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入流之争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489 2003.04.26 13:18

    一个星期后,达修找来了西龙和依维斯。

  “西龙,坎亚在十二岁的时候就通过入流大赛。你的资质比坎亚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我却到今天才敢带你去参加入流大赛,你知道为什么吗?”达修先是板着脸对西龙说。

  “因为我太懒了。”西龙知道现在狡辩是最不明智的做法,于是他坦白地承认自己的缺点。

  “你也知道。”达修如西龙所愿,没有再说他,而将脸转向依维斯,“依维斯,你也回房间打点一下,准备和我们一起去吧。”

  “师父,你是说我吗?我也可以去吗?”依维斯有些惊讶地问道,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阿雅跟他说山下有多好玩,他可还记得很清楚。

  “是啊,你也该跟着师父到山下走走,见见世面,省得把你给闷坏了。”达修笑着摸摸依维斯的脑袋说。

  “我也要去!”从门外突然跳进来一个人,正是阿雅。

  西龙见了,于是使劲地捅依维斯的后背。他心里最清楚,对达修说话最有分量的就是这个年纪最小的师弟了。

  “师父,把阿雅也带上吧。我们都走了,就没有人陪她玩了。”依维斯如西龙所愿地说道。

  “是啊,他师父又不在。”西龙忙加了一句。阿雅也赶忙配合他们的话语摆出悲伤的姿势。

  “嗯……”达修沉吟了一阵,终于说,“好吧,就带阿雅一起去吧,但是路上不许淘气。”

  “耶!”三个少年一起跳了起来。

  ※※※

  圣历2100年,三年一度的入流大赛在普兰斯国都开兰举行。因为正逢百年交接,所以这次入流大赛又有着特殊的意义。各个明里暗里的势力都希望能够在这次大赛中发现令人眼亮的新秀。

  开兰是西龙的故乡。所以,一到开兰,西龙就感到浑身轻松。到底是自己的故乡,连空气都这么适合自己。

  本来,西龙想一回开兰就带着自己的师父和阿雅、依维斯一起回家的。但是他又怕到时候依维斯看到他们一家团聚,又一脸悲哀的样子,那就太破坏气氛了。于是就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开兰的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达修虽然威名远播,但是真正知道他真面目的人并不多,而且多年没有下山,面貌已经和多年前大不相同,所以也不用掩藏什么身份。三个小家伙就更加没有这个必要了。

  离大赛开始还有三天。在此期间,西龙悄悄地回了家一趟,向父母报了个平安,又赶紧跑回旅馆,生怕依维斯知道;阿雅则天天逛街,这么小就养成这种恶习实在是不像话;而依维斯则一直留在达修身旁,除了聆听着达修的教诲之外,就是独自思索。

  三天后,大赛开始。

  入流大赛几乎是所有成名人士的必经之路。因为通过这个大赛,你就可以获颁勋章,正式成为一个被众人承认的武者或魔法师,开始享受国家对你的特殊津贴。这种勋章分为两种,一种叫“成武勋章”,是颁给武者的;一种叫“修魔勋章”,是授给魔法师的。

  在西部大陆上,武者分三品九流,下品为七八九流,中品为四五六流,上品为一二三流。魔法师的分级也是一样。一般来说,流位基本可以代表一个人的实力。但是,有些特殊的情况下,也可能有一些可以在同品的情况下,干掉比自己流位高的人。比如达修当年就以上品三流的身份干掉了一个上品一流。但是,这种情况很少见。至于品位,按照常理来说,是绝对象征实力的。自从品流制制定千余年来,越流取胜的机会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发生一两次。但是越品位而胜,千余年来,众所周知的,没有超过五起。当然这个常理,只是这一千年的事,以后就不算数了。

  在整个西部大陆,入流的武者大概是二十一万,入流的魔法师大概是四万五左右。常识上说,一流为武者和魔法师的最高层次。但是还是有着强一流和超一流的传说。

  在整个西部大陆位居一流的武者和一流的魔法师相加刚好十人。按照全世界人共同的嗜好与习惯,他们被排为十大高手。达修位列十大高手榜第三位,前两位是年龄超过百岁,不知道是生是死的老妖怪。一个武者,叫若炎;一个魔法师,叫千赫。据说是师兄弟。也不晓得是哪个超级变态当他们的师父,居然调教出一个超级武者加一个超级魔法师。

  整个西部大陆人口近二十亿,但是入流武者加上入流魔法师总人数不到三十万,可以想象入流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所以,参加入流大赛,一般来说要经过非常繁琐的初赛、复赛、再复赛,然后再复赛才有资格参加整个西部大陆的入流赛。正是因为程序如此繁琐,所以大陆入流赛三年才可能举办一次。每年有五千个武者名额,一千个魔法师名额。

  因为,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要打入大陆入流赛的擂台,一般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一些身份特殊的人士,可以不经过这些无聊的程序,而直接参加入流赛。比如你是某某名将的后代,或是某某国王的子侄,再要不然就是像达修的弟子之类。

  所以,西龙连名都不要报,只需要达修走到主席台边,跟那个好像管事的人耳语几句,就解决问题了。唉,这就是特权啊!

  “达修爷爷,我也要参加。”阿雅走到达修面前撒起娇来。

  “好吧,好吧。”达修最吃不了这一套,于是又走到主席台行使了一次特权。

  “阿雅你打的是九流位。明天下午一场,大后天一场,再过两天打最后一场。全部打赢就可以获颁勋章了。”达修递给阿雅一张纸,说道。

  “谢谢达修爷爷。”阿雅笑着将这张纸放进了怀里。

  “师父,我的呢?”西龙问。

  “你就不用了,你也是打九流位,三场今天一次打完,等一下就开始。”达修看着这么懒惰的徒弟,没好气地说。

  “啊?为什么不让我打七流位?”西龙问。他知道,入流赛的规矩,还没有入流的武者最多只能打七流位,因为初入流的武者,只能入下品。而七流位是下品中的最高级了。

  “你能打入九流位就不错了。”达修白了他一眼说。其实,达修心里有数,西龙现在的水平在八流位与七流位之间,要是运气好,让他连着遇到三个八流位的,他就能入七流。要是运气不好,遇到一个七流位的,就连九流位都入不了。这都不是达修想看到的。要是被西龙运气好入了七流位,他一定更为骄傲自满,更加懒惰;要是西龙连九流位都入不了那又太伤他自尊心了。所以,达修要他连战三场争夺九流位。虽然这样,他会累些,但是以西龙现在八流与七流之间的实力,与三个最多九流的武者打车轮战胜算还是蛮高的。这样,既可以让他感到九流位也得之不易,也不会让他丧失自信。

  西龙耸耸肩,做无奈状,本来他对武道就不像其他师兄弟那么重视。所以七流位、九流位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非常巨大的意义。连着打三个九流位可能累些,但是胜算应该还是蛮大的吧,西龙心想。

  “还傻站在哪里做什么?开始了。”正心里打着小九九的西龙被达修突然推回现实。

  西龙走上擂台。他的对手是个一看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他穿着一身黑衣,和西龙站在一起要高出两个头。

  “这位身着黑色衣服的就是选手卡夫,他来自力士的故乡基欧,是他家乡威名远播的力士。一共参加了数十场初复赛,战胜无数强横的对手,历经两年多才打到入流赛场。

  他的赛绩是二十三胜两负!“讲解员通过魔力扩音,对全场大声地煽情讲解道。但是看台上并没有什么反应。大家照样磕着瓜子,喝着茶水。这种种行为,已经完全表明了大家的态度,我靠!小--角--色!

  “至于这位上身着蓝褂,下身着黑裤,扎着黄色腰带的少年,就是……”讲解员故作神秘地在这里停住了口。观众们果然被吸引了,纷纷询问:“魔法失效了吗?”

  “就是……”讲解员再次故作神秘。于是有人开始朝他扔香蕉皮。

  讲解员终于受不了,于是大声喊道:“就是九年前震动开兰的天才神童,达修的第八个行者--西--龙!”

  话音一落,看台上的人马上站了起来,一个个指着擂台上的西龙,互相询问:“那就是达修的第八行者吗?”

  西龙看到这么多人关注自己,于是忙昂首挺胸,尽量摆出一副威武的姿势。

  “被人当猴子看还得意洋洋,真丢脸!”达修在擂台下,暗暗地骂道。

  ※※※

  着黑衣的卡夫刚开始看见西龙的时候,眼中冒出自得之色。但是当听说眼前这个小个子就是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的第八行者时,马上脸上又显出忧虑的神色来。他的这种种表现看在达修的眼里,令他连连摇头。这样程度的心态,武功能高到哪里去?看来,磨练西龙的希望是不能放在这家伙身上了。

  乘着双方选择武器的时间(所有参赛者的武器要由大赛准备,这样是为了避免有些人凭借神兵利器的力量获得胜利),裁判在场中央开始宣布比赛规则。规则很简单,双脚站在擂台之外的土地上者输!(也就是说有本事可以飞起来,随便你飞哪里。)将对手打死者输!(为了避免精英的伤亡以及仇怨的产生。)自愿认输者输!(这基本上是废话。)宣布完这几条后,两人武器也恰好选定。卡夫选的是一个非常符合他体形的一个长两米,重七十五公斤的长铁锤。

  “一看双方选的武器,就知道双方的智力对比。”看看卡夫手里的兵器,然后再看看自己手里重约六公斤的流星锤。西龙有些歧视地瞟了卡夫一眼。同样是锤,一看那个家伙选的锤就是有头没脑,脑大长草的家伙。

  且不管西龙怎么想,裁判手一挥,示意比赛开始。

  卡夫将手放到胸前,弯腰七十五度,做了个标准的武士礼。西龙也按着他的样子做了一个武士礼。比赛正式开始。

  刚开始时,卡夫由于不知道对手的深浅,所以不敢随便出手,而西龙除了与师兄弟切磋以外没有什么太多的实战经验。虽然西龙平时看起来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不过他的聪慧是八大行者中公认的,他当然也决不会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擅自动手。于是两人各自摆了个姿势,默默地对视,却没有动手。

  由于达修行者的名头,所以对于这种场面却罕见的没有观众敢鼓噪,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战斗的开始。全场难得的一片安静。滴答,滴答,计时水钟的声音在此时开始被人们感觉到。

  滴答!“嗖”一个人影出手了,众人定睛一看,是卡夫。他终于受不了西龙愚弄的视线而冲了出去。那诡异的眼神让自己越看越没有自信。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就不用打了。

  “唉,输得太快了。”达修一看见卡夫出手,又连着摇头。他没有注意到,与此同时,依维斯也在跟着他一起摇头,这不是刻意模仿达修,而是他自己的感觉。

  卡夫知道自己这次要面对的和从前的那些对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所以完全没有留手,一出手就是竭尽全力。

  西龙在此时此刻,越发的冷静。他仔细观察卡夫出招的速度、角度、力度还有步法。

  在最短的时间内,他作出了判断。这只是个依靠天生优良的身体素质冲上的来的家伙,完全没有成熟的招式可言。

  达修站在擂台下,看到卡夫以最快的速度往西龙砸去,而西龙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脸色露出了一些满意的笑容,但是随即脸上又现出些失落。“西龙这孩子要是勤奋一些该多好。”

  判断结束,那么就果断出手。在卡夫的锤影已经砸在西龙的头上的时候,西龙的流星锤终于飞了出去。与此同时,西龙的身体斜斜地闪开,以一个颇为难看的姿势倒在一边。七十五公斤的锤子将擂台上的地砸了个大坑。但是西龙的流星锤却砸塌了卡夫的鼻梁。

  双方都没有招式,都是利用身体直接进行攻击,没有武者的斗气,也没有巨响。但是西龙那一招不轻不重,刚好让对手丧失战斗力,又不至于将对手置于死地。

  卡夫“蓬”的一声倒在地上,高下立判。观众席上嘘声不断,这嘘声不完全是送给卡夫的愚蠢的。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西龙那个难看的姿势和完全没有一点气势的场面。

  怎么一点都没有想象中华丽的场面的?真是一场没有意思的比赛!

  只有达修赞赏地看着西龙,只需要一分力,就不用两分。抛弃所有的面子与虚荣,战斗只是为了获得胜利。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武者。

  西龙下场休息十五分钟后再次上场。这次他面对的是一个中年人。他脸色有些沉寂、有些阴骛,一看就是多年不得志的样子。但是西龙一看见他走路的步伐就知道这个可不像上一个那么好对付,他最大的优点就是经验和谨慎。

  两人互行一个武士礼,战斗再次开始。

  两人依旧是依例互相对视一阵,然后一个人出动。不过这次出动的是西龙,他扔掉流星锤,单手出招了。因为西龙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话,那么两人就永远只能这样互相对视着,因为,他的对手是绝不可能率先出手。西龙从他的左眼看到了无与伦比的谨慎。

  看到西龙出的这一招,达修心中一惊,“君临天下”第二式,“爵士之光”?他什么时候学会了“君临天下”的招数,而且还是第二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让西龙参加这个下三滥的九流位的争夺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闹剧了。

  “这不是真正的‘君临天下’。”依维斯看到达修惊愕的表情,在一旁提醒道。

  达修定睛一看,果然,这一招空具其势,但是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刚才是自己由于惊讶而一时被眼前的假相所迷惑。达修是个聪明人,他马上知道了西龙的意图。

  但是,为什么依维斯可以看得出来?达修望着身旁只及自己腰间的依维斯,心中有了一个更大的惊愕。

  不错,这一招就是有其形而无其实,但是,这并不要紧,西龙要的就是它的形。对付你,只要形就够了,望着眼前这个中年人,西龙冷笑一声,身形义无返顾地扑了上去。这时候,那男人只要迎着西龙的身子一招打过去,西龙马上就会被重创而认输。

  但是,西龙知道他不会,因为他从他的右眼看到的是--懦弱!

  那中年男人神色一慌,赶紧躲开这在他看来可以将他一招击败的猛招。他成功地躲开了。正当他得意间,他看到西龙在狡诈地冷笑。

  “胆……小……鬼!”那少年一点也不顾及他的年龄,冷冷地嘲笑道。

  “我不是!”那中年人大喊一声,浑身发抖着挥着手里的长刀冲了过来。

  “你输了。”西龙在心里得意地暗喊一声,冲上去与他近身搏斗了起来。

  本来,那中年人的实力与西龙应该是在伯仲之间。要是全力以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但是经过刚才的一幕,现在中年人已经神志大乱,拿着大刀居然与赤手空拳的西龙近身搏斗。而且出手虽然招招凶狠,但是已经完全乱了章法,发挥出来的实力不到平时的六成,哪里会有侥幸的道理?

  拳来刀往,也只是片刻之间。西龙致命的一拳打在那中年人的腹上,一股清新活跃的斗气在中年人腹中到处乱窜。中年人不堪其苦,勉力支撑了几招,最后终于不得不弃刀投降。

  “西龙胜!”裁判大喝一声。那中年人躲到一旁暗自垂泪起来,“我不是懦夫,我不是。

  只是我的力量还不够强。“他已经连续七届参加入流大赛了,但是七届他都没有入流。

  他之所以想入流,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而是为了拿到那笔武者津贴,他有七个儿女,他需要养家糊口。入流不仅可以带给他津贴,还可以给他带来一份好工作,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钱袋扔在了他的身边,那中年人抬起头来,看到的人是西龙。“这不是施舍,将来你要还给我的。”西龙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刚才听到旁边人议论那中年人的事情后,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赢了。西龙并不是像他表面上那样什么都不在乎。

  ※※※

  “师父,弱者值不值得同情?”依维斯看着西龙落寞的神色,于是问达修道。

  “唉……”达修只是一个超级武者,他既同情这些人,但又怒其不争,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对待他们。所以只能长长地叹一声气。

  “师父也有不能解答的疑问吗?”依维斯没有说话,心里暗想道。

  正在这两个师徒对话间,第三场已经开始。

  这次西龙的对手可不再是无名小卒了。他是埃南罗第二军团军团长巴蒂的公子巴罗,今天十八岁。依维斯他们刚下山,所以不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可是最近大陆新闻指数排名前十的人物。

  主要是因为三个月前,巴罗为了反击埃南罗国内关于他担任第二军团千骑长是仰赖父亲荫庇的流言,毅然参加了由埃南罗王克杰努亲自督办的万骑长选拔大会。并且,凭借自己过硬的实力,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夺得了三个万骑长职位中的一个,成为埃南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万骑长。能够战胜那么多军中强手,自然不可能是纯属侥幸。大部分行内人,都认定这个少年已经拥有了中品六流位的实力,甚至有人猜测,他是不是已经到了四或五流位的境界。

  这次,他前来参加入流大赛,大家都认为是走一下过场而已,摆明十拿九稳的事。要不是巴蒂一向不喜张扬,严令子弟不到十八岁不得参加入流大赛的话,可能巴罗三年前就已经拿走了下品七流位的品级了。这次巴罗来参加入流大赛,他那个古怪老爸,又是严令他只能拿下品九流位。害得巴罗不乐意了好几天。

  但是在巴蒂跟巴罗说了几句话以后,他就不再埋怨老爸了。巴蒂对他说:“无论别人承不承认,你自己有多少实力就是有多少实力,这不是别人的看法所可以改变的。现在大陆形势瞬息万变,你身为埃南罗万骑长,我巴蒂的儿子,要懂得韬光养晦,不要像别的无聊年轻人一样争强好胜。记住,名声就像钱财一样,只要够用就行了,太多了反而是累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我能胜吗?”当看到眼前这个埃南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万骑长的笑脸的时候,西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这个疑问。西龙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一步了,就在自己有这么一个疑问的时候。想到这里,西龙赶紧将心神一束,重新收拾起战意来。

  挑选武器的时候,两人都挑了同样一种武器,这也是西部大陆最常用的决斗武器--剑。

  “真是巧啊。”巴罗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剑,对西龙笑笑说。

  “我拿的武器叫西龙之剑。”西龙冷冷地说,意思是,你的剑叫巴罗之剑。虽然都是剑,但是不同的人拿着就意味着是不同的武器,并没有什么巧的。

  巴罗不是蠢人,他明白西龙的意思,于是耸耸肩。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有什么废话,用行动来说明一切吧。这次再没有什么互相对视的例行动作,双方互敬一个礼之后,就同时向对方出招。

  “西龙师兄是勇气之剑,巴罗是信心之剑。”依维斯在台下淡淡地评点道。

  “勇气之剑与信心之剑,哪个更强?”达修强压住自己心中翻腾如大海的惊诧,故作平淡地问道。

  “巴罗的信心源自对于双方实力的了解,西龙师兄的勇气只是单方面必胜的信念而已。

  我想这一仗,西龙师兄凶多吉少。“依维斯侃侃而谈。

  达修不再说话,目光注视擂台。但是此时胸中的惊骇却远不是笔墨可以形容,身边真的是个只有九岁的少年吗?

  因为年纪太小,八年来,自己从来没有与他对练过,也不允许任何行者与他练习,只是允许众人练功时让他在一旁观看。平时虽也有跟他讲解一些当初他与几个高手过招的情形,但也只是纸上谈兵,当讲故事一样说给他听。可以说,在自己的心目中,八年来,并不曾教给依维斯武技。平时见他整日独自傻坐,也不曾见他有用功练功的情景啊,怎么会……

  擂台下,达修惊骇不已,擂台上,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加惊骇。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强?”几次遭遇下来,西龙的虎口居然微微渗出一些血来。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这样一个人至少有六流位,为什么偏偏跑来跟自己争九流位。西龙暗骂一声倒霉,然后运转目力,使劲盯住巴罗,不敢再擅自出手。

  “怎么不出手了?刚才跟你拼得挺过瘾的啊。”巴罗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好整以暇地微笑着说道。

  “不能败!”想到刚才在角落里垂泪的中年人,西龙一咬牙,在心里狠下决心。这个机会是从那样一个人手里夺来的,决不能轻易地失去。西龙少有的有了一股争强好胜之心。

  巴罗看见西龙的脸平静了下来,剑尖开始聚集起一些微弱的光。他知道,西龙大概是在准备什么厉害的杀着,可不能等他准备好。于是,巴罗率先挥剑冲了出去。然而,已经晚了。就在这一瞬间的空隙,西龙的最强招已经准备好了。这是超乎他负荷的一招,但是为了那个落泪的中年人,他使了出来。

  “君临天下”第一式“骑士之光”!这一招用在西龙手里,虽然与用在达修手里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旁人看来,也是如同千军万马一齐往前急冲一样,搅得周围风起云涌,气势惊人。

  看这情形,巴罗眉头一锁,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自己低估了他,这一招要是硬接非受重创不可。于是连忙在半路收住身形,也顾不得什么造型,倒翻在地,往后滚去。纵然如此,还是被西龙剑上所发的斗气所伤,身上留下数十道伤痕。

  发出这一招之后,西龙已经脱力,身体倚着长剑才不至于倒下去。巴罗滚到一边,站了起来,仍然心有余悸地站在一旁看着他。

  “扑”的一声,西龙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七流位与五流位之间的实力差距。在倒地之前,他想起依维斯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要是敌人就站在你的眼前,拿刀指着你的时候,脑子好使有什么用?”现在,他终于彻底明白这句话的真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