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逼供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075 2004.04.10 11:15

    圣历2109年8月8 日,普兰斯,科斯特城。

  从地势而言,科斯特城并不算十分险要,城墙虽然还算坚固,却并不高大,甚至就连护城河现在也是干涸的。也正因此,星狂攻下它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只是把自己所有的士兵列在城下,摇旗呐喊了一阵子,城里的人便大都作鸟兽散。少数人抵抗了一阵子,但很快便被人多势众,战斗力又远远高出他们的“前进军”悉数歼灭。

  而星狂和魔武这一次并没有追杀那些人,倒不是他们变得仁慈了,而是他们觉得逃脱的人数那么少,又大多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杀起来也没多大意思。

  “前进军”是在前两天攻下这个城的,现在由于越来越靠近开兰了,需要养精蓄锐,并顺便补充补充粮草和武器装备,于是暂时驻扎在这里。

  魔武走在城头上,附近的士兵看到他之后,便都不着痕迹地慢慢走向别的地方,对于魔武,他们都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不过,魔武对这一切却并不在意,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他的朋友和敌人都是一样的稀少。严格来说,魔武的朋友只有依维斯一人,至于莫问,魔武跟他也是谈不有什么很深的交情。至于他的敌人,就更加不用提了,已经一个也不剩地死在他手下了。

  现在,不知道依维斯究竟如何?魔武想着。

  “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跑过来,叫道,“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一会了。”

  “什么事?”一向冷漠的魔武,竟然两眼发光问道,“难道是有阿尔斯山那边有来信?”

  “信?什么信?没有啊!”格里高尔说道。

  “哦?那你来找我干什么?”魔武大失所望,又恢复了无表情的脸孔。

  “我抓到一个密探。”格里高尔说道。

  “密探?”魔武说道,“有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

  “没呢!等着你去审问。”格里高尔有些畏缩地道…

  “这种小事情也要我去?”魔武不耐烦地说道。

  “属下对这个没有什么经验。”格里高尔一脸的尴尬。

  “交给星狂去审。”魔武扭过头,继续看他的风景。

  “遵命。”格里高尔只好怏怏不乐地退了下去。

  ※※※

  星狂漫无目的地走着,维拉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这两天,星狂心里空虚得要命,整天也不知道干什么好,只觉得生活毫无意义。他经常莫名其妙地想到依维斯,然后又想起“永久之谜”,但他对这些完全一无所知,越想越头痛。到了最后,索性,他也不再去自寻烦恼了。

  “星狂团长,看来攻下普兰斯指日可待了。”维拉偷觑了星狂一眼,开口说道。

  “玻利亚一日不死,我一日难以心安,普兰斯也一日难以被我们攻占。”星狂答道。

  又沉默了一阵,星狂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菲雅克在干什么呢?这两天老不见他人”

  “团长现在过去看看他,就知道了。”维拉想起和菲雅克的夙怨,灵机一动道。就凭他这几日的所做所为,星狂这样一看,有他好看。维拉有些幸灾乐祸地想。

  “好,马上过去。”星狂想了想,反正没事做,便答道。

  “这小子还真会享受啊!”走近菲雅克的住处之后,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阵阵低低的浪声笑语,星狂骂道。

  维拉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心里却笑得几乎岔了气:菲雅克,这次该遭报应了吧!

  “回去吧!”星狂说道。

  “什么?回去?”维拉眨巴着眼睛,纳闷地道,“不是应该好好惩罚他吗?”

  “惩罚他?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要他不干这种事,除非把他给杀了。”星狂说道。

  维拉还想再说些什么,正在此时,格里高尔跑过来叫道:“星狂团长。”

  “什么事啊?是不是阿尔斯山那边来信了?”星狂跳了起来,说道。

  “信?没有啊?”格里高尔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想道:怎么今天个个都找我要信?

  “噢!”星狂马上泄了气。

  “星狂团长,黑暗斗士王叫你去审问一个普兰斯密探。”格里高尔说道。

  “好的,我马上去。”星狂立刻又精神百倍,魔武的命令可不是闹着玩的,“维拉,你进去叫上菲雅克,他怎么也曾经是普兰斯王子,应该比较容易套出点什么来。”

  “好。”维拉即刻向着菲雅克的房里跑去,虽然不能使菲雅克受到惩罚,但是将菲雅克从享乐当中拉出来,维拉也感到无比快意。

  ※※※

  “我是菲雅克,就是以前普兰斯的四王子,说!你为什么要当密探?”菲雅克头发还有点凌乱,分明还没梳理好,就被维拉拉了过来。

  “四王子好,小的家境贫寒,没办法,参了军,后来便给指派来做这份工作。”那密探畏畏缩缩地说道。

  “那你探到什么了?”菲雅克问道。

  “小的什么都没探到,不要杀我,放我一条生路吧,小的家里上有五六岁的老母,下有七八十岁的小儿……”那士兵颤抖着说道。

  “是七八十岁的老母,五六岁的小儿,连这个都说颠倒了,你是猪啊!”维拉忍不住插嘴道。

  “别打岔!”星狂不耐烦地喝道。

  “什么都没探到?真的?”菲雅克说道。

  “真的,真的,一点都没有骗你,四王子。”那士兵忙不迭地说道。

  “星狂团长,他说他什么都没探到。”菲雅克说着又转向士兵,“现在普兰斯人有什么反应?玻利亚什么时候会带兵前来?”

  “普兰斯人纷纷歌颂四王子您的丰功伟业,以后的普兰斯势必是在四王子您的光辉笼罩之下的。”那士兵说道。

  “星狂团长,他说普兰斯人歌颂我。”士兵的话本来只为了奉承菲雅克,不过,在他听来可就不好受了,那分明是最辛辣的讽刺。

  “我又不是聋子,我听得懂!叫你来审问人不是叫你来当传声筒,本来还想省点事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自己来。”星狂怒道。

  “是,星狂团长。”菲雅克低着头。

  “你是哪里人?”星狂问道。

  “埃南罗人。”那密探答道。

  “埃南罗人?你居然是埃南罗人?”星狂用脚踢了踢那密探,“那你干吗跑来给普兰斯人当兵?”

  “报酬比较……比较丰厚,而且,在埃南罗对士兵的要求相对要严格一点,我报考了很多次帝国士官学院都没考上。”那密探答道。

  可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原来如此。埃南罗就是给什么帝国士官学院害死的。”星狂对密探不禁产生了一股同情之感,因为他自己当初也没有考上帝国士官学院的,曾经一直深以为憾。现在却是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是酸的。

  “好,那现在说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星狂问道。

  “做密探。”那密探诧异道,心想:这还用问吗?

  “我是问你查到什么了?”星狂说道。

  “没查到什么,刚才已经说过了。”那密探说道。

  “我看你是埃南罗人,跟我是同族人的分上,对你客气,你别以为我真不会对你怎样啊?”星狂大怒道。

  “小的确实是没查到。”

  “好,你没查到是吧!维拉,他说他没有查到什么!”星狂对维拉说道。

  维拉马上心领神会地抽出刀,在那士兵面前转了几转,然后狠狠一刀劈下。

  “哎!不知道这一刀对人砍下去会成什么样子呢?”星狂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说,我说。”那密探立刻打了一个寒颤,忙不迭地说道,“我查到你们城里的军队大约有四十多万,分布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其中东面最少,仅仅有一万来名,但此处阴森可怕,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玄机,其他三个方向的兵力分布则大致差不多。”

  “看来你还知道得不少嘛!这些情报你向上头汇报了没有?”星狂冷笑了几声。

  “没,没有汇报。”那密探闪出一丝慌张之色。

  “一个合格侦察兵,只要潜入这里,都能在十个小时之内,大致了解这里的状况,随后向总部汇报。而你来这里的时间绝对已经超过十个小时,因为我们在这里驻守了两天了,这两天城门都是紧紧关闭着的,这说明你一早就在城内了。两天的时间足够你做任何事情。”星狂说着踢了那士兵一脚,“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般戏弄?再有半句假话,我一刀砍死你。”

  “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普兰斯有没有派援军前来这里?人数大约多少?普兰斯士兵的战斗力怎样?”星狂一口气问道。

  “这个小的确实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玻利亚元帅将很可能在这几天从开兰出发到这里来,而普兰斯士兵的战斗力大致也差不多,但是,在玻利亚元帅手下,士兵们通常会表现得勇敢一点。”那密探老老实实地答道。

  “你表现得相当好!”星狂用手拍了拍那个密探,展开笑容。接着又转向菲雅克,意味深长地说道:“菲雅克王子,他就交给你处置了。”

  “好!”菲雅克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想:尽叫我干这些缺德事。

  “维拉,咱们去向魔武大人禀明一切。”星狂说道。

  “好的。”维拉纵然心中有一千个不愿意去见魔武,却也只能答道。

  “你,跟我来。”菲雅克看了看那密探。

  那密探拖着沉重的镣铐跟着菲雅克走了出去,如果他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的话,恐怕他永远也不可能自觉地跟过去。

  ※※※

  “魔武大人。”星狂对魔武说道。

  “怎样?”魔武一个字也不肯多说。

  “敌军对我们的动向了解得十分透彻,看来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计划。”

  “好,你去重新议定计划。”魔武毫无表情地说道。

  “是。”星狂松了一大口气,躬身而退。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魔武就觉得有一种难言的压力。

  ※※※

  玻利亚带领着军队缓缓向前行进着,沿途城镇的居民因为战乱不断,又闻知官兵将至,大都已经举家迁离了。因此,百业俱废,凋敝非常,玻利亚心中当然也徒自生了一些感叹。

  沿途也有一些普兰斯的人民挑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送给普兰斯士兵,说是官民一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玻利亚虽然屡次下令拒绝,但最终却不过那些人民的一番好心,也只好接受了馈赠。

  还有一些人则根本就是出自对玻利亚的崇拜,当军队路过的地方,设置神龛,顶礼膜拜,将玻利亚当神一样看待。

  圣历2109年8月10日,玻利亚军队来到普兰斯式部平原。

  “玻利亚元帅,我军行进速度如此缓慢,赶到那里时,恐怕整个普兰斯都被敌军吞并了。”土匪出身的瑞里奇兹现在已经成了继帕潘之后,玻利亚身边最亲近的人,原因很简单,瑞里奇兹对玻利亚忠心耿耿,而且,他也颇有头脑。

  但现在,玻利亚的行军速度让性急的瑞里奇兹感到很受不了,再加上整天想到普兰斯人民正在敌人的铁蹄之下苟延残喘、苦不堪言,心里更是非常不痛快,觉得有劲没地方使。

  “即使整个普兰斯已无半寸土地属于我们,只要有这支军队,我们都仍可以重新再来。”玻利亚微笑着说道。

  “但是,难道我们就不能稍微快点吗?”瑞里奇兹说道。

  “那我问你,魔武、星狂的军队最大的特点是什么?”玻利亚说道。

  “速度,自然是速度了。”

  “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

  “说明他们讲求效率。”

  “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噢,我明白了,玻利亚元帅,你是说魔武、星狂都是性急之人,必然率先向我们进攻,我们正好以逸待劳?”瑞里奇兹释然道。

  “正是如此,如果我们用速度去对抗他们的速度的话,不啻于是以自己的弱点去攻对方之所长,结局如何,可想而知。”玻利亚说道,“对付一支讲求速度的军队,如果我们不能比他们更快,我们就只好承认自己比他们慢,并用慢去制快。”

  “以慢制快?”瑞里奇兹惑然道,“属下愚钝,敢问玻利亚元帅,怎样个制法?”

  “上一次我在比利亚丽小镇是怎样围困星狂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那时我还对玻利亚元帅出言不逊,幸亏你大人大量,没有怪罪于我。”瑞里奇兹说道,“难道那就叫以慢制快。”

  “是的,当星狂以狂风般的速度追杀你们的时候,那就是快。而我已在周围布下了重兵,只等他上钩,兵在原地不动,这就是慢。”玻利亚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再用这样的计策去对付星狂,他还会上当吗?星狂也是一个聪明人,岂会一错再错?”瑞里奇兹问道。

  “有一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玻利亚捻了捻胡须,“再怎么变,星狂依然是星狂,也许他急躁的毛病会改善,但是要根治却是决无可能,他就是他只能称之为大将,不能成为统帅的主要原因。”

  “玻利亚元帅高见!”瑞里奇兹说道,“但是,等到我们把星狂困住了,恐怕举国人民也大多已经遭殃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也知道,我们的士兵和‘前进军’士兵就个人战斗能力来说要逊色不少,想将他们一网打尽也只好暂且忍辱负重了。”玻利亚叹道。

  “属下明白了。”

  ※※※

  “报告玻利亚元帅,帕潘将军的军队目前在离这里大约五里之处,现在正往这边赶来。”侦察兵说道。

  铺天盖地的大军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平原。前方尘土飞扬,一匹马飞奔而来,马上那人战袍褴褛。

  “帕潘将军,是帕潘将军!”看清楚了那人长相的玻利亚的士兵们不约而同地嚷道。

  “玻利亚元帅!”帕潘奔至玻利亚身前,翻身下马,伏倒在地,泪如雨下。

  “快点起来。”玻利亚说道,“起来!”

  帕潘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他最敬爱的元帅面前,他心里的防线完全崩溃了。

  “是男人的就给我站起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输了,下次可以赢回来!你看看你的样子像什么?”玻利亚低喝道。

  “是。”帕潘这才垂着头站了起来。

  “这才像是我的下属。”玻利亚看了看帕潘憔悴的模样,心里也是百味丛生。

  “玻利亚元帅,属下无能……”帕潘说着泪水又涌了出来,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知败又安知胜?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况且输给星狂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败在他手下的人不计其数。”玻利亚说道。

  “属下明白了,请玻利亚元帅治罪。”帕潘说道。

  “国家正在用人之际,你要振作起来,戴罪立功。”玻利亚放低声调,柔声说道。

  “是。”帕潘直了直腰,说道。

  ※※※

  永久之谜。

  “莫问,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几天你们避着我都在说些什么?”璐娜问道。

  “没什么,就是在商议着怎么让你心情平静罢了。”莫问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在骗我。”璐娜定定地说道。

  “我有什么必要骗你呢?”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骗我,你根本不擅长骗人,你们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璐娜盯着莫问的眼睛。

  “你多心了。”莫问避开了璐娜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骗我?”璐娜追问道。

  “别胡思乱想,你的当务之急是保持平静。”莫问说道。

  “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你要我承认什么?”莫问双手向前一摊,显得非常无辜。

  璐娜鼻子里“哼”了一声,别过了头,停了一会,又转过头徐徐地问道:“莫问,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

  “当然,依维斯的朋友就是莫问我的朋友。”莫问语气生涩。

  “是吗?你还记得依维斯是你的朋友吗?”璐娜冷冷道。

  “我从来就没有忘记,璐娜。”

  “你既然当依维斯是朋友,也当我是朋友,就不该瞒着我。”璐娜说道。

  “璐娜,你肚子饿了没有,我们回去吃饭吧!我师父他们也快等急了。”莫问口里这样说,心里暗叹道:正因为我当你和依维斯是最挚爱的朋友,我才不能告诉你。

  “你在岔开话题?”

  “回去吧,走了一整个上午,也够累的了。”

  “告诉我,是不是跟依维斯跟我有关?如果你真当我是朋友,就告诉我!”璐娜抓着莫问的双手,问道。

  “你太激动了,保持平静会更好一点。”莫问竭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憋死,更不可能保持平静。”璐娜苦笑着说道,“而依维斯被救活就会更加遥遥无期了。”

  “璐娜……回去吧!”莫问几乎忍不住要说,但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猜到,依维斯动手术根本就跟我心情是否平静无关。”璐娜定定地说道。

  “哦!”莫问面无表情,内心却大受震动。

  “是不是?”璐娜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声嚷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是不是这样?莫问。”

  “事实如何,我也不大清楚,但罗素猜想,青华前辈能否救活依维斯跟你心情是否平静无关。但你自己的性命却绝对相关。”莫问迟疑着说道。

  “我明白了。”璐娜苦笑了一下,冲了回去。

  “我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对的?我告诉璐娜会不会真的害了她?我是不是不该告诉她?哎!”望着璐娜的背影,莫问思绪万千。

  “依维斯如果知道一定不会让我说的。”莫问把脸孔埋进了双手,不无忧愁地想道。

  ……

  “青华前辈,你是不是因为怕我性命不保而拖延为依维斯动手术的时间?”璐娜仰着脸,问道。

  “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你只需要好好地养好身体,做到心灵平静就可以了。”青华说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璐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决。

  “是的。对依维斯来说,你的心情平静对他的复原会有一定的帮助,但绝非是必要的条件。不过,我不能为了救依维斯而不考虑你,这不是一个医者应有的态度,我希望你们俩都可以活下来。”

  “我个人无论出了任何事情,都无怨无悔,我只希望依维斯可以重新活过来。”璐娜说道。

  “我越是知道这一点,我就越不能那样做,璐娜。”

  “青华前辈,你不必诸多顾虑,就算我不幸死掉了,也是我自己命薄。况且,你不是说依维斯的生死关乎到整个人类吗?就算不为依维斯,为了整个人类我也可以牺牲自己。”璐娜激动地说道。

  青华默然,他越来越发觉,有些事情的确不是靠修为就可以看透的,比如现在,他就深感踌躇。

  “青华前辈,拜托了!”璐娜说道。

  “哎!”青华叹气道,“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请前辈告诉依维斯,有一个人一直深深地喜欢他,至死不悔。”璐娜平静地说道。

  “好。明天手术便可以进行了。”青华说道。

  “多谢青华前辈。”璐娜说道。

  ※※※

  在这个时候,杰伦的军队正逐步向着海罗深入,沿途的海罗人望风而逃,军队纷纷不战自溃,而毕达所谓的抗击大军则屯居在较后面的地方,一时还无法前来抗击杰伦。

  不过,由于海罗水上面积很大,杰伦为了预防海罗人通过海军在背后或者侧翼偷袭,以稳为上,行军速度简直可以和乌龟相比较。而现在,他又再一次在营帐里接待上次海罗右丞相乌瑞罗派来的使者。

  “参见杰伦将军。” 奇拉特说道。

  “奇拉特使者好!奇拉特使者不远千里,来回奔波,真是太辛苦了!”对待曾经送过他十万钻石币的人,杰伦显得非常客气。

  “杰伦将军说哪里话,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不知道使者这一次来,是不是给我带来好消息了呢?”

  “乌瑞罗右丞相让我向杰伦将军问好,并致以最高的歉意。上一次毕达突然派军攻打你们,我们事先也是毫不知情,还望杰伦将军多多体谅!”奇拉特说道。

  “奇拉特使者不必客气,我收了乌瑞罗丞相的礼物,却还是出兵迎战,并杀死了不少的海罗士兵。虽然当时我是被逼的,但是,总归对不起乌瑞罗丞相,心中实在惭愧万分。”杰伦一副哀伤的样子。

  “将军不必自责,乌瑞罗丞相也深知将军是迫不得已的。”奇拉特说道,“此次我来是为了向杰伦将军致谢的,多谢杰伦将军对海罗的平民百姓秋毫无犯。”

  “我自己也曾经是平民,所以深深知道平民百姓在战争中的无助,况且,他们又没有什么错。你们不用感谢我。”杰伦肃然道。

  “杰伦将军真是高风亮节,海罗人与你为敌,实属不该。”

  “哪里,哪里。”

  “乌瑞罗丞相请求杰伦将军以后即使两军继续交战,也尽可能地放过无辜的平民。” 奇拉特说道。

  “好,我答应你,只要他们不参与到战斗之中,我一定勒令士兵不胡乱杀人。”杰伦这次倒是认真的。

  “我替海罗千千万万百姓谢过杰伦将军了。” 奇拉特深深一躬。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杰伦说道。

  “关于议和的事情,丞相说暂时议和的条件还是不够成熟,但是,他一定会尽可能地在国王面前斡旋。” 奇拉特说道,“所以,请杰伦将军千万放心。”

  “放心,我一定尽可能放慢行军速度。”

  “多谢杰伦将军的成全。”奇拉特说道。

  “乌瑞罗丞相时时刻刻为海罗人民着想,丝毫不以一己的得失荣辱为意,杰伦我也是深感钦佩。”杰伦突然想起自己的父亲,当年也是这样对基欧忠心耿耿,心中不由得对乌瑞罗产生了一股好感。

  “杰伦将军过奖了,我替丞相谢过。”奇拉特彬彬有礼地说道。

  “不过,那个毕达明明知道打不过我,还拼命地要挑战我,真不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不知是否受外人利用。”杰伦说道,他大概不知道他这样随口一提对日后的形势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他也是尽自己责任罢了。” 奇拉特脸孔一红,被人当面说自己国家的军队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是事实,但还是够难堪的。

  “那么,奇拉特使者此次前来是否还有别的事情呢?”

  “乌瑞罗丞相还想请杰伦将军开出与海罗议和的条件,先做准备。”奇拉特说道。

  “条件?”杰伦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条件,每年向我们‘前进军’进贡,而‘前进军’也将保证海罗的安全,一有外敌入侵海罗,我们一定会出兵帮你解决。”

  “敢问杰伦将军需要我们进贡多少呢?每年三十万钻石币够不够?”奇拉特问道。

  “三十万?”杰伦张大了嘴巴,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每年三十万,那‘前进军’以后也不用向人民要求纳税了,用这三十万钻石币来运转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是不是有点太少了?”奇拉特问道,“价钱可以适当地上调,不过这一切都得等乌瑞罗丞相让我们国王改变主意来和你们议和之后才能实现。”

  “这个金额我可以接受。”

  他现在比以前任何一刻都更希望议和,原因很简单,就算攻下整个海罗,以后每年的获益也未必有这么多,因为海罗人可以跑到海上去,到时只能徒呼奈何。而且,“前进军”这样下去也未必真能攻下整个海罗,倒不如顺水推舟。

  “那么杰伦将军,在下就此告辞了!”

  其实,杰伦并非是不想要得更多,只不过他知道一切都有个限度,因为贪小失大实在不值得。

  ※※※

  毕达兵营。

  “左丞相,我军连连败退,国内舆论好像对我们很是不利,属下真为海罗感到担心,也为丞相你的处境感到担心。”毕达的爱将郎达罗说道。

  “郎达罗,你只需要专心调度军队就可以了,其他一切事情我一力承担。”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令毕达不胜其烦。

  “属下一定尽力而为,以报您的知遇之恩。”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毕达望了望郎达罗。

  郎达罗躬身不语,他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士兵们今天的操练状况如何?”毕达问道。

  郎达罗说道:“相对于刚开始已经提高了不少,但是……”起点实在太低了,这点提高恐怕也没什么用,这句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哎!”毕达忍不住暗自叹了一口气,对军队的情形,他也知之甚详。

  “左丞相你也不必过分担忧,我们zhan有天时、地利、人和,最后一定可以取得胜利。”郎达罗见到毕达神色黯然,便安慰道。

  “哎!真不知道后世的人会对我有怎样的评价。”静了很久之后,毕达突然叹气说道。

  “左丞相为了国家不惜受尽一切委屈,海罗人民一定会记住你的。”郎达罗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不过,毕达似乎不以为意。

  “人民记住我与否,根本无关紧要。”毕达说道,“只要海罗平安无事,我就是死也死得瞑目。”

  “左丞相,你言重了。”郎达罗的语气有些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