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天使之怒

苍老的少年 撒冷 6304 2003.04.26 13:26

    扑向利格的依维斯在半空中突然硬生生地刹住身形,翻身落地。直把跟在依维斯身后的西龙看得莫名其妙。直到自己被一股强大无比的魔法力量挡在空中无法前进,而被迫掉落陆地的时候,西龙才弄明白,原来,他们两人同时遭遇了一股强大的魔法结界。这个结界并不是很大,只是在利洛周围方圆不到五米。真正受到结界保护的只有利格、那个城门官还有几个和他们站在一起的魔法师。

  “他看穿了我们不会对普通的士兵痛下杀手。”西龙对依维斯说道。

  “那就痛下杀手吧!”依维斯说道。话音未落,陡然出手,竟然又是一手“万紫千红”。

  不过,这一次的“万紫千红”可不像上次一样轻松灵巧,而是霸气十足。这个“万紫千红”不再是天花烂漫,而将是用鲜血染红。

  霎时间,斗气横扫全场,西龙心中一震,连忙跃起躲闪。因为他感觉到这是可以伤害到他的“地斗气”。站在依维斯周围的士兵毫无征兆地马上倒下一圈,没有发出一声声响。

  但是,利格看起来却无动于衷,反而嘲讽似的开口说道:“年轻人,还没有杀过人吧。

  你知道怎么杀人吗?“

  西龙和那城门官定睛看去。果然,地上倒下的士兵虽然有的血染全身,但是几乎都是昏过去,并没有死去的迹象。看来,依维斯当时这一手看似气势惊人,其实并没有下杀手。毕竟,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来说,杀人还是一件颇难接受的事情。

  “你这无耻的家伙!”被利格嘲笑之后,依维斯依然面无表情,但是西龙却大声地骂道。利格完全没有理会他的叫骂,反而摇摇头,一脸不屑的样子。

  “上啊,你们,这两个小家伙不会杀你们的!你们上啊!”城门官见依维斯看起来杀气十足,但是原来是个菩萨,所以对着士兵们大肆鼓噪道。士兵们听得这话,于是士气百倍地冲了上来。

  本来还是一盘散沙的士兵,在经过这一系列突发事件后,攻击反而变得成熟而有序。

  看来,在消除了死亡的威胁后,他们平时的训练开始发挥了作用。

  而依维斯和西龙虽然不可能受到伤害,但是因为不忍心痛下杀手,所以仓促之间居然被这些士兵缠住,导致一时之间无法接近远处的魔法师团,使他们得以从容施展魔法。既然连魔法师团都无法接近,更遑论攻击利格了。而反过来,这样的情形却更加促使了士兵们的士气高涨。他们完全不顾倒下的同僚,前仆后继地往前冲锋。在短时间内,依维斯和西龙占尽优势的局面居然丧失殆尽,变得被动无比。这就是所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渐渐的,西龙开始觉得自己的手臂挥动起来越来越慢,所耗费的力气也较原先要多。

  他清楚地知道,这决不是身边这些士兵做到的。他们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是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摆平他们,他们顶多也就是在拖延自己前进的步伐而已。但是,现在,为什么自己却感到一种疲惫感呢。

  此时的依维斯并没有西龙那样的感觉。但是,他的精神力也在不断地提醒他,有多股人力控制的元素混合而成的不明力量在他的身边开始发生作用。虽然,现在依维斯的古魔法力量还是可以将它们抗拒在外,使它们无法对他产生任何作用。但同时理智告诉依维斯,这样的情形维持下去,一定不妙。因为,这股力量正已惊人的速度膨胀。

  “这一定是某种奇怪的阵法。”依维斯观察到,所有的魔法师都排列成一个奇怪但是有序的阵势,而利格则站在这个阵势的焦点,依维斯大胆猜测。事实确实如此,这就是蓝达雅的“天使魔导阵”。它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通过一个高阶的魔法师将一群低阶的魔法师的力量统合起来,夹杂高阶魔法师本身发出的魔力,集合成一股聚合的强大的魔法攻击力。(与“天地无极”第一式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威力差太多。)

  “还真他妈累呢。”不知不觉的,西龙和依维斯已经被士兵们隔开了大概两三米的距离。在两三米外,西龙轻松地笑着对依维斯说道。

  “是啊!”依维斯说道。他知道西龙并没有他表现得那么轻松,事实上,他很可能已经深感吃力。只要看一看他脸上的汗水就知道。魔法力量增加得比流失得大太多,压力以令自己吃惊的速度增长着。他的精神力已经在向他报警,真的快到极限了。过不了多久,古魔法力量组成的防御力量就要被魔法力量打开裂缝了。

  “不知好歹的年轻人,去死吧!”看到自己将两百多低阶魔法师释放的风、火、水、土、电五种魔法统合在一起,加上自己的魔法融合而成的光明系高阶攻击魔法“天使之怒”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一步步地逼入绝境,利格有些得意地说道。(光明系魔法一般来说都是用来医疗和祝福,并没有攻击力。但是,在一些高度机密的蓝达雅古典里还是记载着一些光明系的攻击手段。光明系力量和黑暗系力量一样,不攻击则已,一攻击都是威力惊人的。像“苍天之怒”以及请学的“神之束缚”都是其高阶攻击魔法的一种。“天使之怒”只能算是次高阶的光明系攻击魔法,只是因为夹杂着两百多个低阶魔法师的魔力,所以威力惊人,已经可以和一个单独一流位魔法师施展的高阶攻击魔法媲美了。)

  这两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得多,他们居然在这样完全处于下风的形势下,还撑了将近三分钟。在士兵只剩下不到一百人还站着的时候,利格终于决定结束这个在他看来已经没有多少意思的战斗游戏。他默念道:“苍天,以风、火、水、土、电为导引,发泄你的愤怒吧,让善良者得已长生,让心怀丑恶者得已短寿,让所有冥顽不灵的邪恶灰飞烟灭!”

  西龙猛地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束住了手脚,整个身体几乎完全动不了。不,不是几乎,而是真的完全无法动手。而且,浑身就连斗气也好像被封印在体内一样,完全无法发挥出来。这时,一把长枪刺进他的腹部寸许,而另一把长枪则已经在他的面门不到三寸外。

  而依维斯也听到自己的精神力发给自己的报告,“防线被突破,大量强力人控元素力量侵入。”当看到西龙的险境,依维斯赶紧命令自己身上所有的古魔法力量前往支援西龙。这样,西龙才得以在长枪即将刺穿面门的时刻保住性命。

  受到古魔法保护的西龙又恢复了一些自由,但是完全没有先前那么灵活,而这时候士兵们绝大部分也转移到了西龙的周围。所以他只能自保而已。

  此时的依维斯身边只有寥寥几个士兵,但是他却完全没有轻松的感觉,事实上,他和那几个士兵都完全没有互相攻击。那几个士兵没有攻击是因为他们手里的长枪的前半截已经被依维斯身上的斗气震得粉碎。而且,他们知道,自己要是妄图再靠近些进行肉搏的话,那么一定会像手里的长枪一样被斗气绞得粉碎。

  而依维斯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被涨得通红。利格在施展魔法的时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感觉出来这个红发的小子比那个高个的要高明不少。所以,将魔法攻击力的大部分放在了依维斯的身上,而让身边的城门官指示士兵们都去缠住那个高个少年。顿时失去古魔法保护的依维斯,压力猛增数倍。他奋力释放出“天斗气”才能得以和欺身的这股魔法力量对抗,但是,仅仅是能够对抗而已,依维斯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之中。就目前看来,他就是踏出一步也几乎是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极端的人,一种是只要对自己没有坏处的事情他都赞成,一种是只要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他就反对!第一种人并不值得推崇,但是我们最多说他没有责任心。而第二种则简直就是人渣。很恰巧,利格就是属于第二种。

  “我倒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这个无名小子居然还是个一流位的武者,年纪这么小就已经达到了一流位。假以时日,一定前途无量。既然这样……我就更加要毁掉你!”在依维斯释放出天斗气的那一刻,利格心中讶异不已,但是杀心却是更重。

  ※※※

  利格的表情不再像是起初那样一脸的不屑和玩弄,现在,他的脸色也是涨得通红,双眉紧皱,看来他已经开始使尽全力。而西龙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只能依靠古魔法力量抵挡向他进攻的士兵。

  此时的依维斯身上的压力已经无以复加。承受加强三倍的光明系高阶攻击魔法“苍天之怒”长达两分多钟,就是一个完全成熟的一流位高手要做到这一点也绝非易事,对于依维斯这个刚刚踏入一流位的人来说,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

  额头已经开始渗出汗水的利格不得不再次承认,这个红发少年拥有他所无法想象的潜力和心理素质。在现在这么艰险的环境下,利格却完全没有看出这少年表现出一丝害怕与退缩之意。

  作为一个年轻的武者,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至,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从心战上来说,这个少年从来就不曾落过下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和自己一个经历七十多年人生磨练的超级魔导士在心战上不相上下。想到这里,利格打了一个冷战。随即,就看见他猛地将魔杖插进地下半尺有余,大喝道:“让奇迹结束吧!”说话间,白发飘散,目光变得呆滞,长袍飘飘。看来,利格已经毫无保留!

  “噗”,随着利格的一声大喝,依维斯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子开始摇摆起来,双脚也渐渐有离地的倾向。看到这一幕,利格虐待狂般的大声奸笑。

  “我们都错了!”看来,失败已经是必然,但是依维斯依然在苦苦坚持。在坚持中,他在内心深处对西龙默念道,“不要说九大长老,现在只是出来一个,我们就被打成这样,居然还敢妄谈报仇!西龙,看来,是我们太天真了。”

  其实,依维斯是妄自菲薄了。利格身为十大长老之首,其魔法当然也是十大长老中最高的,而且还有数百低阶魔法师相助,在作战初期又被人抓住弱点,而处于被动。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一个强一流的武者,输赢尚在未知之间。依维斯作为一个刚刚晋升一流位的武者,即使加上古魔法力量,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但是,无论说什么都好。他们两人的生命已经危在旦夕了。

  西龙不用说,几乎已经是在等死,而依维斯的天斗气也已经几乎油尽灯枯。“苍天之怒”的威力已经施展到依维斯的肉身,依维斯全身的许多部位,已经开始微微渗出血丝,被杀是随时可能的事情。眼下,两人就好像被一把钝刀在脖子上慢慢磨一样,大动脉被磨破,鲜血四溅只是迟早的事。

  然而,这时却突生异变,依维斯突然绝望地尖啸一声,泪流满面,头上的红发狂张,居然还流着鲜红的血。随着这一声尖啸,形势马上发生本质转变,利格还有在场所有的魔法师刹那间一起变得脸色煞白。他们感觉到一个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的魔力正按照比平时快四五倍的速度输出,但是眼前所有的魔法力量却已经不再受他们的操控。

  事实上,远不止他们,在场所有的生物都被这股奇怪的力量完全控制,就连在很远的地方悄悄隐藏的一个人也险些陷入。

  现在,所有的人都身不由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力量慢慢地膨胀,然后在它高兴的时候,将全场的所有人都干掉。没有魔力结界保护的魔法师跟一个农民的防御力几乎没有多大差别。

  “死在依维斯手里总好过死在这些垃圾士兵手里。”上次山上的事情,西龙还历历在目,而现在这次看起来好像比那次还要强上许多。西龙当然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次这里没有谁能够跑得了,大家一起完蛋吧!

  “只是为了自己的一时怨恨,就要这么多人陪葬,实在是不能容忍。”但是,在这个时候,依维斯却在内心产生了一股强大的信念,那就是他不想杀人。

  他今天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教训九大长老,他并没有想到要杀任何人。甚至连九大长老他也没有想过要杀他们,他只是想来狠狠地教训他们。而现在,自己身上这股似乎完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却要毁灭这眼前的一切。依维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他在内心深处拼命地与那股莫名奇妙的怨念进行抗争。

  依维斯内心的信念与体内那股强大无比的怨念开始剧烈地冲突起来,两股力量在依维斯的身上发生交战的同时,众魔法师的压力也大大减低,甚至,有一些稍微高等的魔法师已经可以对自己发出的魔法力量的方向有些不是很精确的控制。而利格,这个老狐狸敏锐地觉察到依维斯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尽管,他不知道依维斯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对他非常有利的变化。他又开始释放魔力,引导那股已经存在的魔法力量。这看起来是非常冒险的行为,这实质上是在和依维斯身上的那股力量争夺对现存魔法力量的主导权。假使依维斯身上那股力量恢复到起初那样强大的话,那么利格无异于是将自己逼入绝境,因为他已经将最后的砝码都押了上去。

  然而,事实证明,老奸巨猾的利格是正确的。他适时地押上砝码,刚好与依维斯不愿杀生的信念相辅相成,对依维斯体内的怨念形成内外围攻之势。

  最后的结果就是,利格居然重新夺回了对部分魔法力量的控制,得以和依维斯身上的神秘力量进行抗衡。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形势越来越朝有利于利格的方向发展,因为,依维斯在不停地对自己体内的怨念进行施压。而利格则在拼命地从依维斯手里争夺魔法力量。

  “这样一个好对手,不能让他这样死掉,太可惜了!”一直在远处观察的那个人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形势越来越对那个红发少年不利,很可能,在不久之后,那个老家伙就可能把他干掉。于是,他在自己心里下了一个决心。

  依维斯对他来说,好像是个巨大的诱惑,以至于他在现在这样险恶的情况下,也愿意考虑出手。只见他双手紧握一把古怪的像魔杖又像剑的东西,又花了足足半分钟默念咒语,然后终于大声说道:“去吧!黑暗的力量!”原来这是一个大陆的绝对珍稀动物--黑暗系魔法师!

  只见一股强大的黑色龙卷风将依维斯和西龙包围在中央,然后四处狂飚开。在两股力量几乎平衡的情况下,突然窜出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自然而然,在一瞬间便主导了局势。

  场上一片片的士兵和魔法师倒在了地上。在混乱中,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窜到依维斯和西龙身边,将他两人夹在两臂,狂奔出去。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黑暗魔法师!天,这样的人是魔法师还是武者啊?

  当混乱结束之后,利格一看,自己这一方扔下了数百具尸体,而两个少年已经不翼而飞。对于自己这一方的死伤,利格无动于衷,只听他喃喃道:“暗黑狂龙!他们居然和黑暗系魔法师也有关系?”

  那个看起来完全不像魔法师,跑起来更加不像魔法师的黑暗系魔法师在狂奔好长好长一段路之后,将依维斯两人放了下来。

  这时候的依维斯已经晕倒了,但是西龙还是很清醒。事实上,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打击。

  “谢谢这位大哥出手相助。”西龙鞠躬道。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想救的不是你。之所以把你带出来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顺便,二是要你照顾这个红头发的小子。”那人好像一点都不领情,非常冷漠地说道。

  西龙于是低下头,不再自讨没趣。

  “这个拿去!等到这个红头发的养好伤之后,我会再来找你们的。”那个人扔下一个钱袋,说道。“不必!”西龙将钱袋反扔了回去,原本对这人还有几分感激之情,被他这么一弄,变得完全没有好感。于是西龙谢绝了他的好意。

  “骨气能当饭吃么?”那人冷笑一声,将钱袋捡了回来,揣回腰包,“等那小子醒了,告诉他一声,让他快点好,说我还要找他的。”

  说完,他就一下子跃出了西龙的视线。

  从出现到完事总共不到十分钟,什么都是搞得那么匆忙。搞得聪明的西龙也是完全摸不清头脑,只知道这不但是个武技在自己之上的强者,还是个黑衣黑裤盖着斗笠、不敢见人、藏头露尾讨人厌的家伙!

  “故作神秘的家伙!”望着那人的背影,西龙不屑地说道。但是,在心里,他却不得不感叹道:“大陆上的强者还真是多啊!看来,真的要努力练功才行!”

  不过,哼哼,他永远是三分钟热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