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孽海狂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锻骨崖

孽海狂徒 星辰花骑士 2077 2018.11.09 12:30

  锻骨崖本是青云山东测最高峰,再往上就只有隐在云间主峰彩霞峰而已。

  原本此峰只是由几块硕大突兀的巨石构造而成,叫顽石峰。但近百年来,经过几代门人倾力打造,先后在此处打造高低两层平台,配套楼阁庭院数十栋,原本只供门中各长老内室弟子在此修行。

  因这些弟子每日在此沐浴晨光,吸收朝阳烈气淬骨锻体,以修习门派顶阶神功烈阳诀,由此得名锻骨崖。

  柳飞羽和小谷子站在围栏处,往下一看,山下的落云镇小的像朵云,难怪会叫这名。这时候,正是朝阳初起,山风卷着晨光吹在两人身上,整个人由内而外都透着一股暖意。

  “你们真是幸运啊,刚入门就能来这种地方修炼。”柳飞羽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十六七岁的棕袍少年靠在栅栏上,神情惬意地说道:“这地方平常只让门派那几名内室弟子修行,像我们这些入门弟子啊,几个月也上来不了一趟,我说是不是你们福星高照,连带着我们这些老弟子都沾了光,那可真要谢谢你们了。”

  柳飞羽一见此人服饰,连忙拱手说道:“敢问师兄高姓大名,在下柳飞羽,这是夏谷,见过师兄。”

  “好说,我叫王延杰。你们还没赐字啊,恩也是,连服饰也没发,看来这次门中准备的匆忙啊,不过也难怪,毕竟一次安排这么大场面,多少会有些遗漏。”

  几人回过身去,见平台之上已经熙熙攘攘站着能有近千人,看来门中的确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只听一声锣响,就拉开了紫阳派近百年来都罕所未见的门派大练武。

  ……

  近千人的队伍,按照‘世’、‘泽’‘延’三代分为十二组,每组由不同师父轮番传授门派从基础到中阶各项武功。

  此番传授不同以往,不再是师父随意点拨几句,就由师兄带头习武,本次乃‘后’字背师叔祖亲自传授,讲解异常耐心细致,好像生怕这些弟子没法短时间学会一样。

  “所谓武从脚下练,脚底生根,才有力看使,你们都看好了。”一个胡子拉碴的青袍汉子说完一个马步,围观的弟子感觉地面都为之一振,果然实力非同一般。

  “所谓擒阳手,其实根源在个擒字,所谓身形为牢,万般变化皆为锁,临阵对峙,一定要灵活应用,不可死板。”一书生模样的青衫男子,手捧一本书卷,摇头晃脑郎朗道来,感觉不像传授武艺,更像教书念学。

  “猎日箭,是我派顶阶箭术,可能有人要问,这武林之中,所谓十八般武器,可是没有弓箭的,为何我们紫阳派还要单练此术。提这问题的,当真是愚昧至极。所谓江湖争斗,世间万物皆为兵器,更何况这射箭之道。”

  一年近中年的青袍女子说罢手挽弓弦随手射出一箭,正中极远处竖立的稻草人上。

  “用好了弓箭,百步之外就可伤敌,无论是江湖争斗还是临阵御敌,都可凭空增添我们三分胜算,岂不美哉。”

  ……

  这么一晃就是十八天过去了,也不说真学到多少东西,反正门派中各类武功算是让这帮弟子学了个遍。

  这日午后,柳飞羽同夏谷一起又和这王延杰一起闲聊起来。

  “王师兄,咱们紫阳派到底是要干什么,这些天没歇着,已经一连学了八门武功了,这么学根本学不来啊。”小谷子挠挠头不解的问道。柳飞羽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其实对此也感到有些诧异,这种教法,怕不是天纵之才才能学会,寻常人等早学成浆糊了。

  “哎呀,要么说你们还是年轻呢。”王延杰懒散的一伸腰。“没看出来么,其实门派真正要培养的,还是‘世泽’两辈,他们入门最少也有四五年了,底子扎实,正是学这些的时候,我看咱们这些入门没多久的‘延’字小辈,不过是门派秉着教一个是教,教一帮也是教的原则,才给捎带上的,说白了,就是个陪练,不信你看那边。”

  柳飞羽和夏谷顺着王延杰的手指处望去,见不远处有三名‘延’字辈棕袍人在联手与一名‘世’字辈灰袍人过招,却被人几招就纷纷打趴在地。

  “看到了吧,估计从此以后,这门派就是‘世’字辈天下了,咱们想出头还早着呢。”

  “对了,王师兄,师弟我有一事想不明白,还望师兄见教。”柳飞羽拱手问道。

  “哦,延羽,师兄我功夫嘛也就一般,不过在门中混了也有年头了,有什么事尽管问。”

  这延羽,自然是指柳飞羽,来锻骨崖数日后,门派就为赐了‘延’字,并分发了棕袍服饰。现在柳飞羽改叫柳延羽,而夏谷则改叫夏延谷。

  “我记得早些时候我们师父曾经说过,这字辈是每五年一换,可是之前我们参加考核时,领头青袍人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这排资论辈可有例外?”

  “哦,你还关心这个?”王延杰眉毛一挑。

  “嘿嘿,既然来门派修习,对门中各自轶事自然很感兴趣。”柳延羽笑着说道。

  “门派自然是有些例外,不过他却不是,人可是凭本事上前的。你说的青袍青年应该是指李执事,你们考核的事我听说了,是他主持的。”

  王延杰顿了一下,见其余二人瞪大了眼睛显出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他有些得意的继续说道:“李执事,名后照,算得上是咱们师叔祖了,他可是三岁就通过了考核,现在既是门派中最年轻的执事,也是孙长老内室弟子,据说八岁就已修习烈阳诀,人现在也是门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柳延羽回想起当时这李执事一掌生烟的本身,点了点头不由得称赞道:“的确非同常人,不过刚才王师兄可是说门派之中还有些例外之人,却是指的哪些?”

  “你想知道的可真不少。”王延杰瞅了眼这位柳师弟,怎么小小年纪这么多问题,不过他现在正说道兴头上,好不容易卖弄一会儿,也好过过瘾。

  王延杰遥手一指,对他俩说道:“你可看到那名身着轻罗绸缎的仙子,她就是名例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