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212 2003.06.14 23:36

    仪式一结束,星狂马上就找到依维斯,跟他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还想说什么?”听完星狂的叙述之后,依维斯望着星狂热切的眼神问道。

  “青年近卫军虽然形式上不是正规军队,但是每级还是设有指挥官的啊。你看,可不可以让风杨担任掌旗官?”星狂说道。

  “掌旗官?那可是上万人的统领啊,相当于一个万骑长。不是说好由你和魔武分别执掌的吗?”依维斯问道。

  “是,但是据我所知,风杨在学生中地位超然,而且能力卓越,完全有能力担任这个职位。”星狂道。

  “但是,他还是个学员啊,千人以上的统领不是都是教员吗?”依维斯又问。

  “依维斯,你不会拘泥于这种无聊的形式吧?”星狂问道。

  “那倒是,但是……把谁的掌旗官给他呢?”依维斯故作为难地问道。

  “我愿意放弃这个职位。”星狂略一思考,答道。

  “我跟你说笑的了,当什么真?”依维斯看着星狂一脸严肃的样子,笑道,“魔武打架就一流,统兵就不是他的强项啦。”

  “这样说也有道理。”星狂脸上的表情总算轻松了一些。

  “只是个游戏而已,不要总是那么认真。要不然半年后会不适应的。”依维斯又对星狂说道。

  “哦。”星狂答道。

  “那就要麻烦你准备一下任命风杨的文书,回头我签了它。”依维斯说道。

  “好,我等一下就拿来给你。”星狂说道。

  “那我找璐娜去了。”依维斯说着就走了。

  “游戏?这可是帝国的命运啊……帝国的命运又何尝不是一场游戏呢?”望着依维斯的背影,星狂喃喃自语道。

  ※※※

  两天之后,风杨受到青年近卫军最高指挥官兼帝国士官学院武技总教练依维斯的召见。在整装之后,风杨来到了依维斯的办公室。

  走到门口,风杨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依维斯说道。风杨走了进去,迎面看见依维斯正在和魔武还有星狂站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事情。

  “四年级学员风杨报到!”风杨一挺身子,朗身说道。

  “你坐吧。”依维斯指着不远处的一张凳子说道。

  “对了,我桌子上还有一张文件,没有意见的话就签了它。”依维斯好像记起什么似的,又对风杨说道。

  “是,总教练。”风杨挺身敬礼,说道。

  ※※※

  此后,青年近卫军的核心基本确立下来。总指挥官依维斯,参谋长兼第一掌旗官星狂,第二掌旗官风杨。另外,为了适当的平衡,魔武担任了副总指挥官的职位。事实上,魔武对于行军打仗可谓是彻底的一窍不通,所以,他坐这个位子,纯粹是安慰奖。不过,魔武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但是,这次的领导核心最有创意的职位就是星狂提出的任命那兰罗为总供应官。

  按照西部大陆从前的惯例,军需官的地位是很低的,而且其职权范围也很窄,只是负责粮草供应而已。因为,人们认为他们根本不上战场,只是做些后勤,对战局不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次那兰罗总供应官的职位却是和参谋长的地位持平,仅受总指挥官的指挥,连副总指挥官都无权节制。这样的一个设置无疑是大胆的,而且,这个惯例也在依维斯的任何一支军队中维持。事实证明,星狂是对的,数十年后的整个大陆都沿用了星狂的这个做法。

  但是在当时,星狂的这些做法却遭到了许多非议。按照当时一些激进分子的说法就是 “星狂抬高军需官的做法,大大的伤害了战士的尊严和荣誉感,让激动人心的战场丧失了最基本的激情,而变成了无聊的供应之争。”

  但是按照依维斯的说法(实际上是星狂的说法。)。“只有冷静的持续的战斗力才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在战场之上,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么我们宁愿选择胜利而放弃无聊的荣誉。”这也成为后来依维斯治军的基本方针——“胜利,军队所需要做的只是取得胜利。”

  ※※※

  佛都为依维斯在卡纳亚皇家园林开辟了一个练兵场所,青年近卫军就驻扎在这里。为了这个驻扎地,佛都可是很费了一番工夫,因为卡纳亚皇家园林是在卡纳亚城墙之内,而佛都为什么要组建这支青年近卫军,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克洛亚亲王当然是极力反对。后来,佛都使出了一个绝招,派人悄悄到一些贵妇人的沙龙里散布关于城外的军旅生活是多么多么艰苦的谣言。结果,不久之后,克洛亚就发现身为帝国士官学院学员母亲的贵妇们成群结队地来到他的府上抗议,责怪他要“用最歹毒得方式扼杀帝国的希望。”

  于是,接连好几天被贵妇人围得不敢出门的克洛亚亲王,最后不得不同意将青年近卫军驻扎在卡纳亚皇家园林。

  在克洛亚焦头烂额的时候,王宫之内有两个人正在窃窃欢喜。

  “没有想到你只是稍稍弄些手段,那自负多谋的克洛亚就要缴械投降。”辛夷对着对面的佛都笑道。

  “克洛亚没有那么简单,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意图显露得那么明显而已。”佛都淡淡道。

  “对了,佛都,依维斯真的行吗?”辛夷又问道。

  “怎么,王兄对依维斯没有信心吗?”佛都问道。

  “当然不是,否则我怎么会同意让他做到现在这样的位置。我担心的只是,受延的手下有二十万正规军啊,而且受延决非无谋之辈。”辛夷担心地说道。

  “受延确实不是无谋之辈,但是却还不在我佛都的眼里。”佛都自信地一笑,说道。

  “那倒是,倘若论智谋,不要说受延,就是在整个天下,也未必有人是你佛都的对手啊!”辛夷宽慰地笑道。

  “只是……”辛夷的夸奖并没有令佛都高兴,他反而深锁起眉头。

  “只是什么?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你皱眉?”辛夷好奇地问道。

  “依维斯。”佛都道。

  “你不是说他没有问题吗?”辛夷道。

  “是,我是说他没有问题。但是我说的是他的能力没有问题。”佛都道。

  “那你还担心什么?”辛夷愈发奇怪地问道。

  “你不觉得跟他站在一起的时候,决不会有什么优越感吗?”佛都问道。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那又如何?”辛夷问道。

  “王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佛都严肃地问道。

  “什么?”辛夷也被佛都感染了,肃穆地反问道。

  “君不君,臣不臣!”佛都一字一句地说道。

  “啊?”辛夷不禁小声叫了出来,这可是个可大可小的罪名,“难道王弟你要对依维斯……”

  “当然不会。依维斯的本事我亲眼见过,不要说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是在平时,依维斯这样的人也不是轻易可以得罪的。”佛都道。

  “那王弟你想怎么做?”

  “我还能做什么?只能什么都不做。”佛都有些无奈地说道。

  “哈,佛都,我还真从来没有见过有谁可以令你愁眉不展啊,看来,这个依维斯实在是个有趣的人物。”辛夷看到佛都的样子,不禁笑道。

  “我多么梦想有一天像他这样的人也会对我行跪拜礼啊。”佛都感叹地说道。

  “我看不大可能。”辛夷摇摇头,说道,“有些人的膝盖天生就弯不下去。”

  “是啊,想不到连王兄都看出来了。”佛都道。

  “不单是我,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辛夷道,“没有yu望的人就是永远将主动权握在手里的人。”

  “唉——”佛都再也无话可说,只能叹息一声。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至少他还是朋友,我们不用为他担忧,等着你烦心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我们干一杯。”辛夷伸长手,拍拍佛都的肩膀,举杯道。

  “王兄言之有理!干杯!”佛都大声说道,然后一仰脖子,将酒一干而尽,但是,他却不知道这酒究竟是什么味道。

  ※※※

  一个月后,被枯燥乏味的军营生活折腾得全无生气的依维斯,终于迎来了他一个月来的第一个好消息——巴罗和西龙回来了。

  依维斯于是赶紧带着魔武,星狂和璐娜来到元帅府找西龙,本来他还要带那兰罗的,但是那兰罗这个人一碰到算盘就像失魂一般,死活不愿走开,在那里不要命地算了起来。依维斯知道他不将账目算完是不会走的,心想来日方长也就不勉强了。

  “西龙在哪里?”一来到巴蒂的府上,依维斯就赶紧问道。

  “禀依维斯将军,西龙先生正在客厅和巴蒂将军说话。”门房恭敬地说道。

  “走,我把你们两个介绍给西龙!”依维斯兴奋地对身后的二人说道。

  “好!”难得见到依维斯这样兴奋的面容,所以两人齐声答道。

  “难道就不把我介绍给西龙哥哥么?”一旁的璐娜有些不快地说道。

  “当然,还要把璐娜你介绍给西龙。”依维斯赶紧补充道。

  说来是个异数,依维斯身为帝国士官学院武技总教练兼青年近卫军总指挥官,可算是万众瞩目的人物,但是依维斯却偏偏将他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璐娜的小酒馆里,甚至,还会陪璐娜到街上去逛街。

  如果是其他人,在这样的位子做了这样的行为,一定会被卡纳亚城内的卫道士们骂得体无完肤,不得好死,但是依维斯却完全没有受到责难。仿佛,别人这样做便是大逆不道,丧尽天良,但是他依维斯这样就是天经地义,天公地道。

  最可怜的就是帝国士官学院的学员们了。他们偷跑出来到街市上鬼混的乐趣被彻底剥夺。因为,他们每次偷跑出来玩,总是可以碰到他们敬爱的依维斯总教练和和蔼可亲的璐娜小姐。

  ※※※

  “依维斯,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我刚到你就来了。”远远地看见依维斯向着客厅走来,西龙忙站起身大声说道。

  “西龙!”依维斯走快几步,走到西龙身边,兴奋地喊道。

  西龙和依维斯自小就在一起,几乎从未分开,这次分开一个月再见面,心中兴奋之情自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望什么?完整无缺啊!”西龙笑道。

  “一路可好?”依维斯又问。

  “当然好!你看起来也不错啊。”西龙道。

  “师父他们呢?师父他们可好?”依维斯又问。

  “好,师父身体很好。坎亚前不久下山了,在普兰斯遇到他的族人,现在已经是赛亚人的族长了。凯罗和请学不久之后就也要到卡纳亚来。”西龙道。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师父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话交待我?”依维斯又希冀地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交待,只是叫你好好照顾自己,并且说,以后要是有机会,他会到卡纳亚来看你。”西龙道。

  “真的吗?师父他老人家真是这么说吗?”依维斯说着,眼中就有些泪光闪闪起来。

  “依维斯,来,来,来,你好不容易来我家里一趟,怎么招呼也不跟我打一个啊。”

  看到依维斯这个样子,巴蒂赶紧站起身来,笑道。

  “是啊,都是高兴的事情。”巴罗也在一旁说道。

  “巴蒂元帅,是晚辈一时激动,失礼了。”依维斯赶紧对巴蒂行了个礼,说道。

  “哪里话?哪里话?”巴蒂摇摇手,笑着道。

  “对啊,听巴蒂元帅说你这几天结识了几个好朋友,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介绍?”西龙看着依维斯身后的三人,问道。

  “哦,差点忘了。这位是魔武,这位是星狂,都是你认识的。”依维斯指着两人道。

  “依维斯你怎么不介绍我?”璐娜对着依维斯嗔道。

  “啊?”被璐娜这样一质问,依维斯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你不介绍,我自己介绍。”璐娜瞥了依维斯一眼,对着西龙自我介绍道,“西龙哥哥,你好!我叫璐娜,是依维斯的好朋友。我常听依维斯说起你。我在元帅府附近有家小酒馆,西龙哥哥要是有空,可以常到我那里坐坐。”

  “哦,璐娜,你好,我叫西龙,跟依维斯一起长大……”一向自负机敏多变的西龙今天在璐娜面前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对答起来也是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想不到西龙你也会有这样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巴罗拍拍西龙的肩膀,笑道。

  巴罗这么一说,众人也随着笑了起来。弄得西龙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璐娜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四处张望。

  正当众人玩笑间,只见门外跪着一个人。

  “禀巴蒂元帅,巴罗将军,二王子殿下得知巴罗将军和西龙先生已经回到卡纳亚,特请两位前往相谈。”那人快速说道。

  “知道了,去吧。”巴罗对他挥挥手,说道。

  “是。”那人答了一声,弯着腰小跑着离开。自头至尾都是一副老练精干的样子。

  “二王子手下果然个个精干啊。”西龙望着那人的背影,说道。

  “那是自然!”巴蒂有些骄傲地说道。

  “这个二王子消息还真是灵通啊。”依维斯苦笑一声道。本来自己还想和西龙详细聊聊,现在看来是要泡汤了。

  “依维斯,来日方长,我回来再跟你说也不迟啊。”西龙见到依维斯这样子,知道他心里不快,于是赶紧安慰道。

  “是啊,依维斯,你今晚就留在我这里,晚上我们一起为西龙他们接风洗尘,好么?”巴蒂也说道。

  “那就麻烦巴蒂元帅了。”依维斯道。

  “哪里话?”巴蒂豪爽地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不要让二王子殿下等急了。”巴罗说道。

  “好,我也跟你们去。依维斯,你呢?”巴蒂又问依维斯。

  “我?我还是在这里歇一歇吧,一路赶来也有些累了。”依维斯意兴阑珊地说道。虽然依维斯并不讨厌那个二王子,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依维斯都无法喜欢他。

  ※※※

  佛都府邸。

  “见过二王子殿下。”见到佛都,两人行礼问候道。

  “两位一路可好?”佛都笑盈盈地问道。

  “托二王子的福,一路还算平安。”巴罗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里站着的都不是外人,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吧。”佛都说着,将笑脸收起,变得庄重起来。

  “首先,我要宣布一件事情。”佛都不紧不慢地说道,“太子殿下托我聘请西龙先生为老师,这是聘书。”说着,佛都从身后拿出一本聘书,伸到西龙面前。

  “啊?”这已经是西龙第二次手足无措。太子的老师虽然不是什么有实权的位子,但是将来太子当了国王,太子老师就成了国师了,那个时候可不是仅仅能用前途不可限量可以表达的。西龙年纪比太子还要年轻不少,居然收到辛夷这样的邀请,也难怪西龙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

  “西龙你初来乍到,还没有什么实际的功绩,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担当这样一个有名无实的位子了。”佛都明知道西龙此时在想什么,却反而故作温言的劝慰道。

  “西龙,西……龙不敢。”西龙终于反应过来,长揖道。

  “那你是接受王兄的聘请咯。”佛都又笑道。

  “西龙肝脑涂地,但求不辱使命!”西龙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单腿点地道。

  “西龙,我记住了你的誓言。”佛都并没有回答西龙的话,而是庄严地说道。

  “是!”西龙也无比庄严地说道。

  “那我们就开始讨论一下眼前的局势吧。”佛都说着,慢慢地踱到一旁。

  “陛下的病情到了什么程度?”在这里,也只有巴蒂可以问这样的问题。

  “不瞒诸位,父王现在已经时醒时睡,完全不能理政了。御医说父王恐怕撑不了多久。”佛都眼中含悲地说道。

  “啊?怎么会?”众人惊道,这么快?

  “最可怕的是父王前天颁布了一道旨意。”佛都说道。

  “什么旨意?”西龙凭着自己的直觉知道这道旨意非同寻常。

  “任命克洛亚亲王为埃南罗摄政,暂时总督埃南罗全国政军事务。”埃南罗说道。

  “什么?”这一下众人更是惊惶万分,除了名义,这跟国王有什么区别?

  “陛下他不是已经不能理政了吗?怎么还会颁布旨意?”巴蒂马上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是啊,我也知道事有蹊跷,所以今天找来了一个人,由他跟你们说或许更加清楚。”说着,佛都拍了拍掌。

  这时,从后室走出来一个人。巴蒂一看,原来是副宫廷侍卫长修各。

  “修各?”巴蒂和巴罗几乎是同时奇怪地喊道。这家伙不是克洛亚的铁杆心腹吗?

  “修各是我五年前安在克洛亚身边的钉子。”佛都不动声色地说道。巴蒂父子这次没有再表现出什么吃惊的神色,五年前,那时候克努杰国王的身体还很好啊,克洛亚也还没有任何谋反的症状,佛都就已经在他身边安了钉子,谁知道佛都还在谁身边安了钉子呢?或许,自己身边就有呢?想到这里,两父子在心里感到丝丝凉意。

  “一切都是宫廷侍卫长火衣跟宫廷总管莫心的阴谋!”修各眼中冒火,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个莫心原本是个三流位的魔法师,但是去年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套巫术,竟然可以控制人的神志。现在细细想来,国王陛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神情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差的。我敢肯定,前天的那个旨意就是莫心这个混蛋搞的鬼。”

  “莫心这个小人!”巴蒂也咬牙切齿地骂道,“想当初我巴蒂在埃南罗当将军的时候,他还只不过是个宫门口看门的小厮。是克努杰国王亲手将他提拔到今天这个职位,现在他居然丧心病狂到忍心加害国王陛下,简直猪狗不如!”

  “像这样的禽兽不值得我们骂。修各你继续说宫里的情况。”佛都道。

  “宫里的侍卫一共有一万八千人,大部分领头的都是火衣的亲信,但是也有一些将领对国王陛下是忠心耿耿的。而底下的士兵就不用说,对国王陛下都是忠心不贰!只是碍于火衣的淫威,大家不敢声张而已。”修各又道。

  “修各,照你看来,父王还能撑多久?”佛都一脸峻然地问道。

  “请恕臣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国王殿下恐怕撑不到十一月中旬。”修各跪倒在地,诚惶诚恐地说道。

  “什么?你胡扯!上个月国王陛下还召见我们,现在怎么会就……”巴蒂激动地揪住修各的衣领大声质问道。这绝不是做作,巴蒂从一介佣兵到今日埃南罗的元帅,威势震天下,这一切,可以说都是克努杰亲手给他的。所以巴蒂对克努杰虽然不像佛都这样神般崇敬,但是感情却也是十分深厚。“巴蒂元帅,属下所言句句属实,莫心对陛下的残害实在是太厉害了。”修各苦着脸说道。

  “你这废物,为何不早报?”巴蒂一把将修各摔在地上,骂道。

  “这些属下也是刚刚才查到的啊!”修各一边申辩,眼泪流个不停。

  “巴蒂,不要这样,冷静些。”佛都用手抹去脸上的眼泪,又轻轻地按着巴蒂的肩膀,柔声劝道。“殿下,巴蒂现在就去宫里将那两个畜生宰了。不将他们的头提回来,臣不回来见殿下。”巴蒂哪里冷静得下来,说着就浑身发抖地向密室门外走去,巴罗于是也赶紧跟上。

  “巴蒂,回来!”佛都大声喝道。

  “殿……下!”巴蒂一转身望见佛都一双坚定的眼睛,他知道他是去不了了。跟着佛都也有些日子了,但是巴蒂从来没有听过佛都这么大声说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巴蒂,我知道你。你是对父王感恩,因为你今时今日的地位全是父王给的,但是我佛都呢,我连性命骨血都是父王给的。难道我不比你心痛吗?但是,你现在这样去,能成事吗?纵使你是一流位高手,你以为你这样贸然前去会得手吗?火衣不是笨蛋,克洛亚更不是笨蛋。你以为你一时冲动可以阻碍得了他们吗?”佛都痛彻心扉地大声说道。

  “但是如果我们再不去的话,那陛下他……”巴蒂说着,凝哽了起来。

  佛都没有说话,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抹干眼泪,带着些坚决又带着些冷酷地说道:“社稷为重,君为轻。”

  佛都的这一句话让全场的人在刹那间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我知道诸位或许会觉得我这样说过于冷血,但是这也是目前最有实际意义的看法。

  我深信,就是父王醒着,他也一定会叫我这么做。他就是死也不会愿意自己的王国落在一个乱臣贼子的手里。”佛都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扫视了一遍全场。所有人不由得心中一震,那一刻仿佛被掏空了灵魂一般。

  “终有一天,所有为父王流下的泪都要他们用血来偿还!”佛都在案上猛拍一掌,上好的香木因为受不了佛都的功道而分崩离析。

  “臣等恳请殿下带领我们为国王陛下杀贼复仇!”巴蒂跪在地上,朗声道。众人赶紧也跟着跪下。西龙见状,也跪倒在地。

  “埃南罗的江山社稷就要仰仗诸位了。”佛都说着,居然也跪倒在地。

  “殿下!”众人一惊,赶紧将头深埋在地上,久久不敢抬起。

  “诸位平身吧。”佛都见状,不得不站起来,扶起众人。

  过了一阵,大家心境都平静了一些。西龙问道:“殿下,既然克洛亚现在已经占尽优势,为什么不马上发动叛乱呢?”

  “克洛亚现在所忌讳的正是我们在座的数人和依维斯的青年近卫军。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民心,太子殿下为人敦厚,很得大臣和百姓的爱戴。克洛亚对于大臣和百姓们的心灵天平还是没有把握。”佛都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克洛亚是个过于谨慎的人,没有绝对把握的事他是没有胆子做的。这样,也就给了我们充分反应的时间。不过,他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会太多。”

  “我看他发动叛乱的时间应该就在……”说到这里,西龙感到不便说下去。

  “父王驾崩的时候!”佛都毫无顾忌地说道,“我们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殿下,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应对?”巴蒂于是赶紧问道。

  “敌不动,我不动。我们现在不要有什么大动作,千万不能让克洛亚看出我们察觉到什么。要外松内紧,暗地里悄悄作准备。”佛都的神色越来越沉静下来,“巴蒂,你要继续和你的部下保持联系,每天都要获得最新信息。巴罗,西龙,你们两个赶紧准备行装,准备明天就出发。”

  “二殿下,我们要去哪里?”巴罗问道。

  “明天,明天我就可以作出全部的决定。”佛都说道。

  “那现在我们能做什么?”

  “等!”佛都重重地吐出一个字。

  就在这种氛围下,众人悄悄地散了。巴蒂临出门前,佛都叫住他,说道:“明天无论如何要见到依维斯。”

  ※※※

  回到巴蒂府的西龙和巴罗马上各自忙着收拾行装。而一心等着跟西龙聊天的依维斯却被巴蒂缠着要他明天一定要去见佛都。依维斯被他磨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结果整个晚上,西龙都和巴罗在一起,一直到依维斯气呼呼地去睡觉,都没有时间和依维斯说话,把依维斯气得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大半天才睡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