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那兰罗的威风史

苍老的少年 撒冷 5087 2003.06.30 01:36

    

  离开卡纳亚已经两个月了,依维斯一行人终于渐渐开始接近埃南罗的边境。

  “那大叔,按照我的估计,在不久的将来,总供应官这个职位将会在整个大陆范围内受到巨大的尊重。而你是埃南罗第一个专业的总供应官,这一段时间里,虽然你没有什么机会展示你的工作成果。但是,佛都殿下和我都知道其实你的工作是相当出色的。平时还真看不出来原来那大叔你身怀绝技啊!”

  “啊,对了,你是不是还制定了一些军队内部补给供应的规定流程?”在回到永久中立之地的一路上,星狂跟那兰罗聊天道。

  “是啊。我从前在海罗的时候就是专门帮人记账为生的。在海罗,我做会计的名声可是很响的。后来,去到青年近卫军,我发现军队的物资管理远没有商人们那么严谨。

  所以,我就根据现有的军事物资管理条例,再掺杂一些我在海罗跟那么多商人打交道得来的记账经验,就形成了我后来在青年近卫军对军队后勤补给的一些具体的操作模式。“那兰罗听到星狂称赞他,于是有些得意地说道。

  “商人的货物都是自己的东西,军队的物资却是国家的。前者的管理方法自然而然会比后者的要小心谨慎。但是商人的物资再多,跟国家的比起来也只不过是九牛之一毛。你是怎么做到管理两万人的物资而丝毫不紊乱的呢?”星狂又问道。

  “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在海罗,可是生意人的天下。那里的国家经济命脉乃至政治命脉都掌握在商人的手里。那里的大商人几乎全部是大贵族。在你们埃南罗谁最有武力谁就得到尊重,但是在我们海罗,谁最有钱谁就最得到尊重。所以,在海罗,至少有三家大商人的家产并不会比你们埃南罗整个国库少。”那兰罗对星狂笑笑说。

  “哇,谁这么厉害?是哪三家?”埃南罗并非富庶之地,而且埃南罗人崇尚武力,对财富的热忱并不是那么高。但是听得那兰罗说竟有人富可敌国,星狂还是忍不住大为惊讶,有些羡慕地问道。

  “仁斯城菲亚、新赫城洛伊特、流云城艾和。”说到海罗的巨富,那兰罗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为什么你在他们的名字前面都加了一个城池的名字?因为他们三个都被海罗国王封为城主吗?”星狂不解地问道。

  “是的,不过这个城池不是国王封给他们的。他们都是自己出钱建立起城池之后,再由国王赐封号给他们。”那兰罗答道。

  “自己建城?”星狂双眼睁得老大。

  “是的,而且这三座城正是全海罗除了首都以外最大的三座城市,人口都在千万以上。你猜猜他们每家平均每一年做生意兼在自己的城市收税一共有多少收入?”那兰罗说道。

  “嗯,十万钻石币?”星狂一咬牙,说出一个自己都无法想像的数字。

  “这是他们每年交给国王的数目。”那兰罗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星狂的嘴巴大张到几乎能吞下一个人。

  “翻十倍。”那兰罗说道。

  “天啊,这样的人你认识吗?”星狂真恨不得现在就去认这三个人做干爹!要知道埃南罗去年的国库盈余仅仅是二十三万钻石币啊!

  “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在三家都做过营运总管。”那兰罗说道。

  “什么是营运主管?”星狂问道。

  “就是相当于你给我安的总供应官,不同的只是军民之分而已。”那兰罗说道。

  “没想到那大叔你当年是这么的威风!”星狂用无比仰慕的眼神望着那兰罗,“但是后来你怎么又跟着西龙去了埃南罗?”

  “我后来越来越不认同那些新任家主们的作风,于是一家一家的换。到后来实在没有意思了,就自己开门做生意。结果一次一次的亏,到后来在蓝达雅的时候碰到了西龙,大家一见投缘,我也就想跟着他看看有什么生意做,所以就到埃南罗来了。”那兰罗也算是给足西龙面子了,明明就是打劫,还替他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他们有什么是你不认同的?”星狂又问。

  “三家大家族,几乎都参与了武器贸易。”那兰罗说道。

  “这有什么?很正常啊,做武器生意容易发财嘛!”星狂在心里说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身为商人也要有商人的正义。天下的武者,为一己私欲挑起战端的实在太多。我们商人卖什么都可以,却不能卖杀人的凶器。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刀枪都不能创造财富!”那兰罗说道。

  “哇,这么大义凛然的?怎么我从前没有发现?”星狂没有说话,直盯着那兰罗傻乎乎地看,却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依维斯呢?”星狂问道,“你在埃南罗可以做官,可以享清福,也没有违背你的原则啊。”

  “我想我或许还是不大适合做官吧。从前在三大家族的时候,虽然是营运主管,但是由于我的身份卑微,从来没有人看得起我。我替三大家族工作数十年,居然从来没有见过家主一面,甚至连高级一点的首领都没有见到过。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赚钱的机器而已。而我也从来不善于取巧逢迎,所以数十年来从来没有升职过。现在,我也想通了,我天生就不是跟那些官老爷们打交道的命。我看还是跟着依维斯会比较适合我。”那兰罗笑笑,说。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跟着依维斯?你也愿意过这样平淡的生活吗?”正当星狂在思考那兰罗的话时候,那兰罗又反问道。

  “我当然不喜欢平淡的生活。”星狂笑笑,继续说道,“但是你觉得依维斯会过平淡的生活吗?”

  “依维斯并不是一个追求功利的人。”那兰罗肯定地说道。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星狂转过脸,望着那兰罗,问道。

  “什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星狂诡异的一笑,又继续说道,“一个像依维斯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平淡的,他没有平淡度日的命。”

  “是……吗?”那兰罗望向前面和璐娜说笑着的依维斯的背影,有些担心地说道。

  ※※※

  “依维斯,回到我的家乡之后你打算怎么过啊?”走在前面的依维斯和璐娜却完全感觉不到那兰罗忧虑的目光,径自说着自己的话。

  “我啊,嗯,到你们那里买块地种种田吧。”依维斯说道。

  “你种田?”璐娜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依维斯。

  “是啊,你觉得我不行吗?”依维斯问道。

  “我知道你打架很厉害,但是你知道吗?种田对你来说可是很高难度的。”璐娜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跟你学啊。”依维斯说道。

  “依维斯哥哥,你的腿一定是又白又嫩的,怎么能下得了田呢?我看啊,有另外一个工作倒是很适合你。”这时候叮当插嘴道。

  “什么工作?”依维斯好奇地问道。

  “就是游吟诗人啊!”叮当说道。

  “游吟诗人?是不是那种天天到处旅游,随便唱唱歌就可以混饭吃的那种人啊。”依维斯一下子被叮当提起了兴趣。

  “就是,就是,你不觉得你很适合这个工作吗?”叮当问道。

  “叮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份工作很适合我啊。真的可以试一试。”依维斯的脸上难得的露出兴奋的光芒。

  “好,那我就做你的助手。”叮当自告奋勇道。

  “好!”依维斯笑着和小叮当击掌为誓。

  “游吟诗人?真是很不错的工作啊。薪水高,福利好,工作又轻松。以依维斯的条件做这份工作一定会很有前途。不过……你觉不觉得依维斯要是做这份工作的话,有出卖色相的嫌疑吗?”一向沉默寡言的请学也转身看着风杨,说道。

  “依维斯应该算是偶像派的吧。”离开卡纳亚已经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来,人人都看得出来卡纳亚对风杨造成的伤痛可能是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遗忘的。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旁人也没有办法帮得上忙,只能有空就陪他说说话而已。在众人的努力下,风杨终于渐渐地又开始和旁人说话。由于再没有职务和阶级上的区分,彼此之间的关系反而单纯了很多。所以,从前一向言行谨慎的风杨偶尔也会跟大家开句玩笑。

  “魔武,我要去当游吟诗人了,你呢?你要做什么?”依维斯问魔武。

  “我去当你的助手啊,要是有我在,就没有人敢砸场啊!”魔武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你们几个呢?”依维斯又问其余的四人。

  “我们?我们还是种田的好。”剩下的数人强忍笑意,说道。

  “我给你们做饭,负责你们的食宿,你们赚的每一分钱都要交给我!”璐娜叉着腰,大声申明自己的财政管理权。

  “贪心婆!”小叮当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嗯……”璐娜恶狠狠地盯着小叮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是小孩子,我应该有特权,所以我不应该交!”小叮当在最坚决地维护自己利益的同时,也最坚决地出卖了其他的所有人。

  “哈哈哈哈……”一片哄堂大笑响起。

  不知道,这样的笑声还有多久。请学看着头顶的天,莫名的有些担忧。

  ※※※

  一路上,大家虽然都是骑马,但是并没有特别使劲的赶路。佛都托下人带给星狂的,是足足十五个钻石币。这一路走来,依维斯一行人才用了还不到四十个金币。由此,可知佛都对依维斯一行也算是慷慨以极了。不过,依依维斯一行人为他做的贡献,倒也受得起他的馈赠。

  现在,他们这一行人已经到了埃南罗的边境了。要是往东走就是普兰斯,往南走就是永久中立之地。“依维斯,你就不回不言山看看吗?老师他一定很挂念你。”请学试探着走上前去,问依维斯道。

  “唉——”依维斯遥望着普兰斯,幽幽地叹了一声。他怎么会不想回普兰斯看望师父呢?曾经,他多少回梦见他那如父般的达修师父啊!

  但是,一直到现在,依维斯才发现那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究竟留下了多么巨大的伤痕和阴影。算来,也是一年多的事情了,但是自己直到现在却依然没有勇气踏上不言山。

  他无法保证自己一年多来好不容易才摆脱的沉寂如灰的感觉不会在见到不言山上的一切之后又再次夺取他的心灵。

  “还是拜托请学师兄前往不言山代替依维斯向师父他老人家问安吧。我在‘永久中立之地’等师兄的消息。”依维斯思索良久,终于说道。

  “老师说得果然没错。”请学低下头来,说道。

  “师父说什么?”依维斯问。

  “老师说,依维斯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踏上不言山了。”请学说道。

  “是……吗?”依维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片惨然。虽然没有亲耳听到,但是依维斯依然隐约可以感受到当初达修说这话时心中的落寞感觉。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居然再也不能回来看自己了,多么令人心碎。

  “那我们就先去不言山,再转道去‘永久中立之地’吧。”依维斯突然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道。

  “不,老师吩咐过我,如果第一次问你是否要去你说不去的话,就再也不要让你去了。”请学这时候却又阻止道。

  “为什么?”依维斯有些疑惑地问道。

  “他说,他希望看到快乐的依维斯。”请学说道。

  “师父……”依维斯当即滚鞍落马,跪向东方,号啕大哭起来。想来这天下,真正能这样为自己着想,这样疼惜自己的,恐怕只有师父一人了。但是自己却因为男女私情而不能承欢膝下,真是枉为人啊。所以,依维斯这哭声里,既有因为达修关怀备至的感动,又有因为自己长期沉湎往事,无法自拔的无奈,更有自己连累达修操心的痛心。数种感觉在心里揉成一团,让连日来故作坚强状的依维斯终于忍不住大哭一场。

  依维斯哭的时候,旁边的人看他哭得这么动情,也忍不住掉眼泪。其他的人都是因为被依维斯和达修之间的师徒情深所打动,惟有璐娜却不是全为这一件事。

  阿雅与依维斯之间的事,这么多天来,璐娜知道得最清楚。璐娜一直以为都这么长时间了,依维斯应该已经将她慢慢淡忘了才对。但是直到现在,璐娜才知道那个从未谋面的阿雅究竟在依维斯的心里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他永远都是喜欢阿雅的,无论她是怎样伤过他的心。”想到这里,璐娜哭得就更加动情,“为什么我却又偏偏喜欢上了他。”

  “依维斯,老师还托我跟你说一句话。”过了好一阵,请学首先从感伤的气氛中脱离出来。

  “师父……还说了什么?”依维斯好不容易止住自己的哭声,哽咽着问道。

  “老师说过,你命中注定是救世的人。”请学坦然道。

  “呵……”依维斯苦笑一声,“我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什么世?”

  “好了,我们不要说那么多了,现在就往‘永久中立之地出发’吧!”这时候,星狂及时出来插话道。

  “对,我们回家吧!”璐娜也终于成功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搀扶起依维斯说道。

  “前进!”小叮当清脆的童音响彻云霄,终于彻底将刚才忧伤的气氛赶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