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飘然而去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224 2003.11.17 01:15

    圣历2109年5月7日,坎亚又率领军队来攻城,依旧是一无所获,而且又折损了很多士兵。坎亚只得又挥军后撤,临走之时坎亚狂嚷道:“依维斯,别仗着你在城上,占据了优良的地理位置,要是你能在拉米尔平原上跟我正面会战并获得胜利,我便服了你!”依维斯本不想答应,但是坎亚百般纠缠,万般挑衅,而且“前进军”的士兵也群情汹涌,还有西龙也在一旁怂恿不休,无可奈何,依维斯只得应承。

  圣历2109年5月9日,清晨的雾还没有被阳光驱散,按照约定的时间,双方军队就来到了拉米尔平原。阵形站定之后,没有人再说一句话,连马匹也好像感受到这种肃杀的气氛,鼻孔旁边布满了汗珠儿,两条腿的肌肉在不停的颤动,仿佛随时准备冲锋一样。

  “依维斯,今日,我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坎亚挥剑指天厉声嚷道。“冲啊!”

  “坎亚,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依维斯冷冷地说道。话语中渗透出来的冰凉凄厉令人如同坠入冰窟。他知道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再忍让,不能再有丝毫的心慈手软,让跟着他的士兵枉自送命了。

  “上!”西龙阴沉着脸,沙哑着声音低沉地叫道。

  这样的两支彼此都非常熟悉的军队,实在无须再有什么前戏了。因为他们都明白,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以往两军对垒之前几乎是必然的步骤:射箭,对对方是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更何况,在前几天的攻城大战之中,双方的箭大部分已经插在马匹或者死去的士兵的身上了。大概没有人会从这些中箭者的身上拿出箭来继续当武器用,至少,此刻在战场上的双方都没有这样做。

  两支军队各自刮起一大片旋风,霎时之间,整个战场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发出翻江覆海般的骇人声音。要是胆子小一点的人恐怕还没有开战,就已经吓破胆了。

  马匹在高速地飞驰之中,骑士们的脸孔在风沙之中若隐若现,他们的眼睛紧盯着对方,象是要蹦出来一样。

  “砰!”两支军队终于碰撞在一起,许许多多的长枪几乎在同一时刻刺中了盾牌,发出如同敲闷鼓般的声音。

  鲜血四起,洒在地面上,连原先被搅起灰尘竟然也都慢慢平复了下去。天空显得比刚才更加之澄清、湛蓝了,仿佛是为了让战团之中的士兵们都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好记住杀死自己的人的容貌,或者那个被自己杀死的人的容貌。

  “依维斯,不知道你是否同意,很多事情都是天注定的。我们无法逃避。就象你,无法逃避坎亚,无法逃避战争。”西龙突然转向依维斯说道。西龙的语气透露出某种喜悦,而这种喜悦大概也正是因为依维斯终于肯下令和坎亚的军队血拼而产生的。

  “能避则避。”依维斯注视着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的士兵。

  在这样的战场上,倒下去几乎就等于死,不管你在倒下去的时候是否还是活着的。既然倒下去就很可能成为了马匹和人的垫脚物,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在这样的摧残之下还能活命的呢?除非这个人是铜皮铁骨的。

  依维斯默默地哀悼着这些死去的人,也替他们那些连他们的尸首都不可能找得到的亲人们而悲伤。在这样残忍的对攻肉搏战上,双方都不可自拔地沉浸在里面,感受着血液奏出的乐章,感受着杀与被杀的节奏。没有谁会留意到依维斯冷淡的表情之下,眼角那一丝丝难言的哀痛。

  坎亚死死地盯着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他看着自己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不,应该说是一批接一批地倒下,然后死去。他紧握着车驾的的手血脉喷张,圆睁的眼睛布满了极度仇恨的表情。“杀!”他象一头发怒的野兽一样低吼道,那语气好像是把心也叫出来了。

  然而,实力决定一切。无论坎亚怎样低吼,他的士兵都在渐渐的后退。不是他们胆子小,他们其实并不想后退。只是,正如一根铁锤凶狠地向你砸过去,你不得不避开一样,在“前进军”训练有素经过很多次战争磨练而成的压迫式进攻之下,他们不得不连连后退。

  对此,坎亚也无可奈何,无疑,他也是痛苦的,一个受仇恨折磨的人怎么可能不是痛苦的呢?此际,他的痛苦和依维斯为了被杀的人而痛苦不一样,他的痛苦是因为己方士兵不能杀死更多的“前进军”士兵反而死伤越来越多。

  “我还没有完全失败,我还有挽回的机会。”坎亚紧紧咬着下唇对自己说道。

  “冲啊!”正在坎亚的军队败象已露节节后退的时候,依维斯和西龙后方突然出现了一支军队。原来坎亚早就埋伏了一支军队在后方,而领头人物正是坎亚的亲信雷思特。

  那支军队来得如此迅速、突然,搦战中的“前进军”士兵们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在自己背后,不禁有些心慌意乱,一时之间踌躇不前。而且,在坎亚军队的强烈反扑之下,竟然开始向后退去。

  “索特,快点出来抵挡。”西龙大叫道。

  西龙早知道坎亚计谋多端,决不可能不利用地势来迂回攻击“前进军”,所以他很早就让索特在后面埋伏了一支军队,以备不时之需。本来西龙也想再派一支军队去搅乱坎亚的后方,但是他知道如果依维斯听说了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同意。于是,他只好是不得已而求其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让索特去埋伏。这样一来,如果坎亚真的叫人来偷袭自己的后方,那么索特对付他便是名正言顺了;但如果坎亚不偷袭,那么埋伏在那里依维斯也应该不会感到不满意。

  “冲啊!”索特用刀锋挑着自己的徽章,冲到了最前面。士兵们被他这种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所激励,一个个奋勇争先,如离弦般冲向敌军。

  坎亚眼见自己布置的军队从依维斯军队后方冲上来,而“前进军”气势才开始有所削弱,自己的军队则刚刚有所斩获。想不到,那支军队又被索特率军拖住了,面色一下子又沉了下去,而且比刚才越发难看了。

  不一会,雷思特军队在索特军队的冲击之下,也已经溃不成形了。索特象一个嗜血的魔鬼一样冲进敌军,到处乱砍,赛亚人一片混乱,四散而逃。

  “你打算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吗?”依维斯见到如此情景,不禁有点伤心。为了坎亚,他和西龙看来也开始有了隔膜。

  “不,我想什么都告诉你,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听。”西龙沉痛地说道。

  “为了‘前进军’士兵的生命,我一定会听。”依维斯坚定地说道。

  “现在知道不是一样?”西龙淡淡地说道。

  “噢!”依维斯惶然若失,表面上没再说什么,心中却在说:不是的,不一样,西龙,你知道不一样,你知道不一样!

  正面战场的“前进军”解除了后顾之忧,又开始慢慢抢回了优势。

  “妈的,我好像有力使不出来一样。”坎亚军中一个士兵说道。看来坎亚的军队真的并不是因为害怕而退的。

  而,“前进军”的士兵则几乎保持步调一致地向前压去。长期的征战已经使他们都知道怎样和己方的人合作,也知道怎样把对方逐个击破。这正是一支成熟的军队与一支不太普通的军队之间的最大区别之一。

  望着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退,溃逃的士兵,雷思特感到自己无能为力,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嚷,也杀了几个士兵以示惩戒,可是无济于事。眼见自己的军队实在无法再集结起来了,他不禁倚倒狂嚷道:“坎亚国王,我为赛亚国战死,只希望在生命离开我之前听到胜利属于我军的消息。”说着,举起军旗,抱着必死的信念,疾速向索特冲去。

  在雷思特的激励之下,溃逃的士兵的斗志被提起来了。转身加入了战团。

  战场分成了两大部分,依维斯和西龙正好被夹在中间,四面八方都是哀鸣声,酣战中的吆喝声,马的嘶鸣声。

  依维斯皱了皱眉头,咬紧牙关,好像是在竭力地忍受着什么。而西龙则满脸的兴奋,他的整个身体都因为一种莫名亢奋而在马背上微微颤动。

  自己两方面的军队都在后退,尽管现在还勉强的支撑着,但是他们随时都有溃退的可能。只要,只要西龙还有另一支军队加入战团的话。坎亚看着这一切,想起他当初败给玻利亚是败在他的计策、他的神出鬼没上面。现在,坎亚突然感到如果败在“前进军”的手下,则是因为士兵的战斗力问题。自己真是失败,无论是斗智还是斗勇都输给了别人。“啊!”他满面涨红,愤恨和妒忌使他痛不欲生,几乎从车驾上掉了下去。

  “西龙,坎亚好像要晕倒了一样。”武功盖世的人,眼力也较常人为好。隔开这么远的距离,中间这么多的人还在那里混战,依维斯竟然还是看到了坎亚神色大变,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的脸庞,使他的脸庞扭曲、看起来十分吓人。

  “你倒真是个好人,到了现在还对他体贴入微。”西龙的话明显含有讽刺意味。

  “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师兄,而且,还是阿雅的丈夫。”依维斯苦涩地说道。

  “阿雅,整天都是阿雅。我也爱阿雅,可是我就没你那么痴情,痴到可以连自己的生命也不要的地步。”西龙愤愤地说道。

  “哎~”依维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对阿雅那么着迷,可以为她献出自己所有的一切,“但我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使兄弟们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杀!”坎亚嚷道。他的心里在不停地对自己说:我绝对不后退,决不!决不!后退就等于认输,认输,我不能输给依维斯,不能!

  赛亚人的死伤越来越重,尸横遍野,马匹几乎寸步难行,磕磕绊绊。

  “国王。再不撤退就迟了。”雷思特眼见拼尽全力还是抵挡不住,高声狂呼道。

  “啊!”在雷思特说话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刀光狠狠地劈向他,虽然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念头,但还是忍不住喊出声来。他感到一种如同天旋地转般的感觉正在笼罩着自己,而自己无法停止下坠,再也无力冲破那种感觉,身子一歪,倒下马去。他将不再看到己方打胜仗了。而且,从现在开始,直到永远,他的双眼都将不可能再为光明所滋润。

  “撤退!”坎亚脸色苍白颤抖着说道。他也知道宣布撤退预示着自己彻底地输给了依维斯,但他不能不这样做。因为,再这样下去,他很可能就要全军覆没了。

  “追!”这一次西龙不等依维斯做出反应,一马当先地向着溃退的赛亚人冲了过去。

  “收兵。”依维斯急忙挥手道。

  “偏不收,这一次我要把他们赶尽杀绝。”西龙头也不回的往前飞驰。

  而士兵们当然见到西龙冲在前面,自然没理由不冲过去,他们在索特的带领下,高嚷着:“保护西龙大人。”追杀着阵形大乱,毫无章法的赛亚兵马。

  赛亚人一个个抱头鼠窜,心惊胆裂,有些甚至吓得跑也跑不动,趴在地上呼呼直喘气,面如死灰。一下子被追击的士兵砍之马下。

  “西龙,回来。”依维斯喊道,“我以总统领的名义命令你们都给我回来。”

  士兵们开始停住了脚步,而西龙见到如此境况,也只好气呼呼地回到依维斯身旁,赌气地说道:“为什么不斩尽杀绝。”

  “因为那是一群生命。”依维斯嘴唇动了动,轻轻说道,“一群生命。”

  这场会战从2109年5月9日一直打到2109年5月10日中午,剧烈的阳光照射着这些失去灵魂的躯干,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更令人难受的是尸体发臭的味道。据说,5月11日中午,负责在这里收尸的士兵,见到一群群苍蝇和蚊子都死在这里,也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是假。总之,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实上,现在的罗丝维特城附近绝对没有一只蚊子,更见不到一只苍蝇。

  史载:圣历2109年5月10日,依维斯以二十万之数,击溃了号称有八十万的赛亚军队。获得拉米尔平原大会战的胜利。

  罗丝维特城。当士兵们大都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的时候,一个紧急集合的命令又把他们从喧闹的欢乐中拖了出来,他们纷纷跑到操练场排队。

  “不知道依维斯总统领这么急召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一个士兵开口说道,一边还在整理着自己的军装。

  “是啊,照往常,战后总会休息一、两天让我们养养身体的。”他旁边的一个士兵说道。

  “我想,大概是战后要开个会,表彰一下在战场上有英勇表现的士兵们吧!”又一个士兵说道,“弄不好等一下我还要上台领奖。”

  “臭美了你,有的话也是先轮到我,才有可能再轮到你。”第一个士兵笑骂道。

  “你们别争了,我隐隐感觉到今晚会有极端不平常的事情发生。”第二个士兵说道。

  “依维斯总统领来了。”第三个士兵一眼瞥见了依维斯的身影,抢先说道。

  “西龙大人也来了。”第一个士兵小声补充道。

  片刻之前,还乱纷纷的会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士兵们凝望着依维斯,只见他脸色十分凝重。而跟在他后面的西龙则一副轻松和志得意满的样子,重创了坎亚让他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心中着实高兴。

  依维斯站在台上,表情复杂地望了望操练场上黑压压的这一片人群。是这一群人,跟着他出生入死,刀里来,火里去,从无怨言;是这一群人,在战场上英勇杀敌,永不言退;是这一群人,陪伴着依维斯度过了许多艰苦而光辉的岁月。

  操练场更静了,士兵们似乎想从依维斯的神情中读出些什么来。

  “大家晚上好!”依维斯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颤抖着嘴唇,开口说道,“在刚刚过去的战争中,弟兄们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战斗力,把敌军击溃。在此,我谨代表‘前进军’总部向各位的英勇杀敌致以最崇高的谢意。在此,我要说,各位弟兄都是合格的战士,都是经过烈血考验的战士。”

  说到这里,依维斯顿了一顿,台下自然是掌声一片了。而西龙则是满脸诧异地望着依维斯,想道:依维斯今晚那条筋出错了,这可不是他的说话风格。

  “打嬴了这三场仗,是为了慰籍所有曾经为我依维斯流过血的将士。我要让你知道,你们并不是为一个无能的人流血。但是现在,我不会再让‘前进军’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为了我而流出无谓的血了。”依维斯动情地说道。

  “其实,这场战争,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是我一个人拖累了大家。”依维斯接着说道。

  “不,不关总统领的事,是那个坎亚忘噢负义。”

  “对,是坎亚人心不足蛇吞象。”

  “把坎亚打回他的老家。”

  台下的士兵群情汹涌纷纷嚷道。

  “大家请安静下来,听我说。”依维斯双手下压,说道,“不是我,坎亚不会来攻打罗丝维特;不是我,我们不会有这么多弟兄死于非命;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从今天开始,‘前进军’这个称号将成为过去,依维斯将成为过去,我已经决定把印绶送给坎亚。”依维斯继续说道。

  “不行,我们不同意。”

  “我们绝对不会跟坎亚这种卑鄙小人走。”

  台下一片哗然。

  “依维斯,你真的已经决定了要这样做了?你怎么事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西龙没料到依维斯召集军队集合,是为了宣布这件事情,不禁大惊失色,眨巴着眼睛望了望依维斯,说道。那表情就好像是被一根超长的鱼骨哽到一样。

  “西龙,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依维斯低声地说了一句,转向士兵,“坎亚比我更适合当你们的领军人物,他有雄心壮志,能带着你们实现梦想。至于依维斯我本来就是个不问世事之人,生性淡泊,无意霸业。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得已才做了‘前进军’的首领,上任之后一直碌碌无为,难孚众望,早就该退位让贤了。”

  “今天,是我一辈子之中,第一次在台上说了这么多话。因为众位弟兄跟着我这么久,出生入死,所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各位长久以来的支持,依维斯在此谢过了。”说完之后,依维斯强忍眼泪,走下台,扬长而去。

  “依维斯,你真的要这样做?”西龙跟在他后面,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嚷道。

  “是的,西龙。你知道我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从不会更改。”依维斯转过身来,神色坚定地说道。

  “你这不是把士兵们往火坑里推吗?你想坎亚是什么人,他会放过他们吗?而且,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了吗?坎亚依然不会放过你的。”西龙咬了咬下唇,说道,“你怎么就不能清醒点呢?”

  “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我只能做我想做而且力所能及的事情。”依维斯平静地说道。

  “难道你就不考虑考虑他人,考虑考虑弟兄们的感受?你让他们去接受一个前两天还凶神恶煞般嚷着要杀尽他们的人当他们的首领,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西龙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

  “坎亚恨的是我,不是他们,他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依维斯望着西龙,说道。

  “你自问你理解坎亚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多了。”西龙嚷道。

  “我只知道坎亚是一个真正能称霸天下的人,而我不是。”依维斯说道。

  “噢,坎亚很好,坎亚是个英雄。”西龙讥笑着说道,“可是你知道他会牺牲多少无辜的生命吗?”

  “西龙,我们不要再争吵了,好吗?”依维斯无奈地皱了皱眉头,苦笑着说道。

  “给我一个不争吵的理由。依维斯,作为你的兄弟,你的朋友,我要告诉你,你这样做是在逃避,是懦弱的行为。”西龙说道。

  “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了,逃避也罢,懦弱也罢,都是无谓的。”依维斯淡淡地说道。

  “好,你离开,你离开好了,反正,我绝对不会跟你一起去疯,我不会!”西龙恨得牙痒痒的。

  “不管如何,信,我已经写好了,而且决定派人送给坎亚。喏,你看看。要是你撕掉了它我会再重写。”依维斯说着从衣袖抽出一封还没有封上漆的信,递给了西龙。

  “我才不想看什么破信!”西龙口里这样说,却忍不住展开一看,只见里面写着:坎亚师兄:这样叫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虽然我们在战场上有过很多的噢噢怨怨,但是,我一直还是把你当成我的师兄。

  我不知道你我之间的怨恨为什么会这么深,深到不可化解的地步。本来,我一直觉得师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摆出来说清楚的,就象我和西龙,虽然我们之间偶尔也会发生争吵,但最后还是会言归于好。当初,我在不言山的时候,师兄你对我也是悉心照料,这一点,我是不会忘记的,而且,我直到现在都很感激你当初对我的呵护和教导。

  我真的很怀念在不言山的岁月,那时,我们几个师兄弟、还有阿雅、罗撒爷爷相处得多么和睦。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山,我们会变了这么多,乃至于到了要反目成仇的地步。难道就为了争权夺势吗?难道称霸天下就真的比兄弟之情还要更重要吗?

  依维斯本来就无意江山,这一点,坎亚师兄相信你也一清二楚,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让我得到宁静,一定要苦苦相逼、刀戎相见呢?

  不管如何,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一定已经离开罗丝维特城到不言山去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心灰意冷了。而“前进军”的军队也都集结在那里,印绶也将顺便由送信的人带过去,请验收!“前进军”以后就都交给你了,希望你善待他们!希望你能率领他们早日解放世界,使所有的生灵都得到幸福和安康,这个世界不要再燃起战火了。依维斯言止于此,希望坎亚师兄你好自为之。

  最后,祝你和阿雅永远幸福、美满,并烦请代为问候,依维斯恐怕日后再难得见你们了。

  依维斯

  圣历2109年5月11日 “别人这样对你,你还对他这么好。”看完信之后,西龙呆了一呆,说道。

  “以前我们是多么地融洽,我真的很怀念以前的岁月。最近,我老是在想,要是不下山就好了,陪着师父安度晚年。”依维斯感喟道,表情显露出无尽的落寞和神往。

  “依维斯,你要是对我有对坎亚一半好,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西龙低埋着头,强压住自己的感情,说道。

  “西龙,你始终没变。”依维斯望着西龙,笑了一笑,那笑容让人联想起月光下的露珠:苍白、疲倦、清澈无比,好像随时会飞走一样。

  “依维斯,你要走,我跟你走,你要回不言山,我跟你去,你到那里我就去那里。”看着依维斯备受煎熬而显得憔悴且清瘦的脸庞,西龙不禁哽咽着说道。

  “西龙。”依维斯眼里隐约闪动着泪花。

  在此刻,这个世界上最能谅解依维斯的人毫无疑问非西龙莫属,东方哲人说:人生得一知己,死也瞑目。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当天夜里,依维斯打点一切之后,偕同西龙、那兰罗、白木等人,带着少量行李,离开了罗丝维特城,踏上了去不言山的旅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