到咱俩的代沟太大,你太认真了。”

  李热同志因为这话沉默了,他点了支烟,默默抽起来,过了片刻又喝了一杯白酒,花生米和腐乳没动,也是沉默的。

  气氛很安静,李凉看到自家老爹吞云吐雾,不知在想些什么,觉得有点无聊:

  “爸你下午不上班吗?”

  李热摇摇头:“不用,我请假了。”

  他把烟掐灭,扔到烟灰缸里:

  “凉凉,你真的觉得我这个人太认真了吗?”

  李凉点点头。

  “那你觉得认真是好事吗?”

  李凉点头又摇头:“有的时候是好事,有的时候是坏事。”

  “比如?”

  “在工作的时候是好事,在钻牛角尖的时候是坏事。”

  李热同志又灌了一杯白酒,酒晕爬上他的脸颊:

  “那为什么我这么认真工作,厂子里要把我开除了啊?”

  李凉顿时呆住,原来老爹回来这么早,说下午请假是因为被裁员了啊。怪不得今天一下午都没笑过,脸色也不自然。

  那些被遗忘的细节抽丝剥茧般地浮现在他记忆里。他想起自家老爹确实辞职过,但那时候说出来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他爹说是自己辞职的,觉得厂子里挣钱太少,想换个行业。后来闲置在家的时候被大舅说服去做生意,把房子都卖了才凑足了钱做投资。

  但最后人财两空,大舅也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太蠢被那个空壳子公司给骗了,由于太过愧疚,对不起自己一家,然后跳楼自杀了。

  自家老爹也从此一蹶不振,老妈更是积劳成疾落了一身的病。

  李凉浑身一个激灵,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必须得想尽办法延长自己寿命,因为这不仅关乎自己的生死,更关乎他爸妈的未来!

  不能再这么随着性子了,于是他郑重其事的看着老爹,说:

  “你笑一个!”

  李热同志一脸懵逼,他已经喝了半瓶白酒,眼神是迷糊的:

  “笑什么笑啊,我这么没用的人没资格笑的。”

  他满嘴吐出酒气,突然抽泣起来:

  “李凉啊,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妈,我没用,每次过年那些兄弟聚会的时候,听着他们吹嘘,说自己赚了好些好些钱,我就难受,难受啊……”

  李凉夺过他的酒瓶,意识到老爹已经完全醉了,安慰道:

  “没这回事,爹你是最棒的,谁敢笑话你,咱们就去揍他,这不费钱!”

  “我知道,我知道你懂事……”李热同志的声音带着哭腔:“这是安慰我呢,你从小就懂事,别人一个星期五十块钱,你只要十块,一双鞋都舍不得开口买。知道读书成绩好能够让我们开心,你就……这个算了,你和我一样不是读书的料。”

  李凉满头黑线:

  “爸,我扶你去屋里睡啊?待会叫老妈过来。”

  好不容易把自己老爹扶到床上,听着他的哭声和酸心话,李凉这才知道一直不苟言笑的老爹是这么自卑,原来心里藏了这么多事。

  他抹了把眼泪,酸了鼻子: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不是要笑的吗?怎么还哭起来了?”

  待会就去把那个酒瓶子砸了!他恶狠狠地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