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血腥进行曲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384 2004.02.02 00:20

    战斗又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东方的曙光又露了出来,双方的士兵都感到身心极端疲惫。很多黑暗斗士已经在一边奋力抵抗着,一边从衣袋里掏出干粮,胡乱地塞进自己的嘴巴。他们虽然有坚韧的斗志,并能忍受很多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但是,战斗进行了这么久,他们的体力消耗非常之大,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他们之所以能坚持下去,完全是凭着强烈的求生意志,还有他们与生俱来的杀人意识。

  一个团接着一个团的守山士兵在坎亚的驱赶之下,投入到战斗之中,投入到死亡的洪流当中。整座阿尔斯山几乎已经看不到一小块裸露出来的土地,它们被尸体重重覆盖、并被鲜血浸透了。

  “第六十八道防线被突破,陛下!”一个通信营士兵浑身是血,跌跌撞撞地来到坎亚脚下,颤声说道。

  坎亚重重地点了点头,“六十八道!离最终剩下的仅仅有七八道。”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头发散乱,面容憔悴。“这群人是如何做到激战几十个小时之后,还能继续往上冲的?”

  “去,下去指挥!”坎亚用脚踢了踢委顿在地上的莫芒,说道。

  “什么……是!”莫芒大梦初醒般揉着眼睛走了下去,他尽力地保持着笔直的势姿,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恐怖的黑暗斗士,他心中最大的念头是逃跑,因为面对那群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他更知道,只要他稍微一转身,坎亚就绝对会让他身首异地。

  山顶上洒下滚油、石灰水、石灰之类的东西,一群接着一群的守山士兵都被灼伤。黑暗斗士则撑着守山士兵的尸体,如同撑着一面面盾牌,把自己的身体置身在这保护伞之下,继续有条不紊地前进。

  “杀,杀,杀死他们!”莫芒四手乱张,胡乱地挥着,活像一只受惊的大马猴。

  “快点淋,淋死他们!”莫芒不停地乱叫着,他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只觉得不叫就受不了。

  ……

  “哇!哎呦!”格里高尔在马背上手舞足蹈地惊叫着,紧接着,魔武便看见格里高尔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哎呦!这匹死马!”格里高尔一边摸着屁股,一边站起来。原来,他刚才一时激动,用力过度,把马踢得飞跑起来。紧接着,便发生了以上的这几幕。

  魔武平静无比地看了一眼格里高尔,然后,又继续喃喃自语起来。

  ……

  山上的战斗依旧在进行着,黑暗斗士们的杀气完全被激发起来。他们把一具具尸体当石头般往上面抛掷,有些守山士兵在刚好要把滚油浇淋下来的时候,受到尸体的碰撞,竟然把油朝自己身上倒。周围的士兵和他一样遭殃,被烫得浑身糜烂,倒在地上哭嚷着。

  黑暗斗士们一边抛掷尸体一边前进,上一次,他们已经吃了那些东西的亏,这一次,他们也学聪明了。

  “浇啊!浇啊!你们这些蠢驴!蠢驴!连滚油都不知道怎么浇!往那个方向啊!那个方向人多!妈的,这都要我教你们吗?”莫芒气急败坏地命令着。而同样慌张的士兵也只好任由他摆布,把滚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倒下去。

  滚油、石灰、石灰水很少会命中黑暗斗士,可怜的是那些死去的人们。他们被人杀掉之后,尸体也不得安宁。

  黑暗斗士越来越接近莫芒所处的防线了,莫芒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强。在山顶的时候他只是隐约感到黑暗斗士们身上有一种死亡的气息。而现在,他亲身置身在那股浓烈的死亡氛围之中,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坠入了一个冰冷的深渊,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你……你,给我看着。”莫芒上唇碰到下唇,语不成调,说道,“给我看着!我去向陛下汇报。”

  说完之后,莫芒呼啦啦地朝着坎亚跑了过去,现在,整座阿尔斯山,也只有在坎亚的身旁才能让他感到安全了。

  猛地扑倒在坎亚的脚下,莫芒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坎亚……陛下,第七……七十三条防线就要被对方摧毁。”

  “你居然敢临阵脱逃!”坎亚不知道从那里抓来一把刀,一下子就把莫芒的脑袋削掉了一半。

  “朕有叫你回来汇报吗?”坎亚眼睛里流露出无比的嗜杀之气。

  “全体士兵听令,杀!”坎亚举起手中血淋淋的刀,嘶哑着声音大嚷道。

  “赛亚国万岁!陛下万岁!”雄壮而悲怆的叫声响彻四周,地动山摇,风云也为之变色。所有的士兵们抱着必死的信念,冲向黑暗斗士。

  ※※※

  “来了!”魔武倏地张开眼睛,精光四射。

  “你们,要受到惩罚!最严酷的惩罚!”魔武吼道。

  魔武伸出双手,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又望了望蜂拥而下的坎亚士兵,如同是在衡量着彼此的距离。

  “黑暗狂龙!去,去,去噬咬他们!”

  所有的黑暗斗士在听见这句话后,一个个都在准备着面对即将来临的黑暗,准备着在黑暗中看见那美妙的闪电,那极度凶残的九条狂龙,听见那轰隆隆的雷声。他们早就习惯了魔武的这一招了,他们内心都坚信着自己会看到这一切。

  然而,黑暗斗士们错了,他们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他们以为会出现的一切。太阳依旧光辉夺目,天空明净无比,风儿柔柔地吹过,把黑暗斗士们的衣服吹起,淡淡的野草香扑入鼻孔里,远处,甚至有蝴蝶在花丛里上下盘旋着。

  黑暗斗士们一边在进行着杀戮,一边却诧异万分。“出了什么事?黑暗狂龙呢?”他们手中的武器并没有缓慢下来,但他们的脑子里却都充满了问号。

  “黑暗狂龙?黑暗狂龙哪里去了?”格里高尔也呆呆地看着魔武,而魔武则紧咬着嘴唇,看情形是在激发出全身所有的力量。

  “该不会是黑暗斗士王的魔法、武技全部丧失了?”有些黑暗斗士开始疑惑着想。这样一来,他们手中的动作便不知不觉地缓和下去。但很快的,他们便发现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

  守山的士兵先是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寒冷,脚步缓了一缓。很快,他们就好像凝固一般,站立在地。

  坎亚在一愣之后,也回过神来,“杀!”坎亚双目赤红,闷雷般叫道。

  天空似乎更亮了,风骤然静止了,鏖战中的人们都不自觉地停止厮杀。因为他们似乎听见一种尖锐却又低回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这声音令极端的痛苦、极端的仇恨、极端的哀戚融合在一起,并从自己的心底深处泛出。

  有些人已经张开嘴巴,发出无声的哭泣,眼泪和着鲜血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在这一刻,所有的塞亚国士兵完全被这种东西紧紧抓住了,他们想起自己一生中最温暖、最痛苦、最仇恨的时刻,他们已经再没有任何一丝力气来反抗。

  黑暗斗士的意志力稍强,而且那股力量并不是对着他们而发的,所以对他们的伤害要轻微许多。但在这一刻,他们也软绵绵的,不再能拿起刀来杀人。

  黑暗的极端便是无尽的光明。没有人见到张牙舞爪的黑暗狂龙,守山的士兵们只觉得身体像是被某样东西轻轻地撕扯着。他们想笑,但是笑不出来,他们像一群哑巴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坎亚面目无比狰狞,大声吼叫着,但他的吼叫却并不能把那股足以摧毁世界的气驱散。他比战场上除了魔武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更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不会再烦躁了,正如极度黑暗便是极度光明,极度烦躁也等于极度冷静。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冷静,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烦躁。

  士兵们越来越感到难受了,他们浑身燥热,每一寸皮肤都如同被火烧灼着。

  紧接着,他们又好像是被一根根针刺入骨髓,痛苦游遍他们的整个身体,让他们感到生不如死。

  但立刻,又好像缓和了下来,一股舒服而温暖的感觉传遍了他们的身体每一个毛孔。士兵们仿佛从地狱一下子到了天堂,他们脸上的神情无比缓和,如同进入了极乐世界。

  不过,这种感觉仅仅是一瞬间。马上,士兵们感到五脏六腑都像被一块块通红的烙铁在烫熨着,全身如烧灼般痛苦。

  士兵们的身体开始膨胀了,鼻孔、嘴巴、耳朵都在渗出血来。天空中隐约有雷声在响着,那些怪异的阳光也幻化成一条条光亮无比的龙状物。

  一个个士兵落在地上,鲜血从他们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激射而出,这么一会儿之间,那些士兵全部变成了尸体。

  黑暗斗士们屏住呼吸,在这么一刹那,他们见到了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杀戮方式,这样的景象将深深地刻印在他们的脑海中,一辈子也无法消失。格里高尔颤抖着,再次从马背上跌落下去,站也站不起来。

  ※※※

  而在这时,风杨却碰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风杨团长,我们已经快到阿尔斯山了!”报告的人一副通信营士兵打扮的模样。

  风杨脸上呈现出茫然的神色,“哦!”

  “属下还有一样东西要呈献给风杨团长。”那士兵跪在地上。

  风杨看了看士兵,“什么东西?”

  “属下可否进一步说话?”

  “在我们军中没有秘密可言,尽可以在这里说!”

  “属下来自埃南罗,曾经在风杨少爷的府中当过仆人。”那士兵东张西望,悄声说。

  风杨一愣,手靠向腰胯,又随之一笑,“来吧,你尽管来吧!”

  那士兵把手放进怀中,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加快速度,同时,手从怀中伸出,一道亮光闪过,匕首向着风杨挥去。

  索特大吃一惊,想抽刀抵挡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连声叫:“小心!”

  “哈哈哈。”风杨大笑几声,剑早已在手,随手一挥,那士兵在眨眼之间已被他劈成两段,分成两段的身体兀自在地下挣扎不休。

  风杨看了看那个即将死掉的士兵,“想不到坎亚连这种手段也使出来了!”

  “风杨团长,难道你早有察觉?”索特惊诧不已,在那士兵把匕首从怀中掏出之前,他并没有看出任何迹象。

  “我在埃南罗的家从来不会有人称呼我风杨少爷。”风杨笑了一笑,“而且,我们军中何时会有这种非要接近几步的做法呢?”

  “属下倒是没有留意到。”索特惭愧不已。

  “这也不怪你!”风杨轻松地笑着,突然,面色一变,“索特,你看!”

  索特看着那被砍死的士兵,脸色变了几变,地上赫然写着四个血字:“死不瞑目?!”而那些血自然是那士兵从自己被砍断的缺口用手指醮取,然后写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做这件事情需要的坚韧和毅力简直超出人的想像能力。

  “勇士也!好好厚葬!”风杨面容一正,他作为一个自小就接受正规军事训练的人,对于真正的勇士,无论是敌是友,都会抱着莫大的敬意。

  “是!”索特也是感佩不已。

  ※※※

  “杀!”魔武低吼一声,腾空而起,直向坎亚飞去。

  黑暗斗士们醒悟过来,持起武器继续砍杀着那群到现在还在目瞪口呆的敌军。他们把刀朝着敌军的扫去,将对手砍成两段,另一群黑暗斗士用长枪串着那些士兵,一枪过去就是五六个,直至没柄。

  叫嚷声此起彼落,守山士兵们斗志尽失,本来他们如果能稳住阵脚,由于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他们至少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可惜,他们现在已经急急如丧家之犬,一个个只想逃之夭夭。在刚刚冲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的,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忍不住要逃跑。理想和现实毕竟不是同一回事。

  此时,坎亚已经在和魔武战斗,军官们也各自逃命,没有人再能约束士兵们了。他们完全失去了战意,四散奔逃。黑暗斗士们哪里肯放过他们,黑暗斗士们肆意地戏弄着他们,残杀着他们。

  ※※※

  “受死吧!”魔武面对着坎亚,冷冷地笑道。

  论武技,坎亚在魔武之下;论魔法,坎亚更远远不是魔武的对手。魔武本来可以在几招之内就取坎亚的命,但是,他却选择了折磨他,所以,这场本可以立刻结束的决斗被延长了。

  一股利刃般的气体向着坎亚而去,摩擦着空气,隐约有火星四处闪现。匆忙之中,坎亚弹起左脚,狼狈不堪地打了一个滚,在地上抓起一个士兵的尸体一挡,那尸体被戳出了一个大洞,鲜血流涌而出。坎亚总算躲开了这一招。饶是如此,他的脚还是被余气所伤,又热又疼。

  魔武又长身而起,闪电般地攻出一掌,去势若无若有,若隐若现。

  坎亚大惊失色,刚才试探性的过招,他已经知道魔武的功力在自己之上,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以硬碰硬。但此时却又来不及躲避,只好狠狠地咬了咬牙,举起了双手,用尽全力地向前推去。

  “哇!”坎亚吐了一大口鲜血,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

  “君临天下!”坎亚发了发狠,一掌击出。他身为“一流位”的高手,尽力施为之下也是非同小可,漫天弥漫着一片飞沙走石,地面上的杂物都被卷了起来,风声如同波浪般咆哮着,气势汹汹向着魔武袭去。

  魔武仿佛置身于风暴之中,但他仍然不动声色,只是用右手向那风暴的中心击出一掌。顿时,一切烟消云散。但他并没有痛下杀手,他只想将坎亚慢慢折磨而死,就好像猫戏老鼠。

  “果然厉害!”坎亚很不自然地冷笑着,面色苍白。他已经抛弃了幻想,像魔武这样的人,自己绝对不可能胜过他。不过,他还没有到完全放弃的地步。

  这种情形魔武当然也看在眼里,“折磨才刚刚开始呢!”他冷冷地想着,默默地向着坎亚连发两掌,同时,用脚尖向着坎亚小腹踢去,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坎亚几乎无从分辨。

  “砰砰”,坎亚又接连中了两掌,胸口的肋骨至少断了两根。若非坎亚咬着牙强自忍住,恐怕又会是鲜血狂喷。

  修习了这么多年武技,不单比起依维斯大为不如,在比依维斯要低上一级的魔武面前也仍然无还手之力。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从坎亚心头涌起,刹那之间,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妻子死了,国家也将灭亡,一切都将失去,奋斗了一生到头来却什么都不能得到。

  魔武冷笑着,蓄满劲道向坎亚攻去,坎亚只觉得胸口如被大石紧紧压住,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无暇细想,竟然用自己的身体笔直地向着魔武的身体撞去,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招数。

  “想死?哼!没那么容易!”魔武冷冷地叱道。将力道即刻收回,把坎亚的身躯缠绕在自己的双手之间,用力转了几个圈,然后高高抛下。

  坎亚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斗,稳稳地站在地上,又用最快的速度向着魔武攻击。刚才魔武的一击让他受伤颇重,而他现在竟然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又继续攻击。“魔武有无数杀我的机会,但他没有杀我。”坎亚盘算着,“看来是不想我死得那么轻易,要将我折磨而死。好!我正好利用这一点来攻击他。”

  坎亚冷冷地笑着,完全不顾自己全身留下多少破绽,不要命地攻击着魔武。

  魔武不停地向后退着,他没料到坎亚会采取这种打法,但他的武技毕竟远较坎亚为强。只见他急速向后退去,身体仿佛在半空中飘浮着,坎亚那如潮的攻势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果然厉害!看这一招!”坎亚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头,企图利用那椎心的痛苦来激发自己的潜能。瞬时间,他整个身体好像被充了气一样,膨胀起来,他缓缓地一步步向着魔武走过去,身后留下一串串脚印!

  “这样的招数都使出来了。”魔武瞥着坎亚,表面依旧如同无风的湖面一样平静,内心却是翻腾不休,“的确非同小可。”

  此时,魔武也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他双手紧紧地握着拳,运起十成功力,聚精会神地看着坎亚。他知道坎亚并不像自己一样,要慢慢折磨对方,他的目的只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已,甚至不惜任何代价。这样的对手,无疑是可怕的。

  又是黄昏了,残阳如血,投映在两个人的脸上,阿尔斯山仿佛消失不见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大地的中心。“轰!轰!”,两大高手尽力施为之下,发出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山头几乎被掌风激起的暴风荡平,土块、石头飞上半空,然后又劈里啪啦地洒落下来,把战斗中的双方士兵打得鼻青脸肿。

  他们的力道继续在蹿升着,阿尔斯山在颤动着,坎亚那华丽的宫殿也随之起舞,“轰隆!”宫殿轰然倒下,灰尘四起,豪华景象片刻之间便无影无踪。伴随着宫殿的倒塌,一声声惨叫从里面传出。

  坎亚继续紧咬着舌头,口鼻都有血在逐渐渗出,双脚在不停地深陷下去。“绝不放弃!绝不!”他不停地对自己说道。

  而魔武面色肃然,双手平举着,力道从他身上源源不断地流出,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周围一片静寂,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自己置身于何处,忘记了自己正在被追杀,或者是正在追杀敌人。他们像一尊尊石像般站立着,一动也不动,完全被这景象吸引住了。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受多久。”魔武的目光越来越澄澈,他心里清楚:照这样下去,坎亚非要力竭而亡不可。

  坎亚的身体已经被土埋到腋窝之下了,而他的脸色也颓丧绝望之极。他想不到魔武的功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深不可测的地步,即使是自己竭尽全力也仍然难逃失败的命运。他已彻底绝望了。

  依维斯,你死了,但你依然阴魂不散地缠住我,缠住我。你带走了我的妻子,我的阿雅,现在,你还要把我也带走了。你太狠毒了!

  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于私心,而是为了赛亚国,为了赛亚国的人民,我没有错,没有!阿雅,你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离开我?你这个贱人!我对你那么好,对你千依百顺,你居然离开了我!

  我的宫殿,我华丽的宫殿,就这样没了,魔武,魔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做鬼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士兵们,死去的万万千千勇敢无畏的士兵们,你们死得好,死得其所!你们可以安息了,因为你们是为了祖国,为了我们的宏图伟业而付出生命。你们做得好!你们是赛亚国的好子民,我,赛亚国国王,至高无上的坎亚,以你们为荣。

  无数念头在坎亚的脑子里纷至沓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也许在大多数人身上适用,但显然并不包括坎亚,终其一生,坎亚没有一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除了在阿雅死去的时候,他有过短暂的后悔之外——但他没有觉得自己是错的。其余时候他都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没有一丝的不安和后悔。

  “依维斯,我至今也不后悔杀了你!哈哈哈哈哈,魔武,你能杀我一人,灭我赛亚国,你还能灭了其他国家吗?灭了全世界吗?哈哈哈哈!”坎亚倏地垂下双手,放弃抵抗,模模糊糊地嚷道。接着,坎亚自断全身经脉,吐血而亡。

  魔武突然感觉自己的力量如同奔流不息的河流般畅通无阻,一惊,想马上收回,但已经来不及了,他怎样也没想到坎亚会自动撤去掌力。

  强大的力道把坎亚身前的土地炸出一个深度足足有三十米的大坑,坎亚的尸体从地里面弹了出来,和着泥沙,高高地飞上去。

  “依维斯!仇,我已经报了!”魔武心有不甘地嚷着,他飞身而止,向着坎亚的尸体连连发掌,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魔武冷酷地分解着坎亚的尸体,每一个部位他都不愿意放过。他怪笑着,脸上喷满了鲜血,天才知道他从中得到了多大的愉悦——报仇的愉悦。所有的战士都被吓呆了,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

  已经是夜晚了,今夜的月亮出人意外的明亮,也许是为了让这群人看得更加清楚,让他们都得到教训。

  “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完了!哈哈哈哈!依维斯,我终于,终于为你报仇了!报仇!”魔武狂笑着,坎亚的尸体全部被分解了,散落在山顶。魔武站在被自己又荡平了一次的山顶,怔怔地望着以往依维斯房间所在的地方。明月高悬,流萤飞舞,一瞬间,许许多多的往事涌入脑海,很多本以为模糊的记忆此刻变得无比明晰,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依维斯淡淡的笑容,好像遍布在每一个角落里,每一处地方都充满着依维斯的身影,红色的头发在空中飘动着,瘦削的背影仿佛就在面前走过。魔武忍不住潸然泪下。

  ※※※

  醒悟过来的黑暗斗士继续追杀着对手,附近居住的赛亚人民也成了他们杀戮的对象。又经过整整三个小时的追杀,阿尔斯山周围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活着的赛亚人。士兵们、老人、小孩、怀孕的妇女、无辜的青壮年全都伏倒在血泊中。

  意犹未尽的黑暗斗士为了预防其中还有活人,又再次从头至尾把尸体一具接着一具地砍过一遍,他们把尸体堆翻转过来,把压在下面的尸体也胡乱地砍杀一通。他们的神情是那样的专注,仿佛是在雕琢着一件件艺术品,而不是在进行着一桩桩无比血腥的行动。

  黑暗斗士们完全把魔武的仇恨当成自己的仇恨,他们发泄着魔武尚未完全发泄出来的怒火。他们的身体都是血红一片,仿佛刚从血液里捞出来一样,天上的月亮好像也被染红了,那红通通的光亮,令人望而生畏、触目惊心。

  阿尔斯山在颤抖在悲泣,这是历史上最悲惨的一幕。晚风仿佛是在长长地叹息着,为着这难以承受的哀痛,为着这群死去的人,不管他们是赛亚人,还是黑暗斗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