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铁血政策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625 2005.03.02 13:17

    

  卡洛特平原。

  在又一次应付完天行的“千里传音”后,白发少年依维斯禁不住打了一个呵欠。这并不是劳累所致,而是天行所说的内容千篇一律,枯燥乏味,而又没有任何说服力的缘故。在谈话中,天行一如既往地要求依维斯出兵,一如既往地郑重敬告依维斯,要把握好时机。而这些话恐怕就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更何况施之于笃定主意要在神圣之城与魔族一决生死的依维斯呢?

  西龙接二连三地来信催促,语气中对依维斯越来越不满,甚至威胁依维斯再不下令发兵,他就自己率兵冲过去了。但是,当初西龙不能使他改变对坎亚的忍让态度,现在又怎么能够改变依维斯不发兵的主张呢?依维斯并不担心西龙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因为他知道西龙终究只是在口头上说说而已,最终还是会服从自己,就像过去一样。当然,这不是因为西龙把依维斯看成上司,不敢违抗他的命令,而是因为西龙把他看成兄弟,出自一片维护之情。

  在依维斯看来,阿里亚城失守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他反而担心魔族军队在通过阿里亚城之后的去向,如果他们主动去攻打神圣之城,那倒不是一件坏事,毕竟那里早就设防了,但如果魔族军队突然转向四处扰民,那该怎么办?当然,魔族不大可能会选择这样的做法,依维斯把希望寄予于魔族的自尊和自大,他认为自诩为天兵神将英雄无敌的魔族应该不会采取这样卑鄙的手法,而且,神圣之城外面的大部分人类已经找到了可供屏蔽的住所,魔族一旦如此作为,必定会遭到坚决的抵抗,他们的兵力将会进一步被削弱,相信非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出这样的下策。

  另一方面,“垦荒部队”的训练依然进行得热火朝天,受到测试结果鼓舞的他们对自身能力更加有信心,对训练也更加有热情。而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格里高尔殴打了某一个士兵。魔武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在他看来,作为长官,偶尔踢打几个士兵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因此,他甚至连见格里高尔一面也没有,就宣布这件事情是小事情,大家不用再讨论了,而且,还告诫说以后这种小事不用扬出来,影响军队声誉,如有违令者将按军法处置。不过,依维斯风闻此消息之后,却立刻召见格里高尔,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军官和士兵发生矛盾,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格里高尔,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眼前的格里高尔头部、两条大腿都紧缠着白色的绑带,甚至有些部位还隐约可以看见鲜血的红色。依维斯本来打算要责备他,但在开口之际却改变了说法。

  “我……我摔了一跤。”格里高尔结结巴巴地说道。

  “摔得这么重?哪里摔的?”依维斯一听就知道事情很可能并不是像外界传闻的那样简单,便问道。

  “……我也忘记了,黑漆漆的,摔完之后我就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去找军医随便包扎了一下,也没有弄清楚具体地点。”格里高尔神色怆然,沉默了一会,答道。

  依维斯摇了摇头,他知道格里高尔并一定是有所隐瞒,“嗯……我听说你昨天打人了?”

  “那个士兵违反了纪律,又不听我的劝告,我才忍不住揍他一顿的。”格里高尔粗着脖子辩解道。

  “这样说来,你打他是对的了。”说完,依维斯将笔在手心里转了一圈,望着格里高尔,“我想知道这件事情和你的受伤有没有关联呢?”

  “没有!”格里高尔想也没想,便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依维斯咕哝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被你揍的士兵报复你呢?这种可能性可是很高哦!”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的士兵都很敬畏长官的,怎么敢打我呢?除非他们吃了豹子胆。”格里高尔面色微变,但仍然坚持道。

  “不过,你也是黑暗斗士的成员,虽然没有战斗力方面的特长,但在黑夜视物比普通人不知道要强多少,即使有人有意报复,你也不可能摔得如此之重。”说到这里,依维斯故意停顿了一下,“我可是找到这件事情的旁观者了,要不要把他们召来,开个全军大会把事情说清楚呢?”

  格里高尔顿时变成哑巴了。依维斯让他当众说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脸他怎么丢得起呢?

  “格里高尔,你是想要自己说出来呢还是……”依维斯用手将闪亮的白色头发往上拨了拨,带着笑意道。

  “我……我自己说好了。”格里高尔赌气似的,“事情正如您所知,昨天白天,有一个士兵在训练的时候不认真,开小差,我训斥了他一顿,刚开始他也很温顺,连连道歉,不过,后来,他的本性终于暴露出来了,和我顶起嘴来。我一怒之下,伸出拳头揍了他一顿,结果……结果我便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士兵有错要耐心教育没有错,但是,如果太罗嗦了肯定会惹人不开心。”依维斯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不过,你说你揍他,但受伤的却是你?”

  “是他反过来把我揍了一顿,唉!总统领,你把他们训练得太厉害了,他们自恃武力过人,都不服管教了,二话不说连长官都要揍,真是的。”格里高尔哭丧着脸埋怨道。

  “那你刚才又为什么跟我说是摔伤的?”依维斯忍不住笑了笑。

  “刚才……面子啊!要是跟您说被士兵打了一顿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以后我怎么出去见人,怎么有颜面回去见列祖列宗、父老乡亲呢?”格里高尔说道。

  “你真是自找苦吃。”依维斯说道,“不知道你想过没有,如果不骂人不打人,你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服服帖帖地听从你的命令?”

  “我现在哪还敢骂他们?更不用说打他们了!”格里高尔嘟囔道。

  “要是你有魄力,不用骂也不用打就可以让他们心服口服了。士兵们犯了错误,点明即可,语气也不用过分激烈。只有自己先做到心平气和,才可以让他们也平心静气地听从你的命令。总之,要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权压人。”

  “您武技高强,天下无敌,当然不用打不用骂了,谁敢惹您啊?但属下就不同了。”格里高尔低声说道。

  “要是你依然抱着这种态度,难免还有下一次。”依维斯说道。

  格里高尔闷声不吭。

  “我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平息下来,以后不会有士兵敢于以下犯上,当然,你也要克制自己,要先自重和尊人才能让别人尊重。”依维斯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法。

  格里高尔等的正是依维斯这句话,“多谢总统领,以后我再也不会乱来了,我相信自己不用骂不用打他们也可以管好他们。”

  “嗯,好好养伤吧!”其实,依维斯对格里高尔的被打并不同情,因为,他早就听闻格里高尔十分之飞扬跋扈了,正好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让格里高尔得到一些教训,说起来也是好事一件。而士兵对待上司的态度也太过分,正好趁机整顿。假若用大而化之的说法来形容这次事件可以说是:有利于保持队伍的团结安定。

  “多谢总统领的关心。”格里高尔盼望从依维斯脸上看到他的微笑,不过,这一次,他失望了,依维斯的脸绷得像一个粽子一样紧,也不知道在考虑着什么问题。

  ************

  虽然侥幸避过了一场风波,但是,多纳尔在接到佐拉的来函后,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他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差一点就被撤职了。心中也庆幸着好在自己平时还是很注意照顾军官们的感受,除了佛戾,再没有别的军官明确地表示反对他。

  佐拉在给多纳尔的信中还指出,要让魔族士兵体现出新的战斗精神,打出新风格新气象,特别是团结和服从命令。意思就是要多纳尔严加整顿。

  多纳尔立刻下令各个团将那些屡次违反命令的士兵抓出来严肃处理。下完令之后,多纳尔担心会抓到太多的典型,恐怕会使军队伤筋动骨,元气大伤,非但使士气受到打击同时还可能会严重削弱了军队的实际战斗能力。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没有哪怕一个士兵被抓出来批判,军官们的书面报告内容都不外乎是:“我团没有这种士兵!”“我团的士兵都十分之乖顺,作战时英勇过人,也很服从命令。”一向以怀柔手段治军的多纳尔终于忍无可忍,当场发作。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就算是确实没有你们也都要给我找出典型来,圣皇陛下已经下了死命令了,这次要是再治理不了这个顽疾,大家抱住一块儿死!你们看着办吧!”

  说了这句话之后,多纳尔还给每个团分配了任务,军官们没有办法,只得依令行事。于是,许多在战场上曾经违抗过命令的士兵因其他士兵的告发被推了出来,其中自然也免不了有些士兵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却因为得罪了上官和同僚而被推了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魔族军队处在惶惶不安之中,庆幸的是,阿里亚城的守军没有获悉这个消息,也没有能力对他们发动进攻,不然的话,魔族军队难免吃大亏。

  圣历2110年7月30日,魔族军队的整肃运动终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这一天,多纳尔命令将被当作违抗命令的典型的魔族士兵们一律用铁索捆住,推到操场上。

  在场所有的魔族成员们心里都直犯嘀咕,纷纷猜想着多纳尔究竟会怎样处理他们,轻松点的是“我想训斥一顿了事吧!”最严重的猜想也不过是,“打几十军杖吧!让他们吃点皮肉之苦,牢牢记住这个教训。”然而,他们无论如何不敢相信多纳尔在发表完一番要求士兵们遵守规定服从命令的演讲后,竟然会下令:“把这些胆敢违抗军令的战犯当场砍了,以儆效尤。”

  连军官们也都面面相觑,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是真的,这样的话是一向和气的多纳尔说的吗?

  “恳请总指挥收回成命!”有位军官已经跪在地上了,“目前正是我军最艰难的时期,临阵杀兵,非但不能扬威,反而会影响士气,望总指挥三思而后行啊!”

  “恳请总指挥收回成命!”其他军官也纷纷附和道。

  “治乱世须用重典!不杀不足以治军!”多纳尔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决,看来,这一次他的确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们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死在自己种族成员的手下。”被下令处死的魔族士兵也纷纷叫嚣道,“请让我们上战场吧!”

  不过,多纳尔却没有丝毫的动摇,他很明白,如果自己这一次再更改命令从轻发落的话,就会使士兵们更加肆无忌惮,而这一次整肃运动所做的一切也都宣告毫无效用,徒增笑料。

  最后,在多纳尔的严令之下,将近1000个魔族成员被砍了头,其中包括30个高级军官。这次整肃运动,把多纳尔在军官们心目中树立的温和印象彻底打碎了,军官们对多纳尔的态度有了根本性的转变。以往,他们把他看成一个温情脉脉的好好先生,但现在,他们明白他其实是一个相当严酷、残忍的军队首领。

  ********

  “比特,你对我这一次的做法有什么看法呢?”私下底,多纳尔这样问比特。

  “总指挥这一次做得非常果断,实在是英明之至。” 比特说道。

  多纳尔脸上没有任何兴奋的表示,只是淡淡地说道,“是吗?一下子杀了这么多士兵,我不好受,都是压力给逼的。”

  “但这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士兵们现在都对您服服帖帖的,比绵羊还要乖呢!以后指挥起来就轻松多了,更不用怕命令得不到贯彻。”比特陪着笑脸说道。

  “我当然知道。”多纳尔若有所失,如同砍掉同伴的头的魔族士兵们一样,多纳尔也不愿意这样做,“不过,我倒想问问你,刚才你为什么不表示赞同呢?反而跟其他成员一起跪倒在地上为那些违抗军令的士兵们求情?”

  “总指挥恕罪!”比特磕头不迭,“属下也是事出有因,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你这是给我难堪!我一向把你视为心腹,对你信任有加,想不到在关键时候,你却倒戈相向,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多纳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总指挥,在场所有的军官全部都跪下了,如果属下不像他们一样,那么属下将很可能被他们孤立起来,以后的处境就会很窘迫,乃至于处处受到掣肘。属下并非是害怕受到他们的排斥,而是害怕被他们排斥以后的结果,那样一来,属下便不可能很好地执行总指挥您的命令了。”比特连连磕头,“属下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很不对,请总指挥降罪于我。”

  “还振振有词!”多纳尔嘲讽地说道。

  比特只是把头深深地贴在地上,一声不发。

  “你倒是很坦白!”静默持续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多纳尔想起自己也要拼命去迎合魔皇迎合其他同仁,对比特的处境也产生了一定的感同身受,便说道,“算了,起来吧!”

  “多谢总指挥!”比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

  “多纳尔实在是太狠了!”魔皇佐拉在听到了多纳尔处决掉将近1000名魔族成员后,对着毕达尔惊叹道,“朕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狠!”

  “杀了他们还不如让他们去打先锋。”毕达尔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说道。

  “这你就错了,表面上看让他们去冲锋是最好的做法,但从治军来说,这样做就起不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了,以后士兵们还会再犯那种临阵不听指挥凭自己意志瞎打一通的行为。多纳尔这次做得真不错,只是太出乎朕的意料了。”看来,佐拉是认同了多纳尔的做法。

  “不过,这可能会挫伤士兵们的士气。”毕达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会,即使会,也仍然是值得的。”佐拉一口咬定,“朕在此之前还对他们拿下阿里亚城有所怀疑,但是,现在却真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

  “那微臣先在这里恭喜陛下了。”毕达尔说道。

  “在此之前,那些军官还一个个为多纳尔说好话,而现在全都说多纳尔的坏话了,这也是一种好现象啊!”佐拉笑吟吟地说道。

  “好现象?圣皇陛下,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多纳尔总指挥被孤立起来了,属下愚钝,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好的。”毕达尔诧异道。

  “作为长官,就是要令属下们害怕,就是要和他们保持距离。朕最担心的就是多纳尔做不到这一点,但他居然做到了,这是好事!”佐拉捋着胡须,说道。

  毕达尔实在是糊涂了,他记得上一次佐拉跟他说所有的军官都没有说多少多纳尔的坏话,便可以证明他是一个很有协调能力的长官,值得推崇。而现在,当多纳尔的下属们纷纷上书告他的时候,佐拉却又找出以上的理由来为他开脱。这不明摆着是袒护吗?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想了想,毕达尔说道:“陛下一言,令微臣茅塞顿开,深感敬佩!”

  佐拉笑了一笑,不置可否,转而说道:“总之,让我们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好消息,如果朕估计得没错,多则三个月,少则一个月,阿里亚城一定会土崩瓦解,而困守在里面的人族士兵也势必全军覆没。”

  毕达尔同样没有表示疑问,只是点头称是。反正据理力争又不可能影响战局,毕达尔乐得闭上嘴巴,遵守沉默是金的道理。

  “只不过攻下了阿里亚城之后,我们还是有相当长的路途要走。”佐拉轻轻一叹,“看来,我们把人族看得太弱小了,低估了他们的力量。”

  “幸亏陛下发现得早,还来得及修正以前错误的想法。”毕达尔答道。

  佐拉再不开口,静静地坐在龙椅上,沉入了思考的深渊之中。

  *********

  经过屡次会战摧残的阿里亚城,外表已如土丘一般,断墙残壁,随处可见,看来,这座被称为东部最坚固的城池也快要土崩瓦解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城墙的瓦解同时也带来了人心的泛散,旷日持久的战争使联军上上下下都感到,有心无力。本来十分团结,并凭借着这股精神力量抵抗住了魔族一轮接着一轮攻击的他们,内部意见也已经开始分化了。

  “打什么打啊?依我看,我们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我也有相同看法,魔族军队实在太强大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

  士兵中开始传播着类似的悲观论调。

  天行一面不停地向依维斯求援,一面也反复建议东部联军后撤到神圣之城,一面还要为守住阿里亚城想方设法。阿里亚城中最忙最累的人莫过于他了。为此,他感到不胜其烦,偏偏这些事情又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得心应手的,因此,尽管竭力地控制,他的脾气还是越来越暴躁。这不,刚刚无缘无故地大骂了徒弟若炎一顿之后,他又和达修吵起来了

  “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当初我要留在神圣之城,你和罗素偏偏非要把我拉出来不可。现在好了,你那个好徒弟依维斯对这里不理不问,他就等着看我们怎么死在这里!”

  “天行前辈,我很理解您的心情,不过,我和依维斯早就恩断义绝了,以后,请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孽徒。”达修脸色微红。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达修,你这个师傅做得可真失败。”天行口不择言,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前辈身份,说道,“你看看我那徒弟,多听话。”

  “我承认收他和坎亚为徒是我一生中所犯的最大错误。”达修想起依维斯断然拒绝出兵,心里又是一疼,他实在想不明白以前善良的依维斯怎么现在会变得如此冷漠无情。

  “你这个错误太大了,光是承认还不够,你还是想着怎么补救吧!”天行依旧不依不饶。

  “可是,如果停留在过去的错误之中不可自拔也于事无补,天行前辈,不如想想怎么解决当前的困境吧。”达修不想和天行吵起来,所以处处忍让。

  “用不着你来教我,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我自有分寸。”

  一句话说得达修闷声不吭。他明白在这个时候说话只会让天行的怒火越烧越旺。

  天行黑着脸沉思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达修,你可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城破身亡。”

  “晚辈也一样,看着我们的士兵一拨接一拨地壮烈牺牲,想起那个孽徒……唉!不提也罢。”达修依旧保持着相对平静的语气。

  “你说的对,还是想想怎样应付魔族进攻吧。”疲惫的天行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样。

  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天行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境呢?

  ********

  阿里亚城中,作为东部四大强国之一的高潭国在盟军中一直不是很受关注,这也许跟他们的国王高天佑一向以低姿态示人有关。不过,这个时候,高天佑和他的宰相刑罗在谈论中所发表的言论却足以骇人听闻。

  “我们人族天天在嚷什么和平、自由,但是,自有宇宙以来,多少人费尽心思,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却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即使有,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刑罗不知道高天佑的谈话想把自己导向何处。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的对手反倒能够帮我们实现这个梦想,长期蛰伏的他们有着我们难以想象的毅力和耐性。”

  “陛下,您……莫非是指魔族?”刑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话竟然出自一国之君高天佑之口!

  “不然你以为还能是哪个种族?”高天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唯有魔族,才可能拼着老命不惜任何代价围着一个城狂攻猛打;唯有魔族,才可能即使经过了无数次挫折依然矢志不移;唯有魔族,才真正具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因此,他们一定可以率领我们做到我们想做却一直没有做成的事情,也就是实现自由和平等!”

  刑罗越听越心惊胆战,一时竟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曾经倾尽全力去对抗魔族,然而,现在看来,人族已经日渐式微,断无取胜之道,我们又何必执迷不悟呢?因此,朕有一个打算,既然守住阿里亚城的几率几乎为零,那么,我们不如索性投靠魔族,和他们一起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高天佑越说越兴奋,站起来来回不停地踱步,激动地搓着双手,“这将会是一个划时代的创举,人、魔联手,称霸天下。”

  “陛下,这……这恐怕行不通,魔族凶残成性,我们去投靠他们只会是死路一条。”刑罗面色苍白,好不容易才说完了这句话。

  “你太多虑了。魔族在我们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正需要寻找一个同盟者。我们在这个时候去投靠他们,对他们来说,是雪中送炭,他们一定很乐意有一个人族的国家和他们合作,这样不仅减少了一个敌对的国家,还可以收买人心。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换成是朕,朕也一定点头应允。”高天佑说完之后自鸣得意地哈哈大笑了几声,“当然,这对我们来说也很有利,因为,这样一来,我们高潭国势必万古长存,名扬天下!”

  “难道不怕他们把我们利用完之后,将我们弃如鄙履吗?”刑罗问道,“到那个时候,我们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到时候谁利用谁还说不定呢。”高天佑“嘿嘿”地冷笑了几声。

  刑罗眨巴着眼睛,完全被高天佑震惊了,国王似乎还打算着利用魔族?!

  “这很可能会引火*,反受其累。陛下,请三思而后行!”

  “在这方面,朕还是很有把握的,魔族凭借的只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愚者劳力,智者劳心,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高天佑自信十足地说道。

  然而刑罗却感到十分担心。在他看来,即使这件事情成功了,也会参与者成为千夫所指的千古罪人。

  “到了朕君临天下的时候,还有谁敢说二话呢?统统都得给朕闭嘴!”高天佑俨然一副君临天下、不可一世的样子。

  刑罗无言以对,只是紧张地抹汗。

  “朕这样做也是为了整个人类,既然抵抗注定会失败,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抵抗呢?不如趁还没有全军覆没之际,及早认输,保存自己,保存高潭国,也保存人类。”高天佑大肆地宣扬着他的“曲线救国论”,或者说是“曲线救人族论”。

  “陛下,是否已经将这个想法向其他国王透露了呢?”刑罗问道。

  “没有。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些人食古不化,肯定接受不了如此前卫的做法。”高天佑脸上露出了厌恶和不屑的神情。

  刑罗稍稍放心了一些,要是高天佑天真到把刚才的想法跟别人提起,那么高潭国将很快会被孤立起来,甚至会被其他国家从阿里亚城清除出去。

  “至于与魔族联络的途径,朕也已经铺设好了,现在就只等着他们回应了。”高天佑凝神说道。

  “啊?”刑罗没有料到云梦国国王和英尸骨未寒,高天佑竟然就步入了他的后尘。看来,这一次不反也不行了,念及于此,他只得轻叹一声。如果作为捍卫人族者光荣牺牲,至少还能留下一世英名;但如今走到这一步,不论怎样乐观地看自己的下场,都只能是遗臭万年。胆小的他并没有足够的胆量去反对高天佑的行为。

  “从今天开始,你就负责秘密与他们磋商。朕向你保证,将来得到整个天下的时候,你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高天佑俨然一副天下霸主的样子,朗声许诺道。

  内心百念杂生的刑罗只得装出欣喜万分的样子,鞠躬领命。

  ********

  告别了高天佑之后,刑罗颇感踌躇,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遵从高天佑的命令,还是应该向同盟军告密。如果选择前者,那么,不啻于走上一条不归之路,而且这也违背了他本人的意愿。而如果选择后者,同盟军的领袖们是否会相信他呢?他手上无凭无据的,弄不好还会给高天佑反咬一口。本来,他也可以先暂时假装遵从高天佑的命令与魔族联络,等弄到确切证据再公诸于众,给高天佑以致命打击。不过,身为臣子的他,怎么可以大逆不道地出卖自己的国王呢?

  刑罗满面愁容,边走边想。

  也许,逃避是最好的方法。然而,一个决意投靠魔族转而将曾经并肩作战的人类当成敌人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一旦忤逆了高天佑,他一怒之下也许会将自己杀掉呢。高天佑甚至连口风都没有探一探,就对自己袒露一切,是不是他早已在自己身边布置了许多眼线,只要自己一有异心,便马上杀人灭口呢?

  刑罗越想越心惊胆战,此时的他突然很渴望有天灾人祸降临到自己身上,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逃过此厄。然而,天不从人愿,在回家的路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次日,刑罗病倒,据说是劳累过度所致,身体虚弱不堪。高天佑在收到了消息之后,迅速派御医对他进行医治。御医通过认真而又详细地检查,发现刑罗已经病入膏盲了。

  当夜,刑罗口吐鲜血,暴毙身亡。据说,临死之前,他似乎断断续续地高呼着“魔族”“高潭”“陛下不要”等等话语。人们赞颂他是个临死时还一心想着人魔大战和祖国未来的伟大的爱国志士。国王高天佑也趁机号召所有高潭人以刑罗为榜样,学习他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的崇高精神。

  当然,也有人对刑罗的突然死亡感到吃惊,但在这个时候,忙于备战的人们根本没有时间去认真彻查刑罗的死因。事情背后的真相直至以后高天佑阴谋败露之时才终于大白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