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暗涌层生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1738 2004.06.20 00:21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皇宫。

  “原蓝达雅三大魔法军团合共将会派出30万魔法军队来援助我们!”佛都满面喜悦地向辛夷汇报,内心却是一片黯然。那三个魔法军团,总数为90万,却只派出30万来埃南罗,份额仅仅为三分之一,而且,再蠢的人也可以猜到,他们派来的士兵绝对是军团中实力最差的那些。

  “这样说来,我们的实力又提高了不少!胜算自然也随之提升不少哦!”辛夷哪里知道其中的奥秘,满心欢喜地说道,“魔法军团正是我们最需要的呢!我们埃南罗士兵有勇有谋,就是都不会魔法。”

  “是啊!王兄大可高枕无忧了!”佛都笑了一笑,内心却满是苦水:这些所谓的魔法士兵,恐怕就连普通的埃南罗士兵也打不过呢!要这些人来有什么用呢?花了那么多钱力和物力换来三大魔法军团的投靠,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佛都后悔莫及。而且,佛都本来是打算逐渐消解三大魔法军团,将他们的士兵融化入自己的军队当中,可惜,“前进军”的汹汹来势使他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计划,而放弃计划的恶劣后果,现在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但佛都虽然恼恨不已,此时却也只能听之任之,无能为力,而且,就算当时采取另一极端的做法,用武力将他们全部制服,恐怕埃南罗损失也不会太小。现在,虽然有诸般不利,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毕竟还不至于倒戈相对。

  “埃南罗幸亏有佛都王弟你!不然的话,恐怕早就千疮百孔了。”辛夷真心诚意地说道。

  “没有王兄这个顶梁柱,埃南罗就算有一百个佛都也无济于事。”佛都从怀中掏出那封三大魔法军团团长联名发来的信,一副肃然的样子,“根据信上的话,这三大魔法军团将由一个叫费宾齐的人率领。”

  “费宾齐?”辛夷搜索枯肠,“这个名字陌生得很,朕从来没有听说过。”

  “天下将领如恒河沙数,王兄又忙于政务,哪里可能个个都听说过呢?”佛都说道,“费宾齐是原蓝达雅第二魔法军团团长洛奇格最得力的助手,威望过人,因此,三大魔法军团团长一致推举他当首领。”实际上,费宾齐虽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但是却绝对不是洛奇格最得力的助手,如我们所知,洛奇格最得力的助手是他的幕僚亚特斯。不过佛都为了让辛夷放心,只得用大话来安慰他。所谓兵道,即诡道也,其实政道也是如此。

  “王弟你说好,那敢情就是好了。”辛夷满足地笑道,“那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到达这里支援我们呢?”

  “他们的军队将在两个月之后来到我们这里。”佛都答了一句,在时间这个问题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向辛夷说假话,因为一旦说谎,到时军队没有依时到达,那可就会被拆穿了。

  “两个月?”辛夷张大着眼睛,“也太久了吧?”

  “他们住在蓝达雅最边远的地方,两个月已经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了,要不然的话恐怕还要更久。”佛都的表情有点尴尬。

  “那你当初从蓝达雅归来也用不了几天啊!”辛夷却没有注意到佛都表情的不自然。

  “那是因为有两位魔法师相助,我才可以这么快回来。”佛都解释道。

  “那些士兵不也是会魔法的吗?”

  “会魔法跟精通魔法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这个道理就如同会写字的人跟书法家是不同的一样。”

  “原来如此,可是这时间相差也太远了,当初我们的军队攻下大半个蓝达雅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们军队采用的是最快捷的路径。”

  “他们为何不采取最快捷的途径呢?”

  “因为他们是魔法兵团,魔法兵团的行军习惯与普通军队不同。”佛都抽了一口冷气,几乎无法圆谎。

  “这样啊!哎!这魔法兵团也太麻烦了!”

  “总之,就算没有他们的援军,到目前为止,我们也还是牢牢地控制住局势的,我们丝毫也不用担心巴蒂元帅处理军务的能力。”

  “不过,迁移居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举国不宁,朕希望可以尽快平息这场风波。”辛夷脸上又现出担忧的神色。

  “暂时的混乱在所难免,但是请王兄放心,这场风波一定可以很快过去。”对于此,佛都倒是蛮有把握,因为他知道,谣言在居民们到达卡拉平原定居之后,就肯定很快可以平息。

  “好。”辛夷沉吟道。

  “如此,王弟我就先告退了,王兄也多点休息,保重龙体吧!”佛都鞠了一躬,看见辛夷挥了挥手,便徐徐退下。

  “洛奇格、亚里克、费力这三个混蛋,居然派些残兵败卒来敷衍我。”在回自己的住宅的一路上,一向冷静不易动怒的佛都竟然在心里骂着,“特别是费力,收了我那么多钱,当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跟我同舟共济、永不离弃,一转眼就成了这副模样。哼!等我将‘前进军’收拾完之后,再去好好地拾掇你们。”

  30分钟之后,愤愤不平的佛都回到自己的居处,又看了一遍那三个魔法军团联名发给自己的信,更增加了内心的不满。

  “‘30万精兵’,哼!这样也说得出口,‘祝愿埃南罗早日度过难关’,恐怕他们都在一旁发笑而望。”佛都喃喃自语着,这个时候,他不但是痛恨着蓝达雅人的背信弃义,也在为自己当初的决策而后悔。

  只不过,佛都心中也知道,换成自己是三大魔法军团的团长,顶多也就是派些最低等的士兵过来帮忙。而且,大家心中有数,埃南罗一旦找到空隙,便会将那三个魔法军团武力收服,现在埃南罗有难,他们当然是额手相庆了。由此看来,那三个团长下了这样的决定,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

  于是,佛都还是仔仔细细地各写了一封信发给原蓝达雅三大魔法军团的团长。信里大概是说些多谢团长鼎力相助,救埃南罗于水火之中,不负当年的盟约,佛都和埃南罗全体军民都感激不尽,同时也透露出请求增兵的意味。总之,佛都是被人打折了牙齿也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吞,用语显得十分得体,恰到好处。

  ※※※

  圣历2109年9月17日,雪岩城。

  巴蒂元帅:对于你采取的消耗战略,我没有异议,但是,须知道消耗是一把双刃剑,即令能作巧妙的运用,但对于使用者本身也还是会构成伤害。因此,最后决定胜负的因素还是意志和实力。另外,必要时我们也还是要采取攻势的,一味的防守,最终只能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自取灭亡。这些道理,你自然也是明白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因为有时候当局者迷,有些事情你可能也会一时受到蒙蔽。

  蓝达雅的援军令我好生失望,相信你也收到消息了,按照他们现在的行速,他们将会在圣历2109年11月13日到达。而我已对辛夷王兄解释了一翻,大意是无须担心,我军足以抵挡一切,有蓝达雅援军相助我们便如虎添翼。若是王兄向你问起,希望你不要与我的说法有所抵触。

  埃南罗的前途、兴衰就全在你们手中了,希望你们早日取胜!

  佛都

  圣历2109年9月15日在战前准备会上,巴蒂把信认认真真地看了几遍,然后说:“佛都王子可真是无微不至,虽然身在千里之外,却对局势洞若观火,把什么都考虑到了。”

  其他人自然是附和不已了,虽然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信里面写的是什么。

  “针对目前这样的情况,‘前进军’气焰嚣张,不可一世,速战对“前进军”有利,因此,我们还是要依照原计划采取坚守不出的策略。”巴蒂说道。

  “我们这样处处退让,他们的气焰不是更高了?”有人提出异议。

  “当然不会,所谓一鼓作气,二鼓而衰,三鼓而竭。只要我们拖他们一拖,他们那高涨的士气便会随之下沉,胜利的天平也将会更向我们倾斜了啊!”巴蒂胸有成竹。

  “那巴蒂总指挥,你准备坚持到什么时候?”

  “我的打算是坚持到三大魔法军团到齐之后,再跟“前进军”进行大规模的会战。而三大魔法军团的士兵要全部到位的话,我们大概要坚守两个月。”

  “两个月?这样的消耗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两个月,巴蒂总指挥,250万士兵的开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居然有这么杞人忧天的人,埃南罗还不至于穷到这个地步,巴蒂笑了一笑,“这些不用你担心,财政司自然会协调解决。”

  “为什么我们不趁他们不备实行袭击,恕属下冒犯,用这样死板的战术要赢取胜利实在是太难了。”

  “若论机动性我们的军队远远在他们之下,而且,他们的士兵有长期的野战经验,也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因此袭击这个想法虽好,但却显得太天真了点,他们袭击我们倒是比较可行。”巴蒂的语气之中有一点自我讽刺的意味。

  “也不一定吧!”说话的人虽然语气还是有点不相信,但内心却也不得不承认巴蒂说的有理。

  “无论如何,固守都是最稳妥最好的办法,除非你能设计出一套使我们的袭击一定可以得逞的方案。”巴蒂说道。

  “另外,我估计‘前进军’最容易进攻的地方就是第四兵团天鹅堡,我要将八十万普兰斯尽数调往天鹅堡,并且亲自前往第四军团坐镇,而将第一兵团的士兵及驻地便让凯罗兼管了。”巴蒂见没人答话,便继续说道。

  “那这样一来,本来最脆弱的第四军团便有了一百零五万的战士。”

  “没错。”巴蒂点了点头。

  “万一他们进攻的是雪岩城呢?现在局势纷繁复杂,实在不宜过早调动军队。”

  “现在不调动的话,以后就没机会调动了。”巴蒂坚持自己的主张,“我还能不了解杰伦、风杨、星狂这几个家伙?”

  “大家还有什么提议没有?”巴蒂看了看在座的人,“没有的话,便散会吧!”

  “另外,各位如果以后和凯罗共事,千万要服从他的命令,否则的话,他对不听从命令的军官依照军法处置,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末了,巴蒂还是提醒了一句。

  “遵命!”在座的人员齐声应了一句,心中却不知道都在盘算些什么。

  ※※※

  圣历2109年9月18日,当人类正在四面纷争的时候,魔族也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魔宫一如既往阴阴沉沉,空气中散发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在这个长年累月都见不到阳光,也没有星光、月光照耀的角落,平常人要是在里面肯定是伸手不见五指。

  “圣皇,拉齐兹伯爵也造反了!” 近臣拉舍尔脸色绿得可怕,他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一只手在不停地将自己推向深渊。

  “哦!”魔皇马拉维语气中包含着无尽的失落。阿尔内特死后,虽然慑于妖怪王的威力,表面上,贵族们都不敢起来反对马拉维,但暗地里却在进行着颠覆马拉维的活动,尤其是阿尔内特的那些死党,更是对马拉维造成了各方面的障碍。而现在,情势越演越烈,贵族们声势越来越是浩大。而在刚开始时,马拉维也丝毫不以为意,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贵族们也渐渐以为妖怪王的威胁已经淡化了,便又不断地向马拉维施加压力,明里暗里地削弱马拉维的势力。并且,他们恃着他们那一边的总数约占整个魔族的60%,人多势众,居然宣称马拉维数典忘宗,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 “这已经是第一百零三个贵族宣布不服从圣皇你的命令,并加入反圣皇同盟了。”拉舍尔忧心忡忡,“圣皇,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你以为朕不想采取相应的对策吗?关键是他们的总数远远超过了朕,如果用强硬手段制裁的话,恐怕到时吃亏的就是我们啊!”马拉维不胜其烦。

  “圣皇,为什么不向妖怪王撒马拉求救呢?只要圣皇你向他求救,他一定能帮圣皇你化险为夷度过难关。”拉舍尔说道。

  “你要搞清楚,约占60%的魔族人士都在反对朕,妖怪王要是出面的话,肯定是生灵涂炭,尸横遍地,那我们魔族岂不是元气大伤?”马拉维说道,“哎!朕还没有热衷名利到可以把整个族人都出卖的地步,若是两者让朕选择的话,朕倒宁愿干脆不当这个圣皇了。”

  “擒贼先擒王!只要把领头的人杀了,不就世界和平了?”拉舍尔说道。

  “领头的人?你知道领头人有多少吗?那可都是我们魔族的精英,要是把这些人都杀了,我们魔族的根基就会大受其损。”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弄不好那一天他们就会冲进魔宫来篡位了呢!”拉舍尔叹了一声。

  “篡位?那让他们来好了。”马拉维冷笑了一声。

  “哎!依属下看来,还是赶快向妖怪王求救的好,速战速决,免得祸害无穷。”

  “你还是没有弄明白朕的真正意思,哎!实话对你说了吧,朕一求助于妖怪王,欠妖怪王的人情越便会越多,到时朕恐怕只能用自己的命来还了。”马拉维面色阴沉。

  “原来如此!妖怪王的人情的确不是可以随便欠的。”

  此时,本来已经阴气层生的魔宫竟然刮起了一阵冷风,马拉维竟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噤,心中骇然不已。

  “马拉维,你在说什么?”妖怪王撒马拉的声音在马拉维的耳畔响起。

  “没什么,没……什么。”马拉维目瞪口呆。

  “哼!你干的好事!”撒马拉愠怒道,“出了这样的大事还想瞒着我?”

  “只是不想麻烦末日王而已。”马拉维争辩道,“可惜我太无能,最终还是要劳烦末日王你出马。”

  “说的倒好听,要不是我消息灵通的话,恐怕你永远也不会告诉我吧?”撒马拉说道,“你难道就忘记了当初我是怎样帮你把阿尔内特杀掉的吗?告诉你,我能杀他就能杀任何人。”

  “是……是。”马拉维浑身起了鸡皮。

  “现在,我帮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与神族之间的大战已经迫在眉睫了,我不想再横生枝节,跟我来!”

  “末日王,就我们两个?”

  “两个足矣,难道你还想要千军万马?”

  “那倒不是,只是对方声势吓人,我们是不是也该准备准备再去?”

  “虽万千人吾一人往矣!上一次我能在那么多人之中举手之间杀掉阿尔内特,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是,是,不过,这一次他们可是有所准备的,不同于上一次了。在下不是怀疑末日王你的能力,而是觉得小心谨慎总不是坏事。”

  “哈哈,放心吧!我保你无事,走吧!”撒马拉的笑声里有说不出的诡异。

  “不过,末日王,我实在不想自相残杀了,你可以答应我,不要妄动干戈吗?”马拉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我答应你非到万不得已我绝不动手杀他们,你以为我真那么喜欢杀人吗?杀他们对我来说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第一是我要耗费不少功力,其次是我还想要他们和我们并肩作战,消灭神族,统一宇宙呢!基于这两点,你尽可放心了吧!”

  “如此甚好!”马拉维点了点头。

  ※※※

  30分钟之后,魔族叛军大本营。

  营里灯火辉煌,彻夜不休,这些叛军可十分清楚妖怪王的威力,所以丝毫也不敢懈怠。并且,为了对付妖怪王,他们已经训练出一种足以抗衡的阵型。五十五个大天使级的魔族高手日夜警惕,他们谋划着只要妖怪王陷入他们的阵型之中,就算他倾尽全力也不可能逃出来。

  不过,虽然妖怪王以前当众杀死了阿尔内特,对魔族的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震慑作用,但是,魔族以桀骜不驯著称,时间一久,他们也不再象以前那么惊惧妖怪王了。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末日王撒马拉。”里面发射出来的杀气异常浓重,而且,撒马拉感觉到对方真的是有所防备,至少有五十个绝顶高手,任凭撒马拉有惊天绝技,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冒进。

  令人奇怪的是,里面居然没有人回答,大概是深怕妖怪王循声发难吧。四周一片死寂,妖怪王的话一下子象空气般散开了。

  “魔族的子孙听着,我是末日王撒马拉,我旁边这位是你们的领袖马拉维。”等了一会,撒马拉又说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如果是来挑衅我们的,请尽快出手。”里面终于传出了声音。

  “我今天来绝对不是为了来挑战你们的。”撒马拉笑了一笑,“我只是想给大家指明一条可以通往天堂,通往明媚的阳光的道路。”

  “道路?什么道路可以通往天堂?我们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不是那么好骗的。”里面的人不约而同地说道。

  “我没有说谎,这条道路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挺难,简单来说就是对抗神族!然后再铲除人族。”撒马拉轻描淡写,仿佛根本不当他说的是一回事。

  “铲除神族?这可能吗?”叛军之中有人疑惑道,“以我们的实力,铲除人族绰绰有余,但说到铲除神族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不可能?哈,事在人为,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大家跟着马拉维,跟着我撒马拉,我担保大家都能享尽野草花香,享尽阳光雨露,不用继续再待在这个破地方,如同一滩死水一样。”

  “野草花香?阳光雨露?你这不是在发梦吧?”叛军之中已经有人心动了,这些东西对他们的吸引力比任何的权势、财富都还要更大,千百年来,他们的祖祖辈辈不都是在做着些这样的梦吗?如果可以见到灿烂明媚的阳光,呼吸原野清新的空气,又有谁愿意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继续生存呢?

  “当然不是,我有详细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实现就有赖于你们了。”

  “别听他的鬼话,他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分化我们。”

  “可是,也不妨听他说说然后再做打算啊!”叛军之中也有人这样说道。

  “听我说,现在神族仅仅剩下41名而已,他们分居在不同的地方,如同一盘散沙,战胜他们并不是你们想像中那么难以实现的。”妖怪王笑了笑,“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将他们悉数屠戮,而人类毫不足道。从此以后,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便都是我们的了。”

  “说是这么说,做起来可不是那么理想的,要是神族真有那么容易被杀光的话,我们魔族也不用在这个鬼地方呆了这么久!”

  “大家恐怕都知道神族族长萨迪克已经死掉的消息了吧?”撒马拉问道。

  “是有听说这么一回事。”叛军中有人答道。

  “那你们恐怕不知道萨迪克是谁杀掉的吧?”撒马拉微微一哂。

  “谁?”

  “难道是你?”人群中有惊惧已极的声音。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撒马拉在说“区区在下”这样的谦辞时,语气却显得无比狂傲。

  “啊?”叛军之中一片哗然,连萨迪克都是他杀死的,那妖怪王的功力应该达到了何种程度哦?!妖怪王自然不会跟他们说当初他是借助了依维斯的父亲洛河的功力才把萨迪克杀死的,实际上就功力而言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妖怪王都比不上萨迪克。

  “虚言恫吓!别听他的,他只不过是想瓦解我们斗志罢了。”

  “哈哈哈,虽然现在你们加起来的功力足以战胜我,但是,你们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象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吧?而我想逃跑的话,你们也追不上我,将来如果我想杀死你们,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我用得着分化你们吗?天下时势,合久必分,你们以后自然会分化。”撒马拉狂态毕现。

  “我之所以对你们好言相劝,只不过是因为我和马拉维私交非浅,而且妖魔本来是一家,我不忍心见到你们自相残杀,让神族和人族捡了便宜。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刚才我对大家所说的,只有并且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我们就可以摧毁神族,一报当年之仇!并且可以尽情享受阳光雨露。”

  “假如大家偏偏要一意孤行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够助马拉维一臂之力了。但是,来这里之前,马拉维曾苦苦哀求我不要伤了和气,我也答应了,所以,非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这样做,只不过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请大家好好考虑吧!

  从内心上讲,我当然是希望大家能够跟着我,开创一个新的时代,让妖魔之圣光辉耀整个宇宙的!

  而今天,你们争的只不过是魔族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而已,为这样的东西而大动干戈,并将会赔上无数生命,我相信你们都是有判断能力的,这样做值得吗?诸位!不值得!我可以替你们回答了!不值得!

  本来,我和马拉维已经拟定了进攻的计划,谁料到现在又横生枝节。诸位,亡羊补牢,悔之未晚啊!宇宙无比宽广,不要说为了我们自己,就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今天也不应该因小失大,为了这区区魔宫而争个你死我活,我们都是卓越人士,都是有远见的,对吧!”

  “如果我们和你们并肩作战的话,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吗?另外,有什么条件吗?”撒马拉一席话说得动人之极,叛军们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你们的安全我绝对保证!至于条件,难道享受真正的世界还不是最佳的回报吗?”撒马拉说道。

  “让我们商量商量再给你回音吧!”

  “好!我可以等。”撒马拉面露喜色,知道那些叛军已经被自己说动了。

  ※※※

  “情况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们是在干傻事!”

  “但是,阿尔内特公爵的仇难道就搁置不理了吗?”

  “这个问题简直是在开玩笑,阿尔内特公爵的仇是我们能报的吗?就连萨迪克也都被妖怪王杀掉了啊!”有人冷嘲热讽地答了一句。

  “如果不报仇,那不是忘记我们的初衷了吗?”前者激愤地说道。

  “阿尔内特公爵是很有威望,很值得推崇,但不可否认,他仅仅是一个幌子罢了,我们这次起军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争取我们的权益。阿尔内特公爵在天若有灵的话,相信也会认同我们的,死者已矣,生者的问题才是最大最应该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们现在是否还要继续下去呢?我觉得没有什么权益比妖怪王说的权益更大的了。”

  “那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你们真的确信我们能战胜强大的神族吗?”

  “难说啊!未必不能。”

  “如果我们停止这次起军,之后,妖怪王会不会伺机报复呢?还有马拉维,他肯定恨我们入骨了,哪里会放过我们呢?”有人已经在开始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了。

  “他都说过了,绝对不会伤害我们,他还要利用我们去对付神族呢!况且,这么多人,他杀得过来吗?你也太多虑了!而且,他想杀我们的话,又何必在这里跟我们说一大堆废话呢?”

  “哎!为了组织起这次起军,我们可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我们就这样半途而废吗?大家不觉得可惜吗?”

  “世界上最可惜的事情是明知道自己错了还要去坚持!”其中一个贵族半闭着眼睛,说出了一句自认为很有哲理的话。

  “不坚持下去谁知道是对还是错呢?”另一个贵族反驳了一句,“况且,我们去对付神族也形式并不是妖怪王所说的那么乐观,弄不好我们又要受一次重创,而且得不到任何补偿!”

  “还有,大家觉得马拉维可以服众吗?”

  “不可以,不可以!我第一个不服!要服的话我们也不用起军了。”

  “停停停,大家还是统一一下意见吧!这样争论下去,争到明年也没个了结!”

  “把我们刚才所提到的一切问题都跟妖怪王说说吧!”有人提议道。

  众说纷纭,吵闹了一阵之后,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贵族们终于统一了意见。

  ※※※

  “末日王,经过我们的商议,我们最终提出的问题主要有三点:第一,我们要求马拉维下台,因为他间接导致了阿尔内特公爵的死亡;第二,如果我们息军的话,我们之中的一部分并不想参加神魔大战,不知道末日王可否答应?第三,假如我们参加了,我们想听听末日王的战略部署。”

  “第一,马拉维不可能下台,阿尔内特是我杀的,基于他在你们魔族的崇高地位和傲人功勋,我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但我并不后悔,因为,他扰乱了全族和平,间接导致今天这场灾难。”撒马拉断然说道。其实,他也非常后悔当初杀死阿尔内特,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将阿尔内特软禁起来,来一招“挟天子以令诸侯”更方便一点。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无济于事了,已经失去了一个阿尔内特,他绝对不能再失去一个马拉维。

  一旁的马拉维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妖怪王终究还是维护自己的,不然的话,虽然自己对做不做魔皇已经不是很在意了,但是,一下台的话恐怕难免要遭受阿尔内特旧部的毒手了,无论如何,自己都不想把小命给弄丢了。

  “第二,我要求魔族所有的子民都必须参加圣战!假如有人不参加,将来我们战胜了神族,他们又要享受跟我们一样的东西,大家说这样公平吗?而如果不让他们享受的话,又违背了我们的初衷,我们能在阳光底下,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兄弟在黑漆漆的环境下卷缩着吗?”

  “第三,我将会亲自操练一个从古至今最绝妙的阵法,具体方案现在不便细说,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只要我们操练成功,我们的胜算至少在80%以上!”

  撒马拉一口气把最后两点说完。

  “那就是说阿尔内特公爵就白死了?”静了很久,终于有人出声道。

  “这个问题相对于我们与神族之间的大战来说,只是一个小问题而已,如果我们暂时达不成共识的话,等事情圆满之后再解决也不迟啊!”撒马拉说道。

  “我同意末日王你的话。”叛军之中有许多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

  “只是,末日王所说的绝妙阵法到底有多绝妙?我们操练要多长时间?”

  “以我们魔族兄弟们超强的悟性,我相信不用半个月便可以精通娴熟!”撒马拉答道。

  “我们的胜算真的有80%这么高吗?”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胜利将属于我们!自然了,我们也得承认,任何事情都是需要冒险的啊!”

  “我还想知道事成之后,我们怎样分配土地呢?”有人已经开始头脑发热,在谋划计划成功以后的事情了。

  “哈哈哈!”撒马拉大笑了一阵,“反正将来那都是你们魔族的世界了,我和神族作战只不过是为了一口气罢了,而且我就一个人,能占多少地方?况且那么辽阔的一片天地,你们怎么分都可以的了,还愁这个?以后再作打算吧!”

  “是,是,末日王所说极是!”叛军们纷纷赞同道。

  “那么,最后,说了这么多,你们该让我知道你们的抉择了。”撒马拉朗声说道。

  “我同意休战,一致对外!”

  “为了我们,也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也同意!”

  “尽弃前嫌,支持末日王!支持圣皇!”

  瞬刻之后,所有的叛军全都变成了妖怪王的友军,并且纷纷宣誓服从马拉维的领导。

  “好,好,好!太好了!”从魔宫出来的时候,马拉维实在想像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自己象是在做梦。

  “这样行了吧!”撒马拉微笑着望了望马拉维。

  “行,行,末日王你真是英明神武,在下难及你万分之一。”马拉维把头点得象啄木鸟似的。

  ※※※

  一个小时之后,魔宫。

  “末日王,多谢你的鼎力相助。”马拉维说道,“我的位置得到了极大的巩固,在下真是万分感激,一定铭记在心。”

  “多谢就不用了。”妖怪王撒马拉微微一哂,“其实,小小的一个魔皇,统率着这么一片小小的荒芜黑暗的土地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你跟着我,以后前途无限光明。”

  “能够坐稳魔皇这个位置,在下就已经心满意足,别无它求了。”马拉维必恭必敬地说道,虽然他心中也是野心勃勃,但是,在妖怪王面前,他却是丝毫也不敢造次,生怕万一妖怪王以为他居心叵测,弹指之间便将他杀掉。

  “典型的胸无大志!”撒马拉冷冷一哂,“我帮助你巩固位置,可不是让你坐在宝座上玩物丧志。”

  “在下不敢,在下一定跟随末日王鞍前马后,永远做末日王最忠诚的部下!”马拉维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

  “嘿嘿,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计划。”

  “我就是忘记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也不敢忘记称霸世界的宏图伟业!”马拉维说着夸张式地做了一个手势。

  “那我就放心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通知我,不要瞒骗我,不然的话,出了乱子,影响我们的计划,我可不会对你客气!”

  “在下绝对不会再犯那种错误了!”

  “但愿如此!”

  “现在,西部大陆一片混乱,嘿嘿,人类,的确是最愚蠢的动物,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拼命地自相残杀,争战不休。”马拉维谄媚地说道,“而人类的东部世界也差不多落入我们的控制之中了,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全占了!哈哈!”

  “哈哈,我们的计划就连自命聪明、无所不知的神族也全都被蒙在鼓里,更何况是以无知著称的人类呢?”撒马拉阴森的笑声使整个魔宫显得更加恐怖森然,“不过,你也别忘记了,当初我们就是让神族和愚昧的人类联合起来打败的。”

  “前车之鉴,在下万万不敢稍忘,自当谨记在心。”马拉维肃然道,“末日王,我仿佛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何止是曙光!”撒马拉显得十分自信。

  就这样,魔族经过这一场混乱之后,在妖怪王撒马拉的调节,还有共同的利益驱使之下,反而变得空前的团结一致。而与此同时,人类,甚至神族却还不知不觉,谁也没有料到一场几乎是毁灭性灾难将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