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惊世骗局?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342 2003.04.26 13:19

    魔法是精神力与知识的比拼,所以相对来说比较重视天赋。说穿了,光明系魔法首先就是比谁能够有足够的本事弄到可以和天神们沟通的咒语,从天神那里借到力量。一般来说,越高等级的天神的咒语越长而且越难记,更越难找到。如果大家都有本事弄到和天神沟通的咒语的话,那就要看谁承受天神的力量更多了,这就是所谓精神力的比拼。如果恰巧大家都弄到了等级差不多的沟通咒语,而且精神力又差不多的话,那就看谁跟天神比较熟络,一般来说跟天神越熟的人,他的魔法威力就越大。这就是经验。

  而黑暗系魔法跟光明系魔法差不多,惟一的不同就是黑暗系借助的力量来自高级的魔族。不过,一般来说,黑暗系魔法是很难练的,因为听说魔族,尤其是高级魔族对人类怀有敌意。而且,黑暗系魔法一直是被西部大陆禁止修练的。所以在西部大陆行走江湖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如果碰到黑暗魔法师的话,那么就快逃吧!由于魔族对于人类向他们借取力量的诸多恐怖考验,使得黑暗法师数量极少,同时力量也极强。所以,在西部大陆,黑暗系魔法师的品级起码是上品三流位起。而整个西部大陆得黑暗魔法师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二十个。

  第二天,轮到阿雅站上擂台比赛了。达修留在旅馆休息,而西龙和依维斯则来看她比赛,为她加油。由于昨天一战,全世界都知道依维斯和西龙两个是达修的徒弟,所以两个人还要找了块头巾将脸给遮住才敢出来见人。小小年纪就为盛名所累,真是可怜。

  阿雅的对手是一个来自海罗的二十六岁左右男人。无聊的讲解员一番冗长的解释之后,两人互敬一个礼,比赛开始了。

  魔法师的比拼是相当无聊的,没有太多技巧可言。只是硬拼学识、精神力和经验而已。所以一个魔法师如果不是偷袭的话,那么一般是实力决定一切。心态、杀气统统没有什么作用。不过惟一的好处,是可以看到各种各样漂亮的光亮。

  两人依例先放一个防护魔法,然后开始吟唱咒语,放出攻击魔法,直到有一个精神力支撑不住,倒下去为止。

  “哼!农民也敢当魔法师!”在台下抱伤观战的西龙看着那个男人有些歧视地说道。

  “农民跟魔法的高低有什么联系吗?”依维斯不解地问道。

  “当然有啦!魔法最重要的是知识和精神力,半文盲的农民怎么当魔法师?”西龙说道。

  “知识怎么能够用来战斗?”依维斯开始不解了。

  “‘知识就是力量’,这话听过没?”西龙看依维斯傻乎乎的样子,开始调戏起他来。

  “没有!”依维斯果然老老实实地摇着头。

  “平时叫你去听罗撒那家伙上几节课,你又从来不去。现在傻眼了吧。”西龙继续无情地奚落道。

  “哦,我知错了,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怎样让学问变成战斗力?”依维斯又问。

  “唉,我一言两语也说不清,等一下阿雅下来的时候你问她吧。”西龙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依维斯,我赢了。”这时候,阿雅突然在不远处说道。

  “这么快?”两人一起诧异地说道。

  “是啊,他太弱了。只会三段天神的咒语,我一用就是七段天神,所以他一下子就趴在地上了。恐怕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醒不来了。”阿雅轻松地说道。

  “天神也分段的吗?”依维斯又问道。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逢人就问,你一点都不累的吗?”看着他们两人亲热地说着话,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西龙于是吃醋地对着依维斯说道。

  “都像你这么懒才好?”阿雅瞪了西龙一眼。西龙于是别过脸去,不再说话。

  “是的,天神也要分段,而且天神分得更多呢!天神一共要分十三段。十三段的天神只有一个,就是萨迪克。所以一个最伟大的魔法师就是要可以和萨迪克进行沟通,借用他的力量。据说到了那个层次的力量可以毁天灭地。另外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是十二段的。而战神,复仇之神这样等级的就是十一段……”阿雅不厌其烦地将每一个等级的神都一一列举。

  “但是生命之神与死亡之神呢?”依维斯突然问道。

  “啊?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神哦。”阿雅说道。

  “怎么会没有呢?那我们的生和死是谁主宰?”依维斯又问。

  “我,我不知道……”阿雅红着脸说道。

  “对了,我记起来了。我有一个从事考古的叔父说他曾经在一本太古级的书上看到过,魔法原本是源自古老生物妖怪的战斗方式。那现在又怎么会变成和神建立沟通呢?难道妖怪就是神吗?”西龙听到依维斯的问题,也插进嘴来说。

  “我不知道……怎么你们两个的问题比老师的还要深的啊?”阿雅一脸无奈地说道。

  “有没有可能……”依维斯突然抬起头。

  “现在的魔法根本不是真正的魔法?”西龙马上明白依维斯的意思,连忙插嘴说道。

  “你们说什么啊?”阿雅完全被他们搞糊涂了。

  “对啊,我们在说什么啊?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西龙问依维斯。

  依维斯摇摇头。

  “你们现在是想继续讨论这个你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问题,还是跟我去吃闻名天下的开兰美食呢?”阿雅又问道。

  “走吧。”依维斯说。

  “阿雅,说实话,你有没有带钱?”西龙问。

  这一天,三位少年在开兰最好的餐馆了吃了一顿丰盛到奢侈的大餐。最后由一直在沉思而没有吃多少的依维斯,掏空了他人生整整八年的积蓄买单。

  开兰蓝色的苍天会记住这个日子的,纯洁无暇的少年天道神居然被两个他深深相信的同伴痛宰一次。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一、你最好的朋友往往是最大的敌人!

  二、不要随便和别人进餐馆!

  ※※※

  三人饱餐了一顿之后,一边欣赏着开兰优美的夜景,一边沿着开兰的街道走回旅馆。三人回到旅馆之后,看见达修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此人正是罗撒。

  “师父。”阿雅撒娇地往罗撒的怀里扑了过去。

  “哎哟,我的好徒弟。”罗撒笑呵呵地把阿雅拥在了怀里。

  “听说你已经参加了入流大赛了,是吗?”罗撒看着怀里的阿雅问道。

  “是啊,我知道师父在也一定会同意我参加的,所以我就跟着达修爷爷来了。”阿雅继续撒娇道。

  “是啊,是啊,阿雅就是要师父的心肝,师父也是会同意的啊。”罗撒把阿雅搂得越发紧了。

  “这个老色狼。”看着罗撒将阿雅紧紧地抱在怀里,西龙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道。他这个家伙还真是什么人的醋都敢吃。

  “对了,师父,有件事情我想问问您?”阿雅说道。

  “你想问什么啊?”罗撒问。

  阿雅于是将下午三人之间的讨论告诉了罗撒。罗撒刚开始听的时候是笑呵呵的,但是越听脸色越变得难看,等到阿雅说完之后,他的脸已经变得惨白了。

  “你刚才说的话在开兰不许再说一句,知道吗?”罗撒的脸沉了下来。

  “你们两个也是。这是异端言论,要是被蓝达雅人知道,是会被追杀的。”达修也沉着脸对西龙和依维斯说道。三人看长辈的脸色有异,于是连忙齐声答道:“是!”

  “什么狗屁?明明是自己不知道回答就说什么异端。”三人退出房来,西龙禁不住嘟哝道。

  “不许你诋毁师父和达修爷爷。”阿雅大声喝道。

  “拜托!我的祖奶奶,你小声点。”西龙吓得脑袋都缩到脖子里去了。离房门才三步啊,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依维斯站在一旁沉默不语,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争吵,只是自己一个人站在一旁静静思考。他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世上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魔法师!但是随即,依维斯又强迫自己不要去相信这个结论,因为师父说这是异端。那就不要去想它了,反正自己又不是魔法师,这根本就不是自己应该操心的事。想到这里,依维斯顿时豁然开朗。

  但是在房间内的两个人却远没有他这么轻松。

  “达修,你这个入室弟子可要看紧点,要不然我怕他会出事啊。蓝达雅人可不是好惹的。”罗撒一脸忧虑地对达修说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一个人太聪明在很多时候反而是个累赘。”达修也是苦着个脸。

  “你看你这个徒弟,资质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想如果光论资质的话,就是连那个人也不一定比他强。不过你从此以后恐怕命中注定要多事了。你收了这么个弟子,我都不知道是替你高兴好,还是替你难过好。”罗撒苦笑着对达修说。

  “这次去蓝达雅,找到他们两个没有?”达修听到罗撒说“那个人”,眼中一亮,连忙问道。

  “找到了。”罗撒说。

  “他们怎么说?”达修急忙问。

  “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带我去见了一个人。”罗撒说。

  “谁?”达修问得愈发急了。

  “他们的师父。”罗撒说。

  “天行?他还活着吗?他不是五十年前去‘永远之谜’向我师父挑战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吗?”达修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永远之谜’那一仗,是你师父赢了,但是天行并没有死。你还记得自己是多少年前见到你师父的吗?”罗撒问。

  “当然,怎么会忘?那是三十二年前的事。”达修答道。

  “那一年你师父就是来西部大陆帮天行传话给他们师兄弟的。”罗撒说。

  “传什么话?”达修又问。

  “传话说天行已经去了东部大陆培养新的弟子,并且跟他们说,数十年后,有一场大变发生。叫他们从此归隐山林,不要再管尘世的事,苦练武技,等到事发那一天好出一分力。”罗撒说道。

  “大变?师父真说过这样的话?是什么大变?”达修变色道。也难怪他如此沉不住气,就连青华那样在他眼中与神完全没有分别的人都说是大变,那对普通世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这话是若炎亲自告诉我的,想来不会有假。至于是什么大变,你师父就没有说明。天行回来之后也没有说。”罗撒说。

  “天行什么时候回来的?”达修又问。

  “一个月前,也就是我见到他的前一天。”罗撒说。

  “他这次回来做什么?”达修又问。

  “做两件事,第一,解答我们两个多年的那个疑问;第二,替你师父传一句话给你。”罗撒说。

  “他怎么知道你会去找他?”达修惊讶地问道。

  “天行这样层次的人,实在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罗撒有些颓然地说道。

  “是啊。”达修也有些丧气地说。

  “他替你师父传的话是--教好你的弟子,把一切该给他的给他!”罗撒说道。

  “啊……”达修这一下惊得将半个身子坐在了地上。他的眼前不禁闪过依维斯和那本红袍人带来的书的影子。

  “达修,你怎么了?”罗撒看到达修居然有些微发抖,于是赶忙伸出手扶着他,问道。

  “我没事。”达修轻轻推开罗撒的手,“你说说天行如何回答我们那个疑问的吧。”

  “天行只说了一句话,‘世上已经没有真正的魔法师。’”罗撒说道。

  “果……然。”达修已经冷静下来,他沉吟道。

  “唉,想不到我多年修炼的竟是无用之物。”说这话时,罗撒的脸充满颓丧。

  “不一定,或许还有变通之法,你也不必如此颓丧。”达修劝道。

  “******,都是被蓝达雅人给害的。”罗撒骂道。

  “唉。”达修也不知道怎么劝他是好。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收获吗?”待罗撒稍稍镇定,达修禁不住又问。

  “见完天行后,我又和若炎他们师兄弟在一起待了几天。从他们口中我得到了一些更加详细的资料。”罗撒说。

  “说。”达修急切地说。

  “原来在数万年前,一共曾经打过三次神圣大战。第一次神圣大战已经完全无迹可考。

  但是第一和第二次神圣大战都确实有一种名为妖怪的生物参战,其战斗力竟与神不相上下。魔法就是是妖怪的战斗方式。据说他们是利用生物与自然本为一体的原理,用生物的精神力将散布在各处的元素征服,并且统御起来,然后加强自己的肉体抗击力,就是所谓的防御力。或者将它形成惊人的战斗力对敌人进行攻击。“罗撒说道。

  “啊,是这样,这才是真正的魔法啊?但是如何才能做到征服并且统御散落各处的元素呢?”达修又问。

  “唉,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这个方法已经失传了,就是你师父也不知道。”罗撒无力地说道。“怎么会这样?”达修惋惜地说道。

  “这都是蓝达雅人的罪恶。近万年前,就是他们的祖先凭借自己的小聪明找到了与天神沟通的方法,建立了现在的所谓咒语魔法。非但如此,为了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他们还在魔法师内部进行了清洗。将那些坚持使用古魔法的人斥为妖孽,称他们将灵魂出卖给了妖怪,所以对他们赶尽杀绝,导致了现在真正魔法的失传。”罗撒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一有人怀疑魔法的本源就被斥为异端,原来和近万年前如出一辙!”达修感叹地说道。

  “蓝达雅人全他妈不是好东西。”没想到一向涵养颇深的罗撒居然骂出粗口来。

  “你可别忘了,你自己就是蓝达雅人。”达修提醒他说。

  “唉--”罗撒气愤地一拳捶在自己的腿上。

  “既然都是使用精神力,说明还可能有转机。你看依维斯年纪这么小就能够想到这个问题,可想而知,在思考这个问题的人应该很多。世间聪慧之人难以计数,有人能够找到相通之法也不是不可能。”达修宽慰他道。

  “对了,你不说我还几乎忘了。”罗撒兴奋地跳了起来。

  “什么?”达修不知道罗撒发什么神经。

  “在我临走的时候,天行还跟我说了一句话。”罗撒两只眼睛睁得像灯笼一样。

  “什么话?”达修也被罗撒的兴奋感染了,站起来急忙问道。

  “他说,‘有时间向那个年轻人学学,或许能学到真正的魔法。’”罗撒几乎是叫出来的。

  达修则立在原地,一声不出。他渐渐开始明白自己这个徒弟到底有多少分量。

  ※※※

  阿雅后面的两场比赛也是平平安安地通过了。魔法师比赛就是比武者轻松。

  “我真应该是一个魔法师,那才是聪明人的职业啊。”西龙似乎已经完全忘了前几天失败的阴影,笑嘻嘻地对着又一次轻松获胜的阿雅说道。

  在开兰又游玩了几天之后,依维斯和阿雅便参加了颁勋大典。依维斯分别获颁了“成武勋章”和“修魔勋章”。出人意料的是,作为本届最应该得到这枚勋章之一但是却又没有拿到勋章的巴罗也参加了颁勋大典。

  虽然已经是一个失败者。但是当他以他惯有的笑容出现的时候,全场围观的观众还是有了一个小小的波澜。毕竟是埃南罗最有前途的年轻人,虽然经历了一场失败,但是他的优秀还是不容置疑的。

  “嘿,你也来了。”看到西龙,巴罗愉快地对他打了个招呼。

  “是啊,你也来了。”西龙也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见他这么热情,也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打一场。”巴罗看着西龙,突然说。他知道,西龙其实并不是很服气。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西龙愉快地答应了他,这正是他的愿望,他自信凭自己的智慧,一定可以在不久的将来赶上巴罗。

  “我会记住你的话的。”巴罗笑着说了一句,望向正在接受颁勋的人群。

  “为了感谢你给我一战的机会。如果有机会,我也会让依维斯再和你一战的。”西龙一眼就看出巴罗的心事。

  “谢谢。”巴罗这次笑得特别灿烂,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们算不算是朋友呢?”西龙对着巴罗的背影问道。

  “在你把钱袋丢在那个中年人身边的时候,我们就是了。”巴罗回头又是一个招牌式的笑容。

  “希望你不要那么快被我打败。”西龙笑着说。

  “你也是!”巴罗也笑着说。

  西部大陆最有前途的两个年轻人就是这样在谈笑间就结下了一生的友谊。

  颁勋大会开完之后,达修和罗撒就带着三个年轻人回到了不言山。在归途中,刚开始的时候,阿雅生怕西龙不开心,还总想着怎么安慰他。但是谁知道西龙比谁都开心,每天都变着方法给大家逗乐。

  “西龙师兄,你有什么事情这么开心?”连一向好奇心不是很重的依维斯都禁不住探到西龙的身边,问道。

  “我得到了比勋章珍贵得多的东西。”西龙说道。

  “什么?”依维斯新奇地问道。

  “朋友。”西龙带着些得意地说道,“朋友?怎样才称得上是朋友?”依维斯四岁就通晓西部大陆通用的圣语,也读过不少书。但是所读的所有书全部都是与武技有关,所以在武技方面堪称博学的他,对有些事情却是显得有些白痴的。

  “除了武技,依维斯你应该还有些别的东西。”西龙一脸成熟地拍了拍依维斯的肩膀。

  “什么?”依维斯问。

  “这些事情,一时半会无法说给你听,回山之后,我多借些我的书给你吧。”西龙说。

  西龙曾经是轰动开兰的第一神童,在很小的时候就博览群书。在随达修上山的时候,他也带了足足一车的书上山。不过,他与依维斯不同的是,他看的书从艺术、文学、兵法、政治、经济、天文、地理、辩才、语言到魔法、祭祀无所不包。只是几乎没有一本与武技有关。

  “哦。”依维斯答道。

  ※※※

  回到不言山后的第二天,依维斯就被达修叫到了房间。

  “从今天开始,你的童年已经过去了。”达修只和他说了这一句话。然后给了依维斯一张时间表:

  早晨五点至七点,练习斗气。

  七点至七点十五分,早餐。

  七点二十分至八点,听达修跟他讲解一些西部大陆著名的战例,并消化食物。

  八点至十二点,负重二十公斤,在不言山上往返攀爬。

  中午十二点至十二点二十分,午餐。

  十二点二十分至下午两点,午休。

  下午两点至晚上七点,与行者们轮流切磋。

  晚上七点至七点三十分,晚餐。

  晚上七点三十分至晚上十点,练习斗气。

  晚上十点休息。

  依维斯看了看这张作息表,并不觉得有什么,于是说了声遵命之后就下去了。自此以后,这个作息表就开始实行。

  本来按照这张作息表来执行,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但是最致命的是,依维斯要执行的远不止是这张作息表。

  每天中午,珍贵的午休时间,几乎是无一例外地被热心的西龙拉去学习一些依维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一会兵法韬略、一会古往今来、一会天文地理,弄得依维斯心力憔悴。

  一到晚上十点,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但是罗撒那个老家伙又一定会笑嘻嘻地前来跟依维斯讨论关于魔法的问题。有的时候,罗撒说得起劲,就完全不顾依维斯的感受,一直说下去。直到东方泛白,早晨五点整,依维斯又要无奈地背着几十斤重的沙袋开始爬山了。

  这一切,达修都看在眼里,但是他却置若罔闻,完全没有要减轻依维斯负担的意思。

  在日复一日非人的待遇下,依维斯终于渐渐明白了达修那句话的涵义--“从今天开始,你的童年已经过去了。”

  纵使是依维斯这样意志坚强的人,在刚开始的近一年时间里,也是几乎有上百次想罢工的念头。但是每当他抱着一定要说服师父减轻负担的心态去见达修的时候,达修都只会对他说一句话,“君子立长志,小人常立志。”于是依维斯又红着个脸灰溜溜地跑出来继续他的苦修。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都是贱骨头。最难熬的头一年熬过去之后,依维斯竟然渐渐开始适应了这样彻底非人的生活。武技、学识与对古魔法的觉悟也以惊人的速度进步着。

  达修之所以对依维斯这样严苛,是因为他对依维斯的期望是从所未有的高。但是,无论他对依维斯多么苛刻,要求多么高,而依维斯却永远会给他带来惊喜。慢慢的,达修开始学会不再要求依维斯什么了,这个少年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的督导。达修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像他这样年纪的小孩却不喜欢像其他小孩子一样打闹玩耍?他总是能够承受连一个心智完全成熟的成年人都无法负担的孤独,而沉浸在各种各样不同类的学习中,努力地提高自己。而他自己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进步,仍然如饥似渴地学习。他的生活里,除了学习以外,几乎再也没有别的任何东西了。这对于一个小孩,不,应该说对于一个人来说,都是太不可思议的。

  看着依维斯一天天飞速的进步,看着依维斯那几乎堪称武者修炼典型的苦修,达修心里又喜又忧。他幽幽地叹了一声,“但愿不要发生什么事情才好?”

  这个世界是不会出产完美的人的,一个表面上完美的人,往往有着最致命的弱点。虽然达修还不知道依维斯的弱点究竟在哪里,但是他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不祥的预感。

  就是在达修这种矛盾的心情下,五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