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立场坚定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471 2005.02.27 22:53

    卡洛特平原。

  “总统领,阿里亚城战报!”格里高尔高声唱诺道。

  “说!”调养过后,身体越来越强壮的依维斯说道。

  “天行前辈、达修前辈带领人族联军顺利将突袭的魔族赶出阿里亚城,盟军获得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格里高尔嘴含微笑地汇报。

  “噢,知道了。”依维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怎么办?总统领。”

  “照旧。”依维斯说道,“以前让你给星狂发信,你发了吧?”

  “发了。”

  “格里高尔,你去办你的事去吧!”依维斯说道。

  格里高尔望了依维斯一眼,徐徐告退。

  一旁的璐娜轻轻问道:“依维斯,你真的打算坐视不理?这不像你平日的作风啊。”

  “我不会再后悔。”依维斯定定地说道,“因为我不会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没有人可以不后悔,可以不做自己不后悔的事情。”璐娜若有所思地说道,“只不过是竭力不让自己去后悔罢了。”

  依维斯神情复杂地望着璐娜,一时无言。

  在这个时候,格里高尔再度走进来,“总统领,刚刚收到西龙大人的传书。”

  “放桌上吧,我迟点看。”依维斯回过神来,说道。

  “好的。” 格里高尔转身告退了。

  依维斯撕开信,西龙在信中询问依维斯下一步行动,他在海罗边境听到阿里亚城战事不断,十分担心师傅达修。“赶快给我下一步的指示吧!依维斯!”在信的最后,西龙又把开头的话重复了一次。

  璐娜接过信看后说道:“依维斯,连西龙也说你应该支援阿里亚城呢。”

  依维斯没有答腔,但立刻拿起笔给西龙写了回信。向他说明他的任务是看住海罗,解决人族联军的后顾之忧,而师傅武功高强,应该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

  “你真的觉得不会有事吗?”璐娜斜着头问道。

  “嗯!”依维斯点了点头,“就算出事我也没有办法。”

  “依维斯,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那可是你的师傅……”

  “世间的事没有十全十美的。”依维斯说道,“阿里亚城的事我不想再理会,因为那从头至尾就是一个错误。我不想以另外一种方式重复自己的错误。依维斯心事重重地答道。

  璐娜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依维斯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太沉重了,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挫折使人成长嘛!”

  依维斯有时不知道这样刻意隐瞒自己的心事是不是对的,不过,他觉得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璐娜不开心,因为,全心全意喜欢依维斯的璐娜,就连情绪也很容易受到依维斯的影响。

  “嗯……依维斯,我想问你……”璐娜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想问我什么?”

  “噢……没什么了。”璐娜忽然又决定不问了。

  “有事情就应该摊开来说啊,璐娜,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哦……”璐娜低垂着头,“我是怕……怕我问了你会不开心。”

  “你问吧!我不会不开心的。”依维斯微笑着说道。

  “你,你还想着阿雅姐姐吗?”璐娜鼓起勇气问道。

  依维斯淡淡地笑了,“时间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啊!有时候,明明很遥远的事情,想起来却近在眼前,比如童年;而刚刚过了不久的事情,想起来却是那么的遥远。阿雅对我来说就是如此。”依维斯的内心不禁感到一阵悲凉。不去想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一想却发现原来什么都没变。“璐娜,我依然会很想阿雅。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你是我的唯一。”

  尽管有些心酸,璐娜却表现得十分宽容,“第一次总是最难忘最刻骨铭心的,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能代替阿雅姐姐的位置,我更希望的是你能用不同于爱她的方式爱我。”

  *********

  圣历2110年5月10日,在此期间,魔族又向阿里亚城发动了一次进攻。由于几乎只是远距离的对攻,双方伤亡很小,但阿里亚城又残破了不少。

  此时,莫问、星狂、风杨早已率领军队来到了神圣之城,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主要协助罗素帮助逃难到这里的人民们安居。

  “天行来信要求我们派兵支援他们。”星狂显得有点坐立不安。

  “这是迟早的事情。”风杨说道,“不过,依维斯总统领命令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所以……”

  “是的,我知道。”星狂有点郁郁寡欢。

  “那星狂你的意见呢?”风杨知道星狂性喜战争,虽然因为和费丽采之间的恋情,使他有所收敛,但是,好斗之心仍然旺盛。

  “什么意见?总统领的意见就是我星狂的意见。”星狂斩钉截铁地答道。

  “我是问你的个人意见。”风杨说道。

  “整天在这里做些小事,烦死了。”星狂答道。

  “人民是军队的基础,怎么能说是小事……”

  “得了,别跟我来这一套。”风杨还没有说完,就被星狂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我只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就快憋疯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风杨知道星狂的脾性,加上熟不拘礼,对他略嫌不礼貌的举动也毫不在意。

  “什么怎么办啊?”星狂打了一个呵欠。

  “怎么答复天行前辈啊!”

  “当然是照总统领的意思去做了。”星狂说道,“不过,就是便宜了那些魔族崽子,哼!”

  “我还以为你会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呢!”风杨开玩笑道。

  “什么君什么天王老子的命令都可以不受,但是总统领的不行,万万不行!”星狂显得很坚决,“那你的看法呢?”

  “我为阿里亚城死去的士兵们感到悲伤。”风杨毕竟是一个悲天悯人的军人,“但我也全力依从依维斯总统领的命令,因为,我知道,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星狂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我也不好受。但总统领说只有神圣之城才可以与魔族一决生死,而阿里亚城最终会失守。目前看来,阿里亚城会否失守尚未可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军队如果凭借神圣之城与魔族周旋,比在阿里亚城会有利很多。”

  “我也同意。”风杨叹了一口气,“只不过,他们已经错失了从阿里亚城撤退到这里的最好时机了。”

  “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方便再谈论下去了。”星狂作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牵涉的人太多了。”

  星狂也终于学会了避讳,作为搭档和朋友,风杨为他的成熟感到十分开心。

  “嘿嘿,说起来,最郁闷的还不是我们。”星狂说道。

  “你是说莫问大人?”

  “聪明!风杨,我们都知道,莫问大人只有依维斯总统领一个朋友,而现在离开了他,憋在这里又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不郁闷才叫奇迹呢!”星狂边说边笑。

  “我们也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好不了哪里去。”风杨说道,“当一个人郁闷到要与另外一个人相比才觉得自己不郁闷,那该是多么可怜!”

  “说的也是。”星狂的笑有些牵强,“不过,士兵们都很自觉地训练,以前还从来没有看到他们这么拼命。”

  “这也验证了一句话,有压力才有进步。”

  “他们怕死罢了。”

  “求生,不等于怕死。”

  “行了,别跟我怄字眼了,还不是一样。”星狂说着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便望了过去,“罗素长老来啦,你好!”

  “两位兵团长好!”罗素客客气气地说道。

  “多日没有去府上拜候,今日还劳了长老的驾,还望你别见怪啊!”星狂一反常态,文绉绉地说道。

  “说起来我来这里时间较长,应该我主动来拜访你们才是。”罗素回了一礼,“两位兵团长都是爽快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天行前辈来信要求增援,两位意下如何呢?”

  果然不出所料,星狂和风杨对视了一眼。

  “我们官小职微,虽然兵权在手,但我们只负责把队伍带到总统领要求的目的地,然后操练军队,至于军队增援嘛……”星狂拖长音说道,“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

  “两位的意思是不增援了?你们确定了吗?”罗素大失所望。

  “这是总统领的命令。”

  “不过,你们别忘了,总统领的师傅达修也亲临前线啊。”罗素提醒道。

  “这是总统领的命令,个中缘由,我们无从知晓。”星狂答道。

  “本以为两位带兵来此就是为了一致对付魔族,想不到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却还想着按兵不动。”罗素语气之中包含着一定的怨气。

  星狂摊开了双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罗素举步欲走,“容我多嘴一句,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千千万万的同类兄弟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坐视不理吗?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如果他们尽早退入神圣之城不就好了吗?”星狂叹了一口气,“也许你会以为我是在说风凉话,不过,他们有今天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完全是咎由自取。”

  “但是,大错既已铸成,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况且,天行前辈出兵去援救他们,也全是出于道义上的考虑,现在又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应该想办法补救才是!”罗素在做最后的努力。

  “不好意思,我们真的帮不了你。”星狂说道。

  “有些错误一旦造成,就会是一生也无法弥补的。”风杨补上了一句。

  罗素无可奈何,知道再说也没有什么用,只得转身而去。

  “风杨,你说我们会不会做错了?”望着罗素的背影,星狂问道。

  “很多事情用对与错是无法衡量的。”风杨定定地说道。

  **********

  “怎么样,星狂他们什么时候到?”耶律齐兴冲冲地问道。

  “到?恐怕遥遥无期啊!”天行沉重地一叹,将刚刚收到的信递给了耶律齐。

  “他们不肯前来支援?”耶律齐扫了一眼,刹那之前的喜悦全部化为气泡消失在空气中,“这是什么意思啊?有没有搞错!他们住进了神圣之城,吃天行前辈你囤积在那里的粮草,住经过你们修整的城,却不肯来支援我们!”

  天行苦笑了一声,“我想你需要知道的是,他们用的粮草都是他们的粮草队自己运过去的,跟我完全无关,而且,就连我们现在所用的粮草,也都是幻岚运输部队从他们那里拿来运给我们的。”

  “真的?”耶律齐半信半疑,作为东部盟主的他,对后勤事务很少触及,“但他们哪来这么多粮草?”

  “前进军的农业研究院可是西部大陆有名的粮仓,每年生产出来的粮食号称可以让全人类吃上三个月呢!”天行对耶律齐的常识的缺乏感到惊讶。

  “可……可总司令,您是东、西联盟的总司令,您完全有权利调动他们的啊!”耶律齐分辩道。

  “东、西联盟总司令只是个泛称,并不是所有的国家所有的部落都愿意接受我的监管和调度。”天行颇有深意地说道,“比如你们东部就有很多国家不受我的控制啊!”

  说到东部,耶律齐略显尴尬,“但我们对您都是服服帖帖的。”

  “如果你们当初听我的话撤出阿里亚城……”说到这里,天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就算是聋子都知道他是在抱怨东部国家并不听他的话。

  “当初是我们的错,不过,您也应该理解我们恋土之情。本来,一开始,我也打算着要撤到神圣之城的,但是,后来越想越觉得不行,再加上其他人也都反对,所以……”耶律齐为自己辩解道。

  “算了,再提这些也没有用了,我们还是准备准备怎么去应付接下来的局面吧!”天行淡淡地说道。

  “真的没有办法令前进军前来支援吗?”耶律齐还是没有死心,“达修前辈不是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的师傅吗?我们以他的名义向依维斯求援呢?”

  “我会尽量去试,但是,以达修的性格,很难让他插手依维斯的事。”天行对此事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所以,也并不敢满口应承,“主要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来应付,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尽可能地挖掘士兵们的潜力。”

  “士兵们都摆在那里了,还有什么潜力可挖?”耶律齐苦笑连连,沮丧已极。

  天行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沉思。

  “依维斯竟然不顾忌他师傅的安危,唉!”耶律齐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达修总是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了。

  ***********

  “耶律齐,怎么样了?前进军是不是快要来了?” 闻讯而来的叶天刚好在门口处碰到耶律齐。

  耶律齐用手指指了指自己,“你看我这副样子,还会有好事吗?”

  “没有?没有就没有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没死,没死就有希望。”叶天在一愣之后,倒是表现得很达观。

  不过,一旁的和源可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依维斯这浑蛋小子搞什么鬼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按兵不动,是不是想看着我们死?”

  “人家与我们素不相识,可没有义务帮助我们。”耶律齐依旧是一副无奈的神色。

  “我看他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和源口不择言道,“不管怎么说,虽然他自小就在西部长大,但骨子里他就是一个东部人,怎么能够这样背宗忘祖呢?”

  “靠乞求人家是没有用的。”叶天说道,“所有的人都习惯于锦上添花,至于雪中送炭的呢?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和源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过就是把火炭送进嘴巴里烫死人罢了。”叶天揶揄道。

  耶律齐忍不住也笑了笑,生性比较古板和沉闷的他对于几乎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都可以笑出来的叶天感到很羡慕。

  “嗯,叶天,你是对的,一切都是命运,我们根本无须担忧,只要做好本分就可以了。错过的也不要后悔,后悔只会让自己更心烦。”耶律齐也坦然地说道。

  “这就对了!你可总算是觉悟了。”叶天说道。

  “不觉悟不行啊!”耶律齐面现开朗之色,“总司令说的对,要让士兵们将自己的潜能全部发挥出来。”

  “我们一定可以获得胜利的!”叶天接茬道。

  “要是输了怎么办?”和源仰着脸问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悲。”叶天故意念得抑扬顿挫,“如果我们输了,我们的精神也是永生不灭的。魔族可以践踏我们的肉体,但是,他们消灭不了我们的精神。”

  耶律齐不禁又是一笑,如此悲壮的话语,在叶天念来却只是令人觉得诙谐,一点也不庄重。

  “对,大丈夫自当马革裹尸,引颈成一快。”和源没有听出叶天的调侃意味,傻呆呆地附和道。

  “你自己去引颈成一快吧,我可是蝼蚁尚且偷生的。”叶天又揶揄道。

  和源却依旧没有听出他的话意,憋红了脸说:“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叶天无奈地摊开了双手,和耶律齐相视而笑。

  *************

  半个月后。

  “依维斯,今天我们与魔族发生火拼,伤亡严重,共有10万士兵英勇就义,1万余名受伤。”天行用“千里传音”对依维斯说道。

  “我深表遗憾。”依维斯面无表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天行亲自传来的战报了,而且,他也清楚天行此举的目的。

  “我们需要你的支援。”虽然直接向依维斯求援有失面子,但是,形势所逼,天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的军队在神圣之城等待着你们。”依维斯答非所问地说道。

  “可是远水又怎么救得了近火呢?我希望你能把军队调动到前线来。”天行耐住性子,说道。

  “我不会让自己的士兵去为无益的斗争做无益的牺牲,你们可以退回神圣之城。”依维斯的语气柔和,但其中透露出来的坚定却令天行感到绝望。

  “这怎么能叫无益的斗争呢?无益的牺牲又从何谈起?为人类而献身难道就是这么可耻吗?”天行也来了气。

  “为人类献身当然是光荣的,不过,如果方法不对,那是匹夫所为,非但不能引以为荣,甚至还应引以为耻。”依维斯冷冰冰的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你……真是岂有此理!”天行勃然大怒。

  “天行前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么,我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我很忙。”依维斯不愠不怒,天行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非但不能使他产生丝毫的动摇,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

  “依维斯。”天行抑制住自己满腔的怒火,柔声说道,“这是关系到人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我衷心的希望你认真地考虑考虑再答复我。”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答复您了。”依维斯客客气气地说道。

  “依维斯,人生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你还年轻,作为你的长辈,我不希望看到你走入歧途。你知道吗?这里的士兵已经在骂你想坐收渔翁之利,图谋天下霸权,不管他们的生死了。而且,你师傅也背负着很大的压力,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关心你的人想想啊!”天行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改变自己,想骂就骂吧,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依维斯依然无动于衷。

  “你这样说是不是太狂妄了点?”天行用的是一种提醒式的语气,“年轻人自信是应该的,但是,太狂就不好了。”

  “天行前辈所言极是,不过,我现在就是自信,不是什么狂妄。”依维斯的语气不冷不热。

  “你……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让前进军来支援阿里亚城了?”

  “没错,天行前辈,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你向我师傅问声好。”依维斯说着遥遥地鞠了一躬。

  “军队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用途了!而且,不用则废,待得久了,他们的战斗能力会急剧下降的。”天行一计不成又生二计。

  “那总比让他们去送死要好。”依维斯说道,“天行前辈,您一定很忙,我也不想再打扰您了,再见吧,有空再联络。”说完,他断绝了对话交流。

  另一头的天行气得手脚都有点颤抖了。

  ***********

  “总统领,西龙大人又来信了。”格里高尔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依维斯。

  依维斯耸了耸肩膀,无奈一笑,然后,将信拆开。

  依维斯:

  阿里亚城吃紧,城里面有许多人类军队,而且,我们的师傅也在里面。有鉴于此,你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应该让前进军在神圣之城里面按兵不动,坐视旁观。

  而魔族虽然厉害,但如果把前进军和加上城里的守军团结起来,共同对付他们,我们一定可以取得胜利,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样一条让所有的人都难以理解的道路呢?难道挫折已经把你的意志和勇气全部给消磨掉了吗?对不起,也许作为你的师兄,同时也作为你的朋友,我不该这样说,但是,不吐实在不快,我不能眼看着你走一条错误的道路,而不唤醒你,拉着你回头。

  你一直卷缩在卡洛特平原,妄想着建立什么自由之邦,不客气地说一句,你这简直是在做梦!从古到今,有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了,但最终的结局我不说你也很清楚。我有时甚至怀疑,你是不是又在麻醉自己,让自己去相信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借此逃避现实世界?难道,你还是没有忘记阿雅吗?要是这样的话,我鄙视你!要是这样的话,你根本就不应该跟璐娜在一起。

  对于你,我的失望日甚一日,刚开始,我以为你只是在寻找时机、等待时机,但后来,一拖再拖,我终于明白,你根本就不愿意援助阿里亚城,你根本就是想让他们死无葬生之地,让整个人类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难道你对这个世界真的是那么不满、那么痛恨吗?痛恨到可以让它被魔族彻底毁灭?难道你就看不到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善良而无辜的人,你怎么可以怎么忍心让他们去死呢?依维斯,你究竟要变成怎样一个人?你究竟要让我怎样的失望?你是不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离开你,众叛亲离呢?

  过去,我怕你过分多情、过分善良,受伤太重,而现在,看到这样的你,我只感到寒心,我宁愿看到过去的你,那个心存正义,但有点柔弱的你,因为他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些人去死。

  你不要再跟我说什么胜负的关键在神圣之城,不在阿里亚城,不要再跟我说阿里亚城的作用,就是最大限度地消耗魔族的实力。我不想听,我只知道里面是上千万活生生的生命,里面有我们的兄弟,我们的师傅。

  如果,你依然不愿意亲涉战场,那么,我愿意代替你去,就算是死,也总算有点价值。

  郑重地要求你好好考虑!

   西龙

   圣历2110年5月30日

  在署名的后面,又加上了这样一行:“依维斯,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你就马上修正你的错误的做法吧!”

  依维斯将信纸折上,仔仔细细地装进原来的信封,又将封口用手指按了几按。晶亮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忧郁。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看着西龙写信的语气从开始的温和批评,到最后的剧烈抗议,依维斯心里还是觉得隐隐难受。莫问、魔武他们只知道只要是依维斯说的,作为朋友的他们便会努力去完成,而最有可能体察到他的用心的西龙却也因为在其中掺杂了太多的感情以致失去了部分理智。

  依维斯若无其事地朝格里高尔笑了一笑,心里却是很不好受。事实上,他之所以不去前线,不但是因为他一直反复跟天行、西龙他们强调的那些原因,更是因为,海罗很可能是另一个更为可怕的前线,一直蠢蠢欲动的海罗人随时都可能会发起暴动。而一旦海罗有变,西龙那些兵力最多只能够起到缓冲的作用,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们的进攻,依维斯镇守在这里,就是给阿里亚城帮了大忙,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这些,他当然不会跟西龙说,因为,气极怒极的西龙也许会以为他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呢!

  格里高尔太熟悉依维斯这样的笑容了,不过,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感觉到很神秘,一种无法述说的感觉。

  “总统领,是不是要回信呢?”

  依维斯点了点头,开始提起笔来,在白纸上游动着。

  西龙:

  来信已收到,不止一次地遭受到你的痛骂,你心里一定是恨铁不成钢吧!然而,请原谅我对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感觉,每一次我都是把信叠好,然后一笑置之,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以前,我对你说过阿里亚城的作用,现在,我仍然这样认为,很固执,是吧?然而,你要明白,阿里亚城里面的人相对于整个人类来说,不过是九牛之一毛。失去了阿里亚城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而当我们把所有的军队都投入到里面去了,我们便把自己置于绝境,只许胜不许败!在师兄弟之中最为博学的你一定也知道,阿里亚城虽然坚固,但是比起神圣之城来简直就是烂砖烂瓦罢了。舍弃神圣之城不啻于是舍弃我们取胜的根本,不啻于是自寻死路。但天行前辈他们却选择了这条路,这条错误的路!而我明明知道那是错误,难道我还要步入他们的后尘吗?

  我说的有些重了,但这却都是事实。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人族士兵在战斗力上确实与魔族士兵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唯有占据极度有利的地理位置,才有可能不落于下风。

  我不知道怎样向你解释师傅的事情,总之,师傅也曾教导我们,不管做什么,只要自问对得起良心就可以去做。在这件事情上,作为师傅的徒弟,我对不起他;但作为一支军队的统帅,我问心无愧。至于璐娜和阿雅的事,我想我可以处理得很好,你不用为我担心,唯一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优柔寡断的依维斯了。

  几乎每一天,我都会收到大批士兵阵亡的战报,但是,我已经毫无感觉了。对于伤亡,我想我已经麻木了,我已经不再会悲伤了。我现在只知道,困守阿里亚城是东部联军和天行犯下的重大错误。这个错误导致阿里亚城的人注定成为牺牲品。这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实,但是我们都要努力去面对。毕竟胜利,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

  毋庸讳言,我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我也并不要求你改变自己的立场,因为我知道,不同的人对不同的事情会有不同的看法,一味去求同反而会让大家都心存芥蒂。不过,我希望这件事情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

  接着,依维斯署上了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地写上了日期,便将信交给格里高尔,让他马上交予通信营发给西龙。

  两天之后,当西龙收到依维斯的信之后,默然良久,知道依维斯无可挽回地变了,而他虽然很想率兵前去援助阿里亚城,却又怕自己离开之后,海罗无人看管,这边又乱成一团,致使人族前后失衡,更加混乱不堪。无奈之下,只能对天长叹,黯然神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