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有惊无险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299 2003.09.03 11:15

    “傲风堡是不是又来信了?”走出病房之后,依维斯问身边白木道。

  “是。”白木答道。

  “信上都说些什么?”依维斯问道。

  “和前几封信大致差不多,是表示友好之意。不过这次有点不同的地方是,他要求和我们结盟。”请学答道。

  “结盟?难道他不担心得罪另外的三大势力吗?”依维斯有些意外地问道。

  “或者,是他们对我们的实力有信心呢?”白木说道。

  “不会,我军虽然军势正盛,但是从表面上看来,我军的处境并不算太妙。马拉昂战役之后,不仅是外围的这四大势力,就连四大强国也由于佛都的唆使,开始对我们虎视耽耽了。所以,萨德在这个时候来信要求结盟,多少还是有些诚意的。”风杨说道。

  “会不会是‘阿尔斯之光’的作用?”依维斯问道。

  “可能。”请学想了想,点头说道。

  “且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们暂且答应了他。”依维斯决定道。

  “好,我等一下就遣使前往。”请学说道。

  “总统领,我大概什么时候前往马拉昂?”风杨问道。

  “尽快吧。先把军队打过去,后勤方面的问题,军师和那大叔会跟进的。”依维斯立定,说道,“到了那里,那里的百姓对你们可能会不大友好,但是你们要恪守一个原则,无论是他们对你们做什么都不准反击。一定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是,风杨知道。”风杨敬了一个军礼,走开了。

  “总统领,星狂军团长在马拉昂一役中立有大功,我们是不是该对他有所嘉奖才是?”请学等到风杨走后,提醒依维斯道。

  “怎么嘉奖?加官进爵么?要不然赏赐金钱美女?”依维斯讽刺道。

  “当然不是,在‘永久中立之地’本来就没有贵族,我们‘前进军’也没有占地为王的打算,加官进爵无从谈起。金钱美女有百害而无一利,自然更不可行。”请学正色道,丝毫没有因为依维斯语气的辛辣而感到不悦。

  “你要是有什么打算就直接说出来吧。”依维斯说道。

  “总统领,我们‘前进军’的目标是整个世界,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被王国、爵位、钱财所束缚。但是随着我们的壮大,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东西可以赏赐我们的军队。为此,我冥思苦想了许久,终于让我想出来一个办法来,它既可以激励士气,又不至于劳民伤财。”请学笑道。

  “什么?”依维斯问道。

  “传统的军队之间从前除了军职以外,就只有用爵位来决定统帅和各级官兵的高低。现在,我想出一个新的区分各级指挥官的名目来,我称之为军衔!另外,我还设置了一些新的荣誉作为赏赐,这种赏赐不是爵位不是金钱,而是各种质地不同的圆章,我称之为勋章。”请学说道。

  “这两个是什么东西?”对于请学所说,依维斯闻所未闻,于是问道。

  “我将百人长以上军官衔一共分成三等,分别为将、校、尉,每等各分上中少三级。将百人长以下衔分为三等,分别为士、兵、卒。军衔在一定程度上和军职联系在一起,但是同级军官间又可以因为军功的不同,而获得不同的军衔。在战场上,同样军职但是军衔较高者有权接受军衔较低者的敬礼。

  “至于勋章就是纯粹的荣誉,这个灵感是来自于普兰斯入流大赛所颁发的两种勋章。两者惟一的不同就是我们的勋章是为后勤、通信、运输、战士等各种不同兵种的士兵设置的,作用是表彰那些有着卓著功绩,但是能力有限的官兵。”请学侃侃而谈道。

  “那你打算给星狂什么军衔?”依维斯很快就弄清楚了他的意图。

  “这是我拟定的军衔表。”请学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

  “除了星狂一人是少将以外,风杨、魔武还有你全部都是校?为什么没有中将和上将?”依维斯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单,问道。

  “军衔不能这么早就定得那么高,要是早早的就封出去了,以后再有战功就没有赏赐的名目了。”请学解释道。

  “怎么没有看见依维斯的名字?他没有军衔吗?”莫问饶有兴趣地对请学道。

  “所有的军衔封号都只是用来让将士们在战场上奋力作战。所以,这些东西对总统领来说没有意义,他只要做总统领就够了。”请学正色道。

  “好吧,军师去办吧。”依维斯说道。

  “那我去了。”请学鞠了一躬,兴奋地大踏步走出去。

  “你这个师兄实在是聪明得紧啊。我就不明白,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自竖一帜,他为什么不自己当老大,偏偏让你当?”莫问望着请学的背影,有些奇怪地问依维斯道。

  “你以为我这个老大当得舒服么?要是你愿意,我随时让给你当。”依维斯苦笑一声答道。

  “别,几十万人的吃喝拉撒都要我管,我可受不了这个罪!”莫问赶紧摇手笑道。

  “师兄,但愿我们付出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值得!但愿我们所追求的一切真的可以做到。”在同莫问说笑的时候,依维斯肃穆地在心里默默言道。

  虽然依维斯心中尚有迷惑,但是“前进军”的步伐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太大影响。

  由于难得的和平的到来,招募新兵,淘汰老弱、装备的加强以及正规的训练都得以实施,而请学的“大复兴计划”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各级官吏的选拔、法律的拟订、交通的扩展、私有武装改编成警察等工作都在井井有条地进行着。

  可以说,从表面上看,“前进军”可谓是如日中天。然而在这表面繁荣的后面,却隐藏着“前进军”建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在西边落日佣兵团主城阿凯城内,一个三十五六左右,身高一百七十三四公分,脸形长方,蓄有一字胡的男人正站在底下仰头跟坐在高处椅上一个身材粗壮,戴着黑色斗笠的人交谈。

  “‘前进军’不仅在数个月的时间内就将‘永久中立之地’数以百计的势力扫荡一空,还在不久前的马拉昂战役中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代价,全歼断天盗贼团的十万大军。连他们的安克雷奇副首领也死在乱军之中,惟有其雷克纳率领不到三百人逃脱。

  “而且,‘前进军’所作所为还不仅如此。他们在统一中部之后,将所有的高城大筑全部毁掉,并宣称‘前进军’的字典里没有防守。在不久前,他们又宣布了所谓的‘阿尔斯之光’宣言,妄言要将他们的主张推广到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乃至整个世界。

  “斯顿元首,以上种种迹象已经很清晰地表明。‘前进军’绝对不止是志在中部,甚至不止是在整个‘永久中立之地’啊!斯顿元首,如果我们现在不联手对付他们的话,来日恐怕后悔莫及啊!”原来那三十五六的人男人正是落日佣兵团团长瓦尔斯罗德,而那戴着斗笠的男人正是“狂风”领袖斯顿。

  “够嚣张,我喜欢。只有这样的战斗才会让我兴奋起来!”斯顿站起来哈哈大笑道。

  “传言果然不假,他果然有些歇斯底里!”看到斯顿疯狂的大笑,瓦尔斯罗德在心里暗暗道,“但愿我跟他联手不是错误的选择。”

  “说说看,你这个下贱的东西有什么鬼主意?”笑完之后,斯顿毫不忌讳地对着站在底下的瓦尔斯罗德问道,似乎完全忘记了这里是落日佣兵团的主城,也忘记了自己是只身前来。

  “只要斯顿元首下定决心,一切自有在下安排。”瓦尔斯罗德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自己手下的蠢蠢欲动之后,恭敬地答道。

  “你们这些蝼蚁总是喜欢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还自以为自己智谋过人。随你们去吧,反正我们‘狂风’在跟基欧的第三野战军团交锋之后,就会前往中部跟那个把你们这些废物吓得屁滚尿流的‘前进军’一决高下!”斯顿说完,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只留下一阵疯狂的大笑!

  “团长,我们何必对这个疯子低声下气?”副团长马罗尼有些不忿地对瓦尔斯罗德问道。

  “他虽然心智有些恍惚,但是‘狂风’的战斗力绝对不是我们所可以比拟的。要是能让他们为我们对付‘前进军’,让他们互相残杀,那么现在这么一点屈辱又算什么?”瓦尔斯罗德轻蔑地笑说道,仿佛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之中。

  “到时候要是这个疯子取胜,发起疯来又回过头来来对付我们,那我们怎么办才好?”另一个副团长卢萨罗又问道。

  “成功无侥幸!‘前进军’能够有今时今日的成就绝对不是只凭运气,我相信他们不会那么不堪一击的。我们到时候以辅助进攻的名义跟在‘狂风’的后面,等到他们两方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就出来收拾残局,一举将他们两股势力都消灭掉。到时候,整个‘永久中立之地’就是我们囊中之物了。”瓦尔斯罗德奸笑着说道。

  “单凭我们的实力,我们有能力控制整个局势吗?”卢萨罗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我们还有另一个盟友。”瓦尔斯罗德意味深长地说道,“总之,你们等着瞧吧。不久之后,我们就不再叫落日佣兵团了。”

  “那叫什么?”副团长马罗尼不解地问道。

  “应该叫皇家军团!”卢萨罗比马罗尼要聪明得多了。

  “还是卢萨罗聪明,马罗尼可要好好跟他学学。”瓦尔斯罗德得意地说道。

  “团长,我们的另一个盟友是谁?是红牙佣兵团和风起商团吗?”卢萨罗问道。

  “他们?他们还没有资格和我们联盟,干掉‘前进军’之后,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将他们全部拿下。”瓦尔斯罗德笑盈盈地说道,“我们的盟友比你们想像中更加强大!”

  ***卡纳亚。

  “臣参见亲王殿下。”雷克纳一清早就受到佛都的召见,赶紧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

  “起来。”佛都亲切地说道。

  “不知道亲王殿下这么早召见臣下有何要事?”雷克纳问道。

  “‘永久中立之地’来了个人,我想你应该认识,所以叫你过来一起聊聊。”佛都笑着说道。

  “是谁?”雷克纳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们两个何止是认识,简直是老朋友。”一个人从后室中闪了出来。

  “卢萨罗?”雷克纳看见此人,吃惊地叫了出来,“你也来投靠亲王殿下么?”

  “不,他是作为‘狂风’和落日佣兵团的联合代表来看我的。”佛都在一旁说道。

  “‘狂风’?落日佣兵团?”雷克纳眼内精光一闪,“亲王殿下,我们终于等到机会了吗?”

  “在埃南罗对于整个事情最了解的人非你莫属,所以我决定任命你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负责这次行动的整体策划,凡是在计划内任何埃南罗将士你都可以随意调遣。这是调兵符!”说着,佛都从怀内掏出一个调兵符。

  “亲王殿下,臣不敢!”雷克纳一看佛都手上的兵符,赶紧跪倒在地,全身发抖地道。他深深知道佛都手里这个印章意味着什么。只要拿到它,他就可以指挥千军万马。他雷克纳作为一个刚刚投诚不久的降将,这种事关国运的东西,他怎么敢接?

  “雷克纳,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埃南罗的伯爵、青年近卫军的副统领。难道你现在还不将自己视为埃南罗的一分子吗?”佛都笑着问道。

  “臣不敢!臣不敢!只是调兵符有调动天下兵马的权力,事关国运,臣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接啊!”这可是雷克纳的肺腑之言。

  “此事是我和国王陛下讨论决定的,这是国王陛下的圣谕!”佛都说着,又掏出辛夷的旨意,然后又笑着问道,“你想要抗旨不遵吗?”

  “臣不敢!臣不敢!”雷克纳又不停地磕头道。

  “好啦,你的老朋友可在场,不要搞得那么难看。”佛都说着呵呵的笑着将雷克纳扶了起来。

  “臣……臣……”雷克纳看起来还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而佛都则笑呵呵地将调兵符塞到雷克纳的怀里。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雷克纳在感到佛都手里那个硬硬的东西塞到自己的怀里的时候,自己在心里说道。

  这次感人至深的君臣知知的场面之后。当天下午,巴蒂就找到了佛都。

  “二殿下,让雷克纳掌握调兵符真的没有问题吗?”巴蒂有些着急地问道。

  “雷克纳此人不但足智多谋,而且胸怀远大,绝对是个不甘居人下的人物。”佛都淡淡地说道。

  “既然二殿下知道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为什么还要将有权调动天下兵马的调兵符给他呢?”巴蒂又问道。

  “雷克纳虽强,但还不是依维斯的对手。相对而言,依维斯对我们的威胁要比雷克纳对我们的威胁大得多。两害取其轻,一个调兵符就可以让他出死力对抗依维斯,我们何乐而不为呢?”佛都又道。

  “难道二殿下就没有丝毫担心吗?”巴蒂问道。

  “无论调兵符在谁的手里,兵马永远是在我们的手里。”佛都自信地说道。

  “二殿下,那我是不是要安排些人在他身边以防万一?”巴蒂又问道。

  “不必,雷克纳现在还没有本事做出什么,而且,就算他真要有什么作为,以他的心思,也不会被你安排的人知道。不过,你放心,我可以肯定地跟你说。雷克纳就算手握兵符,但是我佛都也不至于就对他毫无办法。”佛都又是轻松的一笑。

  “原来如此。”巴蒂见佛都这样镇定,也就放下心来。对于他的二殿下,他从来都是充满信心的。

  “对了,倒是有另外一个人值得留意一下。”佛都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脸色稍变,对巴蒂说道。

  “谁?”巴蒂问道。

  “西龙。”佛都道。

  “为什么?”巴蒂又问。

  “因为雷克纳就算再危险,也不可能和依维斯合成一股,但是西龙不同。”佛都道。

  “臣明白。”巴蒂点点头,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西龙现在应该已经收到卢萨罗来到卡纳亚的消息了。为了以防万一,我看在我们击溃依维斯之前,委屈一下他吧。”佛都又道。

  “是,臣亲自去办。”巴蒂咬咬牙,说道。放眼整个卡纳亚,也只有自己能够不露痕迹地解决这件事情。

  “尽快吧,西龙现在应该正在你府上和巴罗讨论有关的事情呢。”佛都道。

  ***正如佛都所料,此时此刻,西龙正在巴蒂的府上,向巴罗质问关于埃南罗与落日佣兵团联手对付依维斯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要对付依维斯?”

  “有吗?我前天刚刚从驻地回来,这件事情我也是全不知情。”巴罗一脸无辜地说道。

  “巴罗,我们是好朋友,对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是你也知道依维斯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我是决不可能坐视他有事的。所以现在我要是说错什么话,你千万不要怪我。”西龙道。

  “西龙,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但说无妨。”巴罗说道。

  “那好,巴罗,我再问你一次,这两天来,巴蒂元帅有没有跟你说过埃南罗决定和落日佣兵团还有‘狂风’联手对付依维斯。”西龙又问道。

  “西龙,我以一个骑士的荣誉向你保证,对于此事我毫不知情,我的父帅也不曾跟我谈过任何与此有关的话题。”巴罗站起身来,正色道。

  “巴罗,我再问你。如果埃南罗真的要对付依维斯,你会怎么办?”西龙又问。

  “身为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些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够考虑的,到时候惟有惟国家之命是从了。”这句话实际上就是说,要是埃南罗真的和依维斯开战,他巴罗自然是义不容辞地要和依维斯决一生死。

  “但是,我想照现在的局面看来,我们埃南罗还不至于亲自出面去干涉‘永久中立之地’的内部事务,这样会引起其他国家的连锁反应的。”巴罗见西龙脸色不是很好看,于是又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西龙忧心忡忡地说道,“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我和依维斯下山才两年,居然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唉,我现在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好,不要这样了,我们说说别的事吧。”巴罗见西龙情绪低落,岔开话题道。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说别的事?”西龙说道。

  “连阿雅的消息都没有兴趣吗?”巴罗笑问道。

  “阿雅?你有她的消息?”正如巴罗所料,这是眼前惟一可以引起西龙注意力的话题。

  “是啊,我在回卡纳亚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普兰斯国都开兰的商人,是他跟我说起阿雅的事的。”巴罗说道。

  “她现在怎么样?心情可好?身体可好?”西龙赶紧问道。

  “她现在一切都好。还有,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巴罗说到这里,将话硬生生地卡断。

  “什么事?你说。”西龙赶紧说道。

  “听说阿雅现在和你的七师兄坎亚在一起了。”巴罗犹疑不定地说道。

  “坎亚?”西龙目瞪口呆地说道。看他的模样,显然十分吃惊。

  “听说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坎亚一直都陪伴在她身旁悉心照顾,两人日久生情,所以……”巴罗看到西龙的模样,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是希望能够借阿雅的事情引开西龙的注意力,让他心灰意冷,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心思再理依维斯的事。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依维斯已经被解决了。那时候,自己再慢慢劝解也不迟。

  “坎亚?怎么会?”西龙仿佛完全没有听见巴罗的话,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不过我听说你的那个七师兄现在在普兰斯的处境可不是很妙。他由于鼓动赛亚人独立,现在已经被普兰斯全面追捕。听说已经带领他的族人们被赶到了普兰斯与‘永久中立之地’的边境了,有机会的话,我倒劝你应该去普兰斯……”

  正当巴罗在跟西龙使劲鼓吹的时候,传来了巴蒂的声音。

  “西龙,很久没有看见你啊,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里啊?”巴蒂看到西龙之后,对他笑道。

  “参见巴蒂元帅。”西龙失魂落魄地对巴蒂敬礼道。

  而他一低头,巴蒂的右手就在他后脑轻轻一拍,西龙就昏倒在地了。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巴罗惊叫着扑了上去,抱住西龙,对巴蒂怒吼道。

  “我也不想,但是这是二殿下的意思。依维斯是我埃南罗的大患,要是西龙在现在这个时候前去相助的话,那我埃南罗就实在没有胜算可言了。”巴蒂说道。

  “这么久以来,西龙是如何为埃南罗忠心耿耿地卖命的,难道二殿下都没有看见么?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相信他呢?”巴罗不忿地说道。

  “不是不相信。二殿下这样做正是为了维护西龙,以免他一时走错路。”巴蒂说道。

  “但是……”巴罗还想反驳,却被巴蒂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二殿下是不可能错的!”

  “唉——”巴罗恼恨地一拳打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