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杀人的宿命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523 2003.12.08 23:57

    “‘七星大阵’。”利格怒叱一声,“七星大阵”是利格从不言山回到“冰雪幻梦”之后和其他六位长老根据蓝达雅藏书《阵法大全》里面的一个章节改编之后,修习排练而成的。

  “七星大阵”来源于“七星伴月”,不同的是“七星伴月”的意思是七个星星烘托住一个月亮,光辉因之而倍增。而利格他们现在施用的“七星大阵”却是要把中间的那个“月”彻底消灭。

  霎时之间,地面一片旋风卷起,飞沙走石,空气“咝咝”直响,发出耀眼的火花。一阵阵锋利如刀的气体骤然升起。

  近旁的士兵又禁不住连连后退,脸孔吓得扭曲,双腿抖动不已,挤成一堆,心中只求莫问不要朝他们这边过来。

  “我的脸,我的脸啊!”有一个士兵被喷落的火星烫伤了脸孔,捂着脸蛋一边鬼叫一边四处乱跳。幸亏他身边几个同伴死死地拉住了他,要不然他很可能会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向着那个火团扑了过去,那样一来,不死恐怕也会没了半条命。

  “‘七星大阵’?什么破阵法?”莫问想道,他跟着他师父,从小就没学过什么阵法,此时一片茫然。又由于刚才和蓝达雅七位长老对打,进行得过于顺利,他竟然认为利格他们的这个阵法只是表面花俏,并无实际用途。仗剑纵身斜斜插了进去。

  莫问的出招的特点是简单和快速,砍、剌、挑,几乎没有任何章法,蓝达雅长老们往往都是只看到人影晃动而过,白光一闪,自己的身体某个部位便已处在对方的笼罩之中。所以,莫问才不会去研究什么破阵法呢,在他看来,那些都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来得正好!”利格心头一阵狂喜。上一次他见到了坎亚围攻依维斯用的阵法,虽然结果并没有困住依维斯,却也还是产生一定的效果。如今这个阵法比坎亚用的那一个威力何止强了十倍!在他的盘算中,莫问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依维斯,更不可能在此阵中全身而退。

  “不对!”莫问一进到里面就发现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简单。他皱了皱眉头,表情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轻松,他的确是低估了这个阵法的威力了。

  “七星大阵”中简直就像大火炉一样,七股大火从不同方向燃烧起来。但这个阵法最奇妙的地方是,虽然每股大火都是单独燃烧,但每一股的威力却都有七股合起来那么大。

  莫问运起神斗气,护住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处。在这样的“人力火炉”里面他却依然保持着微笑。而每当莫问感到暴躁非常,几乎难以压抑的时候,眼前就会闪现出依维斯充满怜悯的脸庞。于是,莫问的心灵就好像被某种东西软化了一样,杀人的念头如同火星般一闪而过,无法燃成大火。

  “依维斯,你真的在看着我吗?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吗?”莫问暗自想道,“剑,就在我的手上,我随时可能让他们的鲜血洒在上面。”

  “大家别气馁,他快支持不住了。”利格看到莫问身上的防护气体时弱时强,非常不稳定。心中以为是莫问长途跋涉,又因为依维斯的死而急怒攻心,所以精神状态显得很差。

  以前利格以为依维斯的弱点是“前进军”,他想错了;现在,他对莫问也完全误解了。有时候,吃一堑,并不代表就真的能长一智。

  其他那几个长老听了利格的话,仔细一看,也发现莫问的反常,于是也有了利格一样的想法。他们本来整天就是听利格的命令,很少有自己的想法,如今又经过自己的“证实”,急忙催动魔法力道,毫无保留地往莫问身上注下去。

  “哈,我支持不住?简直是痴人说梦话。”莫问暗暗冷笑。

  蓝达雅七大长老把自己的魔法力道疯狂地注射进去,本以为莫问很快就支持不住。谁知道,莫问好像还是保持刚才那样的状态:防护圈时大时小,时强时弱。仿佛他们发出多少力道都是无济于事的。

  “不是的,不是的,他一定是支持不住了。”利格暗暗对自己鼓劲。虽然他表面上一直显得很自信,但其实他的自信心并不那么强,要不然,他也不会害怕失去蓝达雅首席长老的位置了。一个真正自信的人是不会害怕失去身外的任何东西的,因为他们都相信失去的依然可以拿回来。

  乌克比亚、洛克斯、卡尔、苏克里亚、木本刻也是冷汗涔涔,疑窦丛生,不过,他们都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说出来,影响的是己方的士气,宁可憋在心里头,强自支撑着,也好过信念突然崩溃。

  “肯定是出错了!”还是萨里斯比较直率,开口嚷道。

  有些事情不说,实在比说要好。其他各位长老面色顿时苍白了下去,他们刚才还坚守着的最后的念头,一下子土崩瓦解了,几乎都想撒手而去了。

  “坚持,坚持就是胜利!”毕竟是首席长老,利格的觉悟还是比较高一点,“别忘记了我们还有几十万大军在附近。”

  “是的,我们一人吐一口痰都可以把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淹死。”萨里斯嚷道。利格的话还是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其他的几个长老也是猛醒过来,觉得自己这一边的势力还是很大的,杀了莫问也还是很有希望的。精神又是一振,继续进行着这场战斗。

  士兵们倒是很配合,一边灰溜溜地继续往后退,一边齐声大喊:“杀死莫问,把莫问拆骨割肉!”

  “长老们,加油!加油!长老们!”

  “莫问,你赶快投降吧!”

  “清除依维斯余孽!蓝达雅万岁!”

  “废话少说。”利格低吼了一声,说道。他觉得对付莫问这种人一定要全神贯注才行,不能有丝毫的分神,六大长老之中,他最不放心的并非是功力最差的卡尔,而是脾气急躁的萨里斯。

  “噢!”在蓝达雅,萨里斯最服气的一个人就是利格,所以利格说什么他从来就没表示反对过。要是旁人这样说他,恐怕,即使大敌当前,萨里斯也非跟他闹翻不可。不过,萨里斯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利格死心塌地,也许,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吧!总之,当萨里斯第一眼见到利格,他就对自己说,这个人将会是自己一生所追随的对象。

  剑光又是一闪,乌克比亚一只指头飞上半空,接着是莫问冷若冰霜的声音:“你们还想再试吗?”

  “我们一定要杀了他。”利格恶狠狠地说道。这一句话不但清楚地表达了他要杀莫问的决心,也间接鼓励了其他的各位长老,使他们不再存在侥幸和犹豫之心。因为,其他几位长老之中当初其实有两位——洛克斯和苏克里亚,反对蓝达雅收存依维斯的尸体来做研究之用,为的自然是害怕树大招风,依维斯的朋友会来报仇雪恨。但,最终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好依从了众人的意见。

  “我要杀你们易如反掌!”莫问在圈中干脆盘起双腿,一动也不动,开始双目低垂,坐起禅来。表面真是平静无比,仿佛得道高僧。其实内心翻腾不已,在杀人和不杀人之间徘徊良久。

  高手之间的比拼靠的不仅仅是精妙的招数或者深厚的功力,还有精神上毅力上的比拼,精神越好,毅力越强,取胜的机会就越大。实战中,通常会有人借助言语的骚扰来打击对方的自信心,以造成对方患得患失的心理,从而趁虚而入,并取得胜利。不过,这仅仅是对功力均等的高手而言,而且这些高手之中,还要有人的自信心比较薄弱。但对莫问这样高出蓝达雅长老好几筹,又无比自信的人来说,根本产生不了什么作用。

  几十万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格斗中的人们,士兵们的喊声已经不知不觉地静了下去,一个个屏住呼吸,文风不动。莫问的举重若轻和蓝达雅长老的如临大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甚至腾出左手,轻轻地抚mo着剑锋,仿佛他是来这里鉴赏宝剑的。而剑锋至今也好像没有沾上一滴血,依旧是那样雪白,让人不禁怀疑刚才萨里斯的手臂和乌克比亚的手指究竟是不是被他用剑削掉的。

  蓦地,只听“砰砰砰”,三声巨响,尘烟漫天而起,莫问在这间不容发的一瞬间,分别与蓝达雅三个长老对了一掌。落地之时,心不跳,面也不红,仿佛之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三个蓝达雅长老却是相反,涨得发紫的脸,剧烈地颤动着的胸口,都让人看出他们是何等吃力。

  ※※※

  “七星大阵”越来越是火热,看起来竟然像个铁匠用的大熔炉,红通通的。

  周围的士兵感觉到四周如同着火般灼热,看得目瞪口呆的,非常投入。

  “哇!”只听一声惊叫,有一个士兵好像猴子一样跳了起来,火已经烧到他的身上了。他双手乱拍,但火却越烧越旺,旁边的士兵又帮不了什么忙,逼之无奈,他只好俯身趴在地上,才总算把火给灭了。

  “杀!”利格双目尽赤,怒发冲冠,恶狠狠地从嘴唇里蹦出一个字。长此下去,他们都肯定会功力耗尽而亡。因为,虽然说他们的魔法是应用某种咒语,借助某种神力来维持的,但是,他们在念咒语的时候,自身固有的功力也在不停消耗之中。利格本能地感觉到火团对莫问肯定一点作用都没有,决定用更主动一点的进攻方式,比如说用武器直接去刺莫问,以便能够速战速决。而要是能杀了莫问,他们就不用再这样继续转下去了,因为一旦敌人身亡,阵法也会随之撤消。

  “杀,杀,杀。”几十万个士兵突然神经质地发出大吼,声震屋脊,连天空仿佛也在摇晃一样,乌云一片片散开,日光撒了下来,万丈金光。霎时之间,整个城一片亮光闪闪,耀眼非常。

  蓝达雅七大长老都听得清楚非常,在这样洪亮的助威声中,他们心头猛醒,又恢复了一点斗志。

  “蓝达雅士兵原来不过如此,真是奇怪,像这样一个国家居然可以存在这么久。”莫问在里面也听得异常明白,不过,他并没有哪怕一丝被镇住的感觉。反倒觉得这群士兵中气不足,声音虽大,却无多少自信,简直不值一哂。

  其实,一个国家刚立国的时候,士兵的战斗能力都会相对比较强,因为那时,江山全是用血和汗打下来的。而当一个国家有一定的年代之后,由于战事太少,就会变得慵懒起来,从而战斗力越来越低。也正因此,这个世界才有改朝换代这回事。而蓝达雅的士兵正是如此

  “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去死。”萨里斯忍不住粗着脖子嚷道。他觉得身体里的水分在不停地蒸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别吵!”利格沙着嗓子。

  “这几个人啊,做这些无用功,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莫问暗自冷笑道,“‘一流位’的魔法就想杀我这样一个‘超一流’的高手,简直是异想天开啊!”

  “七星大阵”散发出越来越强的热量,在士兵们的眼中,那阵跟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并无什么区别。连人影也看不见,只是见到火势忽而蹿高,忽而降低,并时而听到几声叫声,才知道里面的人都还活着。

  士兵们越退越远了,高温令他们感到极度不舒服。

  “我不会认输的,我不会就此认输的,我要杀了莫问,杀了他。”利格不断地对自己说道,用意念强逼自己承认失败的念头不要从头脑里冒出来。不过,就算他现在想承认失败也于事无补,他和其他六大长老现在都是人在阵中,身不由己了,“七星大阵”依然在运转之中。

  “我一直都没有动起来,是不是给了他们太大的活动空间了?所以他们的破绽一直都没表露出来。”莫问突然灵机一动。

  想做就做,莫问运用内力,催动长剑,挽出七朵剑花,幻出美丽的虹彩。在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攻向七个不同的方向。

  所有的士兵都见到一道比太阳光还要更强的光芒横空出世,

  利格连连急退,只觉得眼前刀光耀眼。惊慌失措之下,他踉踉跄跄撞倒了十来个士兵才抑制住后退的势头,那股狼狈劲可真是难以形容。莫问的剑只要再往前一分,他就必死无疑,不过利格心中却是以为莫问是因为“七星大阵”而伤害不了他。

  “果然是要动起来才行,怪不得刚才我老是找不到破绽。”莫问暗自想道,“又浪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不行,我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依维斯的尸体越早送到‘永久之谜’就越有希望被救活。”

  “‘七星大阵’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天下奇阵。”利格和其他六大长老纷纷想道,他们以为莫问的剑没有刺到他们是“七星大阵”发挥了威力呢!本来,他们大可趁莫问解除了阵势力道之际,离开这个吸引他们一直旋转下去的“七星大阵”,但由于有了这个念头,他们竟然又再次催动阵势,准备和莫问再决生死。

  “冥顽不灵。”莫问心想。他天生聪慧,悟性奇高,看到蓝达雅七大长老再度聚合,又面露喜色,岂会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弟兄们,成功在望了。”说出这句话,萨里斯不知道是为了激励自己,还是为了激励其他六大长老。

  “痴人说梦话。”莫问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剑轻轻一划,一阵渗入肌肤的冰冷气体向蓝达雅七大长老刺了过去。在半空中便结成冰花,狂撒而去,蓝达雅七大长老一个个如陷冰窟,一下子从极热到极冷,竟然都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惨叫声再度响起,萨里斯再度挂彩,耳朵被莫问硬生生切下一块。

  “这小子是要用冷来克热,我倒要看他怎么克。”很明显,利格根本就没有醒悟,反倒是变本加厉。

  “喔!我倒要看看他一人怎么克我们七个人。”卡尔大声说道。在经过一阵冷空气的袭击之后,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为之一爽,心里头竟然产生了一个错觉,以为莫问为他们克制住了,发出的功力对他们毫无作用,只是让他们更加提高战斗力。

  就算是驴子,在这个时候也知道回头了,可是,莫问的处处留情并没有让蓝达雅长老的幡然醒悟。

  “好像有点不对头,我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催发出来的热量,被他随意一弄,一下子就转变为冷气,他的功力可真是匪夷所思了。”苏克里亚好像想明白了点什么,面色凝重,一口气说道。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利格一听,心里也幡然醒悟,觉得苏克里亚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杀莫问的念头,所以口里仍然固执地说道。

  “首席长老,好像不大对,我倒是觉得苏克里亚说得有点道理。”虽然对利格一向尊崇,但心直口快的萨里斯还是脱口而出。

  “都叫你别废话了!”利格脸黑得像墨,闷声叱呵道。

  “我也觉得苏克里亚说得在理。”跟苏克里亚一样与利格一向关系不是很好的洛克斯也接口说道。

  “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尽力而为。”卡尔心中虽然也非常明白,但他与利格的关系亲密,也不好拆他的台。

  “各位同仁,现在我们是在为我们的个人尊严,更是为了蓝达雅的荣光而战,不管有什么问题,现在都很应该暂且搁置起来,同心协力,一致对外。”乌克比亚不说则已,一说倒是字字惊人。其他长老听了都面露愧色,大敌当前,自己几个竟然在争论不休,那不是惹人笑话吗?

  “说得对。”利格讪讪地说道,觉得自己没有做好首席长老的本职,其他几个也脸色微红,纷纷点头。

  当下,他们又达成一致,催动魔法力道,竭力攻击莫问。莫问眼见他们已经发生内讧,谁知道一下子却又变成这样,不禁大为惊奇。他想不到他们几个看似貌合神离,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却能达成一致。

  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他们至少都明白,如果不能拧成一股绳的话,想要让战胜莫问根本是不可能的,而蓝达雅也从此会声名扫地。

  不过,此时,蓝达雅七大长老经过这一段时间,疯狂地将自己的魔法功力催发至极点之后,个个都已经脸色苍白,非常疲乏了。

  “再这样下去,就算最终能把莫问杀掉,但我们的功力消耗这么多,怕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来恢复了。”苏克里亚不自禁地想道,“那到时我也快要寿终正寝了,我的人生就这样完蛋了吗?”

  “我已经给过他们太多的机会了,我不能再等了。”莫问对自己说道。接着,只见他举起剑,带起一股旋风般的急流向蓝达雅七大长老劈去。众士兵觉得身边好像起了一阵阴风,寒冷异常,天空骤然黯淡了下去,刚才还光芒万丈的太阳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纱,蒙蒙胧胧,隐隐约约,散发出像月亮一般柔和的光芒。

  蓝达雅七大长老身在莫问的剑光笼罩之中,都觉得自己好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身不由己,浮浮沉沉,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拍击着他们。同时却又好像向着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不停地飞过去,他们一直望着前面那个光明的亮点,越是接近越觉得灿烂异常。

  在这一瞬间,他们几乎以为自己是在飞向太阳,但是那种强光只是让他们昏昏欲睡的感觉,却没有让他们感到丝毫温暖。恍惚之中,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快散架了,快支持不住,死亡一步步地接近他们。他们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拥抱死亡,但除了空气,他们什么都没有抱到。

  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呼吸从来没有如此舒畅过,四肢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盈过,浑身都非常舒服。仿佛在飞跃着一个接着一个的时空,体验着那种极速的飞翔快感。

  莫问正想痛下杀手,但此时,依维斯那充满怜悯和无限善良的笑容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莫问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想把依维斯从眼前驱走,但无济于事,依维斯依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红色头发在微风的摆弄之下,轻轻飞扬着,黄色的脸孔略显忧郁地笑着,笑容如同清晨的阳光下一滴清新的露珠一样完美无瑕。

  “依维斯!”莫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举起的剑尖再度下垂,身体则顺势冲出了“七星大阵”。

  ※※※

  太阳又重新探出头来,散播着炎热的光芒,一阵阵燥热感立刻随之而上。众人刚刚止住汗水的身体又重新渗出了汗。盔甲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金光闪闪,热气腾腾。

  “那时,天气热得几乎可以在盔甲上面煎蛋。”事后,一个蓝达雅士兵在他的日记里这样描述道。

  蓝达雅七大长老感到自己好像是一只蚊子刚刚从蜘蛛网逃了出来一样。他们这才明白,刚才的幸福和快感不过是幻觉,一个功力超强的人使他们产生的幻觉。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几乎都想一下子趴在地上,再也不起来。

  “这个莫问比当初在不言山时候的依维斯好像还要厉害呢!”利格现在终于完全相信莫问是个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绝顶高手了。刚才乃至现在,莫问都有无数个机会可以将他们置于死地。

  “依维斯,我怎么会无法摆脱你的影子呢?”莫问暗自问道,“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就连我师父对我的影响好像也没这么大,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师父以前说的友谊?”

  在这一刻,莫问隐约明白了一种叫做友谊的东西,以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类似的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他小时候直至现在,生活的环境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

  “大家给我上!”利格望了望其他各位长老,又再一次扑了上去,他现在已经就好像一个赌徒一样,输红了眼,只是想继续再赌,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其他几个长老也已经知道自己一方毫无半点的胜算,但见到利格那个样子,便都硬着头皮向着莫问冲击过去。

  气势如虹,蓝达雅长老们七股力道,各自成型,接着,又不可思议地聚合为一大团,变成一个圆球,攻向莫问。

  莫问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把他们七股力道引导向另外一边,然后轻轻跃起。连续不断的巨响声在他的身边炸响着,像是要将天空也震塌。

  蓝达雅七大长老由于去势过急,就好像是七只没头苍蝇,控制不住自己,七股魔法力道向着莫问牵引的方向急速迸发。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和惊叫声在战场四周回响着。

  “不好了!棺材!”半空中的莫问往下一望,心头一凛。原来他刚才没注意到他引导七股魔法力道的方向竟然是依维斯停放棺材的方向!虽然棺材是用千年寒冰做的,不怕太阳光,但是要禁受住七股这样的魔法力道,却是绝无可能。莫问急忙在空中一个快速下沉,赶到魔法力道的前面,伸出右掌,硬生生截住了那七股魔法力道。

  “嘭!”七股魔法力道和莫问的一股力道相互碰撞,岂是儿戏!所有的人只听见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城门的某些石阶甚至已经被震裂了,石屑四处纷纷扬扬,满天飞舞。

  “救我!”一声闷响从地下传来,原来是有一个士兵,脚下居然裂开了一个大洞,活生生地掉了下去,旁边的士兵急忙找来各种工具,奋力挖了起来,不过,就算最终挖上来,恐怕那个士兵也早已经命丧黄泉。

  “他怕我们伤害棺材,哈哈。好,我们就毁灭他的棺材,大家都得不到依维斯,大家都得不到就好了,一了百了,最好了。”利格狂笑不已,歇斯底里道。神志明显已经不甚清晰。说完之后,他从腰间抄下木杖,狠狠地插在地上,大地波动着,就好像水面一样,利格对着棺材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道。其他长老会意之下,也转而进攻棺材。

  “你们敢!”莫问尖啸一声,迅捷无比,飞身挡在棺材前面。众人均感到耳朵一阵强烈的刺疼,近旁的士兵们早已捂住了耳朵,痛苦地在地上打滚了。

  但长老们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七股魔法力道不可挽回地由不同方向袭击棺材。本来,以莫问的功力,完全可以运起防护气,把整个棺材也防护起来。不过,由于事出仓促,莫问还来不及完全用防护气将棺材层层罩起,魔法力道便已经接触到棺材。

  “咔。”棺材竟然去掉了一角,寒冰断裂下去,跌在地上,碎片散布。好在棺材本身够厚够硬,而且莫问虽然没有完全保护起棺材,毕竟也卸去了大部分力道,所以依维斯并没有受到直接的伤害。

  “你们自找的!”莫问心里猛地一抽,痛苦、仇恨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倾泻而出,他的面孔立刻涨红了起来,双目急凸,仿佛要迸裂出来一样。一股至强的杀气霎时笼罩着整个“冰雪幻梦”,四周一片漆黑,仿佛被蒙上了厚厚的黑色布幕,伸手不见五指。

  此刻,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亮光这种东西,他们的脑子完全被一种极端怨毒的杀气所占领,身体仿佛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软弱、悲伤、后悔、沮丧一下子都在他们的心头浮现。在这一刻,他们宁愿死去,而不愿意继续活着,这样活着,简直比死去还要痛苦一百倍、一万倍。

  他们不想说话,更不想呼救,只是想去死,立刻死。有些人举了了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些人早就先走一步了。

  连不通世情不会思考的马匹也已因为受不了这种极度的压抑和肃杀,全部在黑暗发出嘶叫,瘫然倒地,如同一堆烂泥。

  十秒钟,仅仅是十秒钟,却如同一生那样漫长。天空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白云、蓝天,那样悠闲写意。没有死去的士兵默默地站立着,连庆祝自己的新生也忘记了。

  不过,七个曾经在蓝达雅叱咤风云的人物已经消失,现在,只剩下七具整整齐齐堆叠在一起的尸体,七个整整齐齐堆叠在一起的人头。地上没有留下哪怕一滴血,他们的脖子断口处,也没有看见一滴血。

  在十秒钟之内,把七个一流位魔法师悉数杀死,这样的人,不是恶魔是什么?世界上还有比这样的人更可怕的人吗?

  几十万个士兵都傻了眼一般,呆呆地望着那七具尸体,那七个人头,连眨一下眼都忘记了。

  莫问缓缓把剑插进剑鞘,缓缓地走过去,缓缓地抬起依维斯的棺材,一股凉气渗入他的肌肤。此时,他的眼角好像瞥见依维斯无可奈何地笑了一笑。“幻觉。”莫问对自己说道,“依维斯,杀人是我们的宿命。”

  接着,莫问又缓缓地抬着棺材飞离“冰雪幻梦”,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进发,

  几十万个士兵依旧呆立在那里,除了会呼吸之外,从他们身上已经看不出任何有生命的迹象了。

  七具尸体和七个人头也没有动过。正是这七个人领导着蓝达雅迈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正是这七个人指引着蓝达雅前进的方向。但现在,这七个人死了,而几十万个士兵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睁睁地望着杀他们的人离去。

  也许,在士兵们清醒过来之后,他们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并开始感到失去领袖的茫然和困惑。

  没有风,太阳很猛,“冰雪幻梦”死寂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