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绝地大反攻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551 2004.05.26 13:33

    圣历2109年8月21日,魔武率军回撤的第二天晚上,一条消息使“前进军”上下一阵震惊:玻利亚率军反攻了!星狂听到这条消息之后,依照他一贯的说话风格,咒骂着:“我早该想到了,让提兰和可约去进军‘永久中立之地’本来就是为了分散我方的兵力。”

  立刻,全军上下进入高度警备状态,身经百战的“前进军”士兵们第一次在战役还没开始之前,便已感到有一种恐惧在滋生着。两度被困的往事在他们心中的确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在这个时候,让星狂稍感安慰的是,自己选择作为营地的地方易守难攻,而且还加筑了一些防御的工事。

  晚上11点20分,随着一阵阵惊涛骇浪般的呐喊声,玻利亚宣布发动了攻击。在星狂和玻利亚的历次交战当中,这也是惟一一次由玻利亚率先主动发动进攻。

  几乎是在瞬间,“前进军”已经再次落入了玻利亚的包围圈之中。虽然事先已经得知玻利亚反攻的消息,但现在,“前进军”的每一个士兵还是感到猝不及防。火光闪烁着,随着一阵阵喧嚣的叫嚷,火箭、普通的箭像象蝗灾时期的蝗虫一样密密麻麻地射进“前进军”当中。

  “怎么回事?”菲雅克居然到了这个时候才醒了过来,他穿着一条裤衩,****着上身,站到营地上驻足嚷道。但是,很快,他就象见了鬼一样抱头缩回了帐篷之中,因为一根根箭矢卯足了劲向他射了过来。

  火光四起,中箭伤亡者也不知道有多少,失去控制的马匹把许多惶然四顾的“前进军”士兵踩之马下。“前进军”一阵大乱,星狂急得连连跺脚,大呼着:“镇定,镇定!保持队形!”

  玻利亚没有给“前进军”任何喘息的机会,十几轮箭矢的狂攻之后,他立刻命令手下的帕潘、瑞里奇兹率军从各个方向攻击“前进军”。

  一块块巨石被扔了下来,一片片坚硬的木板铺了上去,虽然在夜里,光线非常微弱,但仍然可以看到灰尘滚滚而起。在之间转眼,星狂原先设置的那些防御工事便再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如同是一头头猛兽下山,普兰斯士兵们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向“前进军”掩杀过来。在黑夜之中,火光的照耀之下,他们身上的盔甲金光闪闪,枪头、刀刃、矛尖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光芒。像暴风下的浪涛一样,要把“前进军”吞噬下去。这群普兰斯士兵,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实在令人始料不及。

  坐在马上,星狂眉头深锁,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四面楚歌。普兰斯人四面八方地压了过来,他们对“前进军”射出的箭矢似乎并不在意,只顾着冲锋,如同一堵又一堵墙一样压向“前进军”。很明显,玻利亚采用的是挤压式进攻,要利用人数上的优势,把兵力并不强大的“前进军”死死地压在里面。

  一个接着一个的“前进军”士兵在这种不要命的冲锋之下,死于非命,他们根本就无法承受对方这样连续不断的猛烈攻击。“前进军”士兵的伤亡呈直线上升,普兰斯士兵嚷着“打倒侵略者星狂,打倒万恶的‘前进军’”的口号,迅速地抢占了很多阵地。

  此时,星狂的心中充满了步步受制的痛苦。和玻利亚交战的次数越多,他就越感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妈呀!”随着一声惊叫,菲雅克从帐篷里再次弹了出来,那帐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人射得七零八落,某些地方甚至已经开始燃烧起来,火苗“卜哧卜哧”一阵阵乱响。

  不过,这一次菲雅克倒是衣冠整齐,盔甲闪耀着银光,头盔光鲜亮丽,一尘不染,肩膀上还缀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军章,足下踩着洁白的皮靴。光看这样子,简直可以打满分。可惜,是典型的中看不中用,一遇强敌,溜得最快的肯定莫过于他。维拉曾经问他为什么如此讲究衣着,当时,菲雅克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很无奈地说道:“没办法,为了吸引女人。”

  不过,菲雅克旁边那位女子就有点衣衫凌乱了,好在当时所有的人都忙于战斗,而且光线微弱,没有人多加注意。

  “把侵略者赶出普兰斯!”普兰斯的士兵不停地围逼过来。这个时候,“前进军”士兵的空间虽然越来越狭窄,但他们也渐渐站稳了脚跟。在星狂的带领下,他们固守一角,尽可能不让普兰斯士兵发挥出他们数量上的优势。

  一波接着一波的普兰斯士兵持续不断地冲击着“前进军”的防御体系,但在同样也不要命的“前进军”的严密防守之下,并没有占到多大便宜。

  在普兰斯军队的后方,玻利亚面色沉重地看着战况的发展。对于“前进军”的顽抗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意外。这么多次的交战,他已经对“前进军”有了有深的了解。他只是照旧命令士兵拼命往前冲,不要停顿下来,他心中十分清楚,这样下去,对方坚持的时间一定不会太久。

  玻利亚并没有打持久战的打算。这一次跟以前不同,继续围困下去的话,很可能魔武就会带领他的黑暗斗士回到这里来支援星狂了。因为,可约和提兰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魔武的黑暗斗士的对手,他们能够拖住黑暗斗士的时间绝对不会太长。因此,他只能是速战速决,争取在魔武率军来到这里之前,将星狂部队消灭得一干二净。

  数量上远远落于下风的“前进军”只有凭借着自己不屈不挠的斗志来与普兰斯士兵作战。杀红了眼睛的他们,即使身体上满布着伤口,鲜血染红了盔甲也丝毫都不在乎。一把把劈进他们的刀被拔了出来,砍向劈他们的普兰斯士兵;一支支插进他们身体的长矛,被他们砍断之后,扔掉,然后身体上还留着半截长矛却依然奋不顾身地追杀着普兰斯士兵。他们仿佛真的已经完全不当死亡是一回事,对敌时根本就不防守,而只是一味地进攻、进攻再进攻。

  几个人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组的“前进军”士兵们背靠着背,就可以对付成群成群围住他们的普兰斯士兵。长期在一起作战的经历,还有经过无数战火磨练出来的战斗技巧,使他们在敌军这样密集的情况之下,仍然可以游刃有余。

  在体力还很充沛的情况之下,与普兰斯士兵交锋,“前进军”士兵zhan有很大的优势,他们凌厉无比的攻势就好像一把把尖刀插入了普兰斯军队的心脏,使普兰斯士兵大多望风而逃——但一旦“前进军”士兵停止追击,普兰斯士兵又涌了上来。

  但饶是如此,多得像蚂蚁一样的普兰斯的士兵还是漫山遍野地冲击着“前进军”,他们整齐有序的攻击使“前进军”的阵地在不知不觉之中越缩越小。不同于“前进军”的骁勇善战,普兰斯士兵呈现出来的是另一种风格。他们像坚韧的线一样缠绕着“前进军”士兵,把一个又一个的“前进军”士兵缠得精疲力竭,然后他们便一拥而上,把已被缠得喘不过气的敌人杀死。

  玻利亚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是那么沉静,仿佛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多大关系,普兰斯士兵惨重的伤亡并不能使他有丝毫的犹豫,他好像根本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

  而急于立功的帕潘眼中则散发着狼一样的绿光,口里“嗷嗷”叫着,挥舞着已经卷刃的大刀,四处砍杀着“前进军”士兵。“前进军”的士兵在他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他所过之处,尸体满地,血流成河。

  相对来说,瑞里奇兹的杀伤力还要更大,根本就没有一个“前进军”士兵可以抵挡住他那沉重的双锤。

  星狂看得心中惧意阵阵:好在普兰斯人当中只有帕潘和瑞里奇兹两个人的战斗力如此惊人,不然的话,对方这样多的人,再加上那样凶猛的武力,“前进军”恐怕用不了半天便会全军覆没。

  ※※※

  圣历2109年8月22日,星狂军队向总部和魔武告急,但是,他们发出的信鹰、信鸽全部在刚刚拍打着翅膀升上了天空的时候,便被玻利亚命令士兵射了下来。无奈之下,星狂带兵数次企图强突,但都无济于事。

  圣历2109年8月23日,星狂命令所有步兵向普兰斯军队发动最猛烈的攻击,然后,马上出动骑兵准备从另外一个方向强突而出。但是,这一招依然没有瞒得过玻利亚,星狂无奈之下,只得又命令士兵撤回原地。在这一天,缺水成了最大的问题。

  圣历2109年8月24日,星狂在凌晨时分命令所有士兵向东攻击,以十几个全军最强的骑兵骑着最好的马准备突围告急,但是,这个计划就好像前面那些计划一样,一眨眼功夫便宣告失败了。玻利亚仿佛能看透星狂的内心一样,星狂每一步行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前进军”受困第四天,士兵们开始陷入极度沮丧之中,缺少食物和睡眠使得他们身心俱疲。

  圣历2109年8月25日,“前进军”士兵开始有人想投降,但是以前为众人所诟病的星狂军队杀害俘虏、平民的习惯却在此时发生了作用,当星狂对想投降的士兵说:“你们想想你们以前对俘虏都干了些什么?”之后,便没有一个“前进军”士兵再想去投降,他们突然觉得还是死守在这里好一点。“前进军”受困第五天,星狂的强颜欢笑已不能掩饰他内心的绝望,在各种各样的方法都行不通,而士兵们又想投降的情况下,他越来越倾向于认为这一次自己是“死定了,没得救了。”

  圣历2109年8月26日,星狂军队此时已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但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他们还是顶住了普兰斯人的轮番攻击。“前进军”受困第六天,星狂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笑容,本来受伤的维拉由于这几天营养不足,伤势非但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反而更加严重了。全军之中,只有菲雅克不知道为什么,精神还是那么饱满。

  圣历2109年8月27日,普兰斯人攻势如潮,星狂只能不停地对自己说:坚持,坚持,坚持!“前进军”受困第七天,很多士兵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圣历2109年8月28日,“前进军”受困第八天,就连星狂也陷入了绝望,他现在只渴望着奇迹的发生。

  ※※※

  圣历2109年8月28日,夜,一颗星星也没有,云层又厚又浓,黑沉沉一片,火把无声地燃烧着。被普兰斯人日夜不休地攻打的“前进军”士兵现在除了握着武器的手还显得非常有力之外,身体的其他部位都在神经质地抖动着。无论从那一个方面来说,他们都已经很难支撑下去了。

  瑞里奇兹状如厉鬼,“前进军”士兵现在看到他都有一种恐惧感,因为,在这九天之中,死在他手下的“前进军”至少有两百个!

  帕潘脸上则带着满意的笑容,嗜杀的脸孔在明灭不定的火光之中,显得倍加狰狞,他对取胜越来越有信心了。

  在这个时候,双方阵营中,惟一一个能够保持清醒的也许只有玻利亚了。他依旧平静地坐在马背上,纹丝不动。尽管胯下的马匹已经换了好几匹了,每一匹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马,但是,连续九天九夜,他都保持着那副姿态,没有一个人看见他打过一次瞌睡。仿佛,就连睡眠这种人类的自然现象,最基本的要求,他也已没有了了。

  “前进军”的阵地越缩越小,他们不停地朝着一个方向退去。至此,“前进军”士兵们都已对突围完完全全不抱一点希望了,有些人甚至干脆冲到阵前,让对方杀死——有时候,死比活着还好。

  凌晨3点半,玻利亚已勒令普兰斯士兵要在凌晨六点之前收拾掉“前进军”,现在,就连一向贪生怕死的菲雅克也不得不加入到战团之中。维拉喘着粗气,耳朵里听着外面的喧哗声,眼睛朦朦胧胧地看到跃动的火光,他从来没有一刻象现在这样渴望死去。

  随着一声声“玻利亚元帅万岁”的叫嚷,普兰斯士兵就好像四堵厚实的墙壁一样向着“前进军”挤压。军官们大声喝令着士兵前进,战马躁急地嘶吼着,踩踏着地下的尸首。弓箭手的手指在颤抖着,高强度的连续射箭使他们的手指不停有鲜血渗出。

  “冲啊!”普兰斯士兵把一根根长枪、矛之类的东西向着顽抗之中的“前进军”士兵扔去,不少“前进军”士兵被射穿了胸,钉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惨厉的呼叫。

  普兰斯士兵一刻也没有停留,手头还有武器的持着武器往前冲,手头没有武器的握紧双拳也跟着向前。“前进军”士兵在这样的狂攻猛打之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不断地后退。

  “杀死侵略者!”“把侵略者赶入地狱!”普兰斯士兵的呼叫之声,不绝于耳。

  绝望中的“前进军”也拼尽了全力,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说,突围与否仿佛也已经显得不重要了,他们只是想用尽残余的一点力量捍卫自己的尊严。战场上一片混乱,战斗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像是人类的战斗,而像是野兽的厮杀。

  普兰斯士兵把“前进军”越逼越紧,很明显,他们是准备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完成玻利亚的命令。

  凌晨4点整,普兰斯人的进攻非但没有丝毫缓和下来的迹向,反而愈演愈烈。星狂脸色悲怆地看着“前进军”士兵一群接着一群地倒下,看着自己的阵地越缩越小,他清楚地知道,再这样下去,不出两个小时,这支“前进军”将完全消失!

  “‘前进军’所有士兵听着!”星狂跳下马,把刀直插入石缝,刀身兀自晃动着,“我星狂现在在此立誓,只要再后退一步,便当自尽以谢天下!”

  星狂响亮而雄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他翻身上马,高举着另一把刀,向外面冲去,矢箭在他身边穿梭不休,但居然没有一根射得中他!本来已经绝望的“前进军”士兵在星狂的鼓舞之下,令人难以想象地奋发起来。轰隆隆的马蹄声如天雷震怒,步兵坚定地踏步向前,“前进军”简直就好像是一块块坚实的石头,向着普兰斯人抛掷而去。

  而就这时,后方的普兰斯士兵居然莫名其妙地开始溃退,仿佛碰到了什么鬼怪一样。顿时,普兰斯军乱成一团。

  “冲啊!”一把把已经卷刃的刀、一支支已钝的长枪向着普兰斯人砍着、刺着。映着火光的刀像一团团移动的火,令人目眩神迷。

  在转瞬之间,局势便完全扭转了,就连星狂自己也感到意外。不过,他并没有多想,而是继续往前冲锋。

  帕潘像一头狮子一样怒吼着,把后退的士兵们斩于刀下。瑞里奇兹对于逃跑的人也毫不留情。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周围的那些人终于没有敢后退,而是继续勉为其难地往前冲。

  但是没有用,大部分普兰斯士兵在“前进军”的狂攻之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

  “黑暗斗士,黑暗斗士来了!”突然,普兰斯阵中响起一阵阵恐惧的喊声,所有的普兰斯士兵顿时纷纷四散逃离,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星狂下意识地向发出喊声的地方望去,一排排的普兰斯士兵倒了下去。星狂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发动反攻,对方便一片混乱,原来是魔武的军队刚好在这个时候来到。

  “我也不知道是走了哪门子好运,还真是歪打正着呢!”事后,他对维拉这样说道。

  原来,魔武率领着军队去追杀可约、提兰的联军,在一个前锋团被他消灭之后,心惊胆颤的可约、提兰便率军往埃南罗逃跑。

  据说,在可约和提兰这次逃跑之中,曾经遭受过帕潘冷眼,并对被帕潘羞辱之仇念念不忘的拉什尔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因为他向他们进言说:“玻利亚这是把我们往死里推,借刀杀人,明明知道黑暗斗士是不可抵挡的,还让我们来引开他们。”

  因此,魔武这才得以率军回来支援星狂。而可约和提兰的部下也因此有一大部分散去了,因为他们对可约和提兰逃到埃南罗去寄居在别人的屋檐下,而让自己的祖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行径感到万分不齿,结果,可约和提兰仅仅带着十多万残兵败将灰溜溜地逃跑了。

  历史就是如此偶然,要是可约和提兰认认真真地和魔武大战一场的话,魔武战胜他们自然同样是不在话下的。但是,他等到那个时候再回来支援星狂的话,恐怕星狂和他的军队已经不复存在了。

  “前进军”士兵知道了黑暗斗士前来助阵,他们的斗志更加旺盛,鼓起精神追杀着普兰斯人,倾泄着他们连日以来被压抑的怒火。

  逃避不及的普兰斯士兵血肉横飞,凄厉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此刻,他们心中已经不再有什么荣誉感,什么尊严,他们只想逃,只想逃得远远的。他们为了能跑得更快,丢弃身上所有能丢弃的东西。

  “前进军”士兵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他们穷追不舍,在尽可能的条件下,就连一个普兰斯士兵,他们也不会放过。

  面对这样的情景,玻利亚脸上甚至没有哪怕是一丝丝的迷茫和痛苦,他显得那么的平静。

  “如果他们来得再慢一点,我们就胜利了。”很多人心中都知道在战场上没有如果,但他们还都是忍不住要假设一番。但是玻利亚并非这些人当中的一个,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今天,自己将被彻底地打败,普兰斯从今以后将不再是普兰斯。他只想静静地承受着这一切。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恨,对“前进军”没有恨,他只是默默地爱着普兰斯,爱着普兰斯所有的人们,而为了对普兰斯人的爱,他必得反抗“前进军”的侵略,没有别的选择。

  “杀啊!杀啊!杀死他们!为了依维斯总统领!为了‘前进军’,杀啊!”星狂的狰狞面目对比起玻利亚的平定安详来高下立现,玻利亚依然那样坐着,跟占据优势时一点区别也没有。他此刻从容的姿态更让人觉得仿佛他才是胜利者。

  玻利亚深情地望了望天边,云朵是那么温柔,轻轻地滑过天际,甚至有了微风,带着沁人心脾的花草香。刹那之间,往事涌上了玻利亚的心头,童年、青年、成名,一直到现在,一幕幕毫不间断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笑了笑,须发在风中飘动。

  普兰斯,我已经倾尽所能了!普兰斯所有的子民们,我已经不再能保护你们了!承认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痛苦的,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玻利亚那平静如无风的湖面的脸似乎在恬静地倾诉着。

  终于到了要离去的时候了,这样的结局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好的,所有真正的战士都会选择在战场上离去,而我,一生下来就是战士,现在更是。

  “哈哈哈哈哈!玻利亚,玻利亚元帅!这次谁输谁赢?”星狂四处顾盼、得意洋洋地大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骑着马,出现在玻利亚的眼前。

  玻利亚只是嘴角拉了拉,看了看星狂,仿佛星狂距离他很遥远、很遥远。

  “玻利亚元帅,这次轮到我放你一马了吧!哈哈哈哈,你可以来找我报仇的,我随时恭候。”星狂见玻利亚一句话也没说,便又嚷道。

  “年轻人,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玻利亚微微叹了一口气,无限怜悯地说道。

  顿时,星狂如同被霜打蔫了的花朵,高昂的头低得贴到了胸口,眼望着马匹被风掀动的鬃毛。胜利的喜悦已经化为乌有,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在玻利亚面前是个失败者,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仍将是,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而在战场上打败玻利亚,在此刻则反而加深了星狂内心的失败感。

  玻利亚笑了一笑,一丝血丝从他的嘴角流出,接着,脑袋垂了下去。战马仰头叫了一声,仿佛在为一代名将的死亡而鸣哀。云朵密密实实地遮盖住了天空,在失去玻利亚的日子,很多人将不会再看到阳光。

  星狂万分震惊地望着玻利亚,他的胸口赫然插着一把匕首。星狂呆呆地看着,失魂落魄,霎时之间,他觉得是自己亲手毁坏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战场上的胜利与失败已经无关紧要,在玻利亚死亡的现实面前,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玻利亚元帅!”瑞里奇兹两目尽裂,声嘶力竭地嚷道。他的双锤沾满了血,在接连砸烂了几个黑暗斗士的头颅之后,他纵马狂奔,举起了沉重的双锤,砸向自己。

  瑞里奇兹用自己的死,来表达自己对玻利亚的无限崇敬之情。

  喊杀声零落下去,整个世界萧索一片,就连冷漠的魔武也被这种悲哀的气氛笼罩着,坐在马上,眼中有着悲伤。

  “玻利亚元帅!”帕潘喷出了几大口鲜血,一头栽在玻利亚的马下,抱住马脚,一行行滚烫的热泪从他的脸庞滑落。玻利亚对他的教诲依然如在耳边,无论在什么时候,玻利亚对帕潘来说,都好像是一个慈父。帕潘泣不成声,星狂就在离他不到一米之处,依旧发着呆,只要帕潘想杀他,他将不会有丝毫反抗的机会。然而,极度痛苦的帕潘连这些也已经没有想到了,他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然坍塌。

  凶残成性的黑暗斗士定定地立在地上,普兰斯士兵再不逃跑,“前进军”士兵也统统停手。在这个时候,整个战场只有一个中心:玻利亚。

  “玻利亚元帅!”残余的普兰斯士兵闷声嚷着。

  远山好像也在摇晃着,哀叹着,一声声,催人断肠。

  帕潘从地上挣扎起来,把玻利亚的尸体抱在怀中,慢慢地走着。战场一片死寂,“前进军”士兵们看了看星狂,等待着他的命令。

  “让他走。”星狂摆了摆手,无限疲惫地道。

  “玻利亚,玻利亚……”战场上仿佛有一股无言的节奏在涌动。

  “玻利亚,玻利亚……”就连士兵们跌跌撞撞地走动,也好像在重复着这个伟大的名字。

  ※※※

  圣历2109年8月28日,玻利亚战败,第二天普兰斯宣布投降。历史上第一次用一个人,而且是战败的人来命名一次战役,称之为:玻利亚之死。这个日子之所以被后来的人们永远记住的原因也并不是因为“前进军”辉煌的胜利,而是因为一代巨星——玻利亚的陨落。当玻利亚死去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大陆沸腾了。

  西龙、风杨悲不自禁,特别是风杨,作为一个正统军人,他从小便对玻利亚的事迹耳濡目染,而玻利亚指挥的每场战役也都成为了“帝国士官学院”教材。他们深深地后悔当初怎么就没阻止星狂和魔武发动攻击。得知消息的当场,风杨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呆呆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闭门不出。

  人们纷纷自发地举行纪念活动,有些国家甚至把每年的8月28日定为“兵圣受难日”。一向有商业头脑的海罗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出版发行了各种各样关于玻利亚的纪念物品:例如图章、书籍等等,甚至还有人把几撇胡须装在盒子里,说是玻利亚生前留下来的。

  普兰斯国王波拉密斯闻讯之后,嚎啕大哭,三日不休,后来郁郁而死。至于抱着玻利亚尸体的帕潘,在找到了一块地方把玻利亚埋葬之后,也拔剑在玻利亚墓前自杀身亡,真是令人唏嘘不已。此后,玻利亚之墓便被当成一大景点,供人瞻仰,而在玻利亚墓旁左右还立着两个人,一个代表瑞里奇兹,一个代表帕潘。

  但是,令整个人类最震动的一件事情还是战胜的一方魔武、星狂军队,全军为玻利亚举哀,以表示对玻利亚的崇敬之情。玻利亚的死去,还让一向主张赶尽杀绝的魔武和星狂破天荒地释放了战败的普兰斯俘虏,并且对普兰斯人民也秋毫无犯。

  一天之后,魔武、星狂率军转攻埃南罗,准备和杰伦会合,这势必将会又是一场西部大陆的空前大战。

  ※※※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佛都王子,普兰斯玻利亚兵败自杀!”巴蒂面色惨然。

  “从此世界再无真正会用兵之人。”佛都顿足,嗟然叹道,“想不到玻利亚最终还是败在‘前进军’手里。”

  巴蒂默然,玻利亚也算是与他同一个时代的人,如今玻利亚自杀身亡,他也难免有兔死狐悲的感叹。

  “各国有什么反应?”顿了顿,佛都说道。玻利亚的死固然可叹,但是,他称霸天下的计划可不会因此而稍有中断。

  “各地纷纷发动悼念玻利亚的活动,很多国家甚至颁布命令为此致哀三天。”

  “好!”佛都说道。

  “好?”巴蒂问道。

  “玻利亚既死,‘前进军’必然是神憎鬼厌,这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很好吗?”佛都说道,“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大肆宣传,号召全世界的人来反对‘前进军’,即使不能让他们都来反抗‘前进军’,但至少让他们去恨,一恨事情就好办多了。”

  “确实如此。”巴蒂叹道,无论在什么时候,佛都总是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清楚地把握形势。

  “这件事情,我必须亲自来办。”佛都想了想,面色凝重地说道。

  第二天,埃南罗举国哀声四起,“人民自发性地进行了悼念普兰斯玻利亚元帅的活动,寄托对一代伟人的哀思,对‘前进军’的恶劣行径致以最严重的谴责。反对战争,还世界一片和平!”埃南罗各大报纸纷纷这样写道。

  而在第三天,全世界几乎每个国家都收到了埃南罗佛都亲王的严正声明:“……埃南罗将不畏强权,永远与万恶的‘前进军’势不两立,一定要肃清‘前进军’的余孽,请世界各国支持我们!”

  一时之间,埃南罗变成了反对罪恶势力的先行者,声誉一日隆似一日。甚至有人不远千里来投靠埃南罗,就是为了将来能与“前进军”一战。

  ※※※

  “永久之谜”。

  青华神情疲惫地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这十几天,他不眠不休,整个人整整瘦了一大圈,跟十几天之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天行、杨秋、达修、莫问、请学、修罗、罗素看着他,很明显,这十几天以来,他们也象青华一样,一刻也没有合过眼。

  所有的人嘴唇都动了动,但没有人率先开口。他们突然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莫名的恐惧,他们深怕听到不幸的消息。

  “手术成功了,两个人都安全。”青华淡淡地说道。一枚叶子落在他的灰白的头发上面——他进去时还是满头黑发,现在竟也成了灰白,足见这十几天对他精力消耗之大。

  所有的人先是一低头,然后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他们紧攒着双拳,兴奋得脸孔紫涨一片,他们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可以来表达此刻无比兴奋的心情。

  “暂时还不能进去。”青华见到他们好像都有冲进去的迹象,便拦住了门,说道,“手术刚刚完成,他们俩都还需要时间休息。”

  “青华,你怎么样?”天行问道。

  “还好。”青华定定地说道。

  圣历2109年8月30日,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日子。据说,在这一天,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人,都在当天晚上看到西北部出现了一颗闪亮的星星,把月亮的光芒都遮盖住了。有人说这颗星星是前所未有的,是人类历史上的最新发现,但经常观看夜空的人却说,这颗星星只不过是曾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现在又重新出现罢了。

  不管如何,这一天,是最让“永久之谜”的人们兴奋的日子;这一天,以后将改变整个人类历史进程的依维斯换心成功,昔日不言山上的少年将再度泛发出光彩。

  复活之后的依维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能给世界带来和平和幸福吗?人们纷纷猜想。但毫无疑问的是,整个大陆将因为依维斯的复活而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