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无奈的佛都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357 2003.06.15 23:04

    在这天晚上,众位平叛的功勋都来到了佛都府上开会。依维斯本来不想来,但是被凯罗硬拉来了,而风杨则由于身体不适,无法出席会议。

  也是在这天晚上,辛夷和佛都决定召开元老院联席会议。那个一直不动声色的机构— —元老院终于又要开始运作了。

  “元老院是什么东西?”依维斯对于这个自己先前从未听过,现在却突然冒出来的元老院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他一脸盲目地问凯罗道。

  “其实就是各地酋长代表组成的议会。一般来说像这样大规模的事件发生后,都是由他们出来善后的。”凯罗说道。

  “你父亲也有分?”依维斯问道。

  “当然。”凯罗说道。

  “假如今天胜利的是克洛亚,是不是元老院也会效忠于他?”依维斯问道。

  “应该是的,元老院名义上拥有着埃南罗至高无上的权威。但是在事实上,在武力至上的埃南罗,它只是一个依附强者的机构。不过,由于它毕竟是由各地酋长的代表组成,所以,在和平时期的话,还是没有谁愿意得罪它。”凯罗答道。

  “哦,弄了半天,原来只是根墙头草。”依维斯鄙夷地说道。

  “可不能这么说,他们还是有很大实力的。”凯罗说道。

  “实力?只能躲在盾牌后的实力?”依维斯再也没有说话,径自离开了会场。

  ※ ※ ※

  第二天,在信鹰的传递下,克洛亚在卡纳亚败亡的消息和他临死前所书写的给罗严的劝降信都到了西龙的手里。同时,佛都的另一份秘密命令也同时一式两份,分别到了巴罗和西龙的手里。

  看到秘密命令的西龙和巴罗同时暗吸了一口冷气,“不会吧?”

  “西龙先生,罗严又来攻城。那家伙简直是疯了,完全不顾生死。”这时,佛蒂子爵满头大汗地跑进来,喊道。

  “铁诺呢?”西龙问道。

  “在城墙上指挥战斗呢。”佛蒂答道。

  “哦,那就好,你回去帮忙吧。”西龙说道。

  “西龙先生,你不是每天都要在这个时候到城墙上去巡视的吗?”佛蒂见西龙丝毫没有去城墙的意思,反而走向内室,有些不解地问道。

  “今天就不去了。”西龙幽幽地说道。

  “今天罗严可是攻得很急,西龙先生你一点都不担心吗?”佛蒂又问道。

  “从现在开始,该担心的是罗严。”西龙说着就径自走向了内室,丢下佛蒂一个人在那里发傻。

  ※ ※ ※

  攻城战又持续了两天,星河城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死伤已经在五千人以上。但是在铁诺和西龙的指挥下,罗严的十五万大军不曾踏上星河城的城墙半步,而且还付出了近两万的伤亡。

  在这一天的夜里,西龙收到了一只由从风远城飞来的信鹰。他闭上双眼,对天长叹一声。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星河城射出来一支金色的箭,直中罗严的中军大帐下。

  “元帅,星河城*出来一支箭,上面附有书信。”大帐旁一个侍卫将箭捡了起来,递到罗严面前。罗严赶紧满心欢喜地把箭头上的信拆开,他还以为是投降信呢。他心想,按说,这星河城内的守备兵也就八千人,应该死得差不多了。现在投降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怜的罗严直到最后一刻,还不知道城内有第三军团一万两千精锐和将来名震全大陆的“鬼军师”西龙。

  “啊!亲王殿下!”罗严看完信后大叫一声,狂吐几口鲜血之后,昏倒在地。

  “元帅,元帅!”众人赶紧跑上去扶住罗严。很快,在前线的将军们纷纷回到了元帅帐中,围坐在罗严的身边。

  “撤!”醒来后的罗严咬牙切齿地只说了这一个字。

  “是,元帅。”众将虽然不解罗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指令,但是他们还是跪倒在地,齐声答道。

  ※ ※ ※

  “我看这次撤退不正常。照我的经验,接下来肯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冲锋!

  我们可要好好准备,不要掉以轻心啊。”铁诺看着莫名其妙如潮水一般退去的士兵,对西龙说道。

  “让士兵们休息吧,罗严不会再来了。”西龙望着退去的大军,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有些惆怅地说道,“永远不会再来了。”

  “西龙先生,发生什么事了?”铁诺看西龙脸色不对,赶紧走上前来问道。

  “还记得沙地利大峡谷吗?”西龙问道。

  “当然记得!”听到这个地理名词,铁诺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托你上次的福,巴罗在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个大峡谷。佛都殿下在三天前给我的一封密信里曾经提及这个地方,我想,巴罗将军应该也收到了一封同样的信。而现在,巴罗将军正率领五万大军等在那里。”西龙苦笑了一声,说道。

  “但是那些也是帝国的军队啊!”铁诺听了西龙的话,心中猛地一惊,说道。

  “自他们拔寨而起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了。”西龙望着第四军团的驻地,肃然地说道。

  “但是……”铁诺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十几万本来应该并肩作战的帝国士兵就要……但是,就算不愿意接受又能怎么样呢?

  “但是他们仍然是十几万活生生的生命啊。”西龙一边蹒跚地迈着步子走开,一边用低得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他突然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有些迷惑,费尽全力所得到的就是夺去十数万年轻、充满活力的生命?这就是自己所追求的吗?

  “有生之年永不再染指军队。”西龙在心里暗暗地发誓道。

  ※ ※ ※

  两天后,疲惫的罗严军抵达沙地利大峡谷,在这里,他们全军覆没。包括罗严在内,原本打算远征卡纳亚的十五万军队中剩下的十二万无一幸免!自此之后,沙地利大峡谷再无人敢进。传说,此处由冤魂统治,数千年不改。

  在全歼了罗严的十五万大军后,巴罗又紧锣密鼓地率军开往第四军团驻地“天鹅堡”,传檄而定。

  ※ ※ ※

  当巴罗和西龙联合将南方的报捷书传到卡纳亚的朝廷的时候,正好是2107年1月1日。

  卡纳亚权贵额手称庆,新的一年开始了。

  辛夷也特地发下大赦令,埃南罗真正做到了举国欢庆。

  这一天,依维斯、凯罗、请学、那兰罗、星狂、魔武、璐娜还有叮当,数人一起在璐娜的小酒馆亲眼目睹了埃南罗新的一年的到来。

  虽然已经是夜深,但是路上的行人仍然很多。天上不停地有烟花在绽放,熙熙攘攘的行人们不时对着天空发出尖叫。

  “烟花!”叮当隔着玻璃,用胖乎乎的小手指向天空,跟着窗外的路人们一起尖叫道。

  “好漂亮的烟花!”璐娜也将目光转向窗外,望着灿烂的天空,笑着说道。

  其余的众人没有说话,只是一齐将脑袋移向窗外,看着天上四处绽放的烟花。依维斯看见这时候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时光,停下来吧!依维斯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祷告道。

  这是依维斯自下山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然而幸福并没有停留多久。

  ※ ※ ※

  新年到来后的第四天,克努杰国王终于逝世,同时新王登基。本来按例,辛夷应该在登基大典上封赏群臣,但是这次辛夷却破例没有。对于这,众人都心里有数,这肯定又是佛都的主意。

  在辛夷登基之后的第三天,在经过一系列长久的准备之后,元老院联席会议终于召开。面对埃南罗全境所谓“克洛亚余党”的全面清算终于开始。

  正是为了这个全面的“反攻倒算”,辛夷甚至不惜推迟了对众臣的封赏。因为,群臣还有一个立功的机会,那就是揭发乱党。于是,人类最丑恶的面目开始一步步展开。

  元老院联席会议开了一个星期,连凯罗都有些心灰意冷地来到小酒馆找天天泡在这里的依维斯。“天下无人背后不参人,天下无人背后不被参!”凯罗见到依维斯,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意料中的事情。”依维斯无动于衷地说道。

  “还是你过得逍遥,每天都可以到璐娜这里来混酒喝,什么事情都不管。”凯罗笑着拍拍依维斯的肩膀。

  “谁说?我每天可没有闲着。”依维斯一听,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似地说道。

  “是么?那你除了喝酒,还干些什么?”凯罗有些奇怪地问道。

  “呵,我每天都在和依维斯研究一些魔法方面的问题。”一旁的请学笑呵呵说道。

  “呵呵,苦差,苦差!”凯罗一听请学说这些,想起当初在不言山上的事情,于是马上表示理解地拍拍依维斯的肩膀,大笑着说道。

  “对了,天天见你在这里喝酒,不知道你酒量涨了没有。”凯罗说着坐到依维斯旁边。

  “酒量涨了很多了,从前是一沾酒就醉,现在已经有了半碗的酒量。”不远处的叮当调皮地答话道。

  “要你多事?”璐娜嘻笑着,揪起叮当的耳朵。

  “哎呀,还没有嫁出去就向着外人了,我叮当真命苦啊!”叮当被揪得耳朵生疼,却不求饶,反而大声叫道。

  他这一叫,把璐娜和依维斯都羞得满面通红,却把一旁冷眼旁观的请学和凯罗,还有那兰罗逗得喜笑颜开。

  “叫你嘴巴缺德!”璐娜被叮当抢白一顿,手下也就不再留情,揪得愈发狠了。

  “哎哟哟,叮当知错了!”叮当这次被揪得疼得厉害,赶紧大声讨饶道。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璐娜见他讨饶,才把他放下来。

  “如果……心里没鬼,怕什么……人家说。分明是……有鬼!”叮当说着已经跑出老远躲在了那兰罗的身后。

  “你这个死叮当啊!”璐娜从柜台中窜了出来,直向叮当扑去。

  “璐娜姐姐要杀我灭口,那兰罗爷爷救我啊!”叮当紧紧缩在那兰罗身后,高声叫道。

  “哎呀,你们两兄妹吵架,可要把我这把老骨头弄散了。”那兰罗夹在中间,被叮当用作盾牌。众人见状,也一起笑了起来。

  正当众人嬉闹间,星狂神色有些慌张地冲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依维斯看到星狂脸色有变,知道有事发生,于是问道。

  “元老院联席会议派人把风杨带走了。”星狂说道。

  “什么?”依维斯脸色一变,望向凯罗。

  “肯定是卡纳亚东门的事。”凯罗说道。

  “我听那位带走风杨的人说,好像风杨的父亲也就是原第三军团长风习已经因为叛乱伏诛了。”星狂赶紧补充道。

  “伏诛?”凯罗与依维斯不禁对视一眼,眼中射出一线寒芒。

  老爸和叔叔都是反贼,那儿子是什么?

  “他现在人在哪里?”依维斯问道。

  “应该在卡纳亚特级监狱里。”星狂说道。

  “走!”依维斯站起身来,再不说二话,直接奔了出去。众人不待他说,也自然知道他要去哪里,于是自动尾随在后。那兰罗和璐娜则被凯罗强行留在了酒馆内。

  “为什么不让我们去?”璐娜有些生气地问道。

  “就是啊,为什么不让我去?我是一个强壮的大男人啊!”叮当也挥舞着拳头,愤怒地质问道。“卡纳亚特级监狱平时就有将近一千狱卒,现在肯定又加强了,你们一个能打几个?”一旁的那兰罗慈祥地笑着问道。

  璐娜与小叮当就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和那兰罗待在酒馆里。

  “好可惜,这可是我叮当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叮当有些遗憾地说道。

  ※ ※ ※

  “你们是什么人?”正聚在一起吃午饭的狱卒们突然看见一群人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风杨关在哪里?”依维斯盯着一个看起来像小头目的狱卒,问道。

  “在、在甲级加强七号监。”那小头目看到依维斯双眼里面透着的阴冷寒光,使他倒吸一口冷气。

  “带路。”星狂说道。

  “是,是。”那小头目赶紧低下头走在前面,带路去了。

  “这哥们算是完了。”一旁的众狱卒们在心里想到。他就算不被眼前这帮凶神恶煞杀掉,也会被佛都殿下砍头的。

  “劫狱啊!”隔了老半天,等到依维斯他们的身影已经走近监狱深处好远,连背影都开始模糊的时候,这群狱卒才开始高声大叫。

  “风杨,跟我走。”到了风杨的牢房外,依维斯对关在里面的风杨说道。

  “不。”风杨说。

  如果是其他的人跟风杨说这样的话,风杨一定会以为他是个傻子。如果是其他的人跟依维斯这样说的话,依维斯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傻子。如果是其他人站在一旁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一定会认为他们两个都是傻子。

  但是很可惜,依维斯就是依维斯,而风杨就是风杨。

  “无论如何,我要带你走!”依维斯少有的专横。

  “依维斯,这里是特级监狱啊。”星狂有些担忧地对依维斯说道。他实在不想自己的这个上司前途尽毁。

  “就是地狱,我也要把他带走。”依维斯有些冷酷地对星狂说道。这冰冷的感觉,让星狂不由得全身一颤。

  “无论如何,我不会走的。只要我一走,我就是真的叛逆。无论我的家人如何,我从来没有打算被叛帝国。我没有!”风杨在牢房内有些激动地大声叫道。

  “愚……昧!”依维斯几乎是有些愤怒地扔下了这句话。

  “我们不如去找巴蒂元帅帮帮忙吧。”凯罗本来想说佛都的,但是他知道这件事情佛都肯定也有参与其中,而且依维斯对佛都又一向没什么好感,所以凯罗改口说巴蒂。

  “只能如此了。”请学走过来轻轻地扶着依维斯的肩膀,说道。

  依维斯闭上嘴巴,摇摇头,无奈地走向门外。

  “混账,你以为这里是菜市场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时候只见一个耀武扬威的万骑长站了出来大声喝道。按说,他是个万骑长,至少手里应该有个万儿八千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不知道得罪了哪个权贵,加上又没有多大本事,所以被人排挤到这个烂地方,一待就是十八年,肚子里的窝囊气都可以做热气球了。

  今天难得来了这么几个不知道死活的家伙,他怎么能不足足地出口气呢。然而,可惜的是被他吼叫的人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这家伙有病,这个时候冲出来不是找打吗?”星狂在心里暗暗骂道,他虽然武技不是很强,但是眼力还是不错,一眼就看出那家伙最多也就是个六流位,不会比自己强多少。这点本事还敢学人家出来摆架子?什么东西!

  “混账!”正在星狂暗自想着的时候,凯罗已经冲了出去,在那万骑长脸上掴了一巴掌,连鼻血都给打了出来。

  “这么狠?”星狂有些惊诧地看着凯罗,但是随即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凯罗看似嚣张,其实是不想将事情闹得更大,打他一巴掌,是为了保这不知好歹的半老头子一命。

  “你,你打我?”那万骑长被凯罗打了一巴掌之后,一时热血冲顶,但是却不敢还手,只能惊愕地叫了一声。因为,他看见十步之外的依维斯用一种阴寒的眼神正注视着他,使他不得不相信,从现在开始他的性命已经不再由自己掌握了。

  “你,你打我?”半老头子的万骑长终于受不了依维斯的阴寒眼神了,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竟然哇哇地大声哭了起来。

  依维斯收回眼神,不再理会他,径自走出监狱。一路之上,居然无人敢拦。

  卡纳亚监狱自创建以来,第一次被人当菜市场一样,来去自如。

  片刻之后,依维斯一行就已经到了巴蒂府上,正碰上巴蒂要出门去找佛都。

  “依维斯?你怎么这么有空来看我?”巴蒂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他的脸色一看就让人知道他已明了依维斯的来意。

  “巴蒂元帅,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依维斯也不跟他废话。

  “但说无妨。”巴蒂极少见依维斯这么文绉绉地说话,心下里开始暗自打起鼓来。

  “我现在还是不是埃南罗青年近卫军最高指挥官?”依维斯的语调自始至终一成不变,仿佛在宣读文书一样。

  “当然是。”巴蒂有些难堪地说道。

  “那么,为什么事前连个通知都没有,就把我的部下抓走了?”依维斯又问道。

  “哦……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想可能是……”巴蒂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强词夺理的人,所以被依维斯这一质问之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不用解释了。”依维斯微微抬起手,“请你转告二王子殿下,我依维斯不会将这件事情置若罔闻。”

  “依维斯,你听我说……”巴蒂还想留住依维斯跟他解释几句,但是依维斯完全不理他,径直走了。

  “巴蒂元帅,请你务必告诉二王子殿下,此事定要慎重对待。”凯罗说着,指指已经走远的背影,“他这回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是,那是,看得出来。”巴蒂连连点头,道,“我现在就去找佛都殿下。”

  “拜托巴蒂元帅了。”凯罗一拱手,说道。

  “哪里话?我也不想看到依维斯做出什么傻事来。”巴蒂苦笑一声说道。

  一个泼妇做傻事,最多就是扔个罐子在地上,但是要是一个一流位的武者做起傻事来,会是什么模样呢?巴蒂再也不敢多想,当下里一夹马腹,往佛都府急奔而去。

  ※ ※ ※

  “巴蒂元帅,来,来,来,我正有事要跟你商量。”巴蒂刚到佛都府,就看见佛都急匆匆地走出门来。原来佛都也正要去找他。

  “臣也有事要跟殿下报告啊。”巴蒂一见佛都,赶紧说道。

  “你是要说依维斯的事情吗?”佛都问道。

  “正是,二殿下怎么知道?”巴蒂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也正是要找你说依维斯的事情啊。你知道吗?依维斯刚刚把特级监狱给挑了。特级监狱的那个监狱长,现在还坐在那里哭呢。”佛都对巴蒂说道。

  “依维斯刚刚也到我家里去了,一脸怒气匆匆的样子。”巴蒂赶紧说道。

  “啊?看来依维斯这次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了。”佛都有些忧虑地说道。

  “他师兄凯罗也是这么说的,他还叫你慎重对待。”巴蒂说道。

  “那巴蒂你的意思呢。”佛都又问道。

  “凡是跟依维斯有关的事情都还是慎重比较好,否则,到时候闹将起来,可就收不了场了。”巴蒂说道。

  “是啊,是啊,闹起来可是不得了的啊。”佛都想起那天魔武的手段,心中不禁一寒,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巴蒂的意见。

  “啊,对了,西龙不是说要回来吗?怎么还没有见他?”佛都突然想起西龙不久前来信说南方已经基本安定,而他本来也无意再留在南方带兵,恳请回卡纳亚。佛都当时很快就批准了他的请求,这几日来忙得昏了头,几乎将这件事情忘了。现在危急关头,终于又把他想了起来。

  “按说这两天应该就要到了。”巴蒂想了想说道。

  “那就一切都等到西龙回来再说。”佛都下了决定。

  “但是,万一这两天里依维斯有什么举动可怎么办?”巴蒂问道。

  “有星狂和凯罗在,应该不会让他胡来吧。”佛都不确定地说道。

  巴蒂默默不语,只是微微地点点头,心里说道,“但愿如此吧。依维斯那小子要真发起标来,这世上真有人拦得住他么?”

  “二殿下,其实那风杨……”两人静了一阵,巴蒂又开口想向替风杨求情。虽然自己的儿子干掉了他老爸,但是巴蒂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知道风杨是个将才,杀之可惜,所以才出言求情。

  “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这个风杨是留不得的。”佛都一举手,打断巴蒂的话,说道。“二殿下为什么这么坚决?”巴蒂有些不解地问道。

  “倘若这个风杨是个无能之人,我或许还会放他一条生路,但是问题在于他文武双全。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容忍这样一个人存在于埃南罗,太危险了。”佛都说道。

  “但是风杨对帝国的忠诚我们有目共睹。”巴蒂又说道。

  “那是从前,但是现在他的父亲和叔叔都死在帝国的手里。帝国不可能再信任这样一个人。”佛都说道,“而且元老院联席会议也是不可能答应放过他的。叛乱的首恶都死得差不多了,受延、特普又不能动。元老院联席会议无论如何都要找出一个人来执行权威,而风杨无疑是最佳人选。”

  “那么,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巴蒂有些泄气地问道。

  “政治永远没有无可挽回的事情,但是我看挽回的余地几乎等于没有。”佛都说道。

  尽管佛都没有太大信心,但是一切到底还是按照佛都所料的那样进行。在西龙回到卡纳亚的这几天里,依维斯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