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收买民心(全)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939 2003.12.19 09:37

    圣历2109年6月14日八点零八分。“永久中立之地”与基欧交界处。杰伦率领着军队就驻守在这个地方,时值夏天,本该是草木繁茂,绿茵遍野,但是,由于战火不断,此地现在竟然是荒芜一片,而且,由于又是边境,偌大一块地方,竟然看不到一个人——不论是基欧的,还是“永久中立之地”的。

  “谁又能想得到几个月之后,我旧地重游。”杰伦一声叹息,望了望自己帐篷里的东西,一张桌子,桌上摆着白纸、笔、墨水,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帐篷壁上还挂着一把弓箭和一些箭。一切显得那么简洁,甚至于到了简陋的地步。

  “上天就爱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玩笑。”说话的是杰伦的贴身守卫。

  “哎!人生本来就是不停地在循环着,只不过有些人兜的圈子大点,有些人几乎等同于站在原地罢了。”杰伦意味深长地叹道。

  “不知道杰伦将军对此次与坎亚有战争有什么看法呢?”侍卫笑了一笑。

  “看法?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过程将会无比艰难,但最终我们一定可以取得胜利!”杰伦说道。

  “杰伦将军高见!”做侍卫的,不拍马屁哪里还能混得下去?这一点举世皆然,就连杰伦的侍卫也不例外,“另外,杰伦将军认为现在这场战争与对基欧的战争有何共同之处呢?”

  “仇恨!”杰伦一字一顿道。

  “仇恨?”侍卫搔了搔头,大惑不解。

  “基欧掌权者杀了我的族人,仇恨!坎亚害死了依维斯总统领,仇恨!”杰伦说道。

  “属下终于明白了!”侍卫恍然大悟道,“属下又想请教杰伦将军,两场战争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仇恨!”杰伦微微一笑,答道。

  “仇恨?又是仇恨?”侍卫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惑然道。

  “你是我的贴心侍卫,我也不妨直说。”杰伦说道,“对基欧的战争更多是我个人的仇恨,而我们现在对坎亚的战争却是万众万民的仇恨。”

  “属下受教了!怪不得刚才杰伦将军说我们稳操胜券,杰伦将军一个人的仇恨尚且可以把基欧掀翻,更何况现在还加上许多人的仇恨呢?这一次,坎亚可真是走投无路了。”侍卫道。

  “说得不错!”杰伦边赞许边走过去,把弓、箭都摘了下来,在手里抚mo个不停,“这就是我父亲当年留给我的惟一一件东西,也是我梅里安家族在那场大火之后留下的惟一一样东西。”

  侍卫打量了一眼,“看起来是有一些时日了,应该很有收藏价值吧?”

  “又破又旧倒是真的,至于收藏价值嘛!”杰伦笑了一笑,“那等我真的成了一代名将之后,大概可算是一件古董吧!。”

  “杰伦将军如此英明神武,一定可以在历史上写下重重的一笔的!”那侍卫躬身说道。

  “但愿如此吧!否则,我又有什么面目去见我的先人啊!”杰伦仰天叹道。

  “我们要见杰伦将军,杰伦将军,你要为我们申冤啊!杰伦将军!杰伦将军!”这个时候,大营外传来一阵阵呼天抢地的叫声。

  “百姓?这倒是头一遭见百姓哪!你帮我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杰伦说道。

  “遵命!”侍卫走了出去。

  ※※※

  “报告杰伦将军,帐外有一批百姓跪地求见!说是见不到杰伦将军,他们就长跪不起!”片刻之后,侍卫跑进来说道。

  “长跪不起?跟我玩这一套?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如此啊?”杰伦诧异不已。

  “好像……好像是……”侍卫吞吞吐吐,犹豫不决。

  “不要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我不怪罪你就是!”杰伦说道。

  “好像是因为我们军中有士兵外出抢掠,百姓怨声载道,所以……”

  “原来如此!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尽给我捅漏子!”杰伦说道。

  侍卫一声不吭,他聪明得很,知道事不关己,就应该高高挂起。

  “快带我去见他们!”杰伦说道。

  ※※※

  “各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杰伦走出兵营,见到地上跪着许多百姓,便边说边走上前去把那些人一一扶了起来。

  “多谢杰伦将军!”百姓们纷纷说着,但却又马上跪了下去。

  “各位父老乡亲,请起啊!”杰伦说道,“这可折煞杰伦我了!”

  百姓们只是把头埋得低低的,就好像一群鸵鸟,一句话也没有说。

  “大胆刁民!杰伦将军叫你们站起来,你们就必须站起来,还磨磨蹭蹭地想干什么?”侍卫大声斥责道。

  “休得无礼!”杰伦脸色一黑,但对着那些百姓却又转而和颜悦色,“父老乡亲们,你们不站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杰伦将军,我们刚才站起来是因为对杰伦将军的敬意,我们又跪下去却是因为有冤难伸,只要杰伦将军答应为我们做主,以后杰伦将军说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百姓之中的领头人答道。

  “你们有何冤情,尽管一一道来,我杰伦一定尽力为你们讨回公道。”

  “杰伦将军你是高风亮节,你的绝大部分士兵也都是循规蹈矩,对人民丝毫无犯,可是,贵军里面却有一小部分人对我们*抢掠,无所不为。”领头人说着泪水倾泻而出。

  “杰伦管教不严,愧对诸君!”杰伦拍了拍胸膛,慨然说道。

  “杰伦将军说哪里话,本来杰伦将军征战,我们应该自动缴上钱粮支援军队才是,可是,近年来粮食歉收,我们也是饥寒交迫,有心无力!”领头人说道。

  “各位父老乡亲放心,我杰伦一定会重重地惩罚那些军士,给大家一个交代!”

  “多谢杰伦将军!”领头人拱手说道。

  “多谢杰伦将军!”其他的百姓又跪地说道。

  “至于你们在抢掠中所损失的,我也将会给你们以补偿!”

  “小的们那里敢受!”那群百姓又说道,“只求军爷们以后给我们平静安定的生活。”

  “好好好!”杰伦连声应允,转向侍卫,“去拨些款子出来,发给这些父老乡亲。”

  就这样,百姓们欢天喜地而去,一场小小的争纷就这样休止了。受恩的百姓们此后均争相奔告着杰伦的贤良仁慈,越传越离谱,把杰伦说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待百姓之好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杰伦将军,为什么不直接严惩那些士兵呢?”百姓们走后,侍卫问道。

  “严惩?没有粮食,怎么办?没有钱财,怎么办?”杰伦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恐怕会严重影响我们军队的士气。而且,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的士兵这样下去,恐怕会把‘前进军’的名声给搞臭了。”

  “名声重要,还是军队重要?”

  侍卫迟疑了一下,“当然是军队重要。”

  “说的对!没有军队,要那么好的名声有什么用呢?当初我的父亲在基欧名声比当时的国王还好,到头来却落得那样的下场。”杰伦说道,“士兵们去抢去掠,也是情非得已,我只能睁只眼,闭只眼,随他们去了。”

  “怪不得杰伦将军刚才那样做了!”侍卫恍然大悟。

  “送给他们钱就是为了掩饰,就是为了我们的名声,使他们都相信,我们‘前进军’纪律森严,军法严明。”杰伦说道。

  原来送钱也有这么多学问,侍卫点了点头,默然不语。

  ※※※

  圣历2109年6月14日九点十分,尤图斯城。

  尤图斯之险要,在整个“永久中立之地”来说,仅仅次于北部的罗丝维特城,被誉为是“西部玄关”。像许多关隘一样,这里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在这个时候,尤图斯城由坎亚手下的大将范斯特掌管。这个范斯特并非是赛亚人,坎亚成立赛亚国,并自立为王之后,曾经对莫芒说:“范斯特不撤,西部始终是我的一块心病!”

  令坎亚遗憾的是,他一上任之后就战火不断,根本就腾不出手来接收范斯特的兵权。而且西部边境距离“永久中立之地”甚遥,天高皇帝远,坎亚要控制范斯特并非那么容易,轻易更不敢撤掉他的职位,怕万一把范斯特逼反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最后,不得已而求其次,坎亚派了一个副官到尤图斯,美其名说是辅助,实际上却是想让他去夺范斯特的权。不过,范斯特也并非是易与之辈,一直都没让副官有隙可寻。

  而此刻,他们正在为杰伦进军的事情进行商议。

  “杰伦带着所谓的‘前进军’朝我们而来,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范斯特将军。”说话者正是坎亚派来给范斯特的副官。

  “怎么办?很简单,依照陛下的吩咐,死守!”范斯特皱着眉头说道。

  “范斯特将军,你对陛下可真是忠心耿耿,不过,依属下看来,一味的死守也不是办法,我们要真正为陛下分忧,只有彻底地击退敌军。”那副官道,“而且,兵书上也说,守是可以,但是如果一直都采取守势的话,必败无疑。”

  “除了死守我们还能怎么办呢?要知道,我们才区区十万兵马,对方可是三十五万,整整三十五万啊!”范斯特笑了笑。

  那副官也是眉头深锁,“哎!最要命的还是对方都是些身经百战的士兵。”

  “而我们士兵的作战经验几乎等于零。这样的仗的确难打!太难打!”范斯特强调道。

  “范斯特将军说得不错,不过,对方长途跋涉,肯定比我们累,如果我们运用得好的话,比如弄几次奇袭,说不定也能赢呢!”那副官解释道,“死守在这里的话,等于是敌方在暗,我方在明,再加上死守也会使我方士兵有一种处于下方的感觉,从而丧失斗志。综合以上几点,死守实在并非良策。”

  “不过,万一输了,可怎么向陛下交代?”范斯特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范斯特将军,但如果我们赢了的话,嘿嘿,陛下肯定会大大地封赏我们的。”那副官说道。他觉得范斯特其实也是很贪恋权位的,只不过是想赢怕输,而且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罢了。要是适当“利诱”他一下的话,说不定他一时心起就上钩了。

  上级可以用强权来命令下级,所以通常不会想方设计来引自己的下级掉落陷阱;但聪明的下级却善于用计谋来使自己的上级乖乖地走进自己的圈套,达到为己所用的目的。这就是上级和下级的不同之处。只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大部分的下属最终都是让他们的上司压制住了。

  “哎!那有那么容易赢呢?”从范斯特的表情看起来是对副官的建议有些心动。

  “属下认为,暂时来说,我们只宜死守。但如果他们攻城不果并撤军的话,我们便可以趁机追杀他们。到时,他们必定大乱,胜利唾手可得。”那副官说道。

  “说是这么说,可实行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范斯特一副有所顾忌的样子。

  “范斯特将军,到时我们可以审时度势,到了最适当的时机,我们再出击。计策是死的,人是活的。”那副官说道,“现在这个计划不过是计划罢了,能否实行自然要看情形。属下相信,以范斯特将军你这么犀利眼光,我们一定能赢的。况且杰伦这个人,属下通过研究他的战例发现,此人已经越来越接近癫狂状态了。”

  “杰伦癫狂?”范斯特疑惑着问道,“我倒是经常风闻杰伦英勇善战,所向无敌,至于说杰伦疯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想,一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被别人杀了,后来又用极端变态的方法报了仇的人,这种人不变态还有谁会变态呢?所以,我们一定能赢,因为我们是正常人,杰伦不是。”那副官成竹在胸。

  “哦!”范斯特若有所悟地说道。

  “范斯特将军,我想我们总不可能连一个处于疯癫状态的人也打不过吧?”那副官眨巴着眼睛。

  范斯特面有难色,“不过,败在杰伦手下的人可是不计其数,这足以说明他头脑很清醒,一点都不疯癫,或者至少也可以说他在打仗的时候头脑很清醒。”

  “范斯特将军过虑了,杰伦不是打仗头脑清醒,而是他的士兵战斗力强,不用脑袋思考都可以赢。”那副官说道。

  “也有点道理。”范斯特说道,“你可真是独具慧眼啊!”

  “范斯特将军过奖了!范斯特将军要能战胜杰伦,属下也可以沾光不少。”那副官得意洋洋地捋着自己的胡须,陶醉在功成名就的幻景当中,在这幻景之中,他荣归故里,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得意洋洋地穿过街市,耀武扬威。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不过,我们下面的士兵可是议论纷纷啊!”范斯特瞥了副官一眼。

  “议论纷纷?他们都说些什么?”那副官问道。

  范斯特悄声静气,“他们说我们跟杰伦的‘前进军’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甚至有人居然说要投降呢!”

  “大逆不道!”那副官拍案而起,“谁说的?范斯特将军!有没有将他们都抓起来开刀问斩?”

  “他们之中某些人甚至说要谋杀副官你呢!”范斯特侧过头对那副官说道。

  “大胆!范斯特将军,他们在哪?都是些什么人?属下一定要把他们都千刀万剐!”那副官说道。

  范斯特诡异一笑,“那不如我现在叫士兵们把他们都带上来,见见你!”

  “好!”副官说道。

  “来人,把那些想谋害副官的人都带上来!”范斯特神秘兮兮地大声嚷道。

  霎时,门外走进来十几个人,兵器和衣甲的碰撞之间,发出一阵阵响声。这十几个人都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范斯特将军,那些意图谋反的士兵呢?”副官诧异道。

  “就是他们了!”范斯特哈哈大笑着挥了挥手道。

  十几个士兵马上冲过来,一把将副官按倒在地,然后立刻五花大绑将副官牢牢捆住。那副官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就被人抓了起来。

  “范斯特将军,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副官缓过气来,大声嚷道。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谋反的不仅仅是这些弟兄,还有我呢!”范斯特笑了笑。

  “你们……你们竟然敢如此作为!我是陛下派来的!”副官气急败坏地嚷道,“你们抓了我,陛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是因为你是坎亚派来的,我才抓你!”范斯特徐徐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坎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怎么能称霸天下?怎么会有好结果呢?”

  “哼!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副官气鼓鼓地说道。

  “哎!我念在大家共事一场,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冥顽不灵,一心想着要杀敌立功。如今,也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范斯特叹道,“拉下去!”

  “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陛下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副官怒气冲冲地威胁着。

  “你还是没有弄懂我的意思!”范斯特又叹道,“哎,你已经没有走着瞧的机会了!”

  ……

  对于这件事情,史书上是这样写的:

  圣历2109年6月14日,尤图斯城守城大将范斯特秘密处决了副官,而后,竟率部下十万兵马向杰伦投降。

  至此,西部形同虚设,余下城镇要塞,均难以抵挡杰伦,西部诸将士,恐慌一片,闻风而逃之事时有发生。

  ※※※

  阿尔斯山。

  “禀告陛下,平南将军萨德已经全军覆没!他自己也阵亡了!”莫芒脸色仓皇,急匆匆地跑进来说道。

  “什么?萨德全军尽没?”坎亚大惊失色,叫道,“怎么会这么快?怎么可能这么快?”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坎亚面色有点苍白,最近他老是睡不好,老是梦见依维斯来找他报仇,时而又梦见魔武等几个人狞笑着走向他。

  “陛下?”莫芒迟迟疑疑地说道,“你怎么啦?”

  “没,没怎么。”坎亚深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做了一个手势,想把那些影子从自己的头脑里驱赶出去。

  “那陛下,现在我们总该派兵去截杀风杨了吧?”莫芒侧着脑袋问道。那表情简直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再怎么冲动也无济于事吧,坎亚叹了一口气,“兵?我们还哪来的兵?”

  “那,那陛下,这可如何是好啊?眼看就大军压境了啊!”莫芒焦急地说道。

  “朕都不怕,你怕什么?”

  莫芒挺挺胸膛,“属下是想为国分忧。”

  “那不如派你去戍守边境。”

  “属下要留在陛下身边,服侍陛下。”莫芒赶忙道,心想:妈呀!去边境?那等于是去送死!

  “得了,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朕还能不知道吗?”坎亚不耐烦道。

  莫芒鞠了一躬,“陛下心如明镜,属下钦佩万分。”

  “如今,我们也只好静待其他方向的兵团的消息,如果他们把星狂和杰伦击退的话,便可以把那边的士兵调过来对付风杨了。”坎亚无奈道。

  “那如果,如果,万一输了呢?”莫芒期期艾艾地说道。

  “输了?输了我们就在这里等死了。”坎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朕什么都已经得到过了,最爱的女人、国家,朕都得到过了,要是最后全部失去了,也是天意!”

  “陛下?”

  “放心,朕死不了,你也一样。”坎亚故作轻松。

  “陛下万寿无疆,可千万别这样说。”莫芒说道。

  “现在朕才知道,朕的手下都是些无能之辈!”坎亚叹道。

  “属下该死,没能为陛下分忧。”

  “依维斯,哼!死了也要给朕制造那么多麻烦。朕当初杀了他绝对没有错,这个祸根,祸根!该千刀万剐!”坎亚突然攥起拳头,挥舞着说道,“总有一天,朕要把他所有的党羽尽数消灭,让你们知道朕不是好欺负的,朕是世界之王!”

  “属下坚信陛下最终一定能化险为夷,并称霸天下!”

  “你下去吧,朕想静一静。”坎亚万分疲惫。

  “是!”莫芒依言退下。

  “阿雅,你好自私,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承受这样大的压力。你可知道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在想你,我无时无刻地在想你,但你却不在了。你不在了,我真的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空虚。”看着莫芒离去的背影,坎亚心想。

  然而,坎亚真的是在思念阿雅吗?有些人,思念一个人也许只是为了向自己证明自己是善良的,以便减轻自己的内疚罢了。

  皇宫空空荡荡的,自从服侍阿雅的那些奴婢被坎亚拉去陪葬之后,这个皇宫就少了很多人气,而多了几分哀怨和鬼气。阳光照射不进来,皇宫阴阴沉沉的,甚至就连最明亮的大厅,也显得幽暗异常。

  绝望的种子正在慢慢地滋长着,死亡的气息像风一样慢慢传遍了整个皇宫。

  ※※※

  埃南罗首都卡纳亚,佛都殿内。

  巴蒂匆匆迈过门槛,“佛都王子,风杨已击溃了萨德那些残兵败将!”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佛都轻松一笑。

  “如今赛亚国四面楚歌,已是岌岌可危。”巴蒂说道。

  “星狂、杰伦、风杨,再加上魔武也过去凑热闹。”佛都说道,“这一回坎亚可真有得受的。”

  “魔武现在越来越接近‘永久中立之地’,对我们丝毫无犯,佛都王子可真是料事如神啊!”

  “我也不过是兵行险着,侥幸成功罢了!”

  “好在魔武也真如佛都王子所料,不然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做些准备了?”巴蒂望了望佛都。

  “准备?”佛都说道,“你是指进攻蓝达雅的事情?”

  “看来这世界上没什么能瞒得过王子你。”巴蒂颔首承认道,“微臣想,反正魔武都不攻打我们了,我们不如就趁这个机会,一举把蓝达雅解决掉。”

  “还没到时候。万一,要是魔武突然变卦,杀向我们这里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佛都脸色凝重,“我们对魔武的底细可不大了解,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不去攻打坎亚而来攻击我们呢?还是要等到他们完全离开埃南罗国境,我们才可以动手。”

  “可属下担心到时蓝达雅大局已定,我们就很难把它收入囊中了。”

  “巴蒂将军,你是不是觉得我过于谨慎,谨慎得甚至有点拘谨,不太像我一向的风格?”佛都微笑着说道。

  “佛都王子对属下之心真是洞若观火!”巴蒂说道,“佛都王子恕罪,微臣确有此念!”

  “在不需要冒险的时候我们绝对不去冒险,没有人会傻到无缘无故把自己的前途托付给运气。”佛都沉吟道,“我绝对不是胆小,而是局势不容许我出一点点的错。蓝达雅现在是一盘散沙,再给他们一年时间他们也未必能够安定下来。而目前来说,魔武行军速度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估计不出四天,他们便会到‘永久中立之地’的罗丝维特城。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了。”

  “不过佛都王子,假如我们不赶快进攻蓝达雅的话,我怕其他国家就要先动手了。虽然佛都王子你说过他们兵力太少,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世事难料,说不定他们就真的捷足先登了。”巴蒂皱了皱眉头。

  “这个你大可放心,要是他们敢于进军蓝达雅那就更好了。到时,我们便可以以蓝达雅同盟国的名义去讨伐那些侵略者,不但是把蓝达雅据为己有,还要把那些侵略者的国家也吞下来了。到时,他们就知道后悔了。”佛都说道,“不过,我估计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作为弱国,他们需要考虑的是自己怎样生存下去,而不是处心积虑地去谋划去进攻别人。”

  “原来如此!”巴蒂真有茅塞顿开的感慨,“佛都王子深思远虑,真不是属下这等凡夫俗子所能揣度啊!”

  “巴蒂将军,你现在只需要整理好军队,一旦魔武进入了‘永久中立之地’,我们便立刻挥军攻打蓝达雅。”佛都肃然说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这一次,我们只可成功,万万不可失败。”

  “是。”巴蒂垂首答道。心想:佛都王子考虑得还真是无微不至,想称霸天下的人就是不同。

  “嘿嘿,魔武,魔武,据说这个名字是依维斯替他起的,看来,这一次,坎亚就要由他来解决掉了。”佛都冷笑着。

  “不是有四路大军吗?而且魔武的进度相对来说,是较慢的,他直到现在都还没进入‘永久中立之地’的门槛。而其他几支军队却越来越靠近了,怎么可能会是魔武来杀坎亚呢?应该是其他三支军队才是啊!”巴蒂说道。

  “错了,你不要看魔武现在人还没到地方,实际上,他的后劲非常足。因为他的士兵人数少,而且精,这就能保证他的行军速度至少要比其他军队快三倍,杀敌也比其他三支军队要利索。”佛都微笑着说道,“综合以上几个条件,我认为魔武一定能赶到最前面,把坎亚给杀了。”

  “有可能!”巴蒂嘴上这样说,事实上心里还是有点疑惑。毕竟魔武只有几千名士兵,虽然战斗力是很强,但到了真正肉搏的时候,也许会因为人数太少而落于下风。虽然上一次魔武已经赢了蒙特拉,但很有可能只是一时的运气而已。

  “反正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佛都见到巴蒂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现在,也是时候给坎亚写信了。”

  “写信?”巴蒂疑惑道,“写什么信?”

  “写信告诉他魔武的事情啊!”佛都微笑着说道。

  “您想让他们狗咬狗?消耗双方的力量,到时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巴蒂若有所悟,问道,“可是我们要如何解释我们让魔武毫无阻挡地通过我国?”

  “这个我自有主意。魔武军队这么厉害,将来如果真的跟我们作对的话,就会成为我们最可怕的敌人,我想了想,不能让他那么轻易地就赢了坎亚,要让他吃点苦头。”佛都说道。

  “佛都王子英明。”巴蒂也不想问佛都如何解释,点头答道。

  “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佛都说道。

  佛都王子日理万机,实在是非常辛苦,巴蒂依言退下。

  ※※※

  死神之渴望。

  “笃!笃!笃!”

  如果是杨秋前辈绝对不会敲门,那到底是谁来了呢?不会是依维斯吧?璐娜脑里浮现出一个念头,呵,依维斯又怎么会来这里找我呢?我大概是想傻了吧!紧接着,她走到门边,“谁啊?”

  “这位姑娘,请问可不可以给我们一点水喝呢?”门外传来虚弱的声音。

  璐娜打开了门,门外那几个人立刻随之倒向她的身体,猝不及防的璐娜不禁连连后退,“你们想干什么?”

  “水……水!”那几个人断断续续地说道,从他们因干燥而裂开的嘴唇还有深陷的眼眶可以看出,他们至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喝过水了吧!

  一共三人个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过往的客商吧,因为门外还有几只骆驼,璐娜这才定下神来,“等等啊!”。

  其中一个挣扎着说了一句,“谢谢啊!”

  等璐娜从房间里打水出来之后,那三个人都已经晕倒了,“多可怜啊!”璐娜一边想一边小心翼翼地将水徐徐地送进他们的口里。

  半个时辰之后,那三个人终于醒过来了。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那三个人立刻跪在地上磕了磕头。

  “举手之劳而已,这样的话,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哦!”璐娜忍不住有点脸红,“你们三个是商人吧?从哪里来的呢?怎么会选在这种时候来这里,而且又不带水呢?”

  “我们从‘永久中立之地”过来的,为了养家糊口,没办法啊!而我们在途中遇上了沙尘暴,侥幸避过之后,却迷失了方向,当找回方向的时候,又已经是水尽粮觉了。”

  “‘永久中立之地’?”璐娜心中一阵狂喜,“你们听说过依维斯这个名字吗?”

  “听过。”

  璐娜面露喜色,“那你们知道他现在有什么消息吗?”

  “不知道啊!我们只是普通商人,又怎么会去关心这种事情呢?更何况我们已经离开那里好几个月了。”那三个商人面对面看了一会,纷纷摇了摇头。

  “哦!”璐娜大失所望,“在这样的天气之下,还要出来,呵,可真是太难为你们了。”

  “没办法啊!我们也不想的,都是迫不得已,哎!”那三个商人都垂头丧气,“现在生意难做,如果我们不这样的话,全家人恐怕都得饿死呢!”

  璐娜愕然,“有这么严重吗?”

  “是啊!土地歉收,苛捐杂税又种类繁多,到处战乱频频。”那三个商人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

  璐娜心中一动:怪不得请学他们硬要依维斯拯救天下苍生了,过去我不明白,如今看来,的确是要解放的必要啊!

  那三个商人涨红着脸,终于还是说道:“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可以给我们一些水和粮食吗?我们愿意以最珍贵的东西回赠给姑娘,权当水资和粮资。”

  “可以啊!”璐娜很爽快地答应了,“你们拿吧!我也不要你们什么东西了,呵,我以前开过小店呢,也知道营生不容易啊!”

  “谢谢姑娘!”那三个商人眼含热泪,他们实在没有想到璐娜会答应得这么爽快,须知道在这种不毛之地,一滴水一颗粮食可比钻石还要珍贵啊!

  最后,他们把璐娜房子里面的食物和水拿走了一半,对璐娜千恩万谢,但当他们要送璐娜东西的时候,璐娜却坚决推辞,她说:“这些东西对在这里的我又有什么用呢?倒不如你们拿去卖,还可以派上一点用场呢!”

  那三个商人无可奈何,又说了一些感谢的话,离开了璐娜。

  “能帮助别人,也是乐事一件吧!”看着商人们的背影,璐娜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