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当仁不让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648 2005.03.08 19:19

    

  “若没有与其他种族发生战争,那么,人类就一定会发生内乱。”有人这样断言道。从历史的进程来看,这并非是一个错误的说法,然而,对于刚刚经历了魔族侵略的浩劫,重新过上安定生活的人类来说,这种说法无疑是不受欢迎的。因为一方面,他们无比地厌倦过去的艰苦岁月;一方面,他们又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实在不希望有与他们意向相左的事情发生。

  此时的寰宇大陆的各个国家国力均受到严重的削弱,一时之间也实在没有人有能力挑起战争。况且,令整个魔族颤抖的人——依维斯,也是妄图挑起战火的野心家们无法回避的存在。因此,人类社会得以保持暂时的和平。

  圣历2110年12月1日,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迷茫的人类急切需要一个前进的方向,同时,也急切地需要一个有足够的魄力领导者来领他们走出困境。因此,东、西两部的领导者齐集一堂,在神圣之城召开了第一次共同联盟会议,与会者包括天行、罗素、埃南罗的佛都、东部的耶律齐、叶天、和源,此外,还有半兽人、精灵族、矮人族的三位领导者,当然也少不了莫问、风杨、星狂等人。

  在会上,,那位曾经于天行发起的演讲会中沉沉睡去的少年天才向与会者宣扬了他的构想,“过去的政体经过事实证明是不适合的,它使我们不断地内耗,乃致几乎无力抵抗外来种族的入侵,这一次魔族军队的长驱直入就是明证。因此,我们必须实行一种全新的政体,让所有的人类都紧密团结在一起。”

  “依维斯,你的意思是不是制订一个协议,让我们共同遵守,而一旦有某个国家不遵守,就群起而攻之?”天行插嘴问道。

  依维斯摇了摇头,“所谓的协议只有在国家间势力均衡的时候才有可能让人遵守并共同履行,而一旦有强势一方的出现,就会变成一纸空文。试想想,假如有一个国家像魔族那么强大,而其他国家即使联合起来也未必是它的对手,那么,它会不会继续遵守这个协议呢?如果它不遵守,那么这个协议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有一个问题是,其他国家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是否会齐心协力共同对敌呢?历史上并不乏这样的例子。”

  “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其他办法吗?就连在座的诸位也未必都是一条心,更不要说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了,那可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控制。”天行双手一摊,与会者也议论纷纷。

  “有!”依维斯环顾四方,扬了扬双眉,将双手放在桌面上,“那就是打破国与国之间的界线,将东部、西部所有的国家分别合而为一,称之为东部共和国和西部共和国,废除世袭君主制,仿照古代文明国,设元老院主事。而在此之上则各选总统领一名,负责各项细节事务,而为了防止独裁的出现,每一届任期不得超过五年,最多连任两届,并且,任期之内,总统领如果办事不力,则元老院可以投票弹劾。”

  “什么?这不是走了回头路吗?”天行第一个表达了自己的疑问,“刚才你说世袭君主制被事实证明是不合适的,现在你却又提出用远古时候就已被淘汰的政体?这岂非自相矛盾?”

  “不是。”依维斯微笑着摇了摇头,他满头的白发像阳光下的雪花一样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过去的元老院制度之所以被淘汰,乃是因为人心的分化,而现在,大战初停,人心空前团结,正是重新推行元老院制度的绝好时机。而且,我们在历史的错误之中已经得到了不少教训,而这些教训足以引导我们走向一条正确的道路,并顺利达到我们的目标。至于现在大部分国家所实行的世袭君主制则会引导我们再次走向分化,再次走向衰落。”

  “那我们成了什么?平民百姓吗?我们辛辛苦苦作战,保家卫国,牺牲了无数士兵,甚至我哥哥也因此战死,到头来却两手空空,这是什么道理?”和源站起身来反驳道。

  “保家卫国,因作战而死的是普通士兵,而不是你这样养尊处优的贵族。”依维斯毫不客气地反驳道,“若是要讨功论劳的话,那我们必须明白,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比我们更有资格享有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和源脸孔一红,气呼呼地重新坐下,“总之,我不能失去我的国家。失去了我的国家,我怎么向祖宗交代?怎么向我的家族交代?而且,要不是为了恢复国土,我才懒得苦苦和魔族军队作战,找个角落里躲起来自得其乐岂非更好?”

  和源的话受到了众人的强烈批评。然而和源在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后,一边尴尬地坐在一旁,一边想着:你们这些人说得天花乱坠,内心想的还不是跟我一样。

  批评完和源后,耶律齐等人也都委婉地表示自己不赞同依维斯的提议,但少数种族领袖却非常支持。

  佛都却婉转地说道:“依维斯,现在虽然外敌已除,但是,局势仍然不甚安稳,这样的政体恐怕很难为普天下的人民所接受,还有可能会引起一些无谓的事端。”

  “那你认为该怎么办?”依维斯早就预料到自己的想法绝不可能立刻为这些一向高高在上的君主们所接受。

  “依我的意见,还是应该让各国国王自己回去治理国家,毕竟,他们对各自的国家民情、政情都了然于胸,也能更快地将各自国家带入正轨。而如果我们将东部和西部各联合为一个国家,则很可能会因为机构过于庞大,运转不灵。而且各个国家的人民混杂在一起,管理起来也会有诸多不便。”佛都的分析看似颇有道理,实际上他也不过是舍不得埃南罗的国土变成“西部共和国”的国土。

  “假如你们还想重蹈覆辙,那我也是无可奈何。”依维斯耸耸肩膀,以一种无可辩驳的语气说道,“不过,在卡洛特平原的事实已经证明我所提倡的的确是一种良好的政体,总之,我会不遗余力地反对原来的世袭君主制,因为我坚信我所提倡的政体一定可以达到最好的结果,使全人类都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这不是明显的以势压人吗?在座的各国首领心头俱是一震,正准备说出口的反对依维斯所提出的政体的理由也立刻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依维斯,你觉得这可能吗?你太理想化了,人类根本不可能达到你所设想的那种境界。”天行环顾左右,见没有人出声,便说道,“而且,能在卡洛特平原成功并不代表在整个人族推行也一样能成功。”

  “不试又怎么知道呢?”依维斯脸上绽放出微笑,那笑容竟流露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并吞八荒、席卷四方的气魄。

  “要是试了不行那后悔就太迟了,人类已经经不起你的试验,经不起无谓的折腾了。”天行仍然反对。

  “天行前辈对人类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我,半兽人布特,支持依维斯总统领的决定。”没等天行再次作出回答,布特率先站出来表态道。而精灵族的族长米尼乌斯和矮人族奥特罗长老也随即站了起来,做出了和布特一样的选择。

  “我当然也赞同依维斯的决定。”耶律齐犹豫了一下,也随之表态道。紧接着,其他各国首领也赶忙表态,他们心中都不是很愿意,但是却又不敢明着说反对,理由自然是怕引起依维斯的不悦。

  事已至此,天行只好在内心长叹一声,又故作洒脱地说道:“反正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老夫无意反对。想老夫本非尘世中人,当初承蒙各位厚爱,让我当上了东、西总盟主,现在,魔族已经撤退,老夫也该引身告退,回到永久之谜颐养天年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当大家都答应了,日后要是有人阳奉阴违,律法可不会留情。”依维斯以一种近乎冷酷的语气说道。

  会议最后决定将西部合并成为西部共和国,又依据依维斯的提案将蓝达雅、埃南罗、普兰斯、基欧、海罗、以及永久中立之地分为三十九个行省,设三十九个总督。每个省出二十人成立元老院。东部的情况也类似如此。

  为了尽量避免和人类产生冲突,半兽人等少数民族与半魔族则全部迁到了一个卡洛特(就是原卡洛特平原所在的地方)行省,这个行省全是少数种族。

  “现在,你们大概不会以系统过于庞大作为理由来反对新政体了吧?”依维斯环顾众人,“以后,每一个行省都具备着一定的自治权力,当然,总的方向不会有所改变。”

  众人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至于两个共和国的总统领也将由你们的元老院各自进行推选,这个我就不便插手了。”依维斯又说道。

  众人又忙着点头不停,心中觉得自己好像木偶一般任由依维斯摆弄。

  散会后,星狂摸着他的大胡子,感叹道:“想不到依维斯总统领会如此雷厉风行,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那也是迫不得已,他本来是一个极力主张民主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着这么一群习惯强权的人,如果不利用自己的势力,以强权对抗强权,结果很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模样。”风杨微笑着答道,“不过,作为依维斯总统领的属下,我们不宜议论他所做的事情,这样会显得对他很不尊重。”

  “总统领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看法的。而我们身为他的属下,如果愚蠢到对他的用意一点也未能体察,那才是对不起他呢!”

  风杨点头表示赞同。

  ************

  “世外高人就是世外高人啊!想不到天行前辈竟可以如此洒脱,放弃一切回到永久之谜,过那种与世无争的生活。”佛都的随身书记官以一副景仰的神情说道。

  “你以为他真的是什么都放下了吗?”佛都冷笑了一声,“他这是无可奈何,不得已只好求其次,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

  佛都点了点头,“真正心存归隐的人是依维斯而不是天行。你给我记着,如果依维斯的新政体推行成功,那么十年之内天行一定会耐不住寂寞,找个理由从永久之谜再度出来。而假如依维斯的新政体失败的话,不出一年,天行必会出山。”

  书记官点头答应,心里却不大相信佛都所说的会是真的,他的预言就先不提了,依维斯假如真的淡薄名利,一心归隐山林,又怎么会兴致勃勃地推行什么新政体呢?而且在会议上还不避利用自己的权势的嫌疑迫使其他人服从于他,世界上哪有这么奇怪的事情?这实在超出了书记官的理解能力。

  **************

  圣历2110年12月15日,西部共和国第一次大会正式召开,依照计划,这次大会将选出西部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领,候选人为依维斯和佛都。像所有的选举大会一样,先是进行一番乱纷纷的发言,然后,各自又对自己心仪的候选人进行一番吹嘘,接着,是依维斯和佛都分别进行发言。

  佛都的发言充满激情和煽动力,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演讲的主要内容竟然不是宣称自己如何厉害,如何胜任这个总统领的职位,而是宣称他将为依维斯投下神圣的一票。

  “我是一个说得多却做得少的人,依维斯却不同,他为人类所做的一切将被载入史册,万古传诵。假如竟然有人置此于不顾,而为了某些不便当众宣称的原因而投了我——佛都一票,那么,我要说你是错误的,正确的做法是在纸上写上‘依维斯’这三个字,然后,将它放进投票箱,就像我现在所做的一样。”佛都说着亲手做了一个示范,“这就是我为依维斯所投的一票,假如你们真心支持我,那么,你们就该支持我所支持的人,他才是最值得你们支持的,只有在他的领导下,人类才有希望。”

  “而如果你们对佛都我仍然抱有期望的话,那么,十年后,依维斯二任期满,你们再来为我投票吧!”在演讲的最后,佛都深深地向台下鞠了一躬,说道。

  佛都的发言让所有支持他的人大失所望,也令支持依维斯的人大为诧异。作为候选人之一,佛都本该是竭力为自己争取选票,不料他却反而替依维斯说话。而其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同意依维斯成立西部共和国之后,佛都也大彻大悟了,既然埃南罗的独立已是不可能的,倒不如尽力协助依维斯,为人类创造美好生活。

  终于轮到依维斯做演讲了,只见他整了整衣衫,步履从容地走上去,站定,对着台下的人望了几望,然后,便令人意外地走了下来。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台下先是一片静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继而一片哗然,今天这两位候选人的表现都相当怪异,一个拼命地奉承自己的对手,另一个干脆什么话也不说。作为观众简直无从适从,也不知道这是一场滑稽剧还是一场真正的选举。

  很久以后,当依维斯被问及为什么到了台上一言不发就走下来时,白发少年目光一转,答道:“一来佛都已经替我说了;二来能够当上西部共和国总统领靠的是实力而不是嘴巴。”

  结局是依维斯以全票当选了西部共和国的总统领,而佛都则以史无前例的零票当选了副总统领,也无怪乎史学家评论这大概是历史上最有价值的“零票”了。

  事实上,即使佛都不倒自己的戈转而为依维斯摇旗呐喊,以依维斯在西部的功绩和影响力,当选总统领也是大势所趋。因此,有人认为这正是佛都的聪明之处,既然明知道争不过依维斯,倒不如送一个顺水人情,反正十年以后,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总统领也只能属于他佛都。与此同时,也有人抱着这样的看法:佛都之所以主动放弃当总统领的机会,不是因为他不想当,而是他当不起,因为当上了总统领既要面对重建大受战火摧残的西部大陆的困难,还要推行 “新政体”,而以他的威望根本也统率不了前进军。综合以上各种因素,佛都于是选择了放弃。

  正在依维斯当选西部共和国的统领的消息传遍整个大陆的时候,东部大陆那边也传出了耶律齐当选为副总统领的消息。不过,后面的消息似乎更具爆炸性,东部大陆竟也选了缺席会议的依维斯为总统领!这实在大大地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而东部大陆的理由居然是:依维斯原名洛愿,是东部人,又立下不朽功绩,所以选其为总统领是很合理的。说起来,当依维斯还在不言山修炼时又有谁去在乎他的身世呢?而现在,依维斯威震四方,人们却又马上紧紧地抓住他的身世不放。这大概可作为“穷在闹市无人识,富在深山有远亲”的最好注脚吧!

  ***********

  “依维斯,他们这是在利用你!”听说东部也将依维斯选为总统领之后,莫问愤愤不平地冲进依维斯的房间,说道,“你要是不愿意做,就别勉强自己,我帮你推掉。要是谁敢阻拦,我就一剑解决了他!”

  “互相利用而已,他们利用我当总统领,我则利用他们让我当总统领,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依维斯说着用手拨了拨他那白得晃眼的头发,微笑着说道,“要是你那么有空的话,我还想拜托你好好地保护他们,好让我做一辈子总统领,不要有事没事就动刀动枪想杀人。”

  “难道你就真的那么喜欢所谓的权势吗?”莫问眉头深锁。

  “有了权势就可以拥有一切。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辛辛苦苦地钻营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依维斯微笑着答道,“莫问,要是你愿意,我也可以帮你找一个职位,以后你就在我手下当差。”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唉,你这又是何苦呢?一边做着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一边还拼命地麻醉自己。现在寰宇大陆是什么样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样一定会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到头来还难免要给那些人明里暗里的大骂。”

  “莫问,你太激动了,放松点吧!”依维斯笑嘻嘻地说道。

  “我不是激动,我是恨铁不成钢。”莫问实在受不了依维斯那种玩世不恭的语气,说道,“璐娜,你别愣着啊,也帮忙劝劝他,不要让他越陷越深。”

  璐娜幽幽一叹,莫问所说的就连她也都想到了,依维斯又岂可能没有想到呢?之所以答允当总统领,那是因为依维斯知道推行这种新政体,在从前是决不可能,但是,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却是完全可能。只不过,老百姓开始还是会有些不习惯,而且,各个地方的贵族势力也很可能会制造麻烦,所以这时候一定需要一个非常强势的人去推行。有鉴于此,依维斯才当仁不让,同时担任了两边的总统领,否则,以他的心性,怕一早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了。而既然深明依维斯心中的想法,作为他的爱侣,璐娜自然只有不遗余力地支持他了,又怎么会跟莫问一道劝说依维斯不要当总统领呢?

  “璐娜,你倒是说几句啊!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依维斯跳进火坑不理不问吗?”莫问连声催促道。

  “火坑没有,火炉这里倒是有一个,今晚我亲自下厨做饭,莫问,大家一起吃吧!”璐娜望了望依维斯,莞尔一笑道。

  “你们……”莫问顿了顿足,“原来两个人都吃了迷魂药,真是受不了你们。”

  “别气,别气,要是气饱了可就吃不下璐娜煮的饭了。”依维斯躺下靠椅,轻揉着鼻梁,说道。

  莫问只好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唉,随便你怎么做了,反正跟我无关。”

  “这就对了,那样说个不停可不像是我认识的莫问。”依维斯掩嘴打了一个呵欠。

  *************

  “依维斯,你真的决定去做了吗?”虽然在莫问面前,璐娜对依维斯的说法表示了支持,不过,私下里,她仍然想向依维斯问个清楚。

  依维斯的回答没有出乎璐娜所料,“当然,为了这个,我已经准备很久了,不过,本来我只打算做西部的总统领,没有想到会连东部总统领也当上了,这样一来,责任就更重大了,不过,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以两头并进。”也许是觉得自己语焉不详,依维斯又作了进一步地说明,“你也知道,我其实并不想当什么总统领,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恐怕也只有我才能完成这个过渡。但不管怎样,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犹犹豫豫了,如果我不做这件事情,那么,又有谁能够使寰宇大陆的居民过上好日子呢?你也知道贵族们都只顾自己的享受,完全不顾平民百姓的生死,把人类的未来交在他们手上我实在不放心。而且,我也不想辜负太师傅、师傅,还有各位师兄弟的期望。”

  虽然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自我中心的嫌疑,但是,这却又确实是实情,在璐娜的面前,依维斯实在无须掩饰或炫耀什么。依维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贵族们在推选他当总统领的时内心中带着多大的抗拒感。他们的优越感和口是心非根深蒂固,在日后,这恐怕将成为依维斯推行新政的道路上的最大绊脚石。

  “我明白。”璐娜深深地点了点头。

  “璐娜,那你认为我做得对吗?”依维斯望着璐娜,问道。

  璐娜愣了一愣,随即点头,“我相信你是对的,也会一直地支持你,但是,我也知道这很不容易。”

  依维斯侧头沉吟道,“只是以后又不会有很多时间陪你了……”

  “我理解,如果你想做,就放手去做,我绝不会成为你的负累。”璐娜深情款款地说道。

  依维斯黑色的眼珠在眼眶里转动着,映射出柔和的光芒,温情脉脉地望着璐娜。此时的他猛然想起,在有璐娜的岁月里,他从未感觉到孤单,似乎,每一天都在幸福的旋涡中起起落落。不过,他却不知道怎样用言语去表达这种感受,他只是默默地对璐娜奉献出更多的爱,让璐娜感觉到更多的温暖。

  事实上,也是直到他和璐娜真正在一起之后,他才终于体会到,原来,付出并不一定只能得到痛苦,还可以得到爱的回报,得到幸福。阿雅之于他,更多的是苦涩和痛苦,尽管现在回忆起来那份情感也带着蒙胧而美丽的纯洁光芒。而璐娜却让他自始至终都很满足,无论是现实还是回忆都是一样的甜蜜,令他陶醉其中。

  过去的依维斯曾经因为痛苦而觉得能够快乐就是幸福,但此刻,他终于可以确切无疑地分辨出快乐和幸福的不同。快乐是短暂的,仅仅是一种情绪,而幸福却是一种持久的感觉,可以让全身心都沉浸其中。

  “璐娜,不管将来怎样,我都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拥着璐娜,依维斯深情地回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