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生存的价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3章游戏人生

生存的价值 浩瀚馨语 3353 2018.05.17 13:10

  秦莹莹自从谭耀林惨死之后,就再也原来医院干不下去了。正好肿瘤中心医院的康复病区缺少医护人员,她在谭家父母的帮助下,调到了这里工作。对于她来说,自己的心早死了,还在乎哪里工作吗?只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就好。

  当她面对那些濒临死亡的患者时,才知道自己的不幸跟人家相比,几乎不算是什么。因为她能够跟那些身患绝症的患者感同身受,又随后又燃起生活的希望,渴望自己能够获得一份崭新的幸福。

  她在这种心理驱使下,又把感情投入在了网络里,因为在那里,她可以不像在现实那样,羞于倒出自己被网友凌辱过并经历一段凄惨的婚姻的事情,而是完全把自己的挣扎和无助都倾诉给那些素未蒙面的网友们。

  她的遭遇很快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同情,也得到了她在现实中得不到的心理慰藉。结果,她在这样的心理安抚下,很快就要坠入了爱河中,首先把聊得最好的网友视作了知己,并且招到了自己的家里,并献出了自己的身体。但完事之后,那个网友却借口自己遇到了一些难事,提出向她借一笔钱。

  秦莹莹的心里立即拔苦冰凉,知道自己遇到了骗子。她最后拿出手头少量的钱把对方打发走,并且拉黑了那个网友。可是,她并没有借此收敛,虽然已经得到教训了,但因为感情已经沉湎于网络中而无法自拔,很快就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可惜,命运在这方面并没有眷顾她而赐予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她又陷入了网骗为她编织的桃色陷阱里,并且让自己遍体鳞伤。其中,就包括方晓婉遭遇的那一幕。

  当秦莹莹含泪讲述完那些羞于启齿的往事后,秦松沐有些震撼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沉吟了一会,才试探问道:“莹莹,你还在网络里谈情吗?”

  “不了。”秦莹莹摇摇头,“自从我被网友欺骗几次后,终于对网络死心了,也早就对现实死心了。对于我来说,无爱才是最高的爱的境界。”

  秦松沐又提出质疑:“你把所谓的‘无爱’带到工作当中了吗?”

  秦莹莹又摇摇头:“我不会的。因为我在体会那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的痛苦,就把全部的情愫投入到了为他们分担和照顾上。”

  秦松沐点点头:“这就对了。如果你因为感情上的空虚,而去执迷于一种虚幻的爱情时,上天就不会去眷顾你。而当你把感情投入到去服务那些需要感情上慰藉的患者时,也许上天就会向你垂青一个真爱。所以说,你要控制住一种情感,而让自己的另一种情感得到升华。因为你就是上天赐予那些不幸人去解除痛苦的白衣天使,通过让他们获得快乐,而分享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

  “嗯,哥讲的道理,我都理解了。”

  秦松沐因为聆听了她跟一些网友的感情经历,又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目前已经接近中午了。他不得不委婉的向秦莹莹下了逐客令:“莹莹,现在快下班了,我该出去为青霞打一点饭。她今天早上大出血,身体很虚弱,不能出去吃饭了。”

  秦莹莹点点头:“我理解哥的做法。患者对于你来说,是最需要投入爱心的亲人。”

  秦松沐淡然一笑:“你现在不也是吗?我相信你通过去减轻那些患者的疾苦,一定走出了困扰自己情感的一些魔咒。”

  秦莹莹在临走时,又不禁问道:“哥听了我这些蒙羞的往事,会不会瞧不起我?”

  秦松沐摇摇头:“我目前只是为你的遭遇感到痛心,还顾得上对你非议吗?”

  “那你对我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同情···”

  “傻丫头,你是我的妹妹,能不让我怜惜吗?”

  “那你会给我一份爱吗?”

  秦松沐愕然了,虽然清楚秦莹莹为自己投入一份情感,但不料她会在彻底揭开自己的伤疤之后,会对自己做这样的问题。

  他思忖一下,才委婉地回答:“莹莹,虽然目前普通是男追女,但对于有些女人来说,必须首先去付出自己的感情,才能获取一份真爱。对于你来说,也许不是着急投入自己感情的时候,而是怀着一颗淡泊的心,去迎候属于自己的爱情。”

  秦莹莹的眼角又湿润了:“哥,我对于网络是彻底死心了。但第一次见到你时,我不知怎么又开启了尘封已久的情感。那次被你撞伤时,得到你的呵护,就再也情不自禁了。对不起,你其实只是把我当作妹妹。”

  秦松沐非常凝重的眼神直视着她:“莹莹,我并不是单纯把你当作妹妹那样简单。”

  秦莹莹露出一副好奇的眼神:“那你还把我当作什么?”

  秦松沐沉吟一会,才意味深长地回答:“我把你视作一个真真切切的亲人,并且有责任帮助你寻找一份让你和让我踏实的幸福。”

  秦莹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谢谢哥。妹妹领你这份情了。”

  秦松沐点点头:“现在时间不允许了,但我们今后还有很多机会进行深入交流的。”

  “嗯,那我就不多打扰你了。”

  秦松沐跟秦莹莹共同走出了办公室,因为已经到了开饭的时间了。

   “莹莹,你现在还需要回五病区吗?”

  当秦松沐跟她走入电梯时,不禁向她提问。

  秦莹莹点点头:“我得回去一趟,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对同事们交待。”

  “那好,我直接去食堂了。”

  等电梯到了三楼,秦松沐放下了秦莹莹之后,继续乘坐电梯往楼下走。等到了二楼,电梯突然停住了,秦松沐知道有人搭乘电梯下楼。但是,电梯门一开,走进来的却是方晓婉。

  秦松沐莞尔一笑:“这么巧,你也下去吃饭吗?”

  方晓婉瞥了他一眼,才轻声讲道:“你既然不会陪我吃饭,那我就去把饭打回来,陪冯伯伯一起吃。”

  秦松沐点点头:“嗯,我也是要打饭回来的。因为青霞早上又大出血,不能出去了。”

  方晓婉听到这里,脸上的醋意全无,而是一副关切的样子询问:“她的情况严重吗?”

  “还好,症状已经控制住了。”

  “那就好。你就好好陪陪她吧。”

  “嗯。”秦松沐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去做。”

  方晓婉就结伴跟秦松沐走向了食堂。由于她首先让秦松沐排在前面打饭回去照顾魏青霞,自己就落后一些。可等秦松沐打好饭菜离开后,又匆匆进来一个年轻男子,当一看到方晓婉正在打饭,便赶紧凑了过去:“方医生这么巧,也过来吃饭?”

  方晓婉回头一看,正是昨天新来的护工王义,便点点头:“嗯,我要打饭回病房去吃。”

  “为什么?在这里吃饭多方便呀。”

  “因为病房有需要打饭的患者。”

  “啊,你是主治医生呀,也要负责为患者服务?”

  方晓婉很有深意地回复:“对于我们来说,为患者生活上的服务,是不该有什么职责划分的。你不是也要为患者打饭吗?”

  “哦,我是伺候2011病房的李老头。”

  “那你就去后面排队吧。”

  方晓婉因为身后还排着两个人,就不想让王义加塞。

  王义一听方晓婉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口气,为了不增加她的反感只好排在了后面。

  他眼看着方晓婉打完饭,提着食品袋离开,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心里不由很是失落,但他却回头目送方晓婉的离开。

  王义不仅是给2011患者打饭,同时也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可他又不想排两次队,于是就一块把饭菜都打出来了。

  他当然不想在病房陪同那位患者吃饭,于是自己就在食堂里选择好一个地方,首先吃喝起来了。因为食堂也出售白酒,他还喝了一点小酒。

  等他喝饱吃足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于是就提着已经凉透的饭菜返回了三病区。

  那个李老头是一个年愈六十的人,因为患了绝症,心情很是郁闷,再加上家属们工作忙,照顾不到自己,心情就更加不好了,脾气也显得暴躁一些。

  他对这位新来照顾自己的护工并不满意,因为王义根本做不到周到的服务。当他一品尝王义打来的饭菜,当即眉头一皱:“小王,你打回来的东西是昨天的剩下的吧?”

  王义摇摇头:“不是呀。”

  “那怎么会这么凉?”

  王义感觉这个老头太多事,就先耐着性子解释:“我刚才在食堂吃饭了,结果给你打的饭就凉了一点,你怎么会认为是剩东西吗?”

  李老头脸色一沉:“你怎么自己先吃而不早一点把我的饭送回来呢?以前护士小张可不是这样的,每次都给我打回热腾腾的饭菜。”

  王义并不在意,眉头微皱道:“好了好了,你这顿就凑合吃一顿吧。我下回先可你还不行吗?”

  李老头摇摇头:“我没法凑合。因为我还有胃病,一点凉东西都不吃。你赶紧给我打热乎的饭菜。”

  王义把脸一沉:“那这些东西怎么办?”

  “怎么办?都得算在你身上。”

  王义仗着一股酒劲,顿时把眼睛一瞪:“老东西还挺难伺候的。”

  李老头一听他出口不逊,顿时勃然大怒:“你算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伺候人的吗,竟敢这样对待我。我要找晓婉大夫评评理,非要把你开除不可!”

  王义一听他威胁自己,就再也忍无可忍了,因为担心李老头的高声会被外面的人听到,立即关闭了房门,并目露凶光,一步步逼向了李老头。

  李老头一看他的凶相毕露,不禁惊惧道:“你···你要干什么?”

  王义鼻孔冷哼一声:“你这个老东西不是想砸了老子的饭碗吗?那老子首先就灭了你!”

  李老头见势不妙,刚想张口呼救,但王义手疾眼快,立即把李老头扑倒在床上,并用一条毛巾捂住了李老头的口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