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风云突变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990 2004.04.24 09:08

    在星狂与玻利亚作战的第一天,也就是圣历2109年8月14日,海罗国左丞相毕达兵营。

  毕达正在冥思苦想,他的面前是一幅军用地图,上面清清楚楚地标记海罗国的地形,对每一个角落都有着详细的注解。怎样打败杰伦,的确是个大问题,不过,他并不认为没有实现的可能,因为,海罗的军队至少有一个现在的“前进军”无可比拟的优势,那就是拥有一支庞大的海军。

  海罗海军历史悠久,海罗的海军可以算是海罗立国的根本。在建国之前,海罗人仅仅是一群靠海而生的渔民——大部分是海盗。在那个时候,那些强盗就好像蓝达雅的魔法师一样享有莫大的名声,虽然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名声,蓝达雅魔法师是美名,他们则是恶名。

  后来,这些海上强盗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也有了足够多的钱财。像许多别的强盗一样,他们顺势而起,洗手不干,开始做正当生意。之后,又宣布建国。

  “毕达丞相。”此时,他的副手郎达罗带着几个卫兵走了进来,低声叫道。

  “你来干什么?”毕达皱了皱眉头,因为谁都知道在他思考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但他并没有多在意,因为郎达罗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也是他手下最出色的将领。

  “对不起了,毕达丞相。”他的副手郎达罗冷笑了一声,“将叛贼毕达拿下。”

  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立刻冲上前把毕达按倒在地,捆得密密实实。

  “郎达罗,想不到出卖我的竟然是你。”骤然遭逢突变,毕达竟然没有丝毫的挣扎,也没有一点慌张,仍是镇定自若地说道。

  “为了海罗的利益,我不得不如此。请原谅!”郎达罗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哼!”毕达默默无言,只在心里冷笑不已。他自己一力培养出来的将领到头来却背叛了他,他心中对自己的嘲笑甚至超过了对郎达罗的恨意。

  “国王陛下有旨,毕达叛国通敌,将人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实罪大恶极之徒,着将军郎达罗立刻将他擒获。由于此事关系重大,即日起将毕达送往海罗首都最高裁判所,由国王亲自审理。”郎达罗拿出了一份密令,宣读道。

  “呵呵,郎达罗,其实你也不过是别人的一颗棋子罢了。”沉思了一会之后,毕达的语气之中竟然不可思议地有着怜悯。

  郎达罗脸色一片铁青,刚才的得意劲儿消弭无踪。

  “你也不必难过,你我都不例外,棋子罢了。”毕达狂笑几声。

  “把他的嘴巴给我封上。”郎达罗恼羞成怒地道。

  但是,毕达在被士兵们用布条封住嘴之后,却仍然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带走,把他给我带走!”郎达罗避开了毕达的视线,颤抖着说道。

  原来,右丞相乌瑞罗派出的使者在回去之后,将和杰伦的交谈告诉了乌瑞罗。精明强干的乌瑞罗凭着他独特的嗅觉,立刻紧紧抓住这条线索不放,通过各种手段,终于查出毕达原来真的与埃南罗有染!

  乌瑞罗得讯之后,大喜过望,一刻也没有耽误便告诉了海罗国王,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海罗国王龙颜震怒,即刻勒令抓毕达归案。形势由主战迅速向主和派倾斜,而国内的各类报刊也纷纷发表声明,内容不外乎是他们早就猜到毕达通敌,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对乌瑞罗丞相的办案手段感到十分钦佩,海罗国有希望了之类的套话。

  而据说,佛都在听说毕达被海罗国王拘禁之后,颇为震惊。

  ※ ※ ※

  圣历2109年8月17日,星狂与玻利亚的战争仍然在继续着,星狂几次发动冲锋,都没有能成功地冲出重围,在普兰斯的“前进军”陷入困境之中。双方军队死伤都颇为惨重。

  而毕达也已经被解押到了海罗首都,此时,正在接受审判当中。

  “毕达,朕自问向来待你不薄,为什么你要背叛朕,背叛海罗国?”由于披着面纱,看不清楚海罗国王的神情,但从语气当中,还是可以听出海罗国王的无比愤怒。

  “臣一生为海罗国鞠躬尽瘁,问心无愧。”毕达高仰着头颅。

  “毕达,你冥顽不灵,难道你不知道朕已经掌握了你和埃南罗互通的一切证据?”海罗国王说道。

  “国王陛下,微臣所做一切实为海罗国的千秋基业,臣不是通敌,只不过是利用埃南罗人来对抗跋扈的‘前进军’罢了。”毕达激动万分,“可惜,这个计划被某些被别有用心的人破坏了!”

  “毕达,你胆子不小,到了这种时候,还在危言耸听,什么千秋基业,你根本就是想将海罗国置于万劫不复之地!”海罗国王说道。

  “哈哈哈,国王陛下,到了这种地步,臣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毕达狂笑着,脸色悲怆无比。

  “来人,将毕达打入天牢,择日处死。”海罗国王怒不可遏地嚷道。

  “国王陛下!请手下留情。”乌瑞罗却站出来道。

  “右丞相,这等叛国投敌、祸国殃民之贼,留来何用?”海罗国王说道。

  “微臣认为,毕达虽然罪不可恕,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请国王念在他以往为海罗国立下种种功劳的分上,饶过他这一次。”乌瑞罗说道。

  “乌瑞罗,我与你势不两立,你不用假慈假悲,为我求情。”毕达嚷道,“请陛下立刻将我赐死,让微臣去列祖列宗面前请罪!”

  海罗国王环视群臣,“伦比尔,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

  一向充当墙头草,态度摇摆不定的伦比尔却一反常态地说道,“臣赞同乌瑞罗丞相的意见,放毕达一马,以显召国王的慈悲之心。”

  “好!就依你们的意见,将毕达终身监禁。”海罗国王说道。

  但最终毕达仍难逃一死,他在狱中咬舌自尽。郎达罗则被封为护国大将军,不过他的命运却是悲惨的,几天之后,他就莫名其妙地在家中暴毙身亡。

  ※ ※ ※

  圣历2109年8月18日,随着时间的推移,星狂军队的处境越发艰难了,而普兰斯士兵越战越勇。

  连续四天四夜的战斗,“前进军”士兵们现在已经是完全在凭借着他们超人一等的意志力支撑了。

  星狂形容憔悴,手里紧紧攒着大刀,他原先的战马早已累得趴倒在地上,死掉了,现在这一匹是从普兰斯人手中抢过来的,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他感到极端内疚。

  菲雅克脸色苍白,站在星狂的旁边,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前进军”必输无疑了。维拉则早已因为有伤在身,体力透支而晕过去了。

  “星狂团长……”菲雅克欲言又止。

  “想不到我星狂会再一次败在玻利亚的手下。”星狂看了看手中的刀,长叹一声。

  “星狂团长?”菲雅克惊惶地看着他,“你可不要做傻事。”

  “你放心,我绝不会做那种蠢事。”星狂冷哼了一声,再次看看了手中的刀。

  正在此时,在星狂原来挥军前来温比平原的那条路上,普兰斯士兵突然四散而逃,本来完整的阵形变得凌乱不堪。

  星狂和菲雅克对望了一眼:该不会是等待已久的魔武终于出现了吧?

  来的正是魔武和他麾下的黑暗斗士,魔武在得知星狂被困的消息之后,立刻带着黑暗斗士们来这里救援。

  ※ ※ ※

  “前进军”士兵顿时士气大振,奋力地反击着,一时竟然占了上风,玻利亚马上调遣手下士兵,希望能暂时挡住对方大军。

  然而,对黑暗斗士而言,普兰斯士兵的攻击完全是徒劳的。黑暗斗士像一阵狂风一样横扫过来,普兰斯士兵还没来得及结阵迎战,他们便已经像一把锐利的锥子一样,深深地扎进对方阵营之中,并在令人难以相信的时间之内让敌人消灭殆尽。

  玻利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里是一支军队?这简直就是一批杀人机器。

  普兰斯士兵感到一阵阵窒息般的痛苦,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人数这么少,却有着如此凌厉的杀气。

  普兰斯士兵在战斗与逃跑两个念头之中摇摆不定,这在玻利亚手下的士兵中尚属头一遭。在以往,无论局势多么困难,他的士兵都会永远忠于他,忠于自己的职守。

  鲜血飞溅,黑暗斗士又一次开始了他们残酷的杀戮。

  玻利亚心头浮现起一丝焦躁,面对着那群黑色的洪流,任何战术似乎都显得不堪一击,毫无用途。不过,久经战阵的他还是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指挥士兵组成一个又一个的包围圈,意图把黑暗斗士围困在里面。

  但是,想要困住黑暗斗士岂是那么容易的。往往,在普兰斯士兵的包围圈还没形成,或者刚刚形成但尚未启动的时候,那些士兵便已经变成了一堆尸体。

  ※ ※ ※

  下午2点45分,眼见无力再挽回的玻利亚咬了咬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得势的“前进军”和黑暗斗士发出一阵阵冲锋,如同一只只嗜血的巨兽一般冲了过去,尽情地宰杀着普兰斯士兵。

  不过,老练的玻利亚在此时还是显示出他高超的用兵能力,在这样疯狂的追杀之中,玻利亚居然还让绝大部分主力安全地撤离了温比平原。

  下午4点30分,追杀终于停止了,虚脱的“前进军”士兵们趴倒在地上,无力动弹。而黑暗斗士也停止了追击,毕竟,差不多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星狂军队现在需要他们的保护。衡量之下,星狂和魔武决定先在温比平原附近休息两天,待士兵得到恢复之后再前进。

  ※ ※ ※

  在魔武支援星狂的同时,远在海罗的杰伦又一次接待了以前的那个奇拉特使者——不过,这一次使者是代表着海罗国而来,而不再像以前两次那样仅仅代表着右丞相乌瑞罗。而且,使者的身边还带着一个蒙着面纱的人。

  “尊贵的杰伦将军,国王陛下派我前来下议和之书。” 奇拉特这一次来衣着明显比前两次华丽很多,杰伦站在他面前就好像一个来自山旮旯的乞丐。

  杰伦接过议和书一看,只见海罗国王在降书里面写着:杰伦将军阁下:以前的种种误会,均是受到了敌人的蒙蔽和利用。我们并没有真正加入到陷害“前进军”依维斯总统领的阴谋当中,一切都是被埃南罗和蓝达雅人所害,就连此次与“前进军”争战,也皆因原左丞相毕达通敌卖国。在此,特别必须提到的一件事情是,当依维斯总统领的噩耗传来之时,海罗举国哀声四起,由此足见海罗人对“前进军”对依维斯总统领的崇敬之情。

  “前进军”的崛起是整个大陆的希望,海罗国愿意成为“前进军”的附属,年年进贡!

  海罗国王圣历2109年8月16日杰伦知道什么举国哀声四起之类的话可信度差不多等于零,不过,杰伦也知道这些东西计较不来,还是笑笑道:“那总该有协议书吧?”

  “在这里!” 奇拉特立刻呈了上去。

  杰伦细看之下,发现比自己的要求还要好得多,除了每年向“前进军”进贡三十万钻石币之外,还有美女、特产之类的,心情不由大为舒畅。

  “就这样签协议书?”杰伦疑惑道。

  “杰伦将军,我是海罗丞相乌瑞罗,我们国王为了表示对此次签约的重视,特别派我来与你签订协议。”一直没有出声的那个蒙面人突然说道。

  “原来你就是乌瑞罗丞相,久仰久仰!”杰伦说道。心里却想:真是生就一副卖国贼的样子,不过也多亏了他,我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海罗。

  “不敢当!杰伦将军心里大概是在嘲笑我乌瑞罗是个卖国贼吧!”乌瑞罗说道。

  “岂敢岂敢!丞相可真会开玩笑。”杰伦实在没有想到乌瑞罗竟然如此直言不讳,不禁暗自心惊。

  “乌瑞罗确乎是个卖国贼。”乌瑞罗此时早已扯下了面纱,脸色无限苍凉,“试问海罗国内甚至是整个世界,又有谁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

  “我素来佩服乌瑞罗丞相,决无半句虚言。”杰伦正色道。

  “我们可以签约了。”乌瑞罗苦笑连连。

  “好。”杰伦此时也不敢表露出丝毫的不尊重。

  “从此,乌瑞罗必定背上千古骂名!”乌瑞罗提起笔慨然叹道。

  杰伦只是漠然不语。

  就这样,杰伦和海罗国签订了协议,杰伦随后命令士兵原地休整五天,并同时命令基欧的马尼罗抽出一部分兵力,来增援他。五天之后,他将依照原计划转北进军埃南罗。

  ※ ※ ※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这个时候,埃南罗各地都在谈论着“前进军”进军海罗和普兰斯的事情,不过,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存在着的危险。那些事情,只不过是被他们当作饭后的茶资,兴高采烈地争论着。同样的,绝大部分的埃南罗人也从来没有想到佛都包藏着多么大的野心,他们依然沉浸在庆祝埃南罗占领了蓝达雅的丰功伟业之中。

  此时,佛都和巴蒂已经从“冰雪幻梦”回到了自己的领土了,正在准备应付接下来他们面临的挑战。连日来,军队的械斗也令他不胜其烦,士兵们无所事事,便纠结成队,到处惹事生非。佛都严令再三,也没有起到很明显的作用。

  “佛都王子,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巴蒂问道。

  “巴蒂元帅,海罗和杰伦议和之后,就应该轮到我们埃南罗了。”佛都沉吟道,“你要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应战。”

  “属下明白。”巴蒂答道。

  “另外,军队内部的纪律依然没有得到充分的改善,我心深为不安。”佛都说道。

  “佛都王子,请放心,属下一定在这两天之内,把这问题妥善解决,必要时我会……”巴蒂说着做了一个杀一儆百的手势。

  “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佛都说道,“不过,从这方面来说,也许杰伦进军我们倒是一件大好事。”

  “的确如此,士兵们将会忙于备战而惶惶不可终日,也就没有心情自相残杀了。”

  “另外,如果对方实在来势凶猛,我还准备调遣‘迷惘之雾’原蓝达雅精锐部队来支援我们,你的意见如何?”

  “此事必须十分慎重。那些蓝达雅人可以为权势背叛自己的国家,难保他们不临阵反戈,背叛我们。”

  “这也是值得忧虑的,不过,我自信我可以控制他们。”

  “这样的话,属下自然是赞同了。”

  “到时可能要由你来指挥这些军队,你要先做好准备。”佛都说道。

  “遵命。”巴蒂肃然道。

  ※ ※ ※

  阿尔斯山。

  “风杨,大喜,大喜啊!”西龙兴奋地嚷道,“杰伦报捷,海罗已经投降了!而且我们每年可以得到三十万钻石币。”

  “哦!西龙大人,这不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吗?值得这么开心吗?”风杨说道。

  “另外,星狂在普兰斯再次被玻利亚围困,不过由于魔武的支援,现在也已经脱围了。”

  “这也正常不过的,就算是再有韬略,但有哪支军队可以对抗黑暗斗士?”风杨说道,语气之中竟然包含着一点不满,这当然是因为他觉得黑暗斗士杀人太多,而且手段过于凶残。

  “这样都不开心?这可是具有深刻意义的,这是‘前进军’第一次击退玻利亚军队啊!虽然实际上并没有取得胜利。”西龙眼睛转了转。

  “我知道,西龙大人。”风杨平静地说。他心中觉得西龙今天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怎么表现得迥异平常。

  “风杨,那你有什么更值得开心的事情吗?”西龙说道。

  “不幸的消息倒是有,我们的士兵屡教不改,这几天又有人犯事了,不过我已经处理好了,这种小事情,我想也不用麻烦西龙大人你了。”、 “风杨,最后,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西龙突然无比严肃地说道。

  “什么事情?埃南罗率先进攻我们了?”风杨见到西龙那副神情,便问道。

  西龙摇了摇头。

  “马尼罗在基欧给人打败了?”风杨又问道。

  “哎,风杨,你怎么老把事情往坏处想呢?我来告诉你吧!”西龙说道,“依维斯的手术正在进行之中!”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风杨怀疑自己听错了。

  “请学师兄来信说,依维斯的手术正在进行之中,现在为止一切顺利。”西龙一字字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依维斯总统领的手术正在进行当中!”风杨大声笑道,“这么说,依维斯总统领有救了?依维斯总统领有救了!有救了!”

  “风杨,你没事吧?”西龙搔了搔后脑勺,一向稳重的风杨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真让人意想不到。

  “没事,没事。西龙大人,我现在终于明白刚才你的样子为什么那么像一个小孩了。”风杨兴奋地狂笑着说道。

  “什么?我像个小孩?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像什么,再来说我吧。”西龙说道,“你才像个小孩呢。”

  “像就像吧,无所谓,无所谓,只要依维斯总统领能活过来,别说是像小孩子,就算是像一根木头也无所谓。哈哈哈哈!”看来要让风杨停止兴奋,在目前来说是一件比较难以做到的事情。

  “有这么兴奋的木头吗?”西龙笑了笑,说道,“不过,请学师兄在信中说有可能会因此而牺牲璐娜,哎!而且不到我太师父青华出来也不知道依维斯的最终命运。”

  “璐娜小姐对依维斯总统领可真是一片痴心!不过我对依维斯总统领被救活有莫大的信心。”顿了顿,风杨也喟然叹道。

  不管如何,希望总算越来越大了,沉闷已久的阿尔斯山在西龙和风杨的心中再一次变得欢乐起来。虽然为了避免局势失控,在没有确认依维斯复活之前,他们也不敢把这个消息公诸于众。

  ※ ※ ※

  圣历2109年4月20日,魔武和星狂兵营。

  “前进军”士兵们经过这两天的休整,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士兵们尽管心底里还忘记不了前几天被围困的艰难处境,但对未来却依然是充满信心。这也很容易理解,有魔武和他的黑暗斗士的支持,世界上有什么军队是不可以战胜的呢?整个军队信心高涨,只求赶快与玻利亚一战,尽快拿下普兰斯。

  但是,在这个时候,魔武、星狂却收到了一条令他们震惊非常的消息:普兰斯大亲王可约和普兰斯九亲王提兰已经率领人数大约为四十万的联军,绕过了魔武和星狂的军队,准备直击“永久中立之地”。

  “很明显,可约和提兰不会有这么聪明的做法,一定是在玻利亚的授意之下才这样做的。玻利亚这条老狐狸,真是成了精了,攻我们所必救之地。”这就是星狂的第一个反应。

  “这个做法有什么聪明之处?”维拉一边捂着伤口一边还不忘记问道。

  “我们从‘永久中立之地’出来之后,‘永久中立之地’的东部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兵力了。可约和提兰一旦发动攻击,可以轻易长驱直入,远在阿尔斯山的军队根本就赶不及去支援,到时,‘永久中立之地’势必又将面临一场浩劫。”星狂表面上是在回答维拉的问题,实际上却是在对魔武分析形势。

  “我们必须怎么做?别婆婆妈妈的。”魔武有些不耐烦地道。

  “我希望魔武大人可以领你麾下的黑暗斗士去救援,把可约、提兰的军队赶回去,或者干脆将他们消灭掉。”星狂说道。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想了想,魔武说道。很明显,星狂这么点兵马又怎么可能是玻利亚的对手呢?

  “魔武大人,这个道理我也深知,但目前提兰和可约的推进速度一定很快,如果不让行军速度较快的黑暗斗士去追赶他们,而由我带兵去,追到他们的时候,恐怕‘永久中立之地’已经被破坏殆尽了。这样的话,即使最终把他们赶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星狂说道。

  “好。我立刻行动。”魔武见星狂说得在理,点头道。

  “祝魔武大人一路顺风。”星狂躬身说道。

  魔武快步地走了出去,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掉过头来,说道:“星狂,在我的军队不在这里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随便进军玻利亚,不是每一次都会有人来救你的。”

  “是,我一定在这里恭候魔武大人凯旋归来,然后再挥军进攻玻利亚。”星狂臊得满脸通红。

  魔武点点头,回身快步离开。

  “魔武大人,你要早去早回啊!”以前总恨不得魔武不在自己的身边的星狂看着魔武的背影,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高声嚷了一句。

  魔武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就这样,星狂带兵在原地不动,而魔武则挥兵往“永久中立之地”,准备歼灭可约、提兰联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