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青春无期漫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故事的开始

青春无期漫路 沧海绪 3036 2019.07.12 03:41

  祥山人工沙堤石上,与那天晚上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个同样负伤累累的女孩。而今天这里的主角不是卿沧海,而是安芷晨,他们俩在这个地方缅怀过去,接着憧憬互相的未来,相互高谈阔论。也许两个人都藏匿着心事,但同样怀揣着对未来的希望。

  其中看起来最为镇定的卿沧海,虽然听着安芷晨发牢骚,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不断浮现,重复播放着对于他的一幕幕。“诶!你愣啥呢”安芷晨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卿沧海低下了头,又再次昂的抬了起来说到“没啥,你继续”安芷晨眉头一皱,小心翼翼的开口到:“你又再想你的事情了。对不?”卿沧海笑了一声,转头向安芷晨说到“你看破不说破多好,我的事情没必要再提”接着卿沧海把头转向祥山正前方,鸟瞰着这个让他痛心入骨的城市。安芷晨识趣的点了点头,小手拿着啤酒一口,但一旁的卿沧海则是痛饮作罢,又将啤酒罐捏的像他的心一般千疮百孔,他不知道这样的啤酒罐被他捏了多少个。

  一道高昂,但却并非如闻天籁的歌声响起,卿沧海经常会在这个地方选择唱几首歌,不会有那么多人仔细聆听,他唱歌会在别人面前露怯,但是当他自己一个人时,他的歌唱水平则能更好的体现,因为一直以来他永远都是唱给自己听,他真实的歌唱水平出现时只有他自己一个听众,但今天他旁边有一个听众,一个能和他共勉生活的听众。在今天能够听到他不为人知的歌声,安芷晨看着身边这个大男孩如此感伤,虽然他唱歌并没有像歌星一般得天独厚,但仍有浓重的感心动耳的情绪在其中遏云绕梁。她在想,在祥山脚下的丽水市里的那个他爱的男孩是否会像卿沧海一般室迩人远的思念她。

  卿沧海永远无法忘记在毕业的最后一个晚自习,当他无比窘迫,紧张的唱完那一首《天后》后,教室里所有人的人都在鼓掌,而当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时,瞥见那个女孩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样子,他无法从中得知她的表情,她的心思。也许那个女孩是在不屑,也许是在记恨,也有很小的可能是在愧疚她与卿沧海之间发生过的一切,当然卿沧海认为她愧疚的可能性很渺茫,因为那些让卿沧海哀痛欲绝的故事一直以来都是他自作多情,自导自演的台本。当时的他极度想要了解那个女孩究竟是在朝思夕计还是目空一切,亦或者说对她来说无足轻重。但对于那个所谓“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人来说则是兹事体大,忧心仲仲。而大家所评头论足那个“大家闺秀”终究是才子遥不可及的梦罢了。

  一声悠扬的吉他和弦音把卿沧海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安芷晨开始拨动他带来的吉他,对于浮想联翩的卿沧海来说极其的不和谐,但是也让他适可而止,两人呆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决定下山回家。

  骑车的一路上,卿沧海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安芷晨则是坐在后面任山风吹拂着她的脸庞依旧大吼着:“张天世,你个混蛋”到达山脚成康大道时,安芷晨的手机响起,安芷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爸爸”抬起头对卿沧海说“停一下,我爸来电话了”

  这一句让走神的卿沧海愣起反应,完全没有意识到刚下山的下坡速度是有多快,冷不丁的捏了刹车。电动车无法控制的两轮停滞随着惯性向前滑去,失去重心。卿沧海身后的安芷晨本身体重较轻,被巨大的惯性带过身体向右边倾倒,再加上本来就不高的情况下脚底根本无法踩踏地面只能用膝盖着地,皮肤与粗糙的柏油马路来了个亲密摩擦。整个人掉落在地,反观卿沧海本身体态高大,身形魁梧。再加上刹车是自己捏的,所以电动车在失控滑行时有意识的作出了最为安全的措施,右脚厚重的结结实实的踩在地面,重心放低。稳住了自己的平衡,松开龙头,任车向一边倾倒,这个过程行云流水,到最后卿沧海毫发无伤,而安芷晨......

  “啊啊啊,疼疼疼!你扶着我坐会”安芷晨顾不上置气于卿沧海,坐在马路牙子上赶忙掏出怀里的手机接通父亲大人的电话“喂,爸。”安芷晨小心翼翼的说到。“丫头,上哪去了,快7点了还不回家”电话另一旁的安芷晨的父亲语重心长的说,安芷晨当作没事一样缓缓说:”我知道啦,一会我就回来,还要吃完饭呢“安芷晨的父亲无奈的说:”知道回家就好,哦对了,你直接去你妈的店里帮忙,不用回家了”而安芷晨看了看自己的膝盖上的的伤口表情先是狰狞了一下。而后赶忙向电话里说:“好好,我知道了,不说了先挂了”

  在安芷晨打电话的时候,卿沧海先是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接着蹲下来仔细观察安芷晨的伤口,眉头皱起,满怀愧意的看了看正在打电话的安芷晨,又低下头看着安芷晨的伤。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大男孩来说,这是卿沧海第一次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女孩子的腿看着,但他没有丝毫兴趣。因为安芷晨膝盖上带着灰渍的破皮伤口上逐渐的留下了殷红的血液,不断地让卿沧海心生愧疚,而更多的是懊恼,心疼。真是让他头皮发麻。

  “爽啊!太难忘了,好兄弟,看你开的一手好车!”安芷晨挂断电话后看了一眼自己的伤,转而抬起头看着卿沧海满脸堆笑着说着,说完后把手搭在卿沧海的肩膀上。而后皮肤上传来的痛感让她重新审视自己的伤口,又开口说到:“嘶,好疼,好兄弟,真是好兄弟!”卿沧海无奈的说到“在这里等我,给你买点纸巾和水去”安芷晨此时快速的抬头向卿沧海说到:“这些不重要,再帮我买两个鸡爪!”卿沧海起身本打算走去旁边的超市,听到如此白痴的话惊了一个踉跄。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神经质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奇怪要求。继而懒得回应摇了摇头走向超市。

  安芷晨在卿沧海走向超市时拍了张照,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嘟囔着嘴“我一定得发个朋友圈,真是太特么难忘了!”接着没多久卿沧海便回来了,两人马虎的处理好伤口,开着车来到一家饭店里吃饭。饭店里卿沧海比起在祥山上的黯然神伤,倒是与安芷晨喋喋不休了起来,谈笑风生着学校里的过往。接着天色逐渐地暗了下来,丽水市的万家灯火如往常一样的亮起。“诶,我发了个朋友圈,你快看看你帅气的背影”安芷晨没心没肺的嬉笑着说到。卿沧海满脸疑惑的打开手机看了看,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你可真是心大”安芷晨发的朋友圈拍下了自己那让人看了头皮发麻的伤口照片,虽然只是擦伤,但还是有不少人在下面嘘寒问暖。接着安芷晨撅着小嘴说“我就是想让他看看,除了他以外,还是有很多人关心我的!”卿沧海缜密的想了想说到“你是想让他看看你受伤了,希望用这种幼稚的方式让他来关心你吧”安芷晨没有说话低着小脑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默不作声,两人的气氛有些僵硬。卿沧海很快的察觉出来无可厚非的又说“不过,说不定真有这个可能呢”良久,两人又开怀大笑起来。

  两人吃过晚饭后,卿沧海便将安芷晨送回她家店前,本想再送她到里面,却被安芷晨拒绝了,卿沧海没办法,只好让她一瘸一拐的回去了。安芷晨向店里走去,而卿沧海则在后面驻足许久看着安芷晨进去,又看了看夜空心里想着“老张啊,你这烂摊子我也帮你做的仁至义尽咯,生活不还得继续下去吗“接着精疲力尽的回到家里,而并没有选择回彭宇飞那里。

  “妈,我回来了”卿沧海换了鞋便回到房间里,而卿沧海的妈妈则是如往常一样说到:“臭小子,你还知道你有个家啊”其实卿沧海的妈妈早已见怪不怪了,儿子总是这样,时而听话,时而忤逆她的命令。对于卿沧海来说顶撞父母也是家常便饭,不过这也是卿沧海家里的日常。并没有那么严重。

  卿沧海躲在被窝里,回忆起过往的陈情旧事,接着无声的留下眼泪,对于他来说,这三年如同梦一般,想要把他堕入深渊,又把他捧得璀璨耀眼,一路上的荆棘坎坷体会过来,时至今日,他还是无法释怀,那段由每个少年的汗水浇筑的青春故事,在天空中飞舞的青春白卷始终会回到自己的手里书写的每一个篇章。这段青春漫路,究竟是单枪匹马的厮杀,还是齐头并进的高歌。来看看这是童话,还是一章让人可歌可泣的故事。回到故事的起点,那个浮云朝露的无期漫路的起点——2016年9月1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