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复仇之火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462 2003.10.18 00:48

    尽管战争的阴魂已经笼罩着整座山,可是,当夕阳映照在这里的时候,远远望过去,层层叠叠的山草汇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仍然不失为一片美丽的景色。就连****根这样的人,也选择在这个时候和比灵顿一起出来散步,抬头望望山上的景色。

  “老师,我说得没错吧?杰伦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根兴高采烈地说道。

  “王子英明,倒是我一时糊涂了,不过,毕竟我们还没有把杰伦杀死,他还有三十万军队呢。”比灵顿答道。

  比灵顿的确是想不到****根的方法,因为他还不够狠,他更没有想过人可以这么狠,但其实,这个世界上像****根一样狠的人为数不会很少,不过像他一样狠而且又拥有一百五十万个士兵的人就少见了。

  “不足为虑,他们被我们困在这座山上,早晚会饿死在上面,现在只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不过多做一点准备,不要过分乐观总是好的。”

  “哈哈,老师就不要多虑了,那杰伦只是个浪得虚名之辈,一看到我就什么也不顾,向我直扑过来,徒具匹夫之勇。真不明白以前我的那些军队怎么会输给这种人。”****根大笑道。

  风越来越大,把****根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然后又传了回来,让人不禁觉得,在那遥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根,而且一样也在大笑。

  圣历2109年2月17日凌晨1点整,可约军营里站岗的士兵在沉睡中被一阵马蹄声惊醒过来。他揉了揉有点睁不开的眼睛,借着篝火,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过去。当然,他什么都望不见,在这样暗黑的夜晚,即使是借着篝火,眼光能及的距离顶多也不过是二十多米。

  马蹄声越来越大,听起来也越来越象六月的暴雨打在芭蕉叶子上一样,清脆无比。除了站岗的士兵,军营里其他所有的士兵都已经鼾声如雷陷入沉睡了。长久的军营生活,已经使他们习惯了即使是听着巨大的声音也能够一直睡下去,真不知道这种习惯到底是好还是坏。

  “啊,他们要来偷袭我们了。”站岗的士兵终于醒悟过来,他急忙吹响号角。

  “妈的,半夜三更的吹什么吹,睡个觉都不安宁。”不知道是谁嚷了一句。

  不过,号角仍然在响,马蹄声越来越响,所有的人不可能再像在睡梦中那样迷迷糊糊了,即使是最傻的士兵也都立刻明白:敌军来袭,赶快穿上盔甲,赶快拿上自己的武器,赶快骑上自己的马,赶快列队,准备迎敌。

  只不过,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已经很少了,起码,比他们自己预测的时间要少得多。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划破了本该属于清晨的寂静,星狂的军队以令人不可想象的高速度向可约的阵营扑杀过来,士兵们都感觉到跨下的马好象比平时快了很多,而自己的手脚也比以往要灵活很多。

  “一定是星狂兵团长从那里请来了魔法师,为我们和我们的马施了法。”大部分士兵心中想道,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对己方以四十万跟一百五十万进行贴身肉搏战感到胜负难卜,他们仍然存有一丝微茫的奢望:星狂兵团长一定在后面还有什么大军。

  “杀!兄弟们。”星狂大喝一声,身先士卒地冲到可约阵中,一刀劈下了来不及上马正拔腿而逃士兵的头颅,而那士兵的身体还继续向前冲了大约三米才总算倒下去,仿佛他可以不要头颅也继续活下去一样。

  “前进军”的士兵们见到自己的主帅这么勇猛,当然也没闲着,纷纷举起武器,追杀着四处奔逃的敌军。

  “王子,现在怎么办?”拜尔伦惊慌失措地问道,浑然不见他在交战以前的镇定自若,前后简直判若两人。

  “叫士兵们上马,跟他们拼了。”可约气急败坏地叫道,他已经没时间去追究拜尔伦的责任了,不过他清楚地知道,假如现在再不拼命的话,很可能,就要全军覆没了。

  “跟他们拼了。”拜尔伦声嘶力竭地嚷道。

  在拜尔伦的竭力召集下,他的士兵总算渐渐稳定了心情,不再毫无目的的四处鼠窜,有很多士兵已经骑上了马。不过,也有许多士兵在快步跑向马厩的途中或者即将骑上马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上一阵刺痛,非常痛,痛得简直不能算是痛,因为这是一种令人失去知觉的痛,一种致命的痛。在这一瞬间他们一定是会明白骑在马上跟没骑上马战斗力是有点区别的。

  “杀!”可约大声喊道,挥手让骑上马的士兵们加入了战团。

  “杀!”星狂也大叫道。他的士兵们现在都明白了团长是在冒险,拿他自己的生命和士兵们的生命在进行冒险,他们不可能再有别的援兵了,能靠的人只有自己。而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身上没有盔甲,所以一定要比对方狠、要比对方快、要抢在对方砍中之前把对方砍翻,否则自己就会有生命危险。

  “王子,我们的军队抵挡不住了。”拜尔伦喊道。在星狂的军队不要命的冲击下,可约的士兵们越来越不知道如何是好,越来越束手缚脚,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去。他觉得“前进军”好象比传说中更加凶猛,而己方的士兵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如此之不堪一击。

  “抵挡不住也要抵挡。”可约实在不甘心,一百五十万士兵,即使是遇到偷袭,也不该敌不过总数仅仅是四十万的“前进军”。

  “啊!”拜尔伦大叫一声,一个“前进军”的士兵一枪捅过他的胸膛。他张大着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他临死前,不知道他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很多时候,光靠等待是没有用的,打仗还需要别的一些东西,比如魄力,比如勇气。

  “拜尔伦!”可约大喊道,虽然他在心里已经把拜尔伦和他劝自己采用的龟缩政策咒骂了几百万遍,但在看到拜尔伦倒下去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脑海里刹时一片空白。

  刀枪在晨风中尖鸣,鲜血飞溅。

  阵中的两个最高领导人,现在已经死了一个,这使本来就已经胆战心惊的可约的士兵们更加无心恋战、节节败退。可约终于明白了,在这里继续战斗已经失去意义,自己的军队溃不成军,战斗的意志消亡殆尽,现在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逃跑,逃跑。

  “全军撤退!”可约不知道自己现在逃跑了之后还能不能重整旗鼓,但是他至少知道,现在逃不出去,就真的不能东山再起了。而在混乱的后撤队伍中,自相践踏成了家常便饭,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踩死自己人,假如有的话,踩死了多少个,他们都只知道要逃跑。

  “追!”看到可约的军队后退,维拉大声喊道。

  “两千米,如果还追不到的话,就别追了。”星狂大声吩咐道。

  十五分钟过后,留在营帐附近来不及逃跑的敌军被星狂率领的军队全数歼灭了,而维拉也带着追杀过去的人马回来了。

  “虽然沿途杀死了一些敌军,但最终还是让可约给逃了。”维拉垂头丧气地说道。

  “无所谓,哈哈,本来我就不奢望你能追到他。”星狂说道,“虽然我们这边的士气高涨,但是比可约他们跑多了几里路,无论是士兵还是马匹的气力都难免要比他们那边的消耗多一点,就这点来说已经很难追得上他们了。更何况可约骑的马肯定是比普通的马不知道好多少倍的马,跑起来自然比你们骑的马快多了。所以我说两千米之内还是追不到的话,就别追了,因为越追肯定会离得越远。”

  “原来如此。”维拉说道,但他心里还是觉得自己不该让可约逃跑了去,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下次再要碰到这么好的机会,可就难了。

  “你也不必耿耿于怀,可约跑得了这次跑不了下次。”见到维拉难过的模样,星狂不禁安慰道。

  “呵呵,谢谢团长。”维拉心头一热,感动地说道,他可想不到星狂也会安慰别人。

  “星狂兵团长,这次我们又打了个大胜仗,哈哈。”菲雅克见到星狂和维拉在说话,便跑过来插嘴道。

  “是啊,为了四王子赶快离开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我们就不得不打仗不得不为你拼死拼生啊!”星狂意味深长地说道。

  “呵呵,星狂兵团长,你可真会开玩笑。”菲雅克也不明白为什么星狂突然之间会变得这么文绉绉的,酸里酸气的,跟他平时说话的口角实在是差太远了。

  “四王子还是赶快找个地方乐去吧,呵呵,我记得你一向的主张都是绝不‘因大失小’的。”星狂捋了捋胡须说道。最近他由于在军营里坐了十几天,感觉很无聊,于是看了一点书,认识了几个成语,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象知识分子了。

  “因大失小?什么意思嘛!星狂兵团长,成语里只有因小失大这种说法。”菲雅克纠正道。

  “绝对不‘因大失小’不就是绝对不因为一个大老婆而失去一个小老婆吗?”星狂反问道。

  “这……。”菲雅克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心想这不是在讽刺我喜新厌旧吗?

  “年轻人,有空象我一样多读些圣贤书,认识多几个字,同时还要知道怎么样活学活用。”

  “……。”菲雅克好久也说不出话来,他开始明白为什么有句话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这一战,星狂率领的“前进军”大获全胜,歼灭了敌军一百二十多万。历史学家上为了概括这次大战,而生造了一个由四个字组成的成语:丢盔弃甲,而此仗也被后人称之为丢盔弃甲之役。但不知道为什么演化到现代,丢盔弃甲却成了战败的代名词,这也是很值得词语学家去研究的一个问题。

  在这一战过后,通过三天三夜的苦思冥想,维拉终于想明白了星狂为何会采用这一个丢盔弃甲的计策:第一,一副盔甲足足有五十来今重,卸掉的话,马会因为负担少而比平时跑得快很多,大大的缩短了从自己军营跑到对方军营的时间(这也正是可约和拜尔伦没有估计他们来的这么快的原因,从他们听到马蹄声到马匹闯入军营,前后不超过五分钟);第二,卸掉盔甲之后,士兵们的动作比平时要灵活而且快很多;第三,没有了盔甲,战士们的进攻会更加毫不留情,出手会更狠,因为若是不够凶狠的话,你砍人家一刀,人家给你一枪,比较吃亏的肯定是没穿盔甲的人。

  得出了这些结论,维拉又足足高兴了三天三夜。

  在昏迷后第一次醒过来之后的第四天,杰伦的身体有九分痊愈了,之所以说九分,是因为有些东西,比如流掉的血,暂时是没有办法补回来的。

  在这几天中,杰伦的军队又经受了****根连续十一轮进攻,发动每一轮进攻之前,****根都觉得“前进军”支持不住了,一定能把这个山拿下去,自己就要擒到杰伦,拿他来千刀万剐了。但是每一轮进攻之后,他都惊讶地发现,杰伦的士兵们好象一次比一次强了,自己的军队伤亡却越来越多。尤其是到第十一轮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士兵都不愿意往上冲了,除非是拿着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他们上去。但即使是如此,他们也只是敷衍塞责式的勉力冲到半山腰,很可能还没有碰到一个“前进军”的士兵,便又稀里哗啦地退了下来。

  ****根开始有点惊慌了。他曾经试图抓住一个士兵来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令他们不敢往上冲锋,那士兵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便突然七窍流血而死。第二个、第三个在即将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是如此。于是,即便是****根把刀架在士兵的脖子也同样无济于事,他所有的士兵宁死也不肯说出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问他的老师比灵顿道。

  “我怀疑他们中邪了,也可能是这个山上的冤魂过多,所以才导致出现今天的局面。”比灵顿答道,当然,他也象****根一样感到大惑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在一般人的心中,若是对一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通常便都会归罪于冤魂之类的东西。

  “那该怎么办?总得有个对策才行。”

  “我想,请几个巫师来这里祭拜祭拜,跟这些冤魂沟通沟通的话,会好一点吧!”比灵顿以一种不太肯定的语气说道,心中突然想到,也许这些冤魂便是****根平时杀害的那些,现在回来报仇雪恨。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

  三个小时之后,四个全基欧最负盛名的巫师来到这里,刚开始时,他们都是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以为又可以大赚一笔了。但在他们巡视一周之后,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开口说道:这里的冤魂过于厉害,阴气过重,他们功力都还尚浅,实在不敢在这里施法,怕弄巧成拙,到时非但降伏不了冤魂,反倒会激怒冤魂,使他们变本加厉,更加肆虐。

  ****根一怒之下,便把他们的头都砍下来,挂在帐篷顶上,发出话来说:“有冤魂就朝着我来,别鬼鬼祟祟的。”

  而山上杰伦的士兵们同样也觉得奇怪。在这几天中,刚开始看到****根的士兵们漫山遍野地从山下爬上来的时候,杰伦的士兵们也都立刻紧张起来,手里紧紧握着武器,准备着进行战斗。但是他们看到****根的士兵一次又一次地爬到半山腰又下去,如此往返,好象乐此不疲一样,而人数却好象一次比一次少,脚步一次比一次沉重,精神看起来也一次比一次憔悴。所以,到了后来,杰伦的士兵们干脆就坐在山顶上动也不动了,甚至有的还几个人围在一起讲笑话。

  马尼罗看到这一切也很诧异,他朦朦胧胧地觉得事情是从蓝达雅长老来过之后就开始变化的,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而当他这样问杰伦:“兵团长,你知道为什么山下的敌军冲到半山腰就下去吗?”

  杰伦第一次回答说:“也许他们觉得这样很好玩吧。”

  第二次又回答说:“也许他们是在做折返跑,锻炼身体吧。”

  第三次以后,杰伦干脆笑而不答。

  马尼罗觉得杰伦笑了就表示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者在他的笑中包含着自己问题的答案,只是自己的悟性太低了,所以领悟不到而已。他也试过装作对这件事情很不在意,想以此来刺激杰伦,使杰伦主动用非常清楚易懂的语言告诉他答案,而不是用比蒙娜莉莎还神秘的微笑来敷衍自己,不过杰伦每次开口都令马尼罗感到极端失望: “马尼罗,你去帮我拿点开水过来,我口渴。”

  马尼罗于是兴冲冲地跑出去,拿来开水,心想喝了水,润了润喉咙,总该说了吧,可是杰伦喝完开水之后,伸了伸懒腰,好象想起了点什么,又对他说:“马尼罗,我的坐骑你有没照料好?快去找些草料喂喂它,过两天我又要动用它了。”马尼罗于是又急急忙忙跑去喂马,甚至还帮马洗了澡,仔仔细细地刷了一遍,免得杰伦等一下又拿马来做文章,干完之后又眼巴巴地赶回杰伦的帐篷,心想,这次要告诉我了吧。但是当他回来之后,看到杰伦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于是他就坐在杰伦旁边等着他醒过来,可是等到杰伦醒过来的时候,他又叫马尼罗去帮他打个水来洗洗脸、漱漱口。

  如此一来二往,马尼罗忙得屁颠屁颠的,上气不接下气,再加上熬夜,整天呵欠连连。最后他对杰伦公布答案的事情已经完全失去了希望,他只好跟自己说:“这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希奇古怪的理由的事情,是我自己一时傻乎乎的,非要去探究出一个答案不可,其实问题很简单,只不过是****根高兴这样做,所以他就叫他的士兵这样做。”这样一来问题马上就解决了,马尼罗又回复成为以前的马尼罗。

  杰伦昏迷后第一次醒过来之后的第六天,也即是圣历2109年2月19日,“前进军”的士兵们都已经在前一天事先知道了要杀下山去的消息。这几天以来的蓄精养锐使他们的精力又回复到了最佳状态,尽管他们的盔甲都有点残破,山风吹进那些破损的小洞洞,虽然里面有衣服挡住,但还是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

  “这一次,我们绝不再退回到这个山头了,如果遇到阻力,谁敢退回来,我将按军法处置:斩立决!”杰伦斩盯截铁般坚定地说道。

  “是,将军。”声音恢弘庞大,响彻云霄。

  “列成横队,保持距离,弓箭手在最前面,持枪的次之,持刀的最后。”杰伦命令道。经过上一次的惨败,自己又身受重伤,杰伦已经学会了将****根仅仅看成是一个普通的敌人,而不是一个杀他全家的仇人,以免再次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山下****根的士兵也都准备好了,而且为了卸掉一部分杰伦军队从山上冲到山下的气势,****根还特意让士兵都退到离原来的驻扎的营帐足足有一千米左右的一片空地方。

  “王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比灵顿说道。

  “什么事情?”

  “刚才我们退的时候,为什么不在山脚下挖些陷阱呢?杰伦的士兵这样冲下来,肯定会掉一些进去,即使不能用陷阱来杀掉很多敌人,但至少可以打击一下他们的士气。”比灵顿后悔莫及地说道。

  “呵呵,老师放心了,我早就吩咐士兵挖好了,我甚至还命令士兵们在我们居住的帐篷下面都挖好了陷阱,等一会如果他们进去搜查的话,肯定会有收获的!嘿嘿,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怎么会知道我的厉害呢?”****根冷笑道。

  “哦?”比灵顿突然发觉自己真的是老了,不单头脑迟钝了,就连感觉也变得麻木了,周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老师也不必过于自责,由于怕走漏风声,所以这一切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除了我和那些负责挖洞的士兵们之外,其他人一个也不会知道。”****根看到他老师恍然若失的样子,便安慰道。在****根的眼中,比灵顿是他最亲近的人,甚至比他亲生的父母——基欧的国王和皇后还要亲。因为比灵顿自小就一直陪伴着他,教他识字,跟他一起去打猎,等等,直到现在,几乎一步都没离开过他。他没有告诉比灵顿这个消息,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想比灵顿忧心忡忡罢了,并非是怕什么走漏风声。而看着老师日渐老迈的样子,****根心头也会涌现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

  ****根抬眼望向山峰,看着杰伦和他的士兵们正一步一步的步入他设下的陷阱,不禁喜形于色。

  “兵团长,我们这样走下去,不怕对方设下陷阱吗?”走到半山腰的时候,马尼罗突然问道。

  “呵呵,****根的陷阱是装不下我们的。”杰伦含笑道。

  “兵团长?”马尼罗又开始迷惑了,他发现杰伦自从受伤好了之后,说的话好象比以前更有深度了,自己越来越听不懂了。

  “不用问了,走下去不就知道了。”杰伦说着自顾自走到了队伍的最前端。

  “兵团长!”马尼罗以为杰伦又要像上次一样玩命般冲过去,急忙跑到他身边,准备随时拖住他。

  “放心,我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杰伦说着望了马尼罗一眼,同时往****根军队的方向看了看。

  “王子,怎么他们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看着杰伦的士兵一步一步地接近己方的军队,比灵顿说道。

  “可能是还没到地点吧,但是照我看已经到了啊!真是邪门!”****根答道。同时一个他心里浮现出一个念头:莫非真有冤魂?没有,绝对没有,他马上告诉自己说。

  杰伦抬头望了望前面,双方的距离大约只有三百米了,如果是顶尖的射箭手的话,这种距离已经可以射出致命的箭了,但是对于普通的士兵来说,三百米的距离还是太远了点。

  无论如何,到一百五十米的时候,便叫士兵放箭。杰伦暗暗地对自己说道。

  士兵们依然在不停的前进,刚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还有人在窃窃私语,但是现在除了马蹄声之外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而且越是靠近****根的军队,马蹄的声音便越是整齐划一。

  ****根和他的士兵们也看到杰伦的军队在一步一步地接近他们,他们的心跳几乎和马蹄的声音保持同步。

  一百五十米。

  “放!”

  “放!”

  来自两个不同的方向,两个不同的人,却几乎同时喊道。

  一时之间,空中乱箭纷纷,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双方士兵中的中箭者所发出的惨叫声都同样的撕心裂肺。

  “兄弟们,杀过去!今天叫****根瞧瞧我们‘前进军’的风采。”杰伦见己方箭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便举起右臂大声喊道。

  杰伦的士兵们心头一振:让他们围困在山上已经很久了,这段日子真是太窝火了,现在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了。所有的人都决心全力死战,扑向敌军。

  分分合合,每一次分开都有一个士兵倒下去,每一次合上去也都会有一个士兵注定死掉。但见****根士兵的尸体越来越多了,不过他们却仍然就好象怒涛狂涌,践踏着尸体继续前进,因为他们知道,一后退就会有弓箭把自己射成刺猬。与其做一个逃兵耻辱而死去,不如作为一个战士光荣的被对方杀死。

  “放!”****根见自己一方的士兵越来越少了,看势头怕是赢不了了,便大声命令后面的弓箭队道。准备不论是自己的士兵还是对方的士兵统统射死。

  “王子?”比灵顿不禁开口说道。

  弓箭队的人迟疑着望着****根,毕竟平时他们和现在一些正在阵中跟“前进军”厮杀的士兵们也有点交情,不太忍心这样做。

  “放!再不放等会大家一块死。”****根望了望比灵顿,随即转头命令道。

  弓箭队的人无可奈何,只好拉好弓,闭上眼睛,射了过去,倒下了一大批人,有“前进军”的士兵,也有****根的士兵。

  “放!”第二轮的箭又如离弦般射出。

  “妈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连我们也要一块儿射死?”

  “基欧的兄弟们,你们看到没有,****根根本一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还甘心为他打仗?一起杀过去,取下他的人头。”杰伦见状大声嚷道。

  “反正都是死,不如投降了,倒戈杀回去。”正在浴血战斗的****根的士兵们听到杰伦的话之后,异口同声地说道。并一个接着一个回过头向弓箭手冲了过去,而杰伦的士兵们也都跟他们达成了默契,没有追杀他们,而是一起向着射箭的地方潮水般的涌过去。

  “不关我的事,是王子的命……。”“令”字还没出口,一个弓箭手的头已经被人劈成两半了,脑浆迸裂而出。

  “再不投降,就都杀了。”杰伦狂呼道。

  “我们投降。”弓箭手们纷纷放下了弓箭,蹲在地上抱着头让了开去,以免被愤怒的士兵们顺手一刀砍掉了脑瓜子。

  “别让****根跑了,抓活的。”杰伦大叫道。形势已经很明显了,****根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地步,除了老态龙钟的比灵顿,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继续跟着他。

  “哈哈,我为什么要逃跑?”****根狂笑道。“大丈夫,生亦何欢,死亦何哀。”

  “王子……”比灵顿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老师,始终只有你对我最好。”****根神情地说道。

  “王子,我错了,我不该纵坏了你,我不该让你无所顾忌地去做那些事情,假如当初我稍为对你节制一点,也许今天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伴随着肩膀的一起一伏,比灵顿颤抖着声音说道。他知道****根备尝艰辛,人人都以为生为国王的儿子是很幸福的事情。可是,实际上不是,他们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孤独的,国王整天忙于政务,根本没有空闲来照料他们。就连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很淡薄,相互之间注定要勾心斗角,争夺王位,一生都不得安宁,更享受不到普通人家的家庭温暖。

  “不,不是你纵坏了我,只是我不够幸福,我不喜欢看到别人比我幸福。”****根激动地说道。

  “你杀了我全家,我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根。”杰伦狠狠地说道,他知道自己和士兵们即使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假如****根要自杀的话,他们也不可能阻止得了。而假如烧死他全家人的仇人就这个样子死去的话,虽然也算报了仇,但是总有一种报仇不彻底的感觉。

  “你是不是害怕我自杀?杰伦,你把我看得太简单了,今天,欠这个世界的,我全部还掉,而世界欠我的太多,将永远也不可能清还了。”****根大笑道。

  “好!”杰伦见被****根识破了自己的用心,便咬着下唇说道,他的心中已经浮现起一个计划。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根被士兵们用绳子结结实实的绑在一大堆柴的中间,眉宇间却仍然呈现出坚定的神色,而且嘴角那一撇冷笑,象是固定在那里的一样。毫无疑问,杰伦是要把****根推进火堆里焚烧,为自己的家人报仇最好的方法便是让仇人接受同样的惩罚。

  “火。”杰伦左手一挥,一个士兵把火种递在他的手上,他要亲自点火,亲自烧死这个十恶不赦的恶徒,他要看着****根在火中呻吟,痛苦地嘶叫,就好像以前****根看着他的家人在火中挣扎一样。

  火,点着了,火势越来越猛。杰伦张大着眼睛,一眨也不眨,****根每受多一点痛苦,杰伦就多一点兴奋,多一点报仇的快感。看着火从****根的脚跟烧起,一点一点的蔓延上了他的膝盖、垂下的双手、腹部、胸膛、喉咙、脸部、头,头发,****根全身都被火吞没了。从头至尾,****根一动也没动,非但如此,他甚至没发出哪怕一声低低的呻吟。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但是事实却恰恰如此,几十万士兵目瞪口呆,就连在刚才还在为自己的伤口发疼而呻吟的那些士兵也都张大了口,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火一直在烧着,把肉体融掉,把骨头变成黑碳,又把黑碳变成灰。****根却并没有象所有的士兵想像中一样狼狈,他站在火堆里,纹丝不动,仿佛火不是在烧他,而是在烧着别的与他毫不相关的什么东西。

  这场战役后来被称之为“冤魂之役”,因为据说****根便是被冤魂所打败的。战争结束之后,天下出现了很多传闻,较为典型的一种是说杰伦在这场战争之所以能够取胜,是由于蓝达雅一个长老的鼎力相助。但是,随后,蓝达雅官方在公诸天下的白皮书中矢口否认有这样的事情,因为蓝达雅人素来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天下事。不过,除了蓝达雅之外,各个地方的许多魔法师纷纷发表声明说此事是自己一力周旋而成,并提供了种种证据。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此次战役中,还有另外一个卖点是说:当日,****根战败后,被绑起来焚烧,从头至尾看完****根被焚烧的全过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杰伦,世界上最恨****根的人;另一个便是****根的老师比灵顿,世界上最疼爱****根的人。知情人说,比灵顿看完之后,便佝偻着身子蹒跚着脚步走入苍茫的暮色之中,而杰伦也并没有叫士兵把他抓回来,从此大陆上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影踪。

  史载:圣历2109年2月19日,“冤魂之役”,杰伦带领军队歼灭敌军四十余万,同时收伏降兵四十余万,大获全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