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无边的思念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787 2004.01.22 00:41

    原蓝达雅第二魔法军团洛奇格兵营。

  “想不到,几千年的基业就在二十天左右毁于一旦,真是可嗟可叹!”洛奇格的幕僚亚特斯说道。

  “蓝达雅灭亡与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完好无损,就连一根寒毛也没有伤到。”洛奇格笑了一笑,“亏你还是幕僚,我还渴望着你能给我出个一谋两策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令我大失所望啊!”

  “洛奇格团长,毕竟我们是蓝达雅的国民啊!”亚特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库里克被埃南罗除掉了,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埃南罗人可是比库里克更厉害更狼子野心,佛都这个人也非良善之徒,他一向以称霸天下为己任,如果他不把我们全部纳入他的版图,接受他的管束,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我们呢?”

  “其实,我和其他两位团长一向都有铲除库里克的决心。”

  “可惜,洛奇格团长和那两位团长虽然表面上是站在同一阵线上,但却也互相猜疑。”

  “因此,库里克才会一直丝毫无损,刚好埃南罗出兵了,帮我们扫平了障碍。不然的话,我们三个还真不知道如何摆脱他的影响呢。”洛奇格微笑着,看得出来,由于收到库里克兵败的消息,他现在的心情相当愉快。

  “洛奇格团长,那你们三个有没商议过怎样对付埃南罗军队?他们迟早会来对付我们的。”亚特斯问道。

  “这点倒是鲜有论及。”洛奇格沉吟道,“下一次我再去找他们,就这件事情认真地商量一番。”

  “噢!属下认为事不宜迟,应该尽快找其他两位团长商议并敲定作战方案,我估计,佛都很快就会向我们开刀了。”亚特斯说道,“留下我们三大魔法军团对佛都来说会始终是个大心病呢!他不可能容许我们在这里威胁着他们的安全。”

  “言之有理。”洛奇格赞许地说道。

  “属下见过洛奇格团长,见过亚特斯大人,门外有一个埃南罗使者自称凌离求见?”

  “埃南罗使者凌离?”洛奇格皱了皱眉头,“请他进来。”

  “如果属下估计得没错,佛都是派使者想来收买我们,就是万想不到会这么快!”亚特斯说道。

  洛奇格看了亚特斯一眼,“兵贵神速嘛!我正想要听听埃南罗使者会说些什么。”

  片刻之后,埃南罗使者凌离在洛奇格士兵的引导之下,走了进来。凌离抬头望了望洛奇格的殿堂,只见一片富丽堂皇,各处的摆设也奢华之极,不禁暗自高兴:国难当前,尚且如此奢靡,看来这一次自己一定可以顺利完成任务了。

  “埃南罗使者凌离见过洛奇格团长,久闻洛奇格团长非一般人物,今日一见,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埃南罗使者虽然在打心眼里就看不起眼前这个贪图享受的家伙,口中却没露出半丝自己的情绪。

  “免礼,你千里迢迢而来,我作为主人,却有失远迎,心里实在内疚之极。还望凌离使者不要见怪!”洛奇格也注意到了凌离脸上一闪而过的鄙视神色,心中暗自不满。

  “洛奇格团长真是礼贤下士,在下受宠若惊。”凌离口里这样说,身体却一下子挺得笔直,而洛奇格又刚好是个驼背的,对比起来,倒好像凌离是主人,而洛奇格是客人一样。

  “不知道凌离使者前来敝处,有何贵干呢?”洛奇格实在不耐烦再这样跟凌离谦让下去了,率先问道。

  “不瞒洛奇格团长说,这次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好消息?想必是你们埃南罗自己的好消息吧,对我来说,现在这个时候,国破家亡的,已经没什么好消息可言了。”洛奇格说道,“当然,如果你们埃南罗人撤出蓝达雅,倒真是一个好消息。”

  “洛奇格团长真会开玩笑。我们埃南罗佛都亲王素来就有凌云大志,今天派我来此主要是想跟洛奇格团长商议大家联合起来,将来一起称霸世界,共享天下的。”

  “佛都亲王也太看得起洛奇格了,但洛奇格我向来胸无大志,更从来没想过要称霸天下,只是想偏安一隅,百年之后能在蓝达雅境内有一尺埋身之所罢了。所以,万万当不起佛都亲王的厚爱。”洛奇格答道。

  “洛奇格团长可真是谦虚,放眼蓝达雅,除了洛奇格团长,还有谁有资格和佛都亲王并驾齐驱的?”凌离微微一笑,心想:看来,洛奇格也不是易与之辈,刚才自己太低估他了。

  “洛奇格在蓝达雅不过是一个平凡人而已,又有何德何能敢与伟大的佛都亲王相提并论呢?”洛奇格说道。

  “洛奇格团长过谦了!”洛奇格的话很明显饱含着讽刺意味,凌离碰了一鼻子灰。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谦虚的人,凌离使者还有别的事情吗?”很明显,洛奇格是在下逐客令。

  “洛奇格团长,这里有我们佛都亲王亲笔信一封,请过目!”凌离说道。

  “噢!”洛奇格故作惊讶状,“我可真是荣幸得很,能得到佛都亲王的亲笔信呢!”

  一听此语,凌离使者脸色越发难看了。

  洛奇格展开信一看,只见里面写着:

  洛奇格团长:

  您好!

  在下虽与团长素未谋面,但一向听闻洛奇格团长的大名,神往已久。今天,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一叙景仰之情,幸甚!幸甚!

  恕在下直言,蓝达雅国已成过去,在下出兵,也是情非得以。以蓝达雅目前的形式,即使埃南罗不出兵,也会有其他国家窥测蓝达雅国土。而埃南罗出兵进攻蓝达雅,虽然有违双方盟约,但从长远看来,其实也未尝不是蓝达雅人民之福。蓝达雅举国一片涣散,埃南罗出兵正有利于统一蓝达雅,使蓝达雅重新团结起来,使蓝达雅人民过上和平美满的生活!而洛奇格团长你也可以继续保有目前的地位。

  洛奇格团长,在下素闻你是一个识大体之人,相信你会做出明智的选择,和埃南罗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话长纸短,改日佛都一定亲往拜访,就此搁笔!

  埃南罗佛都

  圣历2109年7月3日

  “佛都亲王也太看得起在下了。”洛奇格哈哈大笑,“请凌离使者回佛都亲王的话,佛都亲王所说之事,在下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只愿和佛都亲王相安无事,双方和平共处。”

  “洛奇格团长。”亚特斯说道。他刚才一直在向洛奇格打眼色,怎奈洛奇格沉浸在与凌离的交谈之中,并没有注意到,于是亚特斯逼之无奈,只好出声说道。

  “什么事?”洛奇格问道。接着,抬头向亚特斯望了望,只见他似乎是有话想对自己说。

  亚特斯仍保持沉默,很明显是因为凌离在场,有所顾忌。

  “来人,带埃南罗使者去客厅休息,好生招待。”洛奇格见状便说道。

  “既然如此,洛奇格团长,在下就此告退了。”凌离自然也知道洛奇格和亚特斯要商议刚才他所说的事情,心中不禁暗喜,觉得很可能洛奇格会改变初衷,归顺埃南罗。

  “请!一会过后,我再去看望!”洛奇格说道。

  “洛奇格团长,属下认为,归顺埃南罗之事可千万要慎之又慎,在所有的事情尚未明朗之时,可不能断然拒绝。”凌离被送出之后,亚特斯说道。

  “归顺他们是不可能的。当初,我退出‘冰雪幻梦’只不过是为了除掉库里克这个眼中钉。”洛奇格说道。

  “所以,现在,如果再次忍让并归顺埃南罗的话,团长你怕真如同库里克生前所说,成了蓝达雅的千古罪人?”

  “正是如此!”

  “洛奇格团长,佛都既然派了使者来到我们这里,也一定会派使者到亚里克团长和费力团长两处。在亚里克团长、费力团长态度尚未明确的时候,我们切忌轻下决定,否则,恕属下无礼地说一句,库里克的下场就将会是我们的下场啊!”亚特斯说道,“所以,洛奇格团长千万要三思而后行,就算我们不想归顺他们,也不妨拖他一拖。”

  “拖?”洛奇格犹豫不决,“有这个必要吗?”

  “有,当然有了!洛奇格团长你试想想,佛都既然这么有恃无恐,又打败了库里克,其中必有蹊跷。需知道库里克可也是一个精通魔法的人,而依照我们的了解,埃南罗人并不懂得魔法。因此,属下认为,埃南罗很可能是从某个地方请来了高段的魔法师来对付我们。”亚特斯说道。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亚特斯,你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洛奇格一拍额头,说道,“我差一点就铸成了无可挽回的大错!不过,你现在所说的话,可是跟你开始时的立场有所不同呢,刚才你不是在为蓝达雅的灭亡而叹息吗?”

  “洛奇格团长,属下首先是你的幕僚,然后才是蓝达雅的国民,事有缓急先后,这点属下自问还是分得清楚的。”亚特斯说道。

  “哈哈哈,我洛奇格,得你一人足矣!”

  ……

  “洛奇格待客疏慢,请勿见怪。”洛奇格说道。

  “那里,那里!洛奇格团长真是太客气了,在下在这里可是享受这神仙般的待遇,几乎不忍心离开了呢。”埃南罗使者一见洛奇格的神色,情知事情有了转机。

  “埃南罗使者,大家都是快人快语豪爽之辈,我也就不再多费口舌了。请回话给佛都亲王,告诉他,事关重大,我需要有一点时间来考虑清楚,再作答复。”洛奇格说道。

  “好,在下一定尽快回话给佛都亲王,事情紧急,在下这就告辞了。”埃南罗使者显然有些失望。

  “好,好,好,那就恕洛奇格不远送了。此外,既然使者喜欢这里的环境,有空可以多来玩玩,我随时欢迎!”洛奇格客客气气地说道。

  埃南罗使者拱了拱手,告别了洛奇格,立刻去向佛都回话了。

  ※※※

  在这个时候,原蓝达雅第三魔法军团团长亚里克也正在接待另一位来自埃南罗的使者卜立奇。

  “依照佛都亲王的意思,如果我归顺之后,将保持原职位不变,并可以受到埃南罗的庇护?”亚里克望了望堂下的埃南罗使者,说道。

  “正是如此。”卜立奇点了点头,“此外,如果以后埃南罗国土有更大的发展,亚里克团长您的辖区也将获得相应的扩展,甚至可以自动提升职位。”

  “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以享受这样的优待?”亚里克睁大着眼睛,一副不相信埃南罗使者说的话是真的的样子。

  “是的,只要团长您接受我们埃南罗的封号,让蓝达雅重新恢复和平安定,以后便可以享受很多权益。”卜立奇说道,“当然,交易都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的,我们埃南罗自然也不是什么利益都没有获得。您和我们达成协议之后,我们便不用发动军队来与您作战,从而节省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其实,就连在这一点上,也不仅仅是对埃南罗有利,对亚里克团长你也同样有莫大的利益!”

  “这个我当然知道。”亚里克说道,“不过,事出仓促,我还需要考虑考虑!请使者先行回去,待在下把整件事情理出个头绪来再说。”

  “好!那在下就先行告退,回去等待团长的好消息了。”

  “亚里克团长,刚才为何不给那埃南罗使者一个明确的答复呢?依属下看来,他提出的条件可是很优厚的!”卜立奇一走,亚里克身边一个副官便问道。

  “你真以为佛都会给我们这么大的便宜吗?天下可没有免费的晚餐。”亚里克说道,“一旦我们宣称归顺埃南罗,那么,我们就注定要失去蓝达雅大部分民众的支持,而我们的军权很可能会被佛都夺去。到那个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后悔也来不及了。”

  “埃南罗使者刚才不是说保持原职位不变吗?”那副官诧异道。

  “他说的是原职位不变,可没有说不夺取我们的兵力。如果失去了兵力,我们就徒具虚名,只能任人摆布。”亚里克紧皱着眉头。

  “原来如此!”那个副官恍然大悟。

  “哎,年轻人,你的确还需要多点历练,连政治家这些最简单的把戏都没能看穿。”亚里克叹了一口气,说道。同时心里苦笑了一声:这就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哎!

  “是!属下愚钝。”那个副官满面愧色,“那如果埃南罗使者刚才说的是不会夺取我们的兵权,只是在表面上归顺他们,内里我们还是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我们是否就要答应他们了?”

  “也不行,万一他们变卦了怎么办?”亚里克说道,“除非是有十足的诚意,并且有足够分量的保证。否则,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他们。当然,为了避免和他们撕破脸皮,我们也要留有余地,暂时还不能彻底地拒绝他们。”

  “属下受教了!”那副官说道。

  很正常不过的,埃南罗使者也免不了要去造访原蓝达雅第四魔法军团团长费力。而费力的答复跟上面两位魔法团长也如出一辙。

  蓝达雅三个魔法军团团长心中的想法其实都一样,他们都同样害怕其他两个魔法军团会率先投靠埃南罗,更害怕投靠埃南罗之后,埃南罗违背承诺,失信于他们。

  ※※※

  星狂营帐。

  “团长,你可真是用兵如神,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攻破了牛利城,并歼灭敌军三万多人,属下钦佩万分!万分钦佩!”维拉口沫横飞,说道。

  “是啊!团长英勇无敌,敌军闻风丧胆,相信接下来的两座城也很快就会被攻破。然后,我们便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阿尔斯山,将坎亚生吞活剥,为依维斯总统领报仇!”菲雅克挥舞着双手,说道。

  维拉和菲雅克已经和解了,以前,他们虽然都在拍星狂的马屁,但却总是针锋相对。而现在,这两个马屁大王配合得越来越好了。

  “还早着呢!”星狂依旧没有一丝的笑容,沉声说道。其实,他也不是不喜欢听这些顺耳的话,换在以往,他必定已经是捋着胡须得意洋洋地大笑不休呢!但是,自从得知依维斯的死讯之后,他实在无法再高兴起来。这一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的父母死了,他也不过是流了几滴眼泪,过了一个星期就完全没事了啊!难道说依维斯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他的父母还要高吗?

  其实,也不是如此,星狂的父母是因为年纪老而死的,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的现象,悲痛之情也会因此而减弱不少;而依维斯则是少年早夭,星狂又受过他的不少恩惠,而且十分崇拜他,所以,他才会显得如此悲痛。

  “团长真是谦虚得很呢!”菲雅克说道,“换成是我,一路攻克了这么多城池,早就尾巴翘上天啦!”

  贬低自己,而抬高别人,人一低声下气起来可真是能达到令人意想不到的程度。

  “我也深有同感!论打仗,团长真是一把好手呢!为人又谦虚,真是难得,太难得了!跟着您,真是属下的荣幸。”维拉说道。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在说这些话时,脸一点儿也不红的。

  “你们两个就不能找点正经的事情做做吗?”星狂皱着眉头,说道。

  “是,团长,属下知错了!属下以后一定时时刻刻谨记团长的教诲,少说话,多做事!”维拉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说道。不过虽然他口号是喊得响亮,只是真要他去做事时,就比较难了。

  “星狂团长,今日一言,令我茅塞顿开,获益无穷。真可谓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愧是普兰斯王子,自小就接受严格的宫廷教育,菲雅克连拍马屁也显得文采奕奕。

  “哎!”星狂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两个人在竭力地讨好他,想使他开心,星狂也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总是如此,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话,令星狂也不免感到相当腻烦。

  “团长,你没事吧?无缘无故叹什么气?”维拉问道。

  “真是愚蠢!团长自然是为了依维斯总统领的仇还没报而叹气了。”菲雅克自作聪明地说道。

  “噢,瞧我这笨脑袋,就是转不过来。”维拉说着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道,“团长,依维斯总统领人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你也要节哀顺变,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啊!”

  “依维斯总统领在天之灵如若有知,也不愿意看到你这副模样的。”菲雅克补充道。

  星狂什么也没回答,只是背负起双手,自顾自地走出了营帐,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连责怪他们俩的力气也不想花。而菲雅克和维拉只是面面相觑,见到星狂脸色不善,也就没有跟着出去了。

  ※※※

  星狂走出帐篷,一阵阵微风带着花草香迎面而来,芬芳扑鼻。整个营帐沐浴在一片亮光之中,几个士兵正在一旁嬉闹着,他们的表情无比轻松,时不时还爆发出一声声大笑。

  “再攻下两座城,结果了坎亚,我们便可以回家了!”

  “天知道那时我们还能不能活下来呢!哈哈,今朝有酒今朝醉,自从当兵之后,我就养成了不去想太遥远的事情的习惯了。”

  星狂的耳边传来这样的话,紧接着,他便看见那些士兵们便抱成一团,扭打在一起,在土地上滚来滚去,简直就像一群无忧无虑的小孩子一样。

  星狂听着他们肆意的笑声,看着他们的举动,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过去。很久很久以前,当星狂还在埃南罗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的时候,他也曾和他的同伴如此畅快地玩乐过。可惜,虽然回忆依然清晰,但那种日子已经太遥远太遥远了,遥远得不可能追回。

  而自从当上了团长之后,星狂觉得,既有收获,也有失去。收获的是得到了普通人一辈子也不敢想望的权力和因打胜仗而获得的名声;失去的也不少,比如,不管如何,他也不能像以往当士兵一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当一个团长和当一个士兵的最大区别就是:照顾一个兵营和照顾自己一个人。

  “依维斯总统领,如果您没有死,现在‘前进军’会是怎样一副模样呢?也许,当初我便不会被玻利亚困住那么久了,说不定,在援军的协助下,还能把他打败呢!”星狂心想。很明显,他还是一直对输给玻利亚的那一仗耿耿于怀。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不是那么急功近利,轻率冒进的话,不管依维斯存亡与否,我都不会那么容易就给玻利亚困住了。”星狂又想道,“说起来都怪我自己!哎!”

  “哎!世界上那会有那么多如果呢?如果可以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的话,我倒宁愿依维斯总统领没有死便足够了,其他的都无关紧要,即使我会被玻利亚杀死也一样觉得一点也无所谓。”星狂继续想道。

  “可惜啊可惜,哎!天意弄人啊!就连依维斯总统领这样的人也会死,也居然会死。”星狂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感叹,学会了忧郁,“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你是活着的,那么生动的一个人,我甚至还记得起你的每一个表情,怎么可能那样就没了呢?而我,却连您最后一眼也没有看到。”

  “最可怜的还是西龙大人,他们自小就生活在一起,亲如兄弟。现在依维斯总统领死了,西龙大人怎么可以承受得起这样重的打击呢?”星狂想道。忧愁和悲痛使他也学会了推己及人,学会了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

  天空越来越黑了,太阳已经沉下山去,凉爽的风吹拂着星狂没有戴头盔的头,他的头发随之飘摇不定。而他脸上的神色也好像随着夜幕的降临,而越来越阴郁了。

  “星狂!”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从星狂背后响起。

  “西龙大人。”星狂下意识地转过身,夜色之中,西龙的眼睛亮晶晶的,脸色显得十分沉郁。

  “白木又收到消息了,魔武那边进军的速度加快,但目前他们的具体位置我们还不是十分清楚。不过,魔武说不定会和我们一齐到达阿尔斯山!”西龙说道。

  “这样的话,就万无一失了!”星狂握了握拳头,他话中的“万无一失”自然是指杀死坎亚,因为他一直都在担心到时无人能够制服坎亚。至于坎亚手下的兵马,他倒不是很担心,因为他知道,即使他自己这一路军队不能歼灭他们,等杰伦、风杨的军队都凑上去也一定可以顺利地击溃他们。

  “风杨、杰伦那边也很顺利,估计到达阿尔斯山的时间将和我们差不了一天两天吧。”

  “哦!”星狂淡淡地应了一声。

  “另外,蓝达雅已经落入埃南罗的手中。”西龙若无其事的样子。

  “蓝达雅落入埃南罗手中?这么快?”本来情绪非常低落的星狂一下子几乎弹了起来,十分惊讶地问道。虽然他一早就估计到蓝达雅七大长老被莫问悉数杀死之后,蓝达雅必会大乱,而且,也必定会有人乘机入侵。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些天,他自己都还没杀到阿尔斯山,蓝达雅就已经属埃南罗所有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佛都有多厉害!而且,据说,蓝达雅原来的主要军队全部退到了距离‘冰雪幻梦’几百里外的地方,所以佛都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重大的障碍。”西龙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他曾经是佛都的属下,也亲身跟佛都接触过很多次,自然是非常了解佛都。

  “怪不得进军速度会这样快了,原来没有遇到对方的真正抵抗,哎!这人运气一好起来可真是没得说的。就好像我们一倒霉起来就是……哎,不说也罢!”

  “星狂,你最近情心好像不大好。”西龙说道,“老是唉声叹气的。”

  “西龙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形,我的心情能好起来吗?”星狂说道,“西龙大人,你也要多加保重才是。”

  “有没有想过报完仇之后,要干什么?”西龙苦笑了一声。

  “报完仇?我也不知道呢,报了再说吧!”星狂用手搔了搔后脑。考虑那么遥远的事情,对星狂来说是有点勉为其难了。

  “哦!”西龙用手遮住张开的嘴巴,打了一个呵欠。

  两个人一阵静默。此刻,他们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依维斯。虽然依维斯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有所区别:西龙和依维斯的关系正如星狂所想,就好像兄弟一样;而星狂是依维斯的下属,而且把依维斯当偶像般看待。不过,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所共同拥有的,那就是:悲伤!

  “不如我们一起走走吧!”西龙对星狂提议道。

  “好!”星狂点了点头。

  山风吹得帐篷外的旗帜发出巨大的喧响,星狂和西龙默不作声,他们俩谁也不想打破这沉默,因为有时候,什么都不说,比说更好。

  他们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刻都更了解对方,两个人就那样并排向前面的树林走了进去,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