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千万不要做探子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395 2003.11.08 14:43

    圣历2109年3月11日,星狂和菲雅克的联军终于来到了距离比利亚丽小镇大约三十五里的地方,循例的扎营安寨,一切都打点完毕之后。菲雅克拖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走进星狂的帐中,嚷道:“我的士兵在大营外巡逻的时候,见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在附近探头探脑的,怀疑是玻利亚派来的探子,所以他们便把这两个人抓住了。”

  “哦?那应该把他们分开来审问,留一个在这里,另一个你带去你的帐中审问。”星狂望了望那两个人,心想:菲雅克总算也做了一件有点建设性的事情。

  “好的。”菲雅克说着拖着其中一个走了出去。

  “维拉,替他松绑。”星狂说道。

  “这……”维拉迟疑道,“团长,这样做恐怕不妥吧,万一放了他之后他要行刺的话,就可能会对你的生命造成威胁。”

  “我星狂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像这种三流的小角色怎么可能刺杀得了我,要是他有那么厉害,也不会给菲雅克生擒了。说话也不经过大脑的。”星狂皱着眉头说道。

  要是维拉的表达方式委婉一点的话,星狂倒可能接受他的意见,奈何维拉是个直肠子,是一就说一,是二就说二,永远学不会转弯抹角。当然,偶尔维拉也会言不由衷地拍拍马屁,但是拍马屁对于维拉个人来说似乎跟其他的说话技巧是截然相反的两回事,仅仅是被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

  “是。”维拉只好羞惭万分地替那士兵解开了绳子。

  “在问话之前,我要告诉你,假如你回答我的问题,跟你的同伴有一句是不同的,后果自负。”星狂转向维拉问道,“维拉,你还记得上次那个骗我们的士兵是怎么死的吗?”

  “记得啊,团长,当时你把他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一直到了第三天他才血竭而死,那时浑身已经没有哪怕是一小块完整的皮肉了,白骨嶙嶙,死得真是惨绝人寰哦。”维拉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不禁机泠泠地打了一个冷颤。

  “好。听到没有?”星狂又转向那士兵说道。

  “听……到……了。”那士兵面如死灰,浑身发抖道。

  “那我来问你,前面的比利亚丽小镇是不是有玻利亚的驻军?总数有多少?”星狂问道。

  “有,现在玻利亚元帅自己也在小镇里面,总数好像,好像是有六十万吧。”那士兵答道。

  “什么叫好像,妈的,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不想活了。”星狂绷紧脸孔说道。

  “小的,小……的位卑职微,实在不知道确切人数啊!那里敢骗你,长官,饶命!”那士兵吓得几乎哭了出来。

  “好,量你也不敢说假话骗我,那还有没有别的驻军在附近?”星狂厉声问道。

  “大王子和九王子也驻军在附近,跟玻利亚元帅的军队成守望之势,其他小的就不知道了。”士兵说道。

  “什么玻利亚元帅,就叫他玻利亚,以后再说到要是还敢在后面加上‘元帅’两个字,我一定会割了你的舌头来下酒。”星狂恶狠狠地说道。

  “是,是。”那士兵忍不住砸了砸舌头,虽然玻利亚元帅是普兰斯几乎所有的士兵的偶像,但是,为了保全自己的舌头,偶像当然也可以暂时不要了。

  “维拉,听到了没有,我们的老朋友可约和提兰也到这里来了。”星狂笑着对维拉说道,“果然不出乎我的意料,正好,一网打尽。”

  “是,团长英明。”维拉本来对在开兰可以见到可约和提兰这件事情半信半疑,但此时,事实摆在他面前,也不由得他不相信了。

  “那么,比利亚丽周围的环境,比如地势之类的是怎样一种情况?”星狂继续问道。

  “比利亚丽四面环山,只有两条不是十分宽大的路供人出入,不过此次玻利亚元……”那士兵几乎一不小心把“帅”字也连带着说出来,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此次玻利亚驻军之后,为了方便马匹和士兵行走,两条道路都被拓宽了不少。”

  “哦,拓宽了就好了。”星狂若有所思地说道,“那小镇里面的地势是否平坦,马匹可以在里面纵横飞驰吗?”

  “可以,当然可以,里面很平坦,很平坦。”那士兵颤巍巍答道。

  “没别的问题了,来来来,先坐下来喝杯茶。”星狂突然好像在迎接客人一样,显得热情洋溢地说道,“维拉,快给这个小伙子斟杯茶过来,压压惊。”

  “谢……谢,谢谢。”那士兵见星狂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受宠若惊,又不敢完全抬起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小心地打量着星狂,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的。”维拉这样答道,心中却在暗骂:妈的,我又不是勤务兵,什么都叫我做,我真是下贱,连俘虏都可以喝到我泡的茶。

  “给。”过了一会之后,维拉很不情愿地把手里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递给了那士兵。

  “谢谢,谢谢!”那士兵诚惶诚恐地答道。

  “放心喝,别怕,里面没有下毒。”维拉见到那士兵迟迟疑疑,就是不敢把茶水喝进去,便大大咧咧地说道。

  毒是没有,不过在茶水里面维拉加了一点他自己生产的东西:唾沫。

  “我知道,知道。”那士兵唯唯诺诺地说道,心想:反正我的命都在他们手上了,他们要是想杀我的话我也跑不掉了,索性把它喝了,要是有毒,那也比被砍死好,至少可以图个全尸。

  片刻之后,菲雅克也审问完了,带着另一个被抓的士兵走了进来。星狂发现菲雅克的脸色好像比刚才进来时难看多了。而和他核对了一遍之后,星狂知道他们的审问结果是相同的,“来人,把这两个人拉下去,砍了。”星狂大声喊道。审问完之后,他们也已经失去用途了,对于没有用途的东西,星狂一贯以来的原则就是消灭掉,免得反受其累。

  “长官,饶命,饶命啊!我们都上有老,下有小的,饶命啊,长官。”那两个士兵吓得跪在地上“扑通扑通”地磕起头来,“我们说的可都是真话啊!真话啊!长官,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回去一定在家里给你供长生牌位。”

  “正因为你们说的是真话,所以我让人拉你们下去砍,让你们痛痛快快地死掉。如果你们说的是假话,就一定不会死得这么舒服了。”星狂面无表情答道。

  “长官,长官,你帮我们求求情,我真的不想死,我真的不想。”那个先前接受星狂审讯的士兵眼巴巴地望着维拉喊道。

  维拉嘴唇动了动,但终于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知道,星狂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有改变的可能,自己要是开口求情,只会碰一鼻子灰。心想:何苦来着,我跟他们又不是很熟,不过,早知道他们会落得如此下场,刚才自己倒不应该吐唾沫在里面。

  “维拉,叫士兵们快点。你们也太没骨气了,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瞎哭瞎嚷些什么,真是丢脸。”当然,即将被砍的人不是星狂自己,他当然可以这样说。

  “是。”维拉答道。然后走出帐外,挥了挥手,几个士兵走了进来,把那两个士兵拖出去。

  “怕死,就不要学人家当探子。”望着那两个士兵被人拖走时软绵绵的身躯,星狂说道。

  “妈的,玻利亚那个老东西居然说我是叛国贼,不让我当国王。”菲雅克满脸怒容地说道。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那个老匹夫不是个好人,你又不相信。”星狂一副义愤填膺和同情的嘴脸。同时终于明白菲雅克的脸色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难看了,想必是刚才审问那个士兵时,那个士兵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真是有眼无珠,还天真地以为玻利亚会说话算话呢。原来也是个假慈假义的家伙,亏我那死鬼爸爸还把他奉若神明,临死前还叫我们要听他的话。妈的!”菲雅克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倒不想想自己引入外敌来侵略自己的国家,致使普兰斯生灵涂炭,这种行为是多么的神憎鬼厌。由此足见揭开别人的真面目容易,认识自己的真面目就难了。

  “你也不用过分生气,我答应过你,一定会帮你把玻利亚赶出开兰,让你当上普兰斯的国王的。”星狂好像很大义凛然地说道。心里却想:现在我还要利用他的军事力量,到时再看看我怎么收拾他。

  “谢谢你。”菲雅克好容易才忍住泪水,感动地点了点头。

  维拉在一旁暗自笑道:菲雅克一定是因为纵欲无度,烧坏脑子了,星狂团长这些伎俩骗小孩都略嫌老土。菲雅克这么容易就相信他的话,这么轻易就动情,简直让人怀疑他的智商。

  这几个人堆放在一起,真是滑稽的组合:星狂一直在怀疑维拉的智商,而维拉现在竟然也在暗自嘲笑菲雅克的智商,而菲雅克却老是觉得星狂和维拉是洗脚上田的农民,土里土气的。

  “不用谢!大家是盟军,理当同舟共济。”星狂用力摇了摇菲雅克的双肩,以示自己跟他亲密无间。此时最开心最得意的人莫过于星狂了,他觉得从当初骗白木,到现在把菲雅克哄得团团转,自己的骗术已经获得了质的飞跃。白木只是一个普通人,菲雅克再不济也是普兰斯王子,两个人的身份、地位,天差地别,足见自己的伟大成就。

  “星狂团长,我们什么时候开战?”维拉趁机问道。心想:现在星狂心情正好,也许能套出点料来。

  “虽然还没有跟他们实际接触,但实际上早就已经开战了,你不是一直在睡觉吧?”星狂答道。

  至于菲雅克,一开始是他的粮食给星狂的军队吃光了,风水轮流转,现在换成他的军队在用着那兰罗创建的农业研究院研究出来的第一批成果。他怎么好意思再问星狂什么时候开战呢?

  “星狂团长。”他在用星狂的粮草时总会这样说道,“等我统一了普兰斯一定加倍奉还。”

  菲雅克说以上这句话的时候,无疑是真诚的,但星狂对此却只是笑而不答,这使菲雅克觉得很内疚。他在想星狂一定是笑他在夸夸其谈吧,至于星狂的笑容里是否还有别的用意,他倒是没有多想。

  “星狂团长,那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维拉问道。虽然维拉对星狂的其他话都不大相信,但是自从“丢盔弃甲”之役过后,他对星狂的军事才能却是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怀疑,已经从当初佩服直接达到盲目信任的地步了。换句话说,前段日子星狂要维拉丢盔弃甲而去战斗,维拉尚且有点抗拒。但现在如果星狂叫维拉去死,并且告诉他只要他死就可以战胜玻利亚、可约、提兰的军队,维拉都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

  至于他会不会因为相信而义无返顾地去死,那就没有人知道了,毕竟,生命诚可贵,相信跟相信到为之去死是有很大区别的。

  “嘿嘿,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积极了?有什么企图?有了策略我会告诉你的了。”星狂捋着胡须笑道。现在,胡须已经成了星狂的标志性特征,他曾经仔细照过镜子,并得出了自己的胡须非常漂亮动人的结论。并且,胡须也使自己的形象变得更加成熟而且有魅力。

  “参见玻利亚元帅,星狂已经驻军在附近了,大王子和九王子派我来问问你,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士兵打扮的人说道。

  “你回去帮我问候大王子、九王子,并告诉他们先守住营帐,多派些站岗的人,预防星狂来偷袭就够了。其他事情我自有主张。”玻利亚昂起头,说道。

  “是。事不宜迟,属下要赶快回去复命,先行告退了。”那士兵垂首说道。

  “噢,不送了,替我向大王子、九王子致意。”玻利亚微微点了点头。即使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忘记基本的礼节。

  “玻利亚元帅,为什么我们不趁他们初来乍到,立脚未稳,主动进攻他们?”等到那士兵出去之后,帕潘问道。

  “若是别人的军队的话,他一扎下营我们便可以趁他们立脚未定,去骚扰他们,不过对于星狂这种人来说,这么简单的方法,肯定是很难奏效的,我相信他早有防备。”玻利亚心平气和地说道。

  “那玻利亚元帅,你有什么打算?”帕潘问道。

  “还是那个原则,以逸待劳。只要我们时刻提防着他们,不给他们偷袭我们的机会,他们就没法子可想了。”玻利亚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主动进攻,死守住这里?”帕潘说道。

  “星狂不会一直跟我们耗下去的,他长途跋涉到了这里,肯定是想速战速决,到时他们一定会主动进攻。”玻利亚一副很有把握的表情,说道。

  “不过,可约就是因为等待太久才最终导致失败的,如今想想要是当初他们要是主动冲过去和星狂决一死战,倒不一定会输得那么惨。”帕潘说道。

  “可约是疏于防备才会导致产生那样的情况。我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玻利亚淡淡地说道。

  “但如果星狂主动进攻的话,他利用比利亚丽周围的地势,把我们围困在这里,那不是很危险?”帕潘问道。

  “这也是我叫大王子、九王子把他们的军队驻守在离城十里的地方的缘故。星狂要是想围困我们,很可能就会给我们双方形成夹攻之势,到时他是有百弊而无一利。”玻利亚说道,“其实,就算是以硬碰硬,我们也不怕他们,毕竟我们军队在人数上比他们多出很多。”

  “玻利亚元帅,你有别的考虑?”帕潘问道。

  “是的。”玻利亚说道。

  “哦。”帕潘见玻利亚好像不想再说了,心中知道是目前局势尚未明朗,很多事情尚在不停变动之中,玻利亚的计划很可能也没有完全形成,所以也就不多问了。

  “你去把士兵大概分成两批,身强体壮的分在一批,体弱多病、老朽无力的分在一批,这后一批大概要分十万人。”玻利亚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了。”帕潘说着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圣历2109年3月12日。

  “维拉,今晚我们要去偷袭可约和提兰的军队。”星狂一把拉过维拉说道。

  “真的?又要‘丢盔弃甲’?”维拉一阵狂喜,对可约打仗的那天晚上实在是让他回味无穷,使他现在每当想到偷袭都觉得应该要丢盔弃甲才像样,“不过,可约和提兰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冲过去和他们决一死战啊!”

  “如果单单是可约和提兰的话,倒不足为虑,但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多了一个玻利亚这个人啊。”星狂说道。“不过,这次我们不用丢盔弃甲了,这次我们要敲锣打鼓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敲锣打鼓、大摇大摆,那还叫偷袭吗?”维拉不禁大为诧异。

  “嘿嘿,我就是要叫他们摸不着头脑。”星狂笑嘻嘻地说道,说着便附在维拉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话,维拉听了之后连连点头称是。

  “你们在说什么啊?”菲雅克刚好走进来,看到星狂和维拉在窃窃私语,便问道。

  “这些你就不用理了,你只要等着做国王就是了。”星狂不冷不热地说道。仿佛是告诉菲雅克,打仗的事情你不在行,一边呆去。

  以上就是他们去偷袭以前的对话,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维拉就带着星狂拨给他的五万兵马出发了。一路上他们高举柴火,劈里啪啦地放鞭炮,敲锣打鼓,故意制造各种声响,以致于他们还没在路上走上三里路,在几十里之外的可约和提兰就已经知道了,派了士兵打探了一下,知道是星狂过来了。马上起来排兵布阵,眼巴巴地等他们出现。

  “玻利亚元帅,星狂率军过去进犯大王子、九王子了,一路还敲锣打鼓的,不知道为了什么。”帕潘禀告道。

  “也没什么,不过是疑兵之计,你马上带领那十万老弱残兵过去支援大王子、九王子。”玻利亚说道。

  “带老弱残兵过去支援他们?那万一输了呢?”帕潘疑惑地问道。

  “放心,他们不会真的过来攻打的。”玻利亚胸有成竹地说道。

  “既然他们不攻打,那我们还去支援他们干什么,不是做无用功吗?”帕潘问道。

  “如果我们不派兵过去,大王子、九王子会以为我们没有诚意帮他们,到时就会人心不齐…”玻利亚微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当下,帕潘也不再多问,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玻利亚会以为星狂只是虚张声势,不会真的过来攻打。不过,他知道玻利亚总有他的道理。

  “属下见过大王子、九王子。玻利亚元帅要镇守总部,所以派了属下带领十五万大军过来帮两位王子共御强敌。”帕潘低头示意道。心想:你们把二十万说成三十万,那我把十万说成十五万也不过分,“在马上不方便行礼,请两位王子多多见谅。”

  “没什么,将军何必这么客气。”可约点头说道。而提兰则冷冷地看了帕潘一眼,不发一声。

  “他们越来越接近我们了,两位王子的三十万士兵加上玻利亚元帅让我带来的士兵,严阵以待,这次还不把他们一举击溃,尽雪前耻。”帕潘忍着笑说道。

  “好说,好说。乌尔拉将军,多谢你过来帮忙。”可约提出了帕潘话中的讽刺意味。心中虽十分生气,但也不好暴发出来,盘算着怎样给“前进军”下马威,在帕潘面前打一场好仗,让他知道他可约也不是一个草包,上次输给星狂不过是一个意外,而他率领的军队若论勇猛善战也不会比不上帕潘的军队。

  “大王子,大家是联盟军,何必说这种客气话,等会同心协力把‘前进军’杀个片甲不留才是正事。”帕潘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都不要假惺惺的了。”提兰突然插嘴道。

  “九弟。大敌当前,不要说这种有碍团结一致的话。”可约急忙说道。

  “杀!杀!杀!”一声声如惊雷般的声音以排山倒海之势传过来,把提兰、可约都吓了一大跳。

  “他们接近我们了。弟兄们,准备!”可约嚷道。

  “弟兄们,准备。”帕潘也说道。虽然帕潘非常相信玻利亚的话:星狂他们今晚不会来进攻。但在听到喊声之后,还是觉得应该让士兵们准备一下,以策万全。

  维拉带着军队,一路闹过来,嘻嘻哈哈,全然不像作战的模样。估量着离可约和乌尔拉的军队大约有三里的时候,想起了星狂附在他耳边说的话,便命令士兵们又大喊了几声:“杀!杀!杀!”,接着劈里啪啦地敲了一阵鼓,看看闹得差不多了,想起了星狂的嘱托。便大声喊道:“弟兄们,今晚到此为止,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

  “不是吧,折腾了半天居然就这样回去了。”一士兵说道。

  “这是命令。”维拉笑着答道。他现在没有打仗的威胁,完全是在享受带领军队的乐趣,“你要想去,可以自己去,没有人会阻止你的。”

  听了这话,再没有一个士兵发言了,毕竟不打仗总是比打仗要舒服点,至少没有受伤和死亡的威胁。现在时间也不太晚,还来得及回去睡个大觉,发个美梦,何乐而不为呢?当下,军队偃旗息鼓,回了大营。

  可约、提兰等了半夜眼见“前进军”就要杀到面前,可是一转眼又回去了,又不敢立刻撤兵,怕“前进军”折返回来攻打他们。就这样,三十来万人,在黑夜中站了几个小时,直到晨曦渐渐出来了。

  “妈的,他们在搞什么鬼。”提兰破口大骂道。

  “给他们玩弄了一个晚上。”可约也说道。

  “两位王子,不必生气,反正他们迟早落在我们手上,到时再给他们颜色看看。”帕潘安慰道。心中不禁惊叹玻利亚料事如神。

  不过,他们骂归骂,碰到这种情况,也只好自认倒霉,收兵回营休息。

  第二晚,维拉又出来这样折腾了一下,可约、提兰又只好无可奈何的率兵列阵,却又不敢冲过去厮杀,怕中了埋伏,最后又无可奈何地回营。

  第三晚,依然如此。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士兵们因为休息时间严重不够,纷纷抱怨,叫苦连天。”第四天白天可约对帕潘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我们又不能过于冒进,去追击他们。“帕潘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说道。

  “但是,如果这样拖下去,士兵们休息不好,我也给他弄得疲累交加。到时就算星狂不搞偷袭了,而是正面攻击,我们也很可能抵挡不住。”可约说道。

  “大王子尽可放心,有玻利亚元帅做我们的后盾,我们根本不用怕他们。”帕潘说道。

  “其实,我和我九弟的意思是今晚我们去半路上埋伏,偷袭他们。”可约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想法。

  “这个,属下我可做不了主,要请示过玻利亚元帅才行。”帕潘皱了皱眉头,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那就请将军去跟玻利亚元帅说说。”可约陪着笑脸道。心想:自己堂堂一个王子,居然沦落到要求一个小小的将军帮自己的地步,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受犬欺。

  “玻利亚元帅,大王子和九王子说要去半路伏击星狂,叫我来问你意下如何。”帕潘说道。

  “答应他们。”玻利亚不假思索地说道。

  “答应他们?属下怕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时……”帕潘没料到玻利亚会答应得这么爽快,迟疑着说道。

  “那也没办法,既然已经跟他们约好了,我们不赞成他们去偷袭,不帮忙的话,就会引起他们的不满。下次我们遇到攻击时,他也不会理我们了,到时我们之间的协定就算是化为乌有了。星狂最希望的就是这种结局,然后他就可以趁虚而入了。”玻利亚答道,“而且我还有另外一层用意。”

  “敢问元帅,是什么用意?”帕潘问道。

  “反正到时你一见到星狂的大军,你就只许输,不许胜,撤回这里。但也不能溃败得太快,免得星狂起疑。千万要记住,是大军,而不是一小撮敌军,如果是一小撮敌军的话,就得把他们歼灭了。”玻利亚说道。

  “遵命。”帕潘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