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拉普特第二次战役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755 2005.03.08 19:13

    

  “西龙这小子,简直是不堪一击,好了,现在我们已经免除了后顾之忧。”特莱福满面欢悦,说道,“比尔盖将军,这杯庆功酒,你该喝了吧?”

  比尔盖二话不说,仰起脖子,一饮而干,脸上霎时之间便泛出了红潮,“不好意思,总指挥,俺一喝酒就是这个样子。”

  特莱福想不到外表粗豪的比尔盖才喝了一杯酒就产生这样大的反应,也就没有再劝饮了,“看来,比尔盖将军作风十分严谨哩!对于杯中之物甚少涉及吧?”

  “不瞒总指挥,别看俺长得这个样,实际上俺是一杯就脸红,三杯即倒!”比尔盖摆摆手,说道。

  特莱福放下酒杯,浅浅一笑,“就怕比尔盖将军你是故意装出来的,呵呵。那么,等我们合力把魔武收拾之后,再来验证一下比尔盖将军今天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要是能打败魔武,下官就算是醉死也心甘情愿。”比尔盖爽朗一笑,“只是想不到那个西龙竟是个如此倔强的人。”

  “嗯,我也没有想到。”特莱福想起了西龙临死时的惨状,暗自摇了摇头,“本来,我还打算劝他投降……唉,人都死了,不说也罢,可惜啊!”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那样固执,也没有什么值得惋惜的。总指挥,我们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吧!”比尔盖若有所思地用手指碰了碰桌面上的酒杯。

  “这个嘛!”特莱福拉长语调道,“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就看比尔盖将军的意思了。”

  “噢?请说!”比尔盖眨巴着眼睛。

  “其实很简单,魔武军队一定会寻到这里来,一旦他发现西龙他们的尸体,势必暴跳如雷,方寸大乱。而我们就埋伏在那周围,趁他们举军哀叹之时,忽然以强弓硬弩攻他们个措手不及。”

  “要是他们不来呢?”比尔盖话一出口,便又醒悟道,“我们是不是要留下一些饵引导他们来到这里呢?”

  “对!要是比尔盖将军你不说,我还真给忽略了,惭愧!”特莱福一拍脑袋,做恍然大悟状。

  “总指挥过誉了,下官不过是您的一个学生,跟您学东西罢了。”比尔盖谦虚地摆摆手。

  “太过谦了。”特莱福笑嘻嘻地说道。

  “不是谦虚,总指挥这一招守株待兔,运用得可真是得手应手,实在是高招!”虽然是在拍马屁,但是,比尔盖的神情却是那样的诚恳,听起来就好像是他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发自内心的一样。

  “哪里的话?比尔盖将军太过奖了。”对话至此竟演变成了互拍马屁的闹剧。

  “只不过,下官又有一个问题,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万一,我是说万一。”比尔盖特别强调道,“万一我们要是输了,给对方穷追猛打,怎么办?”

  特莱福略一思索,“对方都是陆军,如果我们真的暂时输了,那我们就从水路上做战术性的撤退。”

  “总指挥真是算无遗策啊!”比尔盖恍然大悟。

  特莱福照例又是谦让了一番,接着,他们又进行了一些具体问题上的磋商,最后,比尔盖说了几句恭维话之后,便退了出去。

  “你觉得这个比尔盖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望着比尔盖的背影,特莱福突然问道。

  “诚恳、热情,看来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副官照实答道。

  “恐怕不是如此简单吧!”特莱福颇有深意地捋了捋胡须,在和比尔盖商量战事的过程之中,特莱福发觉自己好像在一步步地被比尔盖牵着走,尽管之后比尔盖都会称赞那是他——特莱福的英明决策,好像跟比尔盖自身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副官摸了摸耳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属下可否请问总指挥,关于这场战争,你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吗?”

  “我们与魔武军队之间的捉迷藏游戏将会结束,是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候了。如果不是取得胜利,就是去死。”特莱福眼里映射出一缕炽热的光芒,似乎有鲜血在其中流淌闪耀着。

  “但您刚才不是说准备退路了吗?”副官犹豫着问道。

  “那不过是形式罢了,如果失败了,我们不会有苟存的机会,即使从这里逃脱了,也逃脱不了陛下的责罚。”特莱福说道,“因为,即使陛下并不想杀我们,但是,所谓舍卒保车,为了给国民一个交代,他也只能牺牲我们。”

  “属下明白了。”副官面色凝重,用手指碰触着桌子的边缘,“那么比尔盖将军……”

  “他比你我还要更清楚此仗的重要性。但总之,我们和他现在都坐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特莱福微微一笑,若有所思地说道,“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不是我们双方所能控制的了。”

  *************

  圣历2110年10月15日,魔武军队找到了西龙与海罗军队交锋的战场。但见横尸十里,海罗军队甚至连己方士兵的尸体也不愿意收拾,任凭他们和前进军士兵的尸体交互堆积在一起,鲜血凝固成血块铺在地面上,恶臭扑鼻而来。

  “西龙!”不祥的感觉笼罩在魔武的心头上,他发出一声又是焦急又是悲伤的长啸。但是,回答他的只有随风飘动的破旗发出的响声,还有正在吞噬尸体的秃鹫受惊而发出的长鸣。

  “这些家伙!”魔武怒吼一声,双掌挥出,被尸肉填满了肚皮的秃鹫纷纷中掌惨死落地。

  很久以后,当格里高尔向别人叙述此事时,他总会加上这样的结语,“……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不要随便去吃死人肉,不然的话,很可能会横尸当场……”

  “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找!”魔武横了格里高尔和星野一眼,嚷道,“西龙,谁死了都无所谓,但你可千万不要死,你要死了叫我怎么去见依维斯?”

  原来,别人的命不是命。格里高尔佝偻着腰,一听此言,便暗自想到。这时,一根长矛将他撂倒在地,“啊!”格里高尔惨叫一声,趴在尸体堆上,嘴巴刚好亲在一个死尸的脸上,一种冰凉刺骨和腐臭的味道经由舌尖直达格里高尔的胃里。“妈呀!”格里高尔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起来,一边还发出类似呕吐的声音。

  “嚷什么嚷?”魔武怒容乍现。

  格里高尔马上刹住脚步,神情痴呆地点了点头,将手指头伸进自己的喉咙,意图使自己呕吐出来。但就在他弯腰的时候,一张熟悉的面孔映现在他眼前,“西龙大人!”格里高尔又是一声高嚷。

  “再乱嚷我毙了你!”

  “不是,黑暗斗士王,是……是西龙大人的尸体。”格里高尔哆哆嗦嗦,话没说完,魔武已飞到他的跟前,默默地俯下身体。原本躁动不已的他此刻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地向天叹了一声:“依维斯,我辜负了你。”之后,便跪倒在西龙的尸体前面,耷拉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早晨的微风吹拂着魔武的头发,秋天的落叶翻卷着覆到尸体的上面。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自魔武心中升腾而起,那不是恨,不是爱,不是伤心欲绝,但是,却又有着无尽的沉痛,这沉痛的根源当然是深深的内疚——西龙死了,他没有完成依维斯交给他的任务。依维斯并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完成,但是,对于魔武来说,完成不了却是最大的失败。

  西龙死了!这是无可挽回的事实,假如魔武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那么,在这个时候痛快地哭一场,也许倒能舒缓他心中对海罗军队的恨意。然而,他不是,他仅仅是一个有冤报冤,有恩报恩的家伙,谁造成了这样的结局,谁无可置疑就要负上全责。他要替西龙报仇,要把杀死西龙的敌人碎尸万段!

  星野和格里高尔则默默地和士兵寻找着那兰罗、白木的尸首,他们都知道魔武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安静,用格里高尔的话来说就是,“黑暗斗士王现在不啻于是一只刺猬,识相的话,你让他自处,那么大家便都可以平安无事,要是稍有触动,出了事我可帮不了你。不过,那群杀死西龙大人的士兵,将来无疑是要倒大霉的。”

  “噢!”星野嘴巴张得老开,“看来,我将有幸看见一场屠杀?”

  “错!”格里高尔纠正道,“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

  圣历2110年10月16日,当魔武军队还在收拾尸体的时候,埋伏在周围的特莱福命令士兵发动进攻,战争的开始与特莱福事先所料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进展真能如他所愿吗?

  从总体来说海罗军队采取的是大方阵,他们从四个方向将魔武军队团团围住,此时的特莱福觉得魔武军队已经是瓮中之鳖,马上命令士兵射箭攻击。前面的海罗士兵把箭射去,然后,蹲下身来,准备进行下一轮的攻击,后面的海罗士兵又接着马上发射,射完之后,再后面的士兵又马上射箭……就这样,一层连着一层,海罗军队的攻击可谓是滴水不漏,密不透风。

  成千上万根箭矢破口而去,带着凛冽的风声,其中也夹杂着“咝咝”直响的火箭,当然,它们的光线在日光之下显得很暗淡,然而,这样一大堆会合起来,那光线还是相当夺目的。可惜的是,声势尽管浩大,但是,作用却是有限,骤然遇敌的魔武军队并没有显得多么慌张,他们从腰胯拔出武器,将射向他们的箭矢一一格开。简单说来,海罗军队的箭矢除了造成一些“丁当”作响的声音和对魔武军队的皮外伤外,实在没有太大的作用。

  特莱福见到箭矢作用甚小,当机立断,下令军队发动冲锋。于是,特莱福军队一边继续进行射击,一边举着森然长枪,向着魔武军队挺进。起先,他们遇到的抵抗并不严重,魔武军队几乎可以说是一碰即散,然而,当海罗士兵正在窃喜不已,以为对方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之时,魔武军队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能力,与刚才的表现简直判若两队。

  因为开始进展过分顺利,让他们以为得势,并放松警惕,所以,稍遇对方的强力反击,海罗军队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很快便混乱一片,士兵们推推挤挤,心惊胆战,高声呼喊。

  “回收,赶快回收!”特莱福扯起喉咙,高声嚷道,他的声音被传播到战场上的每一个角落。而此时,他突然觉得以前被普遍视之为有勇无谋的魔武实际上并非一块易啃的骨头。

  然而,魔武的意图明显就是要引对方与己方近身交战,这个时候,他又焉肯让海罗士兵顺利地回撤,然后再列阵来对付他们呢?他立刻命令外围士兵死死地咬住对方,不让敌军有从容后撤的机会,接着,又命令中心的士兵将箭矢高高地往敌军阵营中射去。抛物线状的箭矢如同暴雨般落下去,海罗军队发出一阵阵呼天抢地的哀号。

  “这不公平,他们射我们,我们便会受伤,我们射他们,他们连根汗毛也没有伤到,这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有海罗士兵这样愤愤不平地嚷道,只不过,魔武军队可没有因为这种“不公平”而放弃继续射杀对方。

  比尔盖也同时命令士兵立即回缩,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想到与其冲下去与对方厮杀,倒不如一早就确立阵地,将对方死死围困其中,然后,再作其他打算。

  海罗军队一边忙于用盾牌挡住从天而降的箭矢,一边不得不随着军队后退,彼此之间互相践踏的情况屡见不鲜,不过,身处危险中的他们除了哀喊之外,口里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看来,残酷的现实使他们连怒骂的能力也已丧失了。

  魔武传达命令,让士兵们集中一处,对对方进行猛烈攻击。这样做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虽然“垦荒军团”战斗力非同凡响,但假如过于分散,而被众多海罗士兵包围起来,必定会导致不必要的伤亡,既然如此,倒不如猛扑一方,令对方难以自救。这也是最受杰伦提倡的“决定点”之说:在每场战争中,都有一个决定点,只要在这个决定点取得胜利,则全胜也就不远了。当然,魔武并没有想得这样深入,他仅仅是凭借直觉的指引而已。

  特莱福焦急莫名,命令比尔盖率军攻打魔武军队的一方,“不能让他们会合在一起,他们的战斗力太惊世骇俗了!我们要把他们切分成好几段,这样才可能出现胜机。”

  比尔盖心领神会,率军从魔武军队中间切入,意图自然是要让魔武军队首尾不能兼顾,军心自乱,不战而败。只不过,他的意图虽然不错,但是,在事实上却是难以如愿。一方面,海罗本是一个海域国家,很多地方都是如同孤岛一般,地势崎岖不平,更有利于士兵数目较少的一方行动,海罗军队根本就难以发挥数目上的优势;另一方面,则是众所周知的,海罗士兵的战斗力与对方天差地远,根本就不可能对对方造成重大的冲击。

  圣历2110年10月17日,虽然明明亲眼目睹了己方军队的无能为力,但是,万般无奈之下,比尔盖还是强令军队强行切入——即使不能对对方造成致命打击,但至少也可以起到舒缓特莱福军队压力的作用,要是在情势紧急之中得以喘一口气,那么,很可能也会出现挽回败局的机会。

  而此时的特莱福,虽然占据着地势上的优势,不过,在魔武的集中兵力狂攻之下,军队还是节节败退。在这样的情况下,特莱福即使是想撤兵,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杀害西龙的是你们吧?”魔武显得心平气和,但是,那话意却令本来就因为失利而惊慌失措的海罗士兵不寒而栗,“放心吧!你们之中的大部分不会突然死掉的,而是慢慢地死,我要让你们知道,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临死时是生命中最痛苦的时候。”

  “想不到你这一次倒没有骗我,太残忍了,太夸张了,简直是惨无人道!”看着眼前一幅幅残忍的景象,星野摇头晃脑地答道。

  格里高尔闻言,得意地笑了几笑,“他们是半魔族,本来就不是人嘛,当然不用讲什么‘人道’了。”

  “这些没用的家伙,哭什么哭呢?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比他们还难受吗?”魔武愤怒地握着双拳,在自己的胸前挥舞着,虐杀对方并不让他感到快乐,只是让他更加体会西龙当时所遭受的痛苦,而越是感受到西龙的痛苦,魔武便越命令士兵用越残酷的手段对付敌军。

  面对着如此凶残的魔武军队,特莱福唯有苦笑,一切的战术仿佛都是多此一举。同日下午,由特莱福的副官所率领的海罗军队在魔武军队后部发动了攻击,依照特莱福的命令,他们先是用射箭的方法扰乱魔武军队的进攻,然后,一待魔武军队开始反击,他们便马上回撤,守住有利地势。特莱福估计,对方在这样的情况,势必分兵至后方,而自己也可以缓一缓,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魔武军队在对后方敌军进行短暂的反击之后,又立刻回头攻击正面军队。

  特莱福顿足连连,只好再度命令副官出击,不过,这一次,他们的运气就没有像上次那么好了。射出的箭矢竟被魔武悉数卷回,调头向着发射他们的士兵射去。中箭者皮开肉绽,伤亡难以计数。在此次战役之中,个人的武力第一次发挥了重大作用。

  **********

  “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看着计划失败之后,狼狈逃回自己身边的副官,特莱福问道。

  “这个嘛!只可智取,不可力敌……”副官吞吞吐吐地说道。

  “关键是如何智取!”特莱福打断了副官的话,“现在我们已经与对方咬成一团了,除了依赖战斗力之外,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属下建议暂时后撤,我们不是有一条水路吗?”副官说道。

  “想不到你竟糊涂到这样的地步。”特莱福万分失望,“我不是早就跟你说我们是退无可退了吗?”

  “战术性的撤退总该行吧……”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对方会放过我们吗?他们一定会死咬住我们不放。”特莱福摆摆手,苦恼地说道,“你就不可以提些有点建设性的建议吗?”他耐住性子,摇了摇头,“唯一的办法便是利用我们军队数目众多的优势,将对方拖得精疲力竭,最后,再反击。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即使我们最终有幸得胜,伤亡也将会很严重。”

  副官迟疑地望了望战场,照这样下去,恐怕不只是伤亡严重那么简单,更有可能的是全军覆没吧。

  另一方的比尔盖也陷入苦战之中,以武力自恃的他冲进了战团。他费力地摆脱了几个敌军的进攻,喘了喘气,下意识地站在一旁。怪不得对方一路杀去,势如破竹,震动海罗上下,的确是太厉害了!比尔盖感慨连连,跟这样的军队作战,焉有取胜之理?

  **************

  当晚,战局较之白天,其猛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特莱福三令五申,不准士兵后撤,然而,他们的军队还是在渐渐向后移动。

  此时的特莱福已抛弃了原先绝不后退的念头,如果能全身而退,为什么不呢?陛下若有怪罪,就再说吧,总比全军覆没,横尸当场要好。假如魔武军队稍微有点懈怠,特莱福毫无疑义便会下令让军队撤退,然而,魔武军队死咬不放,非要置他们于死地不可。

  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少,而且,从他们发白的脸色看来,他们随时都有弃械而逃的可能。副官也一样地两腿颤颤,胆战心惊。

  “保护总指挥的安全!”副官高声嚷着,同时,身体紧紧靠向特莱福。

  “我用不着你们保护!”特莱福怒吼道。副官的表现使他的用心昭然若揭,事实上,所谓的“保护特莱福”不过是为了保护他自己罢了。

  这时,又传出了比尔盖战死的消息,在消息刚传出之际,比尔盖正骂骂咧咧,“这些士兵真是不识好歹,胡乱散布谣言,我还活得好好的,哼,我长胜将军岂是浪得虚名的?”不过,在这句话说完之后不到五分钟,他便被十几个魔武军队的士兵肢解成不知道多少段,“谣言”立刻转化成事实。

  “这些海罗军队,可真顽强,真有斗志,真是视死如归噢!”格里高尔故作感慨。

  “对方的指挥官不是一般军官。”魔武虽然对战术不甚了了,但也感觉到这是他出兵之后遇到的最为强劲的对手。不过,感叹归感叹,进攻还得继续,魔武继续命令士兵全速往上压,务必尽快结束此次战役。

  “黑暗斗士王,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攻得太猛为好,对方主将看起来很老练,说不定有什么奸计呢!”星野提醒道。

  “那可不行,猛攻是我们‘垦荒军团’一贯以来的风格,假如抛弃了这个最大的优点,那我们还能凭什么取得胜利呢?”格里高尔立刻表示强烈的反对。

  魔武脸色一沉,挥了挥手,没有让这场争论继续下去。事实证明,“垦荒军团”可以冲破一切障碍,勇往直前。武器带着鲜血不停地闪动着,一条条生命为黑暗所吞噬。

  “他们怎么还不投降啊?”格里高尔笑着说道,“黑暗斗士王,不如我们叫他们投降吧!这样可以省事不少。”

  “投降?那不是等于找死吗?除非他们是猪,否则,他们才不会选择这么一条十死无一生的道路。”屡次见过魔武下令屠杀俘虏的星野说道。

  “就是因为如此才省事嘛!”格里高尔又是一笑,“既然明明知道最终难免一死,又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呢?大家都麻烦,何苦来着?倒不如放下武器,让我们替他们结束这痛苦的生命。”

  星野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只想着:幸亏我不是魔武的敌人,否则,我岂非是死无全尸?

  “其实这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格里高尔灵机一动,说道,“黑暗斗士王,如果我们向他们招降,至少可以使对方士兵以为有生存的机会,从而使对方丧失斗志,那我们就占大便宜了。”

  “我们用得着使用这样的办法吗?”魔武对这个办法不屑一顾。这不是虚伪吗?明明是想将对方赶尽杀绝,却还去诱降对方。

  “非也,非也。黑暗斗士王,根据我的估计,对方一定不会投降,而我们则可以借此来显示我们的器量,以示我们军队对战败者宽宏大量,只不过对方不领情,宁可死翘翘罢了。我们则是迫不得已消灭对方的。”格里高尔越说越是兴奋不已,“这可是千古妙策,显得我们非常正义!”

  “犯得着这么麻烦吗?我们本来就是正义的化身。”魔武却并没有被格里高尔的热情所鼓动,自从上一次听从了格里高尔那个寻找向导的“妙计”,导致误入歧途之后,魔武对格里高尔的信任度大大降低。

  “黑暗斗士王,您再考虑考虑啊……”

  “再说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魔武不耐烦地吼道。格里高尔马上噤若寒蝉。

  **********

  在格里高尔想让魔武下令叫对方投降的时候,特莱福的副官也在拼命地劝说他投降。

  “总指挥,我们已经没有后路可走了,唯有投降才有一线生机,大丈夫能屈能伸,先投降以后再作打算,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真是天真得要命!”特莱福训斥道。

  “可是,比尔盖将军也阵亡了,我军这样下去结局不见自明。”副官申辩道。

  “再在我面前提到投降这两个字,我要了你的命!堂堂海罗国总指挥,岂有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投降的道理?”特莱福冷哼道。

  副官只好闭口不说,心里却想到,假如我投降的话,也许会得到对方的礼遇呢!而且经此一役之后,即使侥幸逃脱,留在海罗也没有什么前途了,与其一辈子做个小小的副官,任人差遣,倒不如……

  想着,副官不怀好意地望了望特莱福,心里浮现出一个恐怖的念头,如果我把特莱福杀了……不过,假如杀不了特莱福,反倒被他给杀了,那不是很冤枉?副官冷汗涔涔,犹豫再三。

  然而,假如不先立下大功,又怎么可以获取对方的信任呢?而且,不杀了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也不可能投降,而不投降就很可能会战死。副官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刀,视线在特莱福的脖子上游移不定。

  可他毕竟提拔过我,杀了他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会让后世唾骂?副官又想起特莱福对自己的一番栽培之情。

  但是,他提拔我也是因为我自己有实力,可以让他利用,否则,他才不会提拔我呢!其实我们双方也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谁也不能说对谁有恩,他没有给我什么,我没有欠他什么。而现在,他阻碍了我的前途,阻碍了我的发展,对于这样的障碍物,除了把他搬走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副官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对,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我才有机会名扬天下,成就一世伟业……

  **********

  “特莱福固执己见,已被我铲除了,顽抗无益,我们向英勇无敌的魔武大人投降吧!”副官满脸是血,举着特莱福血淋淋的头颅,大声嚷道。

  海罗士兵俱是一缓,眼神里充满了困惑和胆怯,不约而同地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死去的特莱福双眼充满了惊讶,仿佛不相信自己会被副官杀死的事实。

  “黑暗斗士王,这次我们走运了,如此一来,他们就更加不堪一击,只等着我们去送他们上西天了。”格里高尔纵声笑着。

  “他们本来就不堪一击。”魔武却没有显得多兴奋,只是冷冷地说道。特莱福死得这样突然,这样奇怪,令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格里高尔并没有因为魔武略显沮丧的表现而变得不开心,而是笑意盈盈地望着战场,对他来说,以这样的方式战胜对方实在是太舒服,太满意了。

  “我们投降!”有些海罗士兵边嚷边放下了自己的武器,高高地举起了双手。但也有些士兵愤怒地嚷道:“不能投降,我们要杀了这个令海罗蒙羞的浑蛋,为特莱福总指挥报仇!”

  不过,不管他们是投降也好,不投降也好,魔武军队仍在继续砍杀着海罗士兵。

  “愿意投降的跟我来!”特莱福的头颅仍然被他的副官紧紧地抓在手中——这可将是他计划中将会使自己飞黄腾达的东西,他当然不会放下。

  “哗啦”一声,至少有百分之六十的士兵跟随在副官的身后,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表明了自己投降的立场。

  与此同时,继续反抗的海罗士兵在两个小时内被悉数清除,此刻的拉普特平原四周,早已变成了一个血的世界,似乎更应该称之为“拉普特血原”。

  “大家静一静,不要轻举妄动,让我来和他们交涉。”说完,副官站起身来,双手托着特莱福的头颅,神态严肃地走到魔武的身边。

  “魔武大人,贵军神勇无敌,下官杀特莱福以明志,甘愿归顺!”

  “乱臣贼子,人人得以诛之。”魔武瞥了副官一眼,手起刀落,那副官直腾腾地仆倒在血泥之上,双手还紧紧地拖着特莱福的头颅。可怜他机关算尽,却没有料到会落得如此下场。

  海罗士兵一阵哗然,相顾失色,语气竟显得颇为委屈。可惜的是,战败者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

  此时,魔武军队已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剑戟林立,一派杀气腾腾的样子。

  “杀!”魔武的手抬起,又轻轻放下。

  “魔武大人,是否应该请示一下依维斯总统领?”星野急忙伸手阻止道。

  “不用了!”魔武斩钉截铁地说道,要是让依维斯知道,他当然不会允许魔武杀死这些俘虏,而魔武又焉肯留下这些杀死西龙,令自己辜负了依维斯嘱托的士兵呢?以这样的手段杀死对方士兵,不是魔武的本意,不过,“本意”总是选择对自己的决定有利的一方,在表现形式上可并非是一种永恒不变的东西。

  血雨腥风,一条条生命在疯狂地砍向他们的武器之中丧生,早知如此,也许他们会选择奋战到底,然而,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死者如此,而作为生者,其实又何尝不是?又有谁能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一遍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