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单“剑”赴会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478 2003.12.03 23:56

    “大家请连续就任了六届的黑暗斗士王发言。”一个黑暗斗士高声嚷道。

  “好,请黑暗斗士王发言。”其他人也随声应和着。

  米沃什依然微笑着,双手往下轻轻一压,刚才还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变得一片寂静。米沃什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演讲。

  “慢着!”正在此时,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低低地在所有在场的黑暗斗士耳边响了起来,众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个个都扬着头四处张望,寻找说话的人。

  四周凉气四溢,龙天黑暗斗场本来就不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但却从来未曾显得如此冰冷。

  恐惧,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滋生,他们都感到在自己的身边有一只手,一只可以随时扼断自己脖子的手。

  “谁啊?到底是谁啊?”一个黑暗斗士高声嚷道,大概觉得周围这么多人,所以虽然内心十分慌乱,表面上仍然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哪个混蛋?”被人打断了自己的演讲,米沃什十分愤怒。

  “我,魔武。”话音一落,所有的黑暗斗士便都看见擂台上又多了一个人,浑身黑乎乎的,样子十分阴森可怕。

  刚才是因为不知道是谁而心惊胆颤,现在却是因为见到了人而惊惧不已。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面露骇意。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米沃什皱了皱眉头,暗自心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魔武这个名字,更没有见过这个人。但,这个人身上发出的气息令他也感到胆寒。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一个人能令他真真正正地感到害怕。

  “魔武!我要做黑暗斗士王。”魔武冷冷地说道。

  原来,魔武和莫问别过之后,就想到了要来龙天黑暗斗场。心想只要做了黑暗斗士王,所有的黑暗斗士便都会服从自己的命令,黑暗斗士里面有一些已经达到了铁血佣兵级的人,可以以一个人当五十个普通士兵,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军队。一旦拥有了这样的部队,要替依维斯报仇雪恨自然也容易得多了。

  “黑暗斗士王?对不起,你要争这个黑暗斗士王就要等下一次了。”米沃什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有耐性,帮别人详细地解释问题。也许,他只是觉得魔武很可怕,不想跟魔武动手。

  “你让位。”魔武淡淡地说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一股令人反感但却又没什么勇气去反对的意味。

  “我让位?开玩笑,我干嘛让位给你?我又不是头脑有病,辛辛苦苦才打赢了一场比赛,连任了黑暗斗士王,我干吗要让位给你?”米沃什涨红了脸。

  “不让位,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魔武说道。

  “什么路?”米沃什惊讶不休。

  “死!”魔武嘴角轻轻蹦出一个字。

  “你是哪里来的杂种?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在黑暗斗士王的面前口出狂言。”擂台下,一个黑暗斗士大声喊道。

  “你,去死。”魔武用手向说话的黑暗斗士轻轻一指,那黑暗斗士顿时瘫倒在地上,脑袋一歪,呼吸全无。

  “你——好狂妄。”米沃什呆了半晌。

  “我不是狂妄,我只是自量。”魔武冷笑道。

  “我不会让位的,想要我让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决斗。”米沃什说道,“不过,按照规定,你得等到三年后才能来挑战我。”

  “我不是一个遵守规矩的人,我只信奉武力。”魔武冷然一笑。

  “那好,我们开始吧!”米沃什脸色十分凝重。

  “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点为好,免得到时后悔莫及。”魔武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眼睛有意无意地向阿米亥的尸体望了一眼,好像是告诫米沃什,你要是再固执下去,等一下你的下场就会跟他一模一样。

  “不用再考虑了,我是不会让位的,除非我死!”米沃什说完之后,立刻抢先进攻。

  台下的众人只见一丝丝火星四射而出,发出一阵阵如同裂开丝绸般的声响,与刚才对阵阿米亥时的招数又是大不相同。

  米沃什心中也十分清楚,自己的确是遇上了生平最强劲的对手,若不竭尽全力,一击得手,便很可能再无取胜的希望了。所以,他一出手就是用自己威力最大的一招:“星火燎原”。

  “你自找的。”魔武冷冷一笑,望也不望米沃什一眼,软绵绵的一掌推了过去。

  米沃什看到魔武出招之后,自己发出的力道一直向前推进,并无遇到任何阻力,不禁大喜过望,以为魔武是虚有其表。但是越到后来越是发觉自己的力道如同石沉大海般,无声无息,消弭于无形之中,立刻转而大惊失色。

  但是,亡羊补牢在某些时候显然是不可能的。当米沃什察觉到魔武好像一个旋涡一样将自己吸进去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只听“呃”的一声,米沃什躺倒在地上,喉结破出一个小洞,鲜血喷洒而出,两眼翻白,死于非命。

  “哎!你偏偏要自寻死路。”魔武用手摸了摸眼睛,倦怠地说道。

  本来以米沃什的修为,以前的魔武要想杀了他,至少也要在一百招之后。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依维斯的死,使魔武的愤怒达到了极点,甚至忘却了生死,他的武技因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突飞猛进,于是,才可以在这里一招杀掉黑暗斗士王米沃什。

  全场一片死寂,几乎就连一粒沙子掉在地上也可以听见声音,所有的黑暗斗士一个个目瞪口呆,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这是事实。连任了五届黑暗斗士王的米沃什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在一招之内就被人杀掉了,这怎么可能?黑暗斗士们站在那里,像柱子般,一动也不动,使人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中了“定身术”。

  “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便是黑暗斗士王!”魔武说道。

  擂台下的黑暗斗士们依然纹丝不动,他们还没有从惊愕中醒过来。

  “既然没有人不服气,那么,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魔武说道,“从今天开始,我,黑暗斗士王,魔武,要收回黑暗斗士王三千年前的权力——那就是要求每个达到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都必须随时听从黑暗斗士王的命令,随时无条件地跟随黑暗斗士王作战。”

  魔武口中所说的那个规矩是在三千多年前的时候由第一任黑暗斗士王确立的,那个黑暗斗士王名字叫做黑格尔,被公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黑暗斗士王

  当时,黑格尔正是依靠着这个规矩建立起黑暗兵团的。在建立黑暗兵团之前,他们的成员一个个作战能力超强,英勇非常,但是却缺少纪律性,作风散漫,导致不能够有所作为。自从黑格尔成立了黑暗兵团,并且确立了那条规则之后,黑暗斗士才真正地被拧成一股绳。其他国家的军队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那些军队都缺少必胜和不怕死的念头,纷纷望风而逃,不战自败。

  那个时候,黑格尔名声大震,如日中天,他东征西讨,屡战屡胜,几乎已经控制了除蓝达雅以外的整个西部大陆。

  但是,后来,蓝达雅人见到黑格尔的势力过于强大,终于忍不住出面了,黑格尔在十大长老的围攻之下,死于非命。所谓树倒猢狲散,黑暗兵团也随之冰消瓦解。而那个规矩虽然为大多数人记住,却已经失去了作用,因为再也没有一个黑暗斗士王能够有黑格尔那样令黑暗斗士恐惧,再也没有一个黑暗斗士王能够逼迫黑暗斗士绝对服从命令。就连连任了五届的米沃什在任期间对许多事情也只能是睁只眼闭着眼。

  ※※※

  “什么?”擂台下终于有人开始醒悟过来了,大声嚷道。但话一出口,那个黑暗斗士便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十分后悔,得罪了上面那个人可不是玩的,随时都可能玩完。

  “从今天起,我,黑暗斗士王,魔武,要收回黑暗斗士王三千年前的权力——那就是要求每个达到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都必须随时听从黑暗斗士王的命令,随时无条件地跟随黑暗斗士王作战。”魔武重复一次道。

  这一次台下所有的黑暗斗士都听得明明白白了,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惶惑和不安的神色。他们都预感到,魔武既然重新提出了这条规则,接下来决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不然,提出这条规则来干什么用?

  “听清楚了没有?”魔武朗声问道。

  “听清楚了。”擂台下的黑暗斗士犹犹豫豫畏畏缩缩,许多人脸上都显现出反对这条规则的神色,但却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刚才已经见识到魔武的厉害了。其中有些人则心想:答应就答应了,反正我这次离开这里之后就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你的规则对我仍然不会有什么作用。

  “当我发出征召命令之后,要是有哪个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胆敢在一个月之内没有响应,就是跟规矩对抗,就是违抗黑暗斗士王,就是违抗我!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即使花费我一生的时间,我魔武也一定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直至让他受尽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为止。”魔武平静地望了望擂台下的黑暗斗士们,仿佛猜到了他们的心事一样。

  “我们一定会无条件服从命令。”擂台下的人们面面相窥,顿了顿,终于一齐大声喊道。他们都感觉到台上那个人绝对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要是得罪了他,即使是想痛痛快快地死去,也是不可能的。

  “谁是以前的军务官?”魔武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

  “格里高尔。”众人说着把格里高尔推到了魔武的身边。

  “你负责管理军务?”魔武打量了他一眼。

  “是的,黑暗斗士王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尽力而为。”格里高尔小心翼翼,刚才他在下面都已经害怕得不成样子了,何况是在上面,跟魔武在一起呢?

  “我只想知道铁血佣兵级的黑暗斗士总数有多少?”魔武看到格里高尔怕成那副模样,不禁微笑着问道。

  “大约三千。”格里高尔答道。

  “好,你给我花名册,并且马上给我把他们全部召集到这里来。”魔武说道,“一个小时之后,我要见到这些人整整齐齐地排在这里,一个也不能缺,不然惟你是问。”

  “是。”格里高尔朗声说道。

  ※※※

  史载:圣历2109年圣历6月6日,魔武在龙天黑暗斗场杀死了原黑暗斗士王米沃什,收服了黑暗斗士。同日,魔武在龙天黑暗斗场宣誓:“誓杀坎亚,为依维斯报仇!”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却最为惊人的黑暗兵团成立。

  ※※※

  蓝达雅,冰雪幻梦。

  “叫你们的长老出来。”城门之下,一个白衣少年翩然独立,眉头微微上挑,朗声说道。

  “我们的长老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货色,岂是可以随便让你见的?”守城的军官说道,“就连我,在蓝达雅也算是有一官半职的,想见他们也是难如登天。”

  白衣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叫你们的长老出来见我。”

  “每天来这里求见长老的人多如牛毛,个个都去通报还不把我给累死?你是谁啊?报上名来!”守城军官说道。

  “莫问。”原来,莫问自从和魔武告别之后,就一路飞奔而来。

  “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怎么去通报?”守城军官以为白衣少年说莫问的意思是叫他不要问,但又受他身上发出的杀气所震慑,所以不敢造次,还是耐住心性。

  “我叫莫问。”莫问眉头皱得越发厉害了。

  “莫问?莫问?”军官小声嘀咕了几句,突然神色大变,嚷道:“你就是传说中的莫问,‘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的朋友?”

  “是的。”莫问用手握了握剑柄。

  “你,是你?!你,你别杀我,我马上去替你禀报。”军官看了看莫问的手,心中十分害怕。

  “杀了你怕污了我的剑。”莫问冷冷一笑。

  ※※※

  “送羊入虎口!”半刹过后,利格走出来冷笑着说道。他的身后站着其他六大长老,分别为萨里斯、乌克比亚、洛克斯、苏克里亚、木本刻、卡尔。

  “谁是羊,谁是虎,还是未知数呢!”莫问说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利格连连皱眉。

  “我只想拿回依维斯的身体。”莫问冷冷一笑。

  “办不到。”利格说道。

  “别跟他废话,一刀把他宰了。”脾气暴躁的萨里斯嚷道。

  “就你们几个?”莫问微微一笑,“不自量力。”

  “小子,你口气也太狂了些。”乌克比亚阴森森地笑道。那声音尖锐异常,令人听起来觉得毛骨悚然。

  “我再说一次,把依维斯的身体给我。”莫问沉着脸。

  “那我也再说一次,办不到。”利格话音刚落,莫问已经拔剑出鞘,骤然闪出一道刺眼强光。莫问如同一只鸟一样轻盈而迅捷,飞身跃上城头。

  “啊?”城门里原来早已聚集着大约几十万之数的魔法军团,利格知道依维斯的党羽一定会来找他,所以一早就做好准备,把蓝达雅几乎所有的魔法军团都召集到这里来,以备不时之需。士兵们本来一直保持静寂,但突然见到莫问那么轻而易举而且姿势极度从容、优雅地飞了上来,单足立在城墙上,宛如白鹤亮翅,潇洒之极。更令他们惊奇不已的是莫问整个人都好像处在光源里一样,浑身散发出闪亮的白光。一个个忍不住目瞪口呆,情难自禁地一齐放声喊道。

  这一嚷之间,整座城都微微抖动,声音传到很远的地方,又传了回来。气势之宏大,可想而知。

  莫问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士兵们不由自主地颤抖著,仿佛置身于冰窟之中,恐惧使他们浑身僵硬,无法动弹。他们虽然不曾身经百战,但是平时的军事训练之中,也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但是,莫问那一望,竟然比任何场面,甚至是杀人无数的残酷场景更令他们害怕。本来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士兵们,在喊完刚才那个“啊”字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原状,脸上都是一副又惊又怕的样子。几十万个士兵,无边无际绵延到远方,此时竟然是一片死寂。

  “这个人可以随时要了我们的命!”所有的士兵心里都存有着同样的念头。

  ※※※

  “给,还是不给?”莫问冷冷地吸了一口气,淡然面向蓝达雅七大长老。本来以他的心性,早就动手了,但他想起依维斯生前并不主张暴力,更不主张杀人,还是耐住了性子。

  “不——可——能!”利格捏紧了拳头,一字一顿说道。

  “依维斯的尸体就在那边,有本事你就拿去。”一直保持沉默的洛克斯用手指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水晶般的棺材。

  棺材是用千年寒冰锻造而成,依维斯的身体在里面可以保存得完美无缺。平常所见的冰,温度一升高,就会融化。但这种寒冰很难融化,一般来说,需要用猛烈的火直接烘烤才可能烧融它。

  莫问什么也没有说,向着洛克斯所指的方向望了望,棺材里果然躺着依维斯!从莫问的角度看过去,依维斯的神色与生前几乎毫无区别,眉头微微皱着,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睫毛好像还在微微颤动。

  “依维斯,我来了!”莫问想也没想,身体急射而起,直扑向棺材,身形暴起之际,夹带着一阵阵寒风,周围的士兵忍不住连连打起寒战。

  “嗖嗖嗖!”棺材旁边万箭齐发,声势十分吓人。

  蓝达雅七大长老不禁得意地笑着:莫问就算是一块石头,恐怕也会留下几道疤痕。

  但,莫问不是石头,他是一个人,一个叫莫问的人。他冷冷一笑,心想:这等下三滥招式也用上了,还是蓝达雅七大长老呢?他迅速运起神斗气,所有的箭在离他身前半米之处,全都倏然跌下。箭矢叮叮当当的声音,在这辽阔的广场中,听起来甚是清脆。

  “果然好身手。”利格嘿嘿冷笑道,“看来我的手还是要染上一点鲜血。”

  “你们的手不会有血,我的剑会有。”莫问淡淡一笑。

  “废话少说。”萨里斯怒吼一声,率先发出一道魔法力道。眨眼之间,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莫问方向攻去。其他六人见状也纷纷催动功力。

  莫问也不再多说一句,只是举起手中的剑,斜斜一劈。看似轻柔无力,却把蓝达雅七大长老的魔法力道分割成两半,前面一半由于后力不继,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后面一半却怎样也冲不过那把剑。只听见剑身在八股力量的冲击之下,“嗡嗡”鸣响,散发出一阵阵热气,腾腾上升。

  紧接着,一道闪亮的剑光划过,鲜血像烟花一样激然而起,“啊!”萨里斯抱着手臂,伤口处鲜血奔涌,连退了好几步,把旁边来不及退让的士兵踩倒了不少,口里还发着一阵阵杀猪般的嚎叫。

  其余众长老都不禁暗自心惊:自己七人的功力加起来至少相当于一个超一流的魔法师,竟然在他轻而易举的一划之下变得好像毫无作用,而且萨里斯还遭受断臂之痛。莫问的功力非但不比依维斯差,而且,好像还要比依维斯强一样。

  他们却不知道七个人的功力加起来可等于一个超一流魔法师,但是七个人的呼吸和心率却都不是一样的。所以,力道并不总是能发到一起,总难免会有参差不齐的时候,相对来说就要弱了很多。并且,莫问的功力已经达到了武技的“超一流”,而他们的魔法本来并非正宗的古魔法,已经打了一个大折扣了,再加上魔法的“超一流”相对来说要比武技的“超一流”威力小很多。不然的话,谁会愿意去修习比较难以大成的武技,而不去修习魔法呢?因此,他们的魔法力道给莫问轻轻挡住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就是榜样!”莫问微微一笑。

  “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利格内心虽然已生恐惧之意,表面上却依旧冷笑道。随即,撤回了原来发出的魔法力道。口中念念有词:“苍天,以风、火、水、土、电为导引,发泄你的愤怒吧,让善良者得已长生,让心怀丑恶者短寿,让所有冥顽不灵的邪恶灰飞烟灭!”

  暴风骤起,四周昏暗一片,散发着凌厉的杀气,像是要把这世界割裂开来。只见莫问不退反进,衣袖和裤卷里都充满了空气,咝咝地发出响声,身体好像是突然膨胀起来。剑光一起,如同冬日飞雪般闪耀,把其他五位长老的力道引向利格的方向。

  “怎么回事?”六位长老心中大为吃惊,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力道竟然是好像洪水泛滥一样,一发不可收拾,笔直向利格泻去。

  “你们干什么?”利格大惊之下,急忙收回魔法力道,腾空高高跃起,勉强避过了他们的力道。饶是如此,还是觉得脚底生风,隐隐作疼。

  最遭殃的还是附近的士兵,“哇哇哇哇!”一声声惨叫声响起。在这强大的魔法力道经过之后,无数士兵混同于尘土,就连他们身上的盔甲也都一一碎掉。

  惨叫声、哀鸣声四起,沉寂的城变得嘈杂起来。受伤的那些士兵虽然愤怒,却也不敢叫骂,因为发出魔法力道伤害他们的是他们的长老们。而且,他们更不敢上前帮手,到了此刻,就算傻子也都知道莫问不是好惹的。

  莫问迎风而立,衣袂飘飘,在蓝达雅六大长老面前,他几乎连动也没有动一下,这么多人便都因他或死或伤。蓝达雅士兵孓立着,恐惧让他们连动也不敢动,一个个噤若寒蝉。令他们惊恐万分的是莫问在面对别人鲜血时,那种若无其事的表情,微笑的脸,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你?好狠毒!”萨里斯裹好伤口,急火攻心,居然把自己当成武器,运足十成功力,向着莫问撞了过去。狂风四起,黄沙也被刮了起来,一阵阵可怕的喧响回旋在所有人的耳畔。

  莫问一脸的不屑,眼睛半闭,剑尖下垂,如同树叶一样被风吹得轻轻飘动着。

  萨里斯旋转着,越飞越急,断臂渗出鲜血,一阵阵氤氤氲氲的白烟笼罩着他的全身。

  萨里斯距离莫问越来越近了,风声越来越急,但莫问依旧若无其事,把这阵紧急的旋风当成为自己扇风的凉扇。

  “啊?”所有的人人都半张着嘴巴,好久也合不上。只见萨里斯的身体突然莫名其妙地停止在半空,一动也不动,就好像一块放在地上的稳稳当当的大石头一样。刚才他身上的白烟已经消失不见,身体变得白花花的,像是蒙上了一层薄冰。

  萨里斯憋红了脸,牙关直打颤,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好像是撞到棉花一样,软绵绵的无法发力,也无法继续前进一寸。

  “萨里斯,我来帮你!”苏克里亚率先醒悟过来,呼地一声也冲了过去。一股平缓的魔法力道滑向莫问,四周的空气中传来一股暖流,慢慢地涌动起来,十分轻柔。平常人要是遇到了这魔法便会昏昏欲睡,继而束手就缚。死在苏克里亚手里的人大都是死在这一招下,大多数人到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会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向着一个极度光明极度温暖的地方飞去,最后进入了一个无限光亮的最亮点,生命也就宣告结束了。

  莫问依旧阴沉着脸,杀气腾腾地斜视着四周,身体如同一根柱子一样,矗立不动。在这种锋利的杀气催逼之下,周围的士兵们情不自禁地再次移动步伐,越退越远。

  “果然厉害!”苏克里亚发出魔法力道,见莫问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大惊失色,把力道越催越急,越催越大,奋力向莫问袭去。

  “大家一起动手,从不同的方向袭击他!”利格高声嚷道。自己立刻伸出双手,划了一个大圆圈,发出了魔法力道,排山倒海般攻击莫问的后背。

  其他四位长老也不甘落后,从四个不同的部位袭击莫问。顿时,七股强大而颜色各异的魔法力道把广场幻成七彩。

  近处的士兵见到这种情况,丢下刀枪,连盔甲索性也不要了,拔腿就跑,留下一大片空地让他们决斗。生怕等一下又给莫问借力打力伤害了他们。看来,他们上次的亏没有白吃,也都学聪明了。

  “呵呵!”莫问嘴角又是微微一扬,七股不同的力道从不同的方向推挤着他,仿佛是要把他像依维斯一样显得并不强壮的身躯压碎。但是他却好像没事一样,只是用衣袖轻轻一拂,便把所有的力道如同风拂去云彩般消除无遗。

  萨里斯的脸已经紫涨得像猪肝一样,莫问卸去缚在他身体上面的力道以后,他“腾”地一声跌落在地上,“噔噔噔”地后退了三大步,站定的时候,依然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头发散乱,甚至衣衫也有点不整,形状十分狼狈。作为一个蓝达雅长老,在大庭广众之下,受此奇耻大辱,他不禁又是害怕又是怨恨。

  其余六大长老面面相窥,眼睛闪烁不定。在这一瞬间,他们几乎都同时感到绝望,自己学魔法学了这么多年,现在,几个人联手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娃娃”,却没有半点效力。对方接招简直是轻而易举。

  “他不是人,他是魔鬼!”连领头人物利格也不禁心生怯意。

  莫问逼退七大长老之后,忙将真气在体内环绕运行一遍,检查有没有什么不妥。毕竟蓝达雅七大长老,声名早已在外,肯定是有点实力的。莫问虽然还没动了杀念,处处留情,却也丝毫不敢大意。他是一个暴躁的人,但并不是一个鲁莽而粗心的人,因为他的师父很早以前就不止一次地告诉他,鲁莽或者粗心都可以致一个人于死地。莫问知道他师父不是一个唠叨的人,之所以把一句话不厌其烦地说很多遍,一定有他的原因。

  “蓝达雅七大长老,哼!原来也不过如此。”莫问说道。

  “总之,依维斯的尸体是我从不言山辛辛苦苦抢回来的,你想要,除非你把我们给杀了。”利格厉声嚷道。他并非是一个不怕死的人,但是,这个世界除了死之外,还有令他更感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失去现在的权位。他不是一个贪图金钱的人,但他就是眷恋权位。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其实不过仅仅是一个蓝达雅首席长老的位置罢了。

  利格也许对从依维斯尸体上研究出什么东西不抱任何希望,但为了自己的名誉,他可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莫问把依维斯带走。要是依维斯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被莫问带走了,那他利格的脸还往哪里搁呢?他还好意思继续坐在首席长老这个位置上吗?答案自然是不可能,所以,他要继续战斗。

  莫问望了利格一眼。冷笑连连,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问利格:“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都这么大岁数了,半截身体都进了棺材,火气还这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