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矛盾激化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922 2005.03.07 20:29

    

  血战中的修罗,猛地抬起头来,紧紧地望着眼前那灰沉沉的身影,那是一个有着一双如猫头鹰般锐利且阴暗的双眼的魔族成员。修罗狠狠地砍死了另一个正鬼鬼祟祟靠近自己的敌军,紧了紧手中的刀,直觉使他明白眼前的这个魔族是目前最危险的敌人。

  堪罗带着一丝残酷的冷笑慢慢地靠近修罗,在他看来,修罗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周围喧哗的喊杀声和血肉横飞的景象仿佛与他们俩毫无关联。他们几乎在同时轻轻地移动着脚步,交叉着前进。对方的每一个脚步仿佛都落在彼此的心上,每靠近一步都在走向其中一个生命的终点。

  “你的死期到了。”堪罗冷冷一笑,脸色骤变,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柄刀,向修罗风驰电掣般劈去。

  修罗不发一言,只是凝神而发,用尽全力接住了堪罗这石破天惊的一招。但在硬接之下,身体却不自禁向后退了几步,同时,他感到胳膊一阵发麻。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魔族功力高到这种地步!

  “不错嘛!”堪罗说着又奋力地攻出一招,卷起一阵极大的旋风,将周围的士兵刮得东歪西倒。

  修罗将双刀向着中间劈去,一股浑重的力量奔涌而出,接着,连人带刀在半空中旋转着,像一个飞盘一样。只听得一阵魔族士兵的凄惨哭喊声,十几颗头颅像西瓜般骨碌碌地滚在地上,鲜血四处喷射,而身躯却至少还在原地直立了整整三秒钟,才倒下去。重新站定之后,修罗撇撇嘴,流露出强烈的讽刺和挑衅意味。

  堪罗脸色骤黑。就这一个回合而言,无疑是修罗占了上风。他愤怒地哼了一下,催动全身功力,全部贯注于手臂之中,青筋一条条地暴凸出来。而他手中的刀发出了一阵阵轻微的响声。

  “锵!”火花喷溅,几乎没有任何先兆,堪罗只见到一颗人头高高地飞上半空,鲜血溅了自己一脸,眼前的修罗如同一棵被锯断的树木般轰然倒下,表情似乎有点错愕。凝神与堪罗对阵的他并未防备会有如此强大的第三者突然袭击。

  堪罗呆了一呆,困惑地望着自己手中的刀,徐徐抬起了头。那是一张奇丑无比的脸,得意的笑容更增添了几分丑陋。堪罗什么都明白了,“佛戾,是你?”

  “怎么样?该谢谢我吧?”佛戾咧开了嘴巴,露出足足可以放下一支筷子的牙缝。偷袭得手的他感到非常得意。

  堪罗轻蔑地瞥了佛戾一眼,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对佛戾的厌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该是我们魔族成员使出来的。”

  “我只知道胜利才是硬道理,不择手段则是最好的手段。”佛戾不紧不慢地说道,“假如卑鄙无耻可以赢得一切,为什么我们要光明正大呢?”

  “恬不知耻!哼!”堪罗怒气冲天,“我们魔族还没有堕落到要偷袭人的地步!我根本就没有要求你帮我忙,更不需要你帮忙。”

  “在战场上偷袭并不可耻,兵不厌诈嘛。你不要太食古不化、固执己见了!”佛戾自鸣得意地看着手中兀自滴着修罗鲜血的刀。

  在理智上,堪罗承认佛戾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不过,在感情上,他却无法接受自己是因为受到佛戾的相助才杀掉修罗的事实,更何况,修罗还不是死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死在佛戾的手里,“你多此一举!”

  “这么说,我不该帮你了?”佛戾摇头而笑,“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我根本就不是存心帮你,我只不过是不想看到更多的我方士兵死于他的刀下罢了,我是在为魔族出力!”

  佛戾的话是绵里藏针,表面上听起来没什么,实际上却暗讽堪罗进攻不力,导致增加了魔族士兵无谓的伤亡。

  堪罗焉会听不出佛戾的讽刺之意,气得脸色发白,几乎想拔刀与佛戾对决,但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只是低低地骂了一句,“无耻!下流!”

  “如果个个都像你这样,我们整个魔族就最好永远待在魔宫里不要出来了。”佛戾冷笑了一声,转身而去,轻蔑之情溢于言表。

  **********

  刚刚冲出城门之际,达修便瞥见修罗和他所率领的幻岚部队已经全军覆没,失去了救援目标的达修虽然悲痛已极,此刻却表现出了极度的冷静,挥了挥手,下令士兵迅速回撤。有少部分魔族士兵想趁势冲进来,也都被他一一击退。

  回到阿里亚城后,达修沉着脸,闷闷不乐。当初他所收的八个行者,已经死了六个,这种悲痛如非亲身经历又怎么可以体会得到呢?更何况,这次死的还是这几年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修罗。

  不过,另一方面,天行却是暗呼侥幸,不管怎么说,这都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毕竟,达修和他的一千多个幻岚部队的士兵都全身而退。至于修罗的死,天行几乎完全不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有战争就有死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许明天死的就是我了,因此,没有什么值得遗憾和可惜的。”作为一个还没有真正面临死亡威胁的人,天行当然可以很轻松地作这样的推想。

  “达修,死者已矣,你要振作。”天行有力地搂了搂达修的肩膀,后者表情麻木,对天行的拥抱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达修前辈,修罗兄弟死得可惜,死得光荣,您节哀顺变吧!”高天佑假惺惺地说道。

  “战斗仍在继续,假如你不想让修罗白死,就该奋力而战。”天行又说道。

  达修点了点头,虽然悲痛,但现在可不是沉溺于伤心的时候。

  两天之后,这场战役拉下帷幕,最终,魔族还是没有如愿攻下阿里亚城。不过,看着几乎被铲成平地的阿里亚城,无论是谁都可以猜得到,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阿里亚城被攻克为期不久了。而魔族的暂时收兵只不过是为了下一步实施更猛烈的攻击,一鼓作气拿下阿里亚城。

  在此次战役之中,化悲痛为力量的达修一连换了十把剑,死于他手下的魔族士兵成千上万。

  **********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高天佑这个浑蛋,违背了我们之间的承诺,非但没有帮我们,还命令他的士兵尽力反抗我们。”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多纳尔却对高天佑没有按约反叛人族军队、制造内乱而耿耿于怀。

  “总指挥息怒,不管怎么样,阿里亚城已经是我们的砧上肉了。”比特阴森森地一笑,“到攻下阿里亚城的时候,我们再慢慢整治高天佑也不迟,哼,应该让所有的人类都知道,欺骗我们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则如此,被愚蠢的人类欺骗总是很难堪的。”多纳尔语气有所缓和。

  “就让这些宵小得意一阵子吧,他们得意的时间也不多了。”比特尖酸刻薄地说道,“把高天佑拿下后,我们一定要拿他来做榜样,将他千刀万剐!”

  多纳尔表面上虽然不置可否,脑里却已经浮现出一幅幅残酷的图像,脸上不由得流露出残忍的笑意。

  这时,一个消息让多纳尔从幻想中醒了过来:高天佑的使者拉夫特求见!

  “他?他想干什么?来送死吗?”多纳尔和比特均是一脸意外,“哼,就让他进来,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让他死也死得瞑目。”

  当拉夫特被带进来之后,像上次一样,他依旧是一副倨傲不可一世的样子,“见过多纳尔总指挥。”

  “拉夫特阁下。”多纳尔冷冰冰地一笑,“来这里有何贵干呢?”

  拉夫特对多纳尔的反应好像早有准备,只是微微一笑,“特来恭喜总指挥旗开得胜,阿里亚城即日可得。”

  “想不到你还有脸来说这种话!背信弃义的家伙,你就不怕我们杀你的头吗?”比之多纳尔,比特要直接得多。

  “我相信魔族的各位贤者不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情。”拉夫特镇定自若地说道。

  “难说啊!当被激怒的时候,我们可不能担保我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多纳尔说道,“而且,就算我们做长官的可以放过你,士兵们恐怕也饶不了你这种笑里藏刀的两面派。”

  “何以见得在下是两面派呢?”拉夫特反问道,“假如依照战局而言,你们实在应该感谢吾皇陛下,恕我狂言,假如没有他,你们要想取得这么巨大的胜利,恐怕会比较难。”

  “自始至终你们没有助我们一兵一卒之力,现在却还说这样的话。有时,我真为人类的脸皮之厚感到羞耻。”比特冷讽热潮道。

  “哈哈哈!”拉夫特大笑三声,然后,脸上流露出讥诮和不屑的神色。

  “你笑什么?”比特满腹狐疑。

  拉夫特摇了摇头,“我一笑你们疑心太重,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你们不相信我们又何必和我们签订什么协议。二笑你们洞察力太差,居然看不到我家主公的一片苦心;三笑你们待客简慢,完全没有一个强大种族应有的风范。”

  “我们魔族一向恩怨分明,我倒想问问你怎么解释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

  拉夫特冷冷一笑,“如果不是我们主公假传命令,调动修罗军队出城,你们能那么容易歼灭他们吗?”

  “胡说八道!那支军队是自己冲出来的,跟你们的主公有什么关系?”比特反驳道。

  “有哪一支军队会愚蠢到在那种情况下还冲出城来呢?”拉夫特对着比特摇了摇头,一副鄙夷的样子,后者禁不住一阵脸红。

  “好!就算这件事情是你们的功劳,但是,你们为什么不趁势造反呢?”比特有点不情愿地说道。

  “时机并不成熟。”拉夫特简略地答道。

  “为什么?”

  “你们魔族军队依然有所保留,没有全力进攻,我们愿意与你们合作,是因为想活得更好,而不是想把自己的性命平白无故地搭上去。要是造反不成功,你们仍然可以全身而退,但我们却只有忍受失败的命运。”拉夫特坦率地说道,“因此,我们只是在等待更合适的时机,而这个时机是否会出现就要看你们的表现。”

  多纳尔微微皱了皱眉头,魔族军队确实没有完全尽力,不过,高天佑是怎么观察到这一点的呢?

  “这么说来,倒是你们有道理了?”比特冷笑不已。

  “现在不应该继续争论这些无谓的问题,而是要协商怎样才可以更好的合作。”拉夫特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认为我们还有合作的必要吗?拿下阿里亚城只是早晚的问题,到时你们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比特脸上流露出鄙视的笑容。

  “如果你们的目标只是攻下阿里亚城而已,那么,我们的确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而且,我就在这里,你们大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我。”拉夫特说着从容地整了整衣袖,“但我们相信你们一定有更宏伟的目标,不会满足于阿里亚城这么一块小地方。呵呵,如果我们看错了,那就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错把鱼眼当珍珠了。”

  “放肆!”比特按剑待发。

  “如果连容忍的肚量也没有,想成大事看来也比较难。”拉夫特丝毫不惧,镇定自若地说道。

  比特正欲继续反驳,但在看到多纳尔向他挥手示意后,立刻紧紧地合上了嘴巴。

  多纳尔微笑着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别再逞什么口舌之利。什么都好商量,就看你们有没有诚意而已。”

  拉夫特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双方再次进行了磋商,内容不外乎是怎样才可以以最小的代价用最短的时间攻下阿里亚城,事成之后,高天佑又会得到什么利益等等。

  ***********

  “依维斯,我有一个很遗憾的消息要通知你。”天行语气低沉,一脸的哀伤,仿佛修罗的死真的给了他很沉重的打击似的,“你的师兄修罗阵亡了。”

  远在卡洛特平原的依维斯在听到了天行的“千里传音”后,一时之间呆立当场,沉默良久。

  有所企图的天行率先打破了沉默,“你的师傅达修悲痛欲绝,神思恍惚,依维斯,你真的应该重新考虑你的选择了。没有你们的支持,阿里亚城再也无法守下去了,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特别是你的师傅。”

  顿了一顿,天行见依维斯并没有答话,便又说道:“如果再没有援兵前来,在阿里亚城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你师傅在内,都有生命危险!”

  依维斯从沉默中回过神来,冷笑了一声,“天行前辈,请您不要老是拿我师傅当挡箭牌。守不住便不要守了,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我和前进军身上,这是不可能的,最明智的做法是赶快撤回神圣之城!”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阿里亚城距离神圣之城足足有500里,这500里的野地可都是要靠腿跑回去的。而在野地里,人类又怎么跑得过魔族呢?”天行的语气几近于哀求,接着,他又向依维斯复述了目前阿里亚城的困境。

  “跑回去,十个也许还能活一两个,死守在阿里亚城,可是一个也活不了。”依维斯的语气冷冰冰的,一点感情也没有。

  天行连连皱眉,被一个后辈如此责怪,实在是太丢脸了,“怎么能这样说呢?那可都是生命,十个剩下一两个,那得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我想不到的是,您竟然会天真到以为可以在阿里亚城挡住魔族的军队,如果不是您的这种幼稚的幻想,人族绝对不致受这么大的损失,我的师兄也不会阵亡!”依维斯虽然尽量地克制自己的感情,却还是忍不住说道。

  “这怎么能全怪我呢?我这个总司令也是处处为难。”天行委屈莫名,“假如不是你师傅……”

  “天行前辈,不用说了,您已经说过太多次了,我都懂。但不管怎样,您是总司令,我师傅不是,只有你能真正决定军队的去向。这个主要责任也只能由你来负责。”依维斯强硬地打断了天行的话,“假如您连决定权都没有,那这个总司令岂非是名存实亡?”

  依维斯所提的问题很尖刻,天行百口莫辩。

  “总之,以后,我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阿里亚城的事情。除非你们准备撤退,否则不要再找我。”最后,依维斯以决绝的语气说道。

  天行颓然坐下,本以为可以用修罗的死和达修的哀伤来打动依维斯,谁知道依然无济于事。

  事实上,天行当初之所以同意率兵来到阿里亚城,除了罗素和达修的强烈建议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一直认为有达修在这里,依维斯最终一定会对他施以援手,但他万万想不到依维斯竟然绝情如斯。不过,为了自己的内心更加好受一点,他把过错完全迁移到别人的身上,却自居为无辜的受害者,如果有罪行也是因为耳根过软罢了。由此可见,人要为自己找借口原谅自己实在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啊!

  到底该不该放弃阿里亚城呢?天行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努力地思考着,假如提议放弃,势必遭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反对;但是,如果不放弃,正如依维斯这个黄毛小子所言,很可能连一个士兵也不能幸免于难。

  天行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当中。假如放弃,那么,等于是放弃了整个东部国家的支援,更是向整个世界宣布自己当初的抉择是错误的。人们不会去探究当初究竟我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来这里的,不会去探究究竟是谁驱使我这样做,而只会把失败的罪过推到我的身上。天行愤愤不平地想到。

  当初之所以和东部国家的军队在一起,不过是出于道义上的考虑罢了。如今,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完全没有必要和固执的他们抱在一起死。为了保存实力,能更有效地抗击魔族,真的应该放弃这里了!我才不跟他们抱着一齐死,我是人类的盟军领袖,要活着为人类继续奋斗!至于失败的罪过嘛!只要以后能成功地击退魔族,人们就会忘记我的错误!

  天行的思维越来越活跃了,他在为自己开脱的过程中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

  召集了达修、耶律齐、叶天等人之后,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的天行扫视了一圈,徐徐地说道:“各位,我现在在这里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

  众人提起精神望着天行。

  “由于阿里亚城已经破烂不堪,几乎没有任何军事价值,更由于保存我军实力,我决定放弃它,而军队将于近期向神圣之城回撤。”天行淡淡地说道。

  “什么?”至今为止还在为修罗之死而神伤不已的达修一听之下,勃然大怒,“辛辛苦苦地守了这么久,牺牲了无数人的性命,你居然说放弃?”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你看看,阿里亚城现在跟土丘还有什么两样?凭借一座土丘我们能干些什么呢?”天行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总司令,我们也坚决反对!”耶律齐等人也宣布了自己的立场,“即使是明明知道会战死在这里,我们也不会后退半步。而且,你甚至连跟我们商量一下也没有,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太随意了点?”

  “那是你们的事。”天行冷冰冰地说道,“作为总司令,我有权力也有义务决定军队去向,并下达最有利于我方的命令。你们回撤与否我都不会强求,但总之,只要是我手上的兵马,我都会全部带走,绝对不留一兵一卒。”

  “总司令的意思是让我们自己看着办了?”耶律齐用愤怒的眼睛紧盯着天行,“当初口口声声说大家都是人族,要同甘共苦,同舟共济,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

  “当初的事情不提也罢。其实,你们虽然口头上说我是总司令,但是,你们什么时候尊重过我?我屡次说要撤兵,你们认真考虑过我的意见吗?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尊重?”

  “我们走!”耶律齐着恼地向叶天等东部国家元首挥手道。那些元首们在犹豫了一阵之后,一个个跟着耶律齐走了出去。

  终于甩掉了这个大包袱!看着耶律齐等人的背影,天行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如释重负般地吐出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达修却仍继续质问。

  “如果再不放弃阿里亚城,我们将会全军覆没。我不想看到这种景象。当初来这里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假如明知道是错误还继续下去,那小失败就会变成大失败,而我们则将是彻底的失败者。”天行耐心解释道。

  “我不同意,这是在向魔族示弱,是懦夫的行为,我坚决不同意。况且,我们不是已击退了对手的多次攻击吗?我们仍然有赢的机会的。”达修面色铁青,语气强硬,“修罗死了,我也没有说半句要退的话,你却居然莫名其妙地说要撤退?”

  “达修,你要明白现在是什么形势,如果坚持下去比撤回去所受的伤害更大,那我们有什么必要要继续原地不动呢?相信我,这只是战略上的撤退,最终我们还是会收复失地的。”天行已经失去了东部国家的支持,他并不想失去最后一个有力的伙伴。

  “我们已一退再退,不能再退了,而且,又怎能甩下东部国家不管呢?这太没有道义了!”达修坚持道。

  “他们是在犯傻,我们犯不着跟他们抱在一起死。”天行神态激动,有点口不择言,但他马上又把情绪压了下去,“达修啊!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撤军时机了,不可以再错过第二个好机会了。”

  “你是说有东部国家的军队为我们殿后,做替死鬼吧?想不到堂堂联军总司令,居然要靠这样的手段来保存自己。”达修一脸的不屑,语气中隐含着浓重的讽刺意味。

  天行脸上顿时青一块,红一块,他恼怒地道:“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好徒弟依维斯的功劳!哼!如果他一早派兵至此支援,我们会落到今天这般境地吗?而撤军的建议也来自于你的好徒弟,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这些话!”

  “他是他,我是我,不要将他和我掺杂在一起。”达修甚至连依维斯的名字都不愿意提,“总之,我坚决不退,要退你就自己退吧!”说完,达修夺门而出。

  “那是你的事了。”事到如今,天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

  从议事大厅出来后,达修怒气未曾稍减。

  这简直是叛国投敌!达修想到,把阿里亚城让给对方,将东部国家的士兵完全置于对方的爪牙之下,舍而去之,这真是无耻,太无耻了!

  想着想着,达修又忍不住想起了依维斯,这个孽徒!真不知道又给什么东西蛊惑了,居然作出这样没有一点人性的选择,任由魔族进攻阿里亚城,任由千千万万人族士兵壮烈牺牲,任由自己的师兄被敌军杀死而无动于衷,还让我为他背黑锅。”此时的达修,已经被愤怒充塞了脑袋,“我不会放弃这里,我就不相信邪可以胜正,我就不相信不能整垮魔族。”达修咬牙切齿,下定决心要与魔族殊死一战。

  达修的智慧不可谓不高,不然,杨秋当初也不可能把依维斯托付给他。事实上,只要他冷静地看清楚当前的局势,就可作出正确的选择。只可惜,他被人族在战争中的严重伤亡冲昏了脑袋,每天都活在怜悯和悲哀之中。而理智一旦被情绪淹没,产生的后果就难以设想。他今天这样的表现也就不足为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