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587 2004.08.09 22:19

    大陆上的一个神秘森林。

  “若炎,我就要去那个遥远的地方了。”千赫睁开眼睛徐徐说道,“我的功力已从我身躯里面全部流了出来。”

  “什么?”若炎先是一愣,接着,表情显得很洒脱,“你去吧!你安心地去吧!”

  “天神们已经悉数消亡,妖魔即将大行其道,真遗憾啊!我不能去对付他们了。”千赫惋惜连连,“若炎,你代表自己也代表我捍卫这个大陆吧!”

  “我会的。”若炎忍不住一阵伤感,几乎掉下眼泪,那是自己的兄弟啊!

  “每个人的死期都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千赫留意到了若炎的神情,开解道,“所以,你也不必伤心,伤心无济于事,不是吗?”

  “我知道了。”若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要照顾好天行师傅!”千赫本已低垂下头,但此时却又重新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着希冀之光。

  “我会的,你放心吧!”若炎眼眶里有泪珠打转。

  “嗯……”千赫仿佛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把双手放在桌面上,把头靠下去,与世长辞了。

  若炎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他伤心地抱起千赫的尸体,脚步蹒跚地出去。在森林的一角挑了一块地,亲自挖好坑,然后,轻轻地把千赫放进去,撒上薄土,一层接着一层,一层接着一层。渐渐的,千赫被覆盖住了,若炎慢慢地撒着土,直至看不见千赫的任何一个部位。

  “我会的!”若炎跪在坟墓前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膝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终究,我注定不能够平静地老死在这片森林。我答应你一定会照顾好师傅,也为拯救人类贡献出自己的一分力量。”

  若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面色平静,转身走出了这片神秘森林。

  ※※※

  永久之谜。

  “杨秋,莫问!”天行急匆匆地跑到杨秋和莫问身边,嚷道。

  “什么事?”杨秋诧异地看了天行一眼,印象中天行是个极讲究体面的人,像现在这样气喘吁吁、甚至面色还有点苍白的情况还真是绝无仅有。

  莫问则不发一声。

  “你们看!”天行卷起袖管把手臂呈现在杨秋和莫问的面前。

  只见天行的手上印着几行白色的符号——但杨秋和莫问都看不懂,杨秋用手摸了摸鼻子,“这是什么?你的手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有了这些东西?”

  天行的神情十分紧张,“这是神的字体,表示神族已经全军覆没了!”

  “什么?”对世事漠不关心的杨秋一听也几乎跳了起来,“神族灭亡了?神族居然灭亡了?这不可能吧?”

  “是的,是妖魔联手干掉的,唉!”天行面色凝重。

  “等等!你怎么知道是神族传给你的消息?而且你又怎么会认识这种符号的?”杨秋略一思考,问道。

  “这是青华以前与神族的协定,一旦发生重大灾难,便互通有无,我也顺便学了。”天行抚了抚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定一下情绪,“以前以为这紧急讯号一定会是我们传给神族,想不到第一次传的便是神族已经灭亡的消息!唉,好在刚好印到了我的手臂上,要是落在别人的手上,很可能就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么?”杨秋打量着天行。

  “不出我所料的话,一场天劫即将来临!”天行肃然道。

  “能够跟传说中的魔族过过招也不错啊!”杨秋点了点头,说道。

  到了这种时候杨秋居然还想着争强斗狠?天行无奈地苦笑,口里说道:“妖魔不计其数,而且武技高强,绝对不是单凭一两个高手便可以解决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杨秋和莫问一起问道。事到如今,即使漠然如同杨秋和莫问也开始感到紧张了。

  “唯今之计,唯有联合起全人类,与妖魔对抗了。”天行叹了一口气,“但是,人族现在还恍若未觉,一直陷入在无休无止的你争我夺中。”

  “这些人啊!”莫问也忍不住叹气,“明明知道争来争去到头来都不过是一堆黄土,还是愿意拼命去做无谓的牺牲。”

  “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杨秋望了莫问一眼,心中奇怪莫问最近说话的风格怎么变得越来越“抒情”了。

  “那是什么时候?”莫问问道。

  “杀人的时候。”杨秋答道。

  “嗯……是的,我想要先平息西部大陆正在进行的战争才行。”天行望了杨秋一眼,心想: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对世事一点都不关心,如今看来,这个家伙也还不算无药可救嘛!

  “那立刻就去!”杨秋和莫问可是说走就走的,话音一落,就作势想飞往西部大陆。

  这两人做事几乎完全不顾后果。天行不得不动手拦住了他们,“慢着,至少也要带些兵马去吧!先把达修叫来这里商议商议再说。”

  杨秋一想觉得也有道理,“也好!”

  莫问看了杨秋和天行一眼,“我去把达修前辈等人找过来吧!”

  杨秋和天行都点头不语。

  ※※※

  一个小时后,达修、罗素、请学、修罗都来到了杨秋、天行聚会的地方。

  “天行前辈,神族真的灭亡了?”达修一路上已经听莫问简述了事情的经过。

  “嗯……”天行沉着脸,“这个问题已经不用讨论,目前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解决目前的危机。”

  达修说道:“我赞成首先制止西部大陆的战争。”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现在幻岚部队的4万人分为4个师团,分别是达修师团1万人(达修的弟子基本上都在这个师团里);还有我的师团1万人;青华师团1万人,全是运输部队;罗素师团1万人。除了青华师团驻守中央以外,其他部队都在各个角落驻守。”天行徐徐说着,视线从各人的脸上扫过,“军队不可一日无帅,青华因闭关无暇照管他的师团,大家就在我们这些人中推选出一个青华师团的指挥吧!”

  “这个指挥自然是天行前辈你来兼任了。”达修立刻接茬道,“论辈分,论武技,你都是我们这群人中的佼佼者。”请学和修罗也表示支持。

  “我也支持!”对罗素来说,谁当总指挥都差不多。

  “这个职位让我当不合适,我自己已经有一支部队了,自顾尚且不及,又岂能分身他任?”天行虽然很想当,但是却也明白请学、修罗、莫问本来就跟自己有摩擦,如果自己兼任这个指挥的话,将会导致他们对自己更加不满,而如果让请学或者修罗这些小辈代理的话,他自己感情上又觉得难以接受,而且,那样一来,达修方面的势力就太强劲了点,“我倒觉得杨秋不错。”

  “我?”杨秋怀疑自己听错了,双手一摆,“别!我已经习惯无拘无束的生活了。”突然给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杨秋一支军队,等于是将他捆死在一棵树上,他哪里肯接受?

  “杨秋,你行的!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你也不该再推托了,无论如何你都得承担起这个责任。”天行态度显得很诚恳。

  “杨秋兄,我也相信你可以干好的。”达修是个正直的武者,对于权欲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概念,自然不会像天行那样想得那么细。他是知道杨秋的本事,所以才真心赞同。

  “力,我可以出;要和妖魔决斗的话,我也义无返顾。但是,要我带兵,我不干!不如让我的徒弟莫问当吧!”杨秋说道,“他比我年轻,更具可塑性,而且在依维斯的军队里待过一段时间,带兵经验比我要丰富。”

  “我从来就没管理过啊!在依维斯的军队里我也是充耳不闻军中事的。”莫问没想到杨秋居然要把这担子搁在自己肩膀上,急忙分辩道,“况且,如果我带兵的话,师傅怎么办?总不能说是我手下吧?”

  “也有道理。”天行点了点头,“就这样决定吧,杨秋当代指挥。”

  “不行,我当不了!”杨秋还是摇了摇头,断然拒绝。

  “杨秋,算是我天行求你了,而且,青华要是知道了,也会感激你。”天行恳求道,“况且今天,你是为了天下苍生来当这个代理指挥的,又不是当一生一世,以后还可以替换嘛!你就答应了吧!”

  达修、罗素、请学、修罗、莫问等几个人也是连声催促、怂恿。

  连莫问这小子也吃里扒外,把自己的师傅往火坑上推,杨秋恨得牙痒痒的,但最终在这么多人的软磨硬缠之下,还是不得不答应了。而莫问则当了副将。

  “暂时的,代理的,一有机会我就要卸任,你们可都记住了!”最后,杨秋像受尽委屈一样苦着脸,说道。

  “好!”众人连连点头,先拖他下水,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嘛。

  于是,他们决定由罗素、达修、天行、杨秋、莫问等人率领4万幻岚部队进军西部大陆,整个永久之谜则只有请学率领的一千多名亲卫队守卫着青华、依维斯。

  首先被运输到西部大陆的是达修师团,杨秋和莫问也将随行。

  短暂的布置之后,莫问来到了请学面前,“请学师兄,我们走了之后,请你多多关心璐娜吧!”

  “我会的。”一向精明的请学居然没发觉莫问的奇怪之处,心中只以为璐娜深爱着依维斯,而莫问是依维斯的好朋友,莫问让自己多关心璐娜是很正常的事情。

  “麻烦你了!”莫问十分客气地说道。

  “客气什么!”请学笑了笑。

  莫问有点不好意思,“那我去跟璐娜道别了。”

  ※※※

  “莫问,你要走了?”璐娜仰着脸注视着莫问。

  莫问低垂下头,一会之后,才抬头直对着璐娜,“我必须走了。”

  “噢……那一路顺风吧!”璐娜幽然一叹,眼中流露出不舍的光芒,这么久的相处之后,她已经把莫问当成了最知心最体贴自己的好朋友了。

  “璐娜,你要保重哦!”莫问装出一副笑脸。有那么一刹那,他几乎就想问璐娜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因为他害怕璐娜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而且他知道请学以后也没有多少空可以陪璐娜聊天解闷。一旦依维斯闭关出来,要是跟璐娜碰到一起,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莫问也明白,无论如何,璐娜是绝对不会走的,就算将来在这里见到依维斯会死,她也不会后悔。

  “我会好好的。”璐娜眼珠儿转了几转,略显调皮地笑着。

  “嗯……”莫问闷声应道,“我也会好好的!”

  “上阵杀敌的你注意别因为太冲动而受伤哦!”璐娜又说道。

  莫问觉得心好像被戳了一下,璐娜的关心让他觉得既开心又有点隐隐作疼,“谢谢你!无聊的话多找请学师兄聊天。”

  “好!那我们去向杨秋前辈他们道个别吧!”璐娜眼里泛着笑意,用手扯了扯莫问的衣袖。

  “走吧!”莫问知道璐娜扯自己的衣衫,只是因为她把自己当成了挚友,没什么别的意思,但他的脸色却很不自然。

  ※※※

  圣历2109年11月4日,本来正在为天色突然大变,使前进军的进度受到了一定的阻碍而高兴的埃南罗人此时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为他们依旧在病榻之中的佛都亲王收到了蓝达雅魔法军团三位团长的联名来信。

  “天亡我也,天亡我也!”佛都爬起床,捶胸长叹。

  “佛都亲王,怎么了?”亲自送信前来的巴罗问道,“莫非蓝达雅人反悔不来了?”

  佛都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把信递给了巴罗。

  巴罗双手接过,望了佛都一眼,出声念道:“佛都亲王,因为莫名的原因我们手下的士兵连同我们自己的魔法尽失。现在,我们于卡纳亚的困境爱莫难助,思虑再三,唯有引兵回蓝达雅,希望亲王见谅!”

  “看来,这一次埃南罗难逃一劫了,本指望着蓝达雅魔法军团前来可以稍解我们的困厄,唉!”佛都黯然失色,叹息不已。长久的希望却换来这样的结局,即使坚定如佛都,一时也难免彷徨失措。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不管如何,属下一定会尽力而为,誓死保卫卡纳亚。”巴罗肃然行礼道。他心里有数,靠他手里这点兵力,面对来势汹汹、兵力雄厚、作战勇猛的前进军,也只能说些以身报国的话了。

  “巴蒂有你这样的儿子,死也瞑目了!”佛都点点头,“我们埃南罗要是万众一心,个个都像你这样的话,即使是天兵神将我也不会担心!”

  “佛都亲王过奖了,属下只是尽自己职责罢了。”

  “不管如何,看到你,我很欣慰!”委顿不堪的佛都此时脸上竟然洋溢着自信的光彩,“上天可以给我们一次次的打击,但最终,我们一定会挺过去的!”

  怪不得父亲在世时经常说佛都亲王是一个真正的王者,一刹那前还失落无比的他马上又恢复信心百倍、斗志昂扬的心态,难能可贵啊!巴罗忍不住在心里赞扬不已。

  ※※※

  圣历2109年11月5日。

  “魔武大人,你好了没有?是否还有什么不妥呢?”星狂问道。

  “好了。”魔武苦笑了一下,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以前跟依维斯学过的那些古魔法的好处。不过,像魔武这么一个视魔法、武技为自己生命的人,如果不是魔武双xiu,怕是怎样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的。

  “那就好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星狂又问道。

  星狂团长怎么越来越细心体贴了?以前他可从来不会问别人这种问题,而且还是问魔武这个黑家伙!一旁的维拉又不禁在心里纳闷不已。

  “魔武大人没事就好,攻打卡纳亚免不了还要仰仗你呢!”杰伦喜气洋洋地望着魔武,他在听说了魔武把巴蒂干掉之后越来越觉得魔武很有利用价值,而对于他来说,有利用价值就代表着一切,因此,他对魔武的复原感到特别开心。

  魔武没吭声,虽然听了杰伦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件被人利用的武器。

  “真的没事吗?魔武大人!”细心的风杨还是发现了魔武神态的不自然。

  “没事。”魔武摇了摇头,“还需要多久我们才可以到达卡纳亚?”

  “只有一天的行程了。”风杨答道。

  “哦!”魔武郁郁不欢,他当然知道自己魔法的消失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又怎么会把这个消息告诉风杨他们呢?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平常人罢了,又怎么能体会到他受到打击的沉重之处呢?

  “不论如何,希望可以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吧!”风杨忽又说道。他知道虽然前进军士兵在战场上骁勇善战,但他们也是人,大部分来自永久中立之地的士兵,距离家乡越远也就越来越思念家乡,长此下去,对征战实在不利。

  星狂听了风杨的话,开始对着天鹅堡的方向深深地凝望着,他也想赶快打完这场仗,好回去与费丽采朝夕相处,虽然她几乎每一次都没给他好脸色看,但他就是想去见她。在她面前,他觉得面子、自尊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只要能让她开心,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为她做,甚至就是让他去死,他也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假如她要我去死,那也是一种幸福。”星狂常常莫名其妙地浮现起这样的念头。

  风杨看了看星狂,心中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暗自摇了摇头。

  “怎么大家都那么郁闷?看来是我这个总指挥做得不够好。”杰伦笑嘻嘻地说道,“要让贤了。”

  “你可别打算逃避责任,嘿嘿,这个担子既然已经给你挑上了,就要负责到底。”星狂回过神来,咧嘴笑了笑。

  其他人不禁相视莞尔而笑,心里想:这个杰伦,怎么跟以前差别那么大,一天到晚都嬉皮笑脸的?他们却不知道杰伦报了家仇、灭了基欧之后,在埃南罗又进展顺利,再加上大家彼此熟识,因此心态非常放松,也便越来越无拘无束了。

  看着大家灿烂的笑容,风杨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因为他知道,一场更大的考验正在前头等着呢!

  ※※※

  魔宫。

  “魔族的兄弟们,我们终于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神族,寰宇大陆上那美妙的空气和阳光越来越靠近我们了!”马拉维强撑着病体,在殿台上高声嚷道。以前他在妖怪王的帮助下,排除异己,杀戮无度,那些事情可都不大光彩,而这一次灭掉神族,可谓是他上任之后做过的唯一一件对魔族来说完全起着正面作用的,更是前有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他自然是要大吹特吹,以显示自己的非凡政绩了。

  “千万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尘埃之中,猪狗不如,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挺直腰杆站起来了!我们已经向着梦想踏出坚实的一步。

  “在这次围剿神族的行动中,魔族的兄弟们表现出莫大的勇气,面对神族毫不胆怯,虽然我们因此而牺牲了很多兄弟,但是,这都是值得的,过程并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情对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后代都有莫大的意义,所有参加了这场圣战的兄弟们,无论死去的还是活着的,我代表整个魔族感谢你们!你们用自己的鲜血铸就了我们明天的辉煌。

  “然而,有某些魔族,在行动开展之后却居然抱着悲观的态度,认为我们不可能战胜神族,甚至往我们背后捅刀子。对于这些魔族,我也不想彻查他们,我们已经用现实狠狠地惩罚了他们,让他们闭上自己的嘴巴。

  “这一次,我们特别要感谢末日王撒马拉陛下,如果没有他,我们将继续吸吮着痛苦的汁液;如果没有他,我们绝不可能战胜魔族。”最后,气喘吁吁的马拉维向着同样受伤不轻的撒马拉深深地鞠了一躬,整场演讲以热烈的掌声宣布落幕。

  在庆功会之中,大部分魔族欢天喜地地歌颂着马拉维和撒马拉的英明领导,并宣誓将永远臣服在马拉维的领导下。但是,也有少部分魔族依旧对马拉维暗存不服,这其中就包括着那三个没有参加围剿行动的大天使级魔族,分别是佐拉、劳饵、多纳尔。

  “佐拉公爵,马拉维那副得意忘形的嘴脸可真让人厌烦。”散会之后,劳饵侯爵说道。佐拉公爵是他们三个之首,劳饵和多纳尔侯爵则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领导。

  “我也这样认为。”多纳尔附和道。

  “他是应该得意啊!自有天地到现在也就他在任时能够战胜并彻底消灭神族!”佐拉好像对马拉维的功劳丝毫没有妒忌之情,反而强调道。

  “佐拉公爵,难道你就甘心让这等趾高气扬之辈继续统治我们魔族吗?”听了佐拉的话,劳饵惊诧不已,“难道佐拉公爵已经忘记自己的理想了吗?”

  “我佩服的是马拉维的运气,至于理想!时时刻刻我都没有忘记。”佐拉侃侃而言。

  “要不是有妖怪王帮忙,一万个马拉维也不管用!呸!”多纳尔怒气冲冲地说道。

  “佐拉公爵准备什么时候发动进攻?”多纳尔问道,“依我看,现在似乎是最好的时机。”

  “不,时机还没有到。”佐拉强调地说道。

  “妖怪王和马拉维现在都身受重伤,难道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多纳尔直瞪着佐拉,问道。

  “再等等吧!要有耐性,这么久我们都等了,还在乎多等几天吗?这魔宫迟早是我们的,这寰宇大陆也迟早是我们的。”佐拉微笑着气定神闲地说道。

  “佐拉公爵说的一定不会错的。”劳饵答道,佐拉在他面前从来没有犯过一个错误,这使他不可避免地对佐拉有了一种迷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